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戴墨鏡的就是京城小公舉,我說怎麼看着這麼面熟呢!”

“… …”

一時間,人聲鼎沸,而且很多人臉上都漏出了恐慌的表情,和身邊的人低頭接耳的說悄悄話,而正向錢多多走去的幾位公子哥也都停下了腳步,用錯愕的眼神互視對方。

他是錢多多!

他尼瑪是錢多多!

他是在警察眼皮底下殺人的錢多多!

臥槽尼瑪!怎麼是他!

公子哥們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原地呆滯十秒鐘之後,轉身就回。

錢多多在這,還尼瑪的邀請什麼妹子啊,趕緊逃命再說。

目視着公子哥們做回原味,錢多多眯起了眼睛,此時的他很不解,就算真的被認出來,那可得也得先認出來錢靜玉再推斷出自己啊,怎麼現在情況相反了?

“你們三個,來。”甜心怡站在吧檯處,朝着門口揮了揮手,她的想法和錢多多一樣,先認出錢多多再認出錢靜玉,這顯然不符合邏輯,即便錢多多是個殺手,但他的身份是神祕啊,而錢靜玉則是全國矚目的焦點啊!

其實甜心怡和錢多多還有兩女都不知道,在他們進餐廳之前,就有一條吊炸天的新聞登陸了圍脖,博客,各大知名網站,以及各大媒體熱點。

這段新聞附帶的字很多,一時半會也不好解釋,你們只需要知道,這條新聞講的就是錢多多。

先是懷疑在警察眼皮底下殺人,到被帶進警局,黃市首富親臨,京城錢家小公舉和黃市首富妹妹在警局外等待,然後就是說錢多多安然無恙的從警局內走了出來,並且還把他在黃大和唐幼絲鬧出來得緋聞也給扯了上去。

一連串的人物,接二連三的故事,早已將錢多多襯托到樹頂。況且,就單說錢靜玉和林天宇的身份,也足以將他推向高氵朝。

在這個網絡技術已經替代人腦的年代,人手一手機,吃飯刷圍脖,上廁所刷圍脖,坐車刷圍脖,上班刷圍脖,下班刷圍脖,睡前刷圍脖,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刷圍脖,在錢多多這個年代,人們無時無刻不在刷着圍脖,一旦有點價值的新聞,很快就會被衆多人關注,而衆多人關注的結果就是引來另一衆多人的關注。


只要一條新聞或者是一句話火了,那他就會一直火下去,就比如當今火到爆的葉良辰,其實那些話錢多多早已經在某部小說裏看到,但是由他說出來,就會火,不但沒有人去質疑反而還有很多人在盜用。

錢多多現在的情況也是如此,關於他的消息在圍脖上發佈出來之後,看到的所有人都震驚了,沒有人質疑是不是錢多多在故意炒作,只是一昧的相信錢多多這個屌絲男有着強大到不行不行的後臺。

在這條新聞發佈出來之後,布依娜跳樓自殺現場孩他舅莫名死在錢多多面前的視頻也被髮了出來,只是被衆人給忽略了。

現在所有人的關注焦點都在錢多多身上,準確點來說是林天宇和錢靜玉身上,那還有心情去看什麼名爲“裸體女子跳樓自殺現場一男子在警察眼皮底下被恐怖槍殺,而兇手竟然是……”的視頻。

其實這段視頻在兩個小時前發佈出來,肯定會火,但是擁有視頻的記者並不着急,還特意寫了一大篇介紹,並做出了各種剪輯,當她再發布出來的時候,方纔意識到這條新聞已經沒有任何價值了。

在警局吃了兩次閉門羹的記者們卻得到了有價值的新聞或者說八卦。

人生最大的失敗並不是因爲自己的失敗而感到失敗,只是因爲別人的成功才發現自己已經失敗。

拍下現場視頻的記者們此時正在某媒體裏發瘋,場面慘不忍睹。

這可是分分鐘價值上百萬的頭條,就這樣被人流產,換做誰誰都一時不能接受。

視角回到錢多多這邊,此時的他和三女還不知道這條新聞的存在,更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成爲了名人,雖談不上萬衆矚目,但還可以讓衆多女性爲止發瘋尖叫,想要給錢多多跪/舔,更揚言要爲錢多多生猴子。

他在衆人的矚目下來到了甜心怡身邊,低聲問道:“這是怎麼了?”

