對着李帥身後的小姐,他臉上陰沉沉的繼續說道:“這次算你走運。”然後帶着他的手下離開了大廳。

李帥對着離去的楊少雲客氣的說了幾句謝謝,帶着小姐就準備去醫院。

看場子的幾個大漢奇怪事情突然就有了轉變,到連楊少雲這樣的人都會因爲這個人而放手,他們也就不敢上去招惹李帥了。只是先客氣的把李帥攔下來,然後趕快找主管來處理這件事情,要是讓人就這麼走了,他們可擔待不起。

沒過一分鐘,一個穿着很是氣派的中年人就出現在了大廳中。李帥在原處待着,見到他出現也沒有說什麼,任由對方盯着自己看了好一會。

然後那人手一揮,就讓李帥帶着小姐離開了。

等李帥走了好一會之後,幾個手下好奇的圍過來詢問主管爲什麼要放李帥兩人離開。那人掏出一張紙遞給了他們看了一下,說道:“他是龍哥交代照應的人,龍哥前些日子說了,只要見到這個人,什麼事情都要幫他解決掉。”

“龍哥?”幾個小弟好奇的問到,“是哪個龍哥?”

那個中年人眉頭一皺,“龍哥有幾個?當然是我們頭頂上的那位。”


這個時候,一個大廳的大漢跑了過來。他見到在場的人,氣喘吁吁的說道:“你們都去大廳看看,剛纔那個人站着的地方凹下去一塊,上面有兩個腳印。”

這些人開始時候還以爲是開玩笑,可是來人的表情不像是裝的。衆人有齊齊聚到了大廳裏面。

李帥站過的地面上,兩個清晰的腳印在地板上那麼清晰。原來是這樣,難怪楊少雲會罷手,看來是他的幾個保鏢發現了地上的痕跡,知道不是對手,所以纔會提醒楊少雲收手的。那個年輕人可真是不簡單,這裏的地板可是石頭製造的,而且是特製了,別說是印上個腳印,就是想在上面留下點痕跡也不是簡單的事情。

用大力能夠將地板擊碎,像李帥那樣不找痕跡的就留下了兩個有半釐米的腳印,也只有一些真正的內家高手纔有這樣的能力。

電視裏面是很多,衆人真正社會上的還真沒有見到過,太誇張了。不過不是親眼見到,衆人是肯定不會相信的。

楊少雲坐在轎車裏面,面色鐵青,還真沒有過像這樣般丟面子的事情發生過。可是卻也清楚那個人不是自己可以應付了的,身邊保鏢的實力自己都是有數的。對方還沒有拿出真正實力,他們這些人就已經不能招架住他的攻擊,既然事情解決不了,楊少雲懂得什麼時候要知難而退。

旁邊坐着的保鏢也沒有人出聲,今天的事情他們也算在楊少雲面前丟盡了臉面。這些人加起來還敵不過對方一個人,想想也不可思議,但是事情確實已經發生了,也無法挽回。就算再來一次,估計也就是這個結果。

莫明出現的高手,讓楊少雲有些警惕,以前沒有遇見過,整天惹是生非,想想就有些後怕。自己帶着的保鏢身手也算一流,可是和李帥這樣一個年輕人比較起來就差了這麼多,以前要是不經意間得罪了這樣的人,那真是非常嚴重。回去之後要和老爸說一下,楊少雲知道老爸也是認識一些高手的,只不過想要請動他們不是容易的事情。

李帥領着小姐順利的走出了歌吧,小姐只是一聲不吭的跟着李帥,已經走離了歌吧好久,可是她卻一點離開的意思都沒有。

“你打算跟我到什麼時候,事情我也都已經幫你解決了,你現在應該去的是醫院而不應該跟着我吧。”李帥終於忍不住向着她說道。

“可是我已經沒有地方去了。”聲音很小,還好李帥的耳力夠好,不然還真是聽不見,她一直低着頭,只有說話的時候才把腦袋擡了起來。

這時候李帥纔有機會好好的打量姑娘的長相。看上去濃妝豔抹的樣子,仔細看看她長的還是很清秀的,年紀比起李帥還要小上幾歲,頂多十八的樣子。明顯她還只是一個小女生,不清楚爲什麼會到那裏工作。不過這些是人家的私事,李帥也不好過問。

“那你和誰在一起住,總有一個同伴,不能就你一個人吧。”

見到小姑娘真的點了點頭,李帥頓時覺得腦袋一大,這下可揀到一個麻煩。既然已經把事情管了下來,也不能就這樣撒手不理了,沒有辦法,李帥只有把她帶回家再說吧。

“你叫什麼名字,我總不能喂喂的喊你吧。”

