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這個女人,害死他的親娘,還騙他叫她那麼多年的」母妃「。

「軒轅赤,看到母妃,為什麼不行禮?」這是蘭月玉說的話。這句話,瞬間把軒轅赤心裡僅存的那點仁慈給掃得一乾二淨,差不多跟狂風掃落葉似的。

殺了自己母親,利用了自己那麼久,居然還理所當然地說出這種話,這個女人沒有過任何愧疚,她的羞恥已經扔到地獄底層去了。

但按照宮裡的規矩,蘭月玉是皇貴妃,有資格命令皇子下拜。

唯一不能控制的,就是太子。 但按照宮裡的規矩,蘭月玉是皇貴妃,有資格命令皇子下拜。

唯一不能控制的,就是太子。

太子發話了:「玉貴妃半夜駕臨東宮,有何貴幹?」

一個是皇帝的寵妾,人家是皇帝的嫡子。

你半夜跑到人家宮裡,你不怕流言蜚語,太子還要清白呢。

玉妃哼了一聲,太子再次冷然說道:「聽說禮皇弟有恙,玉妃不在宮裡照顧禮弟,反而半夜到此,真是怪哉。」

玉妃的臉色這時變了變。她本來是想說宮裡走了一個理王的小妾,捲走了重要的物件,所以才到這裡搜的。不過,由此,玉妃也確定了,軒轅禮的確跑到東宮了。

不然的話,太子的消息,從哪裡來?

太子的眼神一向溫文,背抄雙手,似乎一點沒發怒。

實際上,最想把蘭月玉剝皮抽筋的莫過於太子。


把十多歲小女孩獻給六十多沒開化野人的糟老頭,這種主意,只有蘭月玉想得出。

按太子的看法,蘭月玉該做營*妓,那才是她該去的地方。

可惜皇帝卻把一個該做妓*女的女人弄到了近乎國母的寶座上。

想到那個正在忙煉丹的皇帝,太子恨不得也學習當年的昭通太子,帶著大軍把皇宮燒個底朝天。

蘭月玉從來就不是一個知道慚愧而退縮的女人。她一昂頭,曼聲道:「太子,本宮的兒子身體有恙,卻還到處亂走。他需要定時吃藥,本宮不放心,所以不得不到東宮來尋找。」

太子冷言:「是嗎?玉妃娘娘,孤知道禮皇弟有病,哪裡有這個時候還留著人不許回蘭月宮的道理。玉妃找錯地方了。」

蘭月玉看太子不讓人進門,更加篤定,說道:「難道太子隱藏了理王,不敢讓本宮進去一看嗎?」

太子淡淡說道:「看是可以看。但,孤膽子小,玉母妃也該知道的。萬一傳出去,成了孤窩藏皇弟,為難玉母妃,這個罪名,孤承擔不起。」

蘭月玉微微驚了一下。她的確就打的這個撒潑的主意。

不管搜不搜得齣兒子,出去之後到處一宣揚,就說太子藏了弟弟,不許她找到。流言蜚語這東西,越描就越黑。太子就算明知道是清白的,也讓皇帝厭惡了一層。何況皇帝現在那個狀態,跟鬼沒錯多少。

「也罷。既然太子不許搜,本宮暫且先回宮去。」蘭月玉決定暫時收兵,明天再找皇帝告一狀。至於證據嘛,她得寵多年,自然能炮製出來十個二十個宮人站出來給她作證的。

「不可。」太子又說道,「母妃既然來了,孤若不讓母妃搜一搜,顯得孤不孝,不懂母妃憐惜兒子的一片神情。所以,今天晚上,這個宮,必須要搜。現在就搜。」

玉妃一呆,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著太子。

太子不管她什麼眼神兒,接著說道:「而且,要父皇親自在場作證。母妃難道不想見父皇?」

太子不給蘭月玉任何不搜查的機會。到了這個地步,你必須搜,而且當著皇帝的面搜。不然過後,誰知道你那章嘴怎麼扯淡。 太子不給蘭月玉任何不搜查的機會。到了這個地步,你必須搜,而且當著皇帝的面搜。不然過後,誰知道你那章嘴怎麼扯淡。

