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的血氣竟比山下濃郁了許多,葯魂提醒到:「絲絲,越往上走,血氣越濃,你緊跟著我,可以把用你的魂力多支撐幾個月光石在身體附近,這樣你能看清楚一些。」

葯魂眉頭微蹙,這血色峽谷地形詭秘,每一種在此生存的妖獸的修行多少與這血氣相關,所以,到了血氣越濃的地方,危險也越大,因為最好的資源都是最強者霸佔,這是亘古不變的硬道理。

在無極大陸,拳頭才是最終的話語權,其他的都只是浮雲。

正是由於實力是如此重要,所以煉藥師在無極大陸才會是每一個武者都想要巴結的對像。當然——瘋子除外,譬如說紅衣妖媚女子沈紅,仗著天資不弱,主修魂力一道,見到葯族子弟不但沒有巴結的意思,反而隨意出手轟殺。

雖說主修魂力可以不但注重元氣的修鍊,可是真正有見識的人是絕不會完全放棄元氣修鍊,很多鍛體功法都需要元氣淬體,打通經脈。

須知,武者身體的強悍程度幾乎決定了武者以後能到達的高度,只有身體強悍,才能容納更多的元氣和魂力,否則,只能淪於下位。

魂力藏於識海,識海是身體的一部分,一般的鍛體術都是鍛造全身,大腦也是鍛煉的一倍分。

所以,像紅衣妖媚女子那樣只顧眼前利益,完全不將練藥師放在眼裡的人很是少見。

葯魂搖遙頭,嘴角掀起一抹苦澀,也許,葯千歲兩人以為對方不敢得罪葯族,所以才替剛結識的御劍門弟子吃頭的吧。

唐絲絲咳了兩聲,道:「這上面的血氣越來越濃郁了,不知道會有什麼妖獸。」

妖獸逐漸多了起來,葯魂和唐絲絲見一個殺一個。這座小山挺高,也有不少人在山上歷練,到了山頂附近能聽見此起彼伏的殺敵聲。

「山的高度雖然妖獸多了起來,不過大都也是淬體境二三重,並沒有見到什麼強力妖獸。」葯魂眉頭一皺,他原本以為山頂會有實力強橫的妖獸存在,現在看來,是他多想了,山頂血氣濃郁,只是妖獸很多,這血色峽谷內恐怕連淬體境四重的妖獸都是很難見到。

「絲絲,你那有多少妖丹了?」

唐絲絲釋放魂力,統計了一下數字,「差不多有四百多顆吧,還有兩三眼魂丹,不過都是鼠類的魂丹,我沒有興趣,所以沒有吸收,它們的武魂可能都已經破滅了,不過魂力還是有用。」

唐絲絲撇了撇嘴,雖然她沒有吸收鼠類武魂的打算,不過有一隻肥鼠實力已經達到淬體境四重,被她轟殺前曾試圖與唐絲絲簽訂靈魂契約,不過她還沒有契約青銅寶典,也不會召喚術,所以只能作罷。

事實上,唐絲絲雖然沒有吸收鼠類後天武魂的打算,不過若是能用來契約,召喚出戰也沒有什麼丟臉的事。

唐絲絲曾聽聞有些鼠類甚至有尋金找寶的本事,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葯魂和唐絲絲站在山頂,這裡血氣濃郁,甚至連空氣流通都有些不暢通。

七彩血蛛跳到地上,開始瘋狂的吸收這裡的血氣。

觀察它的行為有所感悟的葯魂,沉吟了一下,對唐絲絲道:「絲絲,這裡血氣濃郁,連七彩血蛛都在吞噬這裡的血氣,我想嘗試著突破一下,你幫我護法怎麼樣?」

唐絲絲很快便適應了山頂濃郁的血氣,她輕翕瓊鼻,聽到從周圍不停傳來的此起彼伏的喊殺聲和妖獸曾吼,道:「沒問題,不過要找一個安靜隱秘的地方。」

葯魂察看了一下四周的環境,山頂的樹木依然密集,葯魂看中了四五棵小樹圍成的密閉空間,「這在這裡吧。絲絲,我這裡差不多有六百多顆妖丹,就用三百顆吧。」

唐絲絲點點頭,「你只拿三成,合理。」

葯魂苦笑了一下,走入了那四五棵小樹圍成的密閉空間,唐絲絲也跟著走了進來。

「你做遠一些,呆會兒我會引血氣元氣入體。」葯魂吩咐道。

「什麼意思,言下之意是你的元氣威壓可以傷到我?」唐絲絲戲謔的道。

葯魂撇了一下嘴,「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坐得太近影響了元氣流動,影響我煉化元氣和血氣。」

「我還沒有那麼胖吧,已經能夠影響元氣流動了嗎?」唐絲絲嘀咕道,身子向一旁挪動。

葯魂看了一眼此處的環境,四五棵小樹的樹葉密集,把這裡隔絕成幾乎密封的空間,而在他們這個小密林外,還有兩三棵小樹也是形成合圍之勢,那裡更加密封,不過葯魂覺得那裡的血氣不夠濃郁,所以才選擇這個地方。