“我叫林惠,”小姑娘給了李帥一句簡短的回答。“我叫李帥,你可以直接稱呼我的名字。現在你也沒有地方去,就先到我家裏過一晚吧。”

林惠小聲的答應了。


一路上,林惠都跟在李帥的後面,像個受委屈的小丫頭一樣,李帥感覺自己極度鬱悶。她身上的衣服都破了,披着的是李帥脫下來的西服,同樣一件衣服穿在她的身上,倒也給人一種特別的感覺,至少李帥就覺得她看上去秀氣十足。不過前提是要撇開她的臉不看,因爲她臉上妝已經全花了,本來就抹了很重的,現在看起來很是怪異。

回到家裏,李帥拿出了一些醫療用的器械。原先是準送林惠到醫院去的,可是她就是不願意。沒有辦法,她身上的傷勢總要處理的,李帥也只有自己動手了。因爲研究過一段時間的醫書,李帥對各種傷病也都是可以簡單的醫治一下。雖然沒有專業的那麼熟練,可是李帥的能力擺在那裏,卻也與專業的醫療人員差不了多少。

還好傷口多是在四肢上,也就避免了給她治療是的尷尬。李帥定下心來,仔細的把林惠身上的傷口都處理了一下。都是一些淤青,傷勢不算嚴重,李帥也舒了一口氣。

林惠看着李帥給自己細心的醫治,雖然沒有說什麼,可是李帥還是能夠看出她臉上的感激。

屋裏有現成的熱水,林惠也將自己簡單的清洗了一下。

“你睡屋子裏面吧,你的身上有傷,睡的時候要小心一點。”李帥已經趁着林惠洗漱的時候把臥室裏面都整理好了,等到林惠從衛生間裏出來和他說道。

她的臉上顯出不好意思的神情,“還是你睡裏面吧,我在沙發上將就一下就好了。”

“那怎麼行,”李帥沒有絲毫猶豫的拒絕了,“我可是個大老爺們,可不能讓你一個小姑娘睡在這裏,再說你身上還有傷,你就不要客氣了。”說完就將林惠往屋子裏面一推,順便把門帶上了。

其實以李帥的修爲完全可以用打坐代替睡覺了,只是李帥覺得那樣很不習慣,所以一直沒有那麼做。今天晚上自己的牀鋪給了別人,就只好躺在沙發上面運功打坐了。

打坐了一夜,李帥精神和肉體都得到了很好的放鬆,昨晚發生的事情都被李帥拋開了,對他來說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出去走了一圈,李帥帶了一些早點回來,屋子裏面的女孩還沒有睡醒,從領域的感應中,李帥知道她睡的很香。沒有打擾她,收拾了一下東西,李帥就去單位了。也不清楚昨天老張那幾個人最後怎麼弄了,自己也沒有和他們打聲招呼就跑了,回來以後也忘記給他掛個電話,想起來事情那樣處理確實不太禮貌。不過當時的情況也不適合再去招呼他們,那些人可都不是好惹的,真要是回去找他們不就是給他們找麻煩。

來到辦公室的時候,屋裏還都沒有人,李帥打開自己座位上的電腦,簡單的瀏覽一下網上的信息。

現在的時間確實比較早,一般也不會有人發神經這時候就跑來上班。李帥等了好久,才見到李永金慢悠悠的從門口走進來。

他見到李帥已經做在了辦公桌前,奸笑着走到李帥面前,“你小子昨天晚上是不是和老張一起到那裏了。”

“哪裏,”李帥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你小子還裝蒜,就是那個地方啊。”李永金笑嘻嘻的說到。

想了一下李帥才明白過來,“你說的是那個地方吧。”

李永金會意的點點頭,“小子第一次去吧,感覺怎麼樣。”

李帥無所謂的說道:“就是陪着他們一起去看了看,沒有一會我就先走了。當時也忘記給老張打聲招呼,也是那裏出了一些小事情。”

“你小子就吹吧,一個大小夥跑到那裏會不做些什麼,你以爲我會相信。”李永金滿臉不信的樣子。

李帥也沒有和他爭辯,這種事情說到最後也就那麼回事。轉了個話題,“你最近這段時間的業務怎麼樣,老是看你在外面跑動。”


“唉~,現在跑營銷,就一個字,難。”李永金嘆了口氣繼續說道,“市場競爭那麼厲害,還好我們公司的產品有一些特別的長處,不然哪裏抵的過那些國外公司的產品。價格上我們也有優勢,馬馬虎虎還算可以。你又怎麼樣,情況有沒有好點。”

“一樣拉,沒有大的收穫。”