淡漠的眼神,看不出任何情緒變化,卻實實在在,把蘭月玉這個假溫柔,假賢淑,實則一個潑婦毒婦的內涵,看得一清二楚。

皇帝正在守著丹爐,結果被驚動了。

當然十分生氣,當場就給了傳話的太監二十大板。

但牽扯到蘭月玉,皇帝不能不出動啊。

坐著車輦到了東宮。

東宮頓時黑壓壓跪了一地,口呼萬歲。天曉得,陛下多少年沒進東宮看過兒子了。

不過前朝也是如此。皇帝和太子是經年累月不見面。太子都交給保姆和宮人,學業則由專門的師傅教導。一句話,皇帝專管播種,不管教育。

這種情況下,太子能長到這個地步,實屬不易。要知,身邊那些奴才們,可未必都是好的。疏忽,甚至故意欺負一個小孩子,都不是沒有的事。

至於父子之情,那純粹更是扯淡。不反目成仇已經是意外了。

軍婚誘愛:老公,快來 ,雖然是皇后嫡子,也是成年累月見不到父親。

平成帝身邊女人常換常新,自己的兒子,自己都不認得。

所以後來把昭通太子送冰原送死,一點不帶猶豫的。

話說,平成帝唯一親自照顧,寵愛有加的,就是連太后給他生的小兒子,也就是後來取代昭通太子的平成帝了,名字就叫軒轅寶,因為平成帝把這個兒子視若珍寶。

此是閑話。

太子和軒轅赤,對視一眼,最後眼神都落到玉妃身上。

蘭月玉香肩撐著皇帝的身體,扶著皇帝下車。

皇帝坐下了,聽他們說了事情的原委,半晌才吃驚道:「太子,你禮皇弟不好好獃在蘭月宮,為什麼跑你這裡?」

靠。這老頭怎麼說話?

「回父皇,禮弟並沒有來過兒臣這邊。」太子平靜地說道。

「胡說。本宮是一路上問清楚了,才來太子這裡的。」玉妃說道。

她這句話,讓東宮很多奴才,頓時都不淡定了。

是啊。宮裡誰不認識理王殿下?

怪只怪,軒轅禮你跑哪兒不好,非跑到太子這裡!你憑什麼啊?

這不,讓太子給你擦屁股!

「問清楚了?」太子幾不可聞地冷哼一聲,「玉母妃口口聲聲,說禮皇弟跑到兒臣這裡。那麼請問玉母妃,禮皇弟幹嘛不老實呆在蘭月宮,非要到兒臣這邊?貌似他從來不和兒臣說話親熱的。」


這話問的很蹊蹺。但,這些情況,蘭月玉知道,宮裡的人誰都知道,就皇帝不知道,兩個兒子根本呢關係沒那麼好啊,好到半夜留宿!

他根本就不管事兒,他怎麼可能知道兒子的狀況。

所以蘭月玉笑了:「太子,禮兒是你弟弟,跟你關係怎麼可能不好?本宮也奇怪著,這孩子,怎麼半夜留在東宮,連個影子都沒有了。」

太子不著急,一雙沉靜凝黑的眸子,注視著蘭月玉:「玉妃的確認為,軒轅禮跟兒臣的關係,有這麼親,比玉妃還親?」 太子不著急,一雙沉靜凝黑的眸子,注視著蘭月玉:「玉妃的確認為,軒轅禮跟兒臣的關係,有這麼親,比玉妃還親?」

玉妃說道:「現在,本宮要的是兒子。太子殿下,你這宮裡的奴才,是否要本宮先問清楚?」

玉妃的問法,太子是清楚的。

這些奴才,八成連家人的性命,都成了問題了!