“鬼知道。”甜心怡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用目光將衆人掃射一遍,隨即一笑:“看來你火了!”

“我爲什麼會火,該火的是她啊。”錢多多指了指正站在身後帶着大墨鏡的錢靜玉,一臉迷茫。

“鬼知道!”甜心怡依舊重複了剛纔的話,隨後轉過頭看向服務員:“恬雅閣,一切照舊。”


很顯然,甜心怡對這家餐廳很熟。恬雅閣乃是這家餐廳最最昂貴的超級無敵豪華單間,在這個房間內吃飯的客人,家產都是上千萬過億的,因爲光是使用這間雅閣的費用就已經高達三十萬元,而在雅閣內所吃的飯菜那可都是純原生態的,尤其是來自島國某京的神戶驢肉,那可是原滋原味,早晨在島國某京挑選優質奶驢,高溫消毒屠宰,再空運到神州,到達這家高檔餐廳,再由從島國請來的神戶驢肉專家進行製作,最終進入恬雅閣,耗時一個上午,經過多次轉折,這份奶驢肉的售價已經到達了五十萬元。

只要在恬雅閣吃飯的客人,這份牛肉是必須得點的,餐廳每天只賣一份,就是爲恬雅閣的客人準備的。

五十萬。

聽起來很多,可是對於老哥是黃市首富的甜心怡來說,五十萬和五塊有什麼區別?

當然了,甜心怡習慣選擇這間雅閣的原因並不是因爲神戶驢肉而是因爲雅閣的名字。

恬,雅!


甜心怡,林天雅!

這彷彿就是爲她而準備的。

甜心怡之所以今天選擇恬雅閣,一來因爲大廳內的人太多,二來因爲錢靜玉,這是錢靜玉到達黃市之後第一次在公共場所吃飯,她自然不敢怠慢這位一個電話就可以動用殺手去幹掉富二代的錢家四千金,二來也是因爲今天有唐幼絲在,她作爲林天雅的主任,好不容易湊一起吃個飯,自然不會苛刻。

以甜心怡這種身份,對這裏熟錢多多並沒有什麼可奇怪的,但是服務員對甜心怡也熟那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很抱歉,甜小姐,恬雅閣在昨天就已經被人佔下並且已經付了定金,所以,還有請甜小姐選擇其它房間。”

服務員帶着職業性的笑容,聲音甜美,儘管如此,甜心怡還是皺起了眉頭,她沒有提前預定的習慣,每次來這裏都是現來現坐,像恬雅閣如此高檔的房間,她還真沒遇到過被人提前預定的情況。

“誰定的?”甜心怡笑問道。

“甜小姐,很抱歉,我們沒有權利告訴你客人的身份。”

甜心怡微微點頭表示理解,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直默不作聲的錢多多突然圍了上來,手掌重重的拍在吧檯上。

“難道你不知道你現在面對的是誰?我們想要的場子,無人敢搶不知道?速度告訴我那個預定者的姓名,電話,地…”

“滾!”

本來想在衆目癸癸下裝一把好B的錢多多,連話都沒說完就被甜心怡硬生生的罵了回去,並且他連反駁的機會都沒有。

錢多多臉色瞬間變成豬肝色,暗道:“你就不能讓我好好的裝一下13麼?這下可丟人丟大了!”

然而,在錢多多擠眉弄眼的時候,服務員的聲音再次響起:“錢先生,你此時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我們不能破壞店內的規矩,不能告訴你今天的恬雅閣是被一名姓錢的女士預定的!”

“你認識我?”錢多多歪着腦袋,錯愕的等着服務員。

“我估計現在黃市所有市民都認識錢先生了!”服務員抿嘴挑逗道。

“都認識我?”錢多多腦袋直接歪向了一旁,正想要問問服務員是如何都認識他的時候,甜心怡在一旁突然推了她一下,隨後指了指正戴着大墨鏡左瞧西望的錢靜玉。

錢多多將目光看了過去,隨即意識到些什麼,擡手將錢靜玉的墨鏡摘了下來。

“是你提前預定的?”他低聲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們今天回來這裏的?” 177.

