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你太漂亮了。”林天雅跑到了甜心怡身旁,打量着甜心怡,興奮的說道:“等我畢業了我也要當空姐。”

“就你?”錢多多一個沒忍住就說了出來,眼睛朝林天雅胸脯上瞄了一眼,隨後撇了撇嘴:“當飛機跑道估計可以。”


“臥槽。”林天雅嬌怒了一句,撅着小嘴,舉起粉拳衝着錢多多揮舞了一下,敢明面說她胸小的男人估計也就錢多多一個了,但是想到錢多多會法術,林天雅只能忍氣吞聲。

可愛的舉動直接把跟隨甜心怡一塊停下的五名空姐給逗笑了,甜心怡鬆開了行李箱,抽出一隻手朝着錢多多揮了揮手,示意到他到她身邊去,錢多多有些納悶,但還是過去了,甜心怡將嘴巴貼到了錢多多的耳朵上,小聲說了點什麼!

甜心怡說完之後就將腦袋收了回去,跟林天雅告別,拉着行李箱走進了機場,兩女兩眼含情的望着甜心怡漸漸消失的背影,面漏羨慕和不捨之色。錢多多則是呆呆的站在原地,甜心怡的話幾乎讓她崩潰,她說這話什麼意思?第一個想法從錢多多腦子裏崩了出來,隨後,她是怎麼知道的?

錢多多表示很不解,這甜心怡到底是怎麼發現的?之前爲何不提?

“呆了麼,禽獸。”

甜心怡的背景消失在視線之後兩女就轉過了身,見錢多多在發愣,林天雅便朝他胸口打了一拳,鄙視的說道:“看見美女就走不動路了?大色狼!”

“啊..啊..”錢多多反應過來,揉着胸口說道:“ 你小姨走了啊…那..那咱們回去..吧!”

“你怎麼了?”趙敏歪着腦袋,含情脈脈的看着錢多多:“說話怎麼吞吞吐吐的?”

“啊…”錢多多揮了揮手:“沒什麼,沒什麼?”

“咦,我怎麼感覺你倆怪怪的。”林天雅盯着趙敏看了一會,又把目光看向了錢多多:“還有你,我小姨給你說什麼了?”

“哦,她啊,就是說讓我保護好你。”


“哼..”林天雅沒好氣的瞥了錢多多一眼,轉身朝着出口走去,趙敏看着錢多多無奈的笑了笑,趕緊追了上去,錢多多緊隨其後。

既然想不通甜心怡的話那就不要想了,錢多多跟在兩女後面,拍了拍腦袋,環顧着四周走出了機場。

此時機場的行人還算是比較多的,都比較匆忙,天色已經暗下來,兩女挽着胳膊走在前面,錢多多就跟在她們身後,然而,就在剛走出機場幾步的時候,錢多多突然感受到了一絲絲敵意,他愣在了原地,猛地轉身朝後看去,卻發現身後並沒有可疑的人。

錢多多相信自己的感覺,立即朝着兩女大喊了一句:“你們兩個寫別走。”

“怎麼了?”兩女回過頭,異口同聲。

就在這個時候,錢多多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強者的氣息,這股氣息很熟悉並且很強,錢多多大驚,不管是不是針對自己來的,此時不能怠慢,他大步一邁來到了兩女身邊,一左一右將兩女摟在了懷裏。

“啊..禽獸,你幹嘛?”