逼著奴才上賊船,這是玉妃慣用的手法。

「這可不行。」太子說道,「宮裡的奴才,可是父皇親自交給兒臣的。母妃要打要審,還是請過父皇再說。」

皇帝身體不好,早就聽得暴躁,汀了之後,對蘭月玉說道:「玉兒,你既然要搜宮,還需要多此一舉嗎?搜吧。「

太子很滿意皇帝今天這麼「配合」,說道:「不錯。玉母妃,奴才的嘴巴,哪有玉母妃自己的眼睛靠得住?」

蘭月玉被擠兌住了。到了這地步,她相信,就是她找死,也找不齣兒子一根頭髮來。

而且,她現在最恨的不是別人,恰好就是自己的兒子軒轅禮。

這個吃裡扒外的小畜生!

她一把屎一把尿把軒轅禮拉扯大,然後又費盡心機想把軒轅禮推上皇帝的寶座,兒子居然反水?

早知道如此,當年一生下來,蘭月玉就把兒子給塞馬桶里了。

這會兒,仙木媛正在鬱悶里。

事實上,自從跟鏡天攤牌之後,她一直都在鬱悶。

鏡天在她身上種下了冰鏡,所以,仙木的一舉一動,甚至一個意念,都會直接傳送到鏡天那裡。

隱私權啊。

別的不說,單單是在鏡天面前全面果奔,就讓仙木恨不得殺鏡天一千刀。

反正鏡天也知道她恨他。仙木也沒什麼好隱瞞的。

其實大教宗也不好受,他沒想到某人的怨念強大到這個地步。

嗯。對了,靈念力強大的人,怨念自然也被別人高几個等級。

總之,某人不是個省事的。


被仙木的靈念力折騰得不得安寧,大教宗自己切斷了和仙木的聯繫,只在某些特定時段打開冰鏡看看,某人在幹什麼。

送親隊伍已經到達了魔嶺山下,也就是說,這裡已經到了大陸中部。

過了魔嶺,就跟大鄭王朝的勢力範圍沒瓜葛了。

因為上一次探訪蘭月族,是進入魔嶺深山,所以路途難行,十分的難行。好在幾位都是靈武修為不錯,爬山越嶺,不在話下。

這一次路途——

也不好走。因為帶著公主,一路上自然有心懷不測的人,從中做鬼。

一旦公主半路上死了,這個罪責,可是要太子承擔的!

什麼人希望公主還沒進入冰蠻境內就一命嗚呼,根本就是一目了然的事!

意黛公主,只是一個小女孩而已。她本人,當然不會明白,她面臨的情況有多麼複雜危險。

一旦她出事,將會牽連多少人人頭落地。

現在的意黛公主,在整個奪宮計劃里,已經不只是她自己一個人命的問題。

而是牽扯著東宮廢立,大鄭王朝和冰蠻外交關係的利害關鍵。 現在的意黛公主,在整個奪宮計劃里,已經不只是她自己一個人命的問題。

而是牽扯著東宮廢立,大鄭王朝和冰蠻外交關係的利害關鍵。

仙木看看跟在她背後的,一臉稚氣的小公主,心裡想,到底要有多黑的心,才會把這麼小的孩子推到風口浪尖上!~

前世的她,也處在風口浪尖。不過,那是她自願的。

內心裡,她多麼希望,有一個強大的人,在背後保護她,安慰她,讓她起碼能睡個安穩覺。

「仙木,這裡的人,都好奇怪啊。」小公主第一次在宮外的世界玩,好奇地兩眼閃閃發亮。

跟帝都相比,魔嶺山區附近的人,有很多是北方人,身穿皮袍,腰配兵刃。

這裡氣候比帝都也寒冷得多,人人都穿著皮靴。

蘭月族的駐地,本來在高山深處,但他們位處巨大湖泊附近,等於是一個高山盆地。而且附近地帶因為湖泊的靈氣滋養,多出天才地寶。蘭月族因此,世代成為藥師之族。

不過現在已經是毒藥之族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