張寧中這時候推門走了進來,對這李帥一臉惋惜的說:“小李,你小子昨天怎麼就那麼跑了,害的我們都擔心了一場。”一邊說一邊還搖搖頭。

“意外,意外。”李帥擺擺手,“昨天迷迷糊糊的就走了,也沒有注意那麼多,一覺醒來就已經在家裏了。”

“我看是害羞所以才跑掉的吧。”李永金在那裏壞笑道。

“不要亂說,我可不是那樣的人。”李帥也不惱火,任由他來編排自己。

張寧中見他們吵的火熱,插口說道:“行了,也沒有大不了得,下次有機會再帶你去見識一下。”後半句就露出了他的老狐狸尾巴。

wωω⊙ тTk án⊙ c○

在公司待了一上午,整理出了一套營銷策劃方案,李帥將打出來的東西遞給了劉主管。李帥認爲所以工作效率那麼底,也是出在方法上面,在半個過月的工作中,李帥總結了一下自己收穫經驗,然後策劃出新的營銷預案。

劉梅接道李帥的方案以後,還是很認真的看過。在看的過程中,越發對李帥的才華感到驚訝,新的營銷預案已經顛覆了過去的模式,甚至可以說是建立了另外一種模型。在這個部門待了許多年的劉梅,在這個領域也算是老手了,她對面前這份東西的價值非常瞭解。

李帥走了以後,劉梅就直接撥通了上級的電話,她要第一時間把這份東西移交上去,它們可能會創造的價值簡直就是難以想象的。

忙活了一上午,公司的人也都要下班了,李帥正想着到那裏吃飯,手機聲音就響了起來。

看了一下號碼,原來是張兵的電話。剛一接通,就聽見對方讚歎的聲音,“你小子還真行啊,去了營銷部門沒有幾天,就造出這麼大的影響。你給劉梅的預案我們都開會研究了,正是好東西,那個從來不夸人的劉主管,對你也是一直讚不絕口,不知道你小子怎麼會有那麼大魅力的。”

聽着張兵一下子說了一堆褒揚自己的話,李帥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心血來潮,所以花了點時間寫出來的,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吧。”

“還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吧!”張兵加重語氣重複了一遍,“我們都在考慮要給你怎麼樣的獎勵,說不定就給你一套房子,一輛車什麼的。你不會想到自己隨便寫的幾張東西,對我們產品的發行有多大影響。”

“只是改變了一下原來的模式罷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啊。”李帥知道自己的那份東西很有價值,但是會有這麼大的波動,卻也是事先沒有預料到的。

“我們上層都開會研究過了,再經手劉梅那個專家的詳細分析和介紹,肯定了你策劃的可行性。然後通過預測,你的那份東西能夠讓我們下半年的銷售業績提高百分之五十,這個數字簡直就是驚人,那可是代表提高了數千萬的營銷收入。”張兵激動的說道。


李帥也進行過估算,可是他計算出來的結果也就多出百分之三十左右,沒有想到在他們那裏會高出這麼多。“不是吧,我算出的結果只有三十多,怎麼可能有那麼高呢。”

“你只算到國內的,別忘了我們還經手國外的生意,在德國我們還有生意夥伴呢。另外百分之二十就是這裏來的,它讓我們有能力和國外的一些大集團形成有力的競爭。”張兵解釋了一下,接着說道:“中午有空沒有,我請你吃飯。”

這個時候李帥纔想起家裏面還有一個姑娘在那裏,連忙說道:“張哥,真不好意思,中午和朋友約好了,現在正要趕過去。”

“是女的朋友吧,”張兵接口說道。

“恩,還真是女的。”李帥猶豫了一下說道。

果然不出所料,張兵用着稍有怪調的聲音說道:“老哥明白了,原來如此,那麼你就去吧,順便幫我問聲好。”不等李帥解釋,他就把電話給掛上了,明顯認爲李帥是要去和女友約會。

算了,誤會就誤會吧,時間長了自然就沒有事情了。李帥看看錶,也有十二點多了,連忙跑出了公司,搭了一班公車往回趕去。

門一打開,就見到桌子上面擺放了豐盛的午餐,三菜一湯,一碗米飯也已經盛好了。林惠坐在那裏等着李帥的回來。

“那個我我身上已經沒有錢了,所以拿了你抽屜裏面的一些錢去買的菜,剩下的都已經放了回去。飯菜已經做好了,你先吃吧。”她的聲音好像一直就那麼大,就像是小貓咪發出的差不了多少,而且天生的語音還很甜,弄的李帥心裏像貓爪一樣。