林天雅大叫一聲,路人立即將目光看了過來,見到錢多多的行爲之後立即將其認爲是耍流氓。

重生女神超兇噠 ,透着玻璃看向了西方,他可以肯定,那股強者的氣息就是在從西邊傳過來的,是在機場外面。


“禽獸,你幹嘛?”林天雅坐在凳子上朝着錢多多屁股上踢了一腳,怒氣衝衝的說道:“禽獸你佔了老孃的便宜了。”

“你倆呆在這裏別動。”錢多多頭也不回的說道,聲音平穩,但是又有一種恐嚇的感覺,林天雅感覺到了一絲恐懼,緊緊的抱住了身旁的趙敏。

“趙敏,你看好她,我不回來你不能讓她走。”

錢多多丟下一句話之後就跑出了機場大廳,趙敏望着錢多多的背影點了點頭,摟緊了林天雅,她知道錢多多的身份,現在錢多多有這樣的舉動她也明白是爲什麼?而她現在能做的就是按照錢多多吩咐,不讓林天雅出這個大廳。

機場裏面有巡邏的武警,想要在這裏動手那是不可能的,殺個人當然很輕鬆,可是殺死人之後你怎麼辦呢?

逃?

那麼多武警,怎麼逃?

所以說,此時此刻,機場大廳內是最安全的,當然,除了那些不要命的傢伙,就想着完成任務不想着退路的人。

畢竟那種人還是很少很少的,不到萬不得已,沒有人會這麼做的。 錢多多走出機場之後直接朝西方跑了過去,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股氣息,越往西方走氣息就越重,錢多多暫時還找不到那人在哪裏,只能順着氣息追去。

機場周圍並沒有太高的建築,如果有狙擊手在埋伏自己,肯定是在千米之外,一旦狙擊手開槍錢多多就能感受到子彈的**味,自己有足夠的時間躲避,所以錢多多並不擔心會有狙擊手在埋伏自己。

距離機場一公里外的一棟二層小樓屋頂,一名年近七旬的老者貓着腰蹲在屋頂,目不轉睛的盯着正從自己跑來的錢多多,不由的大吃一驚,暗道:“他是怎麼發現自己的?還有這麼強大的氣息是從他身上發出來的?他是異能者?”

不管了,先幹掉他再說!

老者站直了身體,起身一躍直接從二樓跳了下去,在常人眼裏,別說老人了,就算是年輕人從二樓屋頂跳下去不摔死那也得弄個骨折,只是這名年近七十的老者並沒有衆人想象的那樣,只見他在落地的瞬間蜷起了身子,在地上翻滾了兩圈之後就站了起來,竟然沒有受一點傷。

老者身上有着一種居高臨下的氣質,與他的年齡極不相符,在老者的面前是一片空地,左右兩側都是已經無人居住的居民樓。

正在奔跑的錢多多自然能看到老者從二樓跳下來的場景,待老者站直之後便停下了腳步,凝重的望着距離自己有三百米遠的老者,微微皺起了眉頭:“怎麼是他!”

老者正是跟在崔飛鴻身邊的老人,名:黨中陽,是崔飛鴻這些年以來的貼身保鏢兼管家兼司機。

黨中陽見錢多多停下腳步,隨即漏出一個不屑的笑容,衝着錢多多招了招手示意他過來,錢多多也沒猶豫,再次起步,三百米的距離,錢多多隻用了十秒左右就站到了距離老者五米遠的地方,他的眼神更加凝重了。

“不是他!”

錢多多擡頭看了眼身後的二層小樓,皺起了眉頭,錢多多所感受到的氣息並不是從黨中陽身上發出來的,但是氣息的源點就在附近,錢多多幾乎已經確認,那人就藏在樓上。

“老夫黨中陽,奉老爺之命前來取你項上人頭。”黨中陽見錢多多不理會自己,率先開口說道。

黨中陽?

錢多多在心裏苦笑了一下,我特麼還是八路軍呢,他將目光看向了老者,眉頭皺的更嚴重了,這名老者竟然是內氣武者,錢多多已經感受到了他的氣息,只不過現在周圍都被那股熟悉的強者氣息覆蓋,錢多多一時無法確認黨中陽的實力。

要知道,在一場戰鬥中如果能提前確認對方的實力是佔有很大的優勢的。

打個比方:前些年比較火的一款槍戰網遊,穿越米線,正常比賽中會經常出現被陰死的情況,敵人常常會打你個出其不意,而如果你要是瞭解敵人呢,在敵人裏安排一個間諜或者你開個小透視,敵人在哪你都知道,還會被輕易打死麼?