服務員知道甜心怡是黃市首富的親妹妹,便故意透漏了一下預訂者的身份,雖然只是一個姓氏,但衆人也都知道,這是她最大的權限了,起初錢多多對服務員後面所說的話是沒有什麼興趣的,可是在經過甜心怡提醒了一下之後,錢多多便反應了過來。

雖然他不知道這個恬雅閣到底是什麼玩意,但是以甜心怡的身份,所選擇的地方肯定不會差,既然不會差那價錢這方面就得很昂貴。不管怎麼說,錢多多還是在黃市待了一個多月的,對黃市的有錢人多少還是瞭解,從他的印象中,有錢人中好像沒有姓錢的。

沒有錢自然就不會來這種地方吃飯,並且還是一位姓錢的女士,錢多多便立即將這個人懷疑到了錢靜玉頭上,雖然他的邏輯不太符合常理,但要知道,在黃市,能夠**恬雅閣的姓錢的女士,那就只能是錢靜玉這位四小姐了。

當然了,這不排除是哪位大老闆的小情人來預定,並且那位小情人也正好姓錢。

錢多多自然可以想到,但他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你們看我幹嘛?”錢靜玉擡起玉手揉了揉眼,好似不太習慣眼前一亮的感覺:“只要能和多多一塊,吃什麼都可以,我隨意。”

“狗屎你吃不?”甜心怡咧着嘴說道。

“你…”錢靜玉瞪大了美眸,用纖悉的手指指着錢多多,你了半天也沒能說出一句話來,隨後她放棄,長舒一口氣:“只要你吃,我就吃!”

“我…”錢多多也是吃了一個閉門羹,被錢靜玉兌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多多,我告訴你,要是你再老欺負我,我不介意給我爸打電話,讓她好好管教一下他的好女婿是如何對待他的好女兒的。”錢靜玉的眼球都快被她瞪出來了,說話的語氣更是帶有絲絲恐嚇。


見她把錢四軍擺了出來,錢多多果斷舉手投降:“好好,我以後不欺負你了!”

“嘿嘿,這才乖吧,我的好老公!”錢靜玉瞬間笑顏如花。

老公!

兩字讓錢多多着實一愣,認識錢靜玉的時間也不算太短,這還是他第一次從錢靜玉嘴裏聽到這兩個字,他身旁的甜心怡也是輕輕皺了一下眉頭,不過並沒有什麼情緒波動,倒是錢靜玉身旁的唐幼絲在心中泛起了一陣漣漪,此時的她正輕咬着嘴脣,原本她以爲錢多多隻是和錢靜玉認識,最多算上一個朋友罷了,但眼下,當她從聽到錢靜玉口中的那兩個字後,她確實有些不能接受了!

要知道,錢靜玉的後臺可是京城的錢家,那可是在整個神州赫赫有名的超級無敵大家族,而眼下,錢多多竟然是錢家四小姐的老公,這讓別人情何以堪?

唐幼絲將目光看向了錢多多,嘴脣微抿,雖然她在極力掩飾,但是掩蓋不住她眼神中的絲絲疑惑,今天發生的這些事情是讓她萬萬想不到的,此時她有千萬個問題想要找錢多多當面問個明白,但她也知道,現在並不是時候。

錢靜玉注意到了唐幼絲的神態,微微一怔,隨後擡手撓了撓腦袋,裝作什麼都沒看到,轉過腦袋,看向了甜心怡。

至於是不是錢靜玉訂的房間,其實在她說出第一句話的時候,答案就已經出來了,像錢靜玉這種還帶着些許幼稚氣息而且還溫文爾雅的姑娘,一旦說謊話,只要是個人都是能看出來的。而錢多多也相信,以她對自己的態度來看,她騙誰也不會騙自己。

錢多多看甜心怡的目光很簡單,就是再問一下她還要不要這個房間。後者自然能明白他的意思,眼珠快速轉動,稍稍思考之後,緩緩點下了腦袋。

錢多多嘴角上揚,轉過身,彎腰趴在了吧檯上,面帶微笑:“那個…預定這個房間的錢小姐來了?”