葯魂坐下后,見唐絲絲已經把魂力釋放出體,在那裡閉目養神,他也雙腿盤坐在地上,手中光芒閃爍,十顆妖丹出現在他掌心。

葯魂身旁,七彩血蛛靜靜的呆在那兒,若視力好的話,可以看見血氣正通過它的身體表面不停的向它體內涌去,吸收速度不亞於葯魂。

火晶鳥似乎一起在等分配妖丹的時刻,葯魂剛坐下,屁股還沒有坐熱,它立馬開始說話了:「小子,你的心也太軟了,就這麼便宜了唐絲絲那小女子?一千顆妖丹,竟交七成給她。我們兩個大老爺們才三百顆,這做的都是什麼孽呀。你這麼可憐,就別說火爺不同情你了,這批妖丹你拿一百顆吧……」

「三成,呵呵,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葯魂嘴角勾出一抹莫名的淺笑,若不是唐絲絲已經閉目凝神,看見葯魂的詭異笑容,還會以為他走火入魔了呢。

「一百顆足矣……」葯魂傳音道,魂力一動,將兩百顆妖丹直接拋給火晶鳥,「這兩百顆妖丹全給你了,好好給我把實力培養起來,以後有用得到你的地方。對了,上回你給的凝魂訣很給力。」

葯魂雖然自已沒有練那凝魂訣,不過他吸收的三隻後天武魂利用凝魂訣練化魂力的速度越來越快,他這個當主人的沒有修鍊魂力,識海內的魂力也是越來越深厚。

兩百來顆妖丹扔進火晶鳥的呆的神龍鼎,把神龍鼎砸得鏗鏘作響,光是聽到那響聲,火晶鳥連笑得連嘴巴都合不攏。

「那是當然,我火爺的的東西怎麼可能會差。若是我的實力增長上去,以後有你的好處。」火晶鳥開心的同時,也不記王婆賣瓜自賣自誇了兩句。

腳下全是密密麻麻的妖丹,火晶鳥直接飛出神龍鼎,騰在識海空中,尖嘴一張,竟變得房屋般大小,口中噴出一道火焰般光亮的紅光,那火光飛入神龍鼎,下一霎,便是捲起兩百來枚妖丹,將其送入大口之中。

現在的火晶鳥也不過才母雞般大小,但是尖尖的嘴竟然可以在一瞬間變得如此巨大,葯魂見到,也是唏噓不已,這小東西的能量還真是足,它剛進入體內時不過才淬體境一重的實力,現在已經達到淬體境五重,若是讓它這樣吞下去,應該很快就能突破到先天吧。

火晶鳥用火紅翅膀拍了拍尖尖的嘴,很滿足的打了一個飽嗝,道:「這一次還真是爽,不過要煉化完這兩百枚妖丹,還得花上一兩天,我不管你了,你自己一個在外面小心。」

火晶鳥酒足飯飽之後,輕拍火紅翅膀直接飛入神龍鼎。神龍鼎內紅光大甚,火晶鳥開始瘋狂修鍊。

葯魂眼瞳微縮,這火晶鳥**未被毀滅前是修鍊火元氣的,也是用火的高手,自已現在只能使用元火和血火,以後想要煉製高階丹藥,肯定需要強力火焰。

火晶鳥隕落之前陸強者,若是讓他來幫忙尋找威力強橫的火焰,說不定能少走不少彎路。

心中有了主意,葯魂將心神集中到元氣的修鍊上,雖然只有一百顆妖丹,不過利用此處的血氣和元氣,想要提升一小步不是什麼大問題,畢竟唐絲絲才到這裡半日便是突破了淬體境三重圓滿。

葯魂閉上眼,掌心出現強烈的風罡,在風罡的影響下,妖丹外層很快碎裂,內里強橫的元氣在葯魂氣機的牽引下如同發瘋的牛一般瘋狂的湧入葯魂體內。

手中結出印法,催動火蟾吹火功。

在火蟾吹火功的牽引下,元氣和血氣撲面而來,讓葯魂的臉都是有些疼痛,他輕吸一口氣,元氣和血氣順著他的鼻息湧入他的身體。

天地中的元氣和從妖丹里吸收得來的元氣混在一起,再融合血氣,進入了葯魂的丹田,丹田處,精純的火元氣形成的氣海,如同一個可以隨時噴射的噴汽機一樣,將那些斑駁不純的血氣元氣直接噴入經脈之中。

一次性有這麼多的血氣和元氣湧入經脈,讓葯魂還未獸鍛煉過的經脈感到一陣陣的生疼。

他強忍疼痛,催動火蟾吹火功,運行那些血氣元氣,讓在經脈里反覆淬練,直到元氣血氣完全沒有了任何雜質為止。

一道道精純的血氣元氣各自找准自已的位置歸位,元氣進入丹田,而血氣則是湧入肌肉骨骼里,在那裡,融入之前的血氣之中,幫助葯魂每時每刻淬鍊肉身。

葯魂眉頭微皺,心中升起一絲遺憾,若是血氣和元氣能共處在一塊這好了,這樣不但修鍊速度會變得越來越快,而且血氣淬練肉身的效率也會越來越高。

還有一個問題,也是讓葯魂擔憂的。他的肉身目前還能儲藏很