錢多多現在就是這種情況,如果能確定對方的實力,就會輕鬆很對,面對不同的人自然有不同的打發,如果老者比自己強,錢多多就得跑,如果實力相當,那就是軟磨硬泡的打發,互相尋找對方的弱點,一旦有一方出現失誤被對方抓住,那就是等於宣告了死亡,如果老者比自己弱,那錢多多就會直接開大將他秒殺。

不過回頭想想,黨中陽只不過是一個武道內氣者,在異能者面前即使不是秒死還能掙扎多少回合呢?

“現在我不想殺老人,請你讓開,我找的不是你。”錢多多面無表情的說道。

黨中陽一愣,突然仰頭大笑起來,片刻之後,黨中陽低下頭,微微一笑,感嘆道:“真是一代比一代強,現在的晚輩都這麼狂妄了?”

“呀,你丫的是不是有病啊。”錢多多歪着腦袋,呈現出一副屌絲樣:“我都給你說了我現在不想殺老人,你趕緊邊去,我找的不是你。”

“找死。”

黨中陽面部肌肉劇烈抽動了兩下,再次暴發出與他年齡極不相符的速度,徑直衝向了錢多多,後者目視着已經滿頭白髮的黨中陽笑了笑,腳下也動了。

誘妻成癮:司少,請止步 ,那就讓你先死!

五米的距離,兩人同時出手,連眨眼的功夫都不到,兩人之間就剩下了不到一米的距離,黨中陽雙手擡起,手掌超前,以太極的姿勢推向錢多多胸口,後者不屑一笑,迅速擡起雙手迎接。

砰!

兩人四掌相對,一秒鐘後,錢多多整個人如炮彈般向後飛出兩三米遠,鮮血同時從口中飛出,黨中陽紋絲不動。錢多多躺在地上驚恐的看着黨中陽,這個老不死怎麼可以這麼強?自己可是使用了七成功力準備這一掌就將他給秒了的,可是..這..這黨中陽好像比自己厲害了很多很多啊,怎麼可能?

錢多多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活動了一下手腕,除了有些疼並不大礙,單手撐地從地上站了起來,鮮血再次從口中噴出。

吞噬天神

黨中陽收回了手掌,平靜的看着怎麼擦嘴邊血的錢多多說道:“知道自己爲什麼敗了?”

錢多多幹咳了兩聲,上半身微彎,眼睛死死的盯着黨中陽,並沒說話,現在的他異常難受,好像肺就要炸了一般,錢多多運行了內氣,將內傷進行壓制才稍微得到了一些緩解。

“知道什麼是人造人?”黨中陽繼續問道。

人造人?

我知道人造肉!

錢多多的眼神中多了一份疑惑!

“人造人,就是把還沒有完全死亡的人重新建造。又稱芯片人。”黨中陽嘿嘿笑道,隨後彎腰將褲子挽了起來:“我會讓你死的明白的。”

錢多多睜大了眼睛,滿臉不相信,怎麼可能會這樣?黨中陽的兩條腿上的肉竟然是黑色,並且腿部有多處鼓起,很明顯,這些鼓起的地方都被植入了芯片。

“現在我的速度與力量都是受芯片控制的,我知道你是異能者,對於我而言,異能者所擁有的異能對我並起不到作用,好了,你可以去死了。”

黨中陽走到了錢多多身邊,右手高高舉起,衝着錢多多腦袋拍了下去。

“啊..不.”錢多多大吼一聲,雙手舉過頭頂,硬生生擋住了黨中陽這一掌,黨中陽微微一愣,另一隻手再次擡起,再還未拍下的時候,錢多多緊盯着黨中陽的腰帶,眼中一道寒光閃過,整個人瞬間爆發,手臂上青筋暴起,黨中陽只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量從錢多多胳膊上傳來,腳下瞬間不穩,向後倒退好幾步。