李帥倒是不客氣的坐了下來,可是林惠卻沒有坐過來和他一起吃飯。他見到擺着的菜一點都沒有動過,知道林惠並沒有吃過飯。

“你也來吃啊,我回來的晚些,你也不用一點都不吃吧。”李帥招呼林惠過來一起吃飯,可是她卻並沒有走過來。

“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李帥不解的問到。

“我可以在這裏住一段時間嗎?我可以睡在地下的,現在我已經沒有地方去了,找工作也需要一段時間。”林惠用顫顫的語氣說到,聲音還那麼小,要是被別人聽見了肯定會以爲李帥在欺負她呢。

見李帥沒有離開答應,她又慌忙的說道:“我很勤快的,也會做事情,洗衣做飯這些我都會,我可以幫你做事情的,只要你能夠收留我。”


李帥倒也不是爲了這些事情考慮,一個女孩在家裏是非常不錯,而且林惠長的也算是非常漂亮的那種,甚至可以說一般的明星什麼的都比不上她。

也難怪那個叫做楊少雲的傢伙會看上她,確實那人也是有眼光的。

“我是考慮到你一個小姑娘和我在一起住會不會不太合適,我是沒有關係,可是你就不一樣了,怎麼說你也是個小女孩,別人會說你一些難聽的話。”李帥說出了自己的考慮。

“這些都沒有關係的,我不在意那些話的。”林惠見到李帥沒有回絕,趕忙說道。

李帥想了一下,還是答應了。不就是多個姑娘在家裏睡嗎,反正也不會妨礙自己什麼,住就住吧。咱們一個大老爺們在這方面反正也不吃虧,人家小姑娘都不在意了,自己嚇操心個什麼勁呀。

拿起筷子,李帥嚐了一下林惠做的飯菜,立刻對自己的決定萬分滿意。實在是太美味了,比起自己做的還要好上許多。這簡直就能和大師級別的廚師相提並論,簡單的幾樣小菜,她已經把能夠發揮出來的味道完全提煉了,品嚐這樣的飯菜就是一種人生莫大的享受。

一頓飯吃下來,李帥對林惠的廚藝讚不絕口。林惠做在一邊小口的吃着,對李帥的誇獎只是謙虛的應了幾句。 雖然房子很小,可是兩個人住還是有足夠的地方。李帥開始是有些不習慣,可是過了幾天也就適應了。買菜做飯的任務全部交給了林惠,知道她的身上沒有錢,李帥就把身上的一些錢都給了她。林惠要去補****,原來那裏她是怎麼也不肯回去了,李帥也不勉強,這些事情都隨她了。

過了兩天,劉主管把李帥叫到了辦公室,開始以爲只是工作上的事情,誰想劉主管遞給了李帥一把鑰匙。

李帥不解的問道:“這是什麼鑰匙啊。”

劉梅笑着說道:“你的獎勵啊,一所三室一廳的房子,已經都裝潢好了,就等你去住了。”

李帥很意外,“難道真的要給我一套房子嗎。”

“那是當然,你有貢獻就要有獎勵,不然一個公司怎麼立足下去。公司要有自己的制度,要是公司的職工有了大的作爲上級都沒有表示,那麼公司也就該散了。懲罰也是一樣的,這些都是一個公司的根本。”

“我還一點準備都沒有。”李帥確實沒有預料到事情會有這樣的發展。

劉梅遞給李帥一些文件,“把這些填了房子就是你的了,不要想那麼多了,這可都是你靠自己的能力換來的,不需再想了。別人想要這樣的好事都遇不見,你小子這麼年輕就能有這樣作爲,以後好好幹,”

摸摸腦袋,李帥還是不太習慣別人的表揚,“那真是太謝謝劉主管了。”

劉梅見到李帥這麼謙虛,和顏悅色的說道:“都是你應得的,不用那麼客氣。”

拿着鑰匙從辦公室走了出去,李帥還沒有從驚喜清醒過來。自己也有了房子,是靠能力獲得的,擁有自己的房子這是一個打工族最大的夢想,而自己就這樣獲得了。

李永金幾個同事也都知道李帥獲得了公司的獎勵,他們紛紛都向李帥表示了祝賀,接着都笑嘻嘻要求李帥請客吃飯。

“你們是乘機宰我啊!”李帥面色誇張的說道。

“那是當然,你小子都有房人士了,還不吐血請我們一起吃一次就太不給面子了吧。”李永金極其羨慕的說道。

看着連崔芳芳都隨聲附和,李帥裝做一副痛苦的神情,“既然都得到了這樣的獎勵,俺們也就吐血一次吧。”

幾人都歡呼起來,齊聲說道:“金滿樓大酒店,你可要準備好錢哦。”

李帥點頭應到,“沒有問題,晚上八點。”

分給李帥的房子是在一個小區裏面,地理位置比較好,所以房價在這個城市也是偏高,一套房子加上裝潢,沒有七八十萬是拿不下來的。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