“錢先生,還沒有!”

“那她是什麼時候來?”

“她說是中午,對於此等情況,我們餐廳表示很抱歉,恬雅閣只有一個,如果諸位想要在裏面就餐,現在可以預定明…”

“哎…”錢多多擡手打斷了服務員的話,低聲笑道:“你知道甜心怡的身份,而且,你應該也認識我身後的那位美女,那可是京城錢家的四千金,就前些日子在電視上直播婚禮的她。”

“那錢先生不正是她的老公!”服務員和錢多多沒有一絲生澀的樣子。

“咳咳,這個,就不要再提了,反正錢家有多牛逼,我想這個你是應該聽說過的。”錢多多伸手拿過一支筆,並找到了一張字條:“今天是小公舉來到黃市第一次在公衆場所吃飯,所以,就先這樣,今天這個恬什麼閣就歸我們了,如果等會預定這個房間的錢女士來了,麻煩你讓她給我撥打電話,我自己跟她解釋。”

錢多多將寫着自己電話號碼的紙條遞了過去,不給服務員拒絕的機會,便已經轉身離開,在衆目癸癸之下,徑直走向位於大廳一角的一間看似並不怎麼滴的房間。

見錢多多已經搞定,甜心怡也笑了,拉着兩女追了上去。

一男開路,三女同行,並且一個是黃市首富親妹妹,另一個則是錢家小公舉,衆人不由得咂舌,目視着三女,心中彷彿已經失去自我,更有不少帶着妻兒來吃飯的男同胞們在心中產生了一個關於法律的疑問。

強女幹判幾年?

當然了,像這種疑問他們也就只能在心裏想想,然後狂咽口水,安安穩穩的坐在原位,畢竟甜心怡和錢靜玉的身份在那擺着,誰敢輕舉妄動。

像錢靜玉這種身份的人,能看看就不錯了!

圍脖上被瘋轉的新聞其實是主寫錢多多的,錢靜玉和林天宇只是一個襯托,然而,事實卻並不是這樣,當幾人真正出現在面前的時候,錢多多就已經被忽略,衆人眼中只有只剩下了美女、

當然,這麼多人,也肯定會有人關注着錢多多的,就比如靠窗的某個桌位,兩位長得還可以的妹紙正趴在桌子上小聲的商量。

“哎,你看到了麼,他們去恬雅閣了,聽說在裏面吃一頓飯最少也得八十萬呢!”

“你也不看看這都是些什麼人,林天宇的妹妹,還有京城的小公舉,都是超級土豪,你認爲他們會差這一點錢?”

“哎,你說那個錢多多是什麼人?真的和圍脖上說的一樣?神不知鬼不覺的就殺了人!”

“得了吧,我給你說,那就是炒作,你看錢多多那副樣子,怎麼可能會神不知鬼不覺的殺人呢,不過他和小公舉有關係這可是真的!”

“是哦,我剛纔也聽到小公舉叫他老公了,嘻嘻,說實話,錢多多長得其實還蠻不錯的,你看他多有男子氣概,老是走在女生前面爲女生們開路,我要是能遇到這種男人,我已經肯爲他生猴子。”

“得了吧你,你就別範花癡了,雖然錢多多看着沒啥,但是肯定不簡單,不然怎麼可能娶的上小公舉。”

“不行,我得發一條圍脖,說我見到錢多多等人了!”

兩女在這裏聊得歡快,錢多多等人已經走進了恬雅閣,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發現,這個在外面看似普通的房間,裏面竟然如此豪華。

這裝潢,這擺設,簡直就是總統套房啊!

“咦,放這麼大一個牀在這裏幹嘛,難道你吃飯的時候用來打/炮的嘛?”錢多多指着一旁的大牀,YD的笑容掛上了臉頰。

“哎呀多多,你好討厭的啦。”錢靜玉輕輕推了她一下,接着小跑到甜心怡和唐幼絲身旁,抓住了兩女的胳膊:“你看他,好討厭,大庭廣衆之下怎麼可以說這話呢?”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