錢多多站在原地喘了一口粗氣,緊隨黨中陽後退的步伐小炮兩步,內氣集會丹田,力量凝聚於雙臂,雙拳重重的擊在黨中陽胸前,後者整個人瞬間倒地,錢多多看準時機,整個身子突然高高躍起,單腿彎曲,重重的砸在了黨中陽的肚子上。

鮮血從黨中陽口中噴出,他驚恐的看着跪在自己肚子上的錢多多,面目猙獰:“這..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

高手的較量,勝負往往在一瞬間,先前錢多多是因爲輕敵而被擊傷,然而當黨中陽只作爲的將他是人造人的事實說出來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他死了。

每年的殺手海選大會結束的時候,殺手集團董事長都會宣佈一件事,就在去年,董事長宣佈的就是關於人造人的消息,錢多多瞭解人造人的原理,它是通過往人體中植入芯片,利用芯片控制大腦和小腦的思維。在去年的殺手海選大會結束時宣佈的就是關於人造人的計劃,那個時候芯片還在研究之中並沒有成功,錢多多驚訝也是因爲沒想到人造人計劃竟然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就成功了。

這是前所未有的突破,殺手集團董事長日傑夫曾一再強調反對人造人計劃,因爲人造人計劃是由多國軍方進行祕密研製,日傑夫一致懷疑軍方的人造人計劃是在針對殺手集團,是消滅殺手集團的王牌。

一旦人造人計劃成功,軍方就有可能帶領人造人軍隊對殺手集團進行攻擊,成立了上百年的殺手集團或許就會因此滅亡。

不過看黨中陽的情況,人造人計劃或許還沒有完全研製出來,因爲黨中陽的實力和日傑夫所講述的差了很多很多。

異能對植入芯片的人造人是沒有任何作用的,他們的大腦受芯片控制,所以剛纔錢多多嘗試了新的突破,他利用黨中陽腰上扣頭上的亮光反射,將傳輸出去的異能傳回了自己大腦,值得恭喜的是他成功了。


黨中陽雖然沒有植入完整的人造人芯片,但他的實力原比錢多多強大,如果不是錢多多將異能進行新的突破,他不敢確定自己能夠打敗黨中陽。

此時的黨中陽,內臟已經被錢多多的膝蓋砸的裂開,只不過還不至於死去。

“人造人計劃成功了?”錢多多陰着臉問道。

“你殺了我!老爺會殺了你的!”黨中陽有氣無力的說道。

錢多多感覺肚裏一陣鬧騰,趕緊用內氣壓制,黨中陽起始的一掌也將他打成了內傷。

“你可以死了?”

錢多多見黨中陽不打算說,腿上再次用力,黨中陽猛然坐起,眼瞳變的異常大,三秒鐘後,又倒了下去。

錢多多見到的第一個人造人,或者說是全球第一個人造人,京城四大家族崔家家主保鏢兼管家兼司機,黨中陽,身死。

錢多多再也忍受不住肚裏的鬧騰,收回內氣,鮮血立即從嘴裏噴出。

“啪…啪…啪..”

慢節奏的拍掌聲在頭頂響起,錢多多將腦袋擡起,眼瞳立即變大了不少,戒備的看着站在二樓樓頂的男子。

“真的是你!”

“嘔….”錢多多嘴裏再次噴出一口鮮血,他的傷看樣子並不輕。 夜色漸濃!

變異一號站在二樓樓頂拍着手掌,笑呵呵的說道:“不愧是殺手榜排名第二的煙火,人造人在你手下都只過了一招,果然名不虛傳。”

“是你故意把我引來的!”

錢多多跪在黨中陽身上,單手捂着胸口,忍不住的乾咳兩聲。

“看樣子你受的傷並不輕。”

一號自顧自的搖了搖頭,仰天說道:“這是我發現的第一個人造人,而你卻把它給殺死了?哈哈,你知道他是誰的人?”

錢多多搖了搖頭!

“京城四大家族你知道?”

錢多多一愣,隨即點了點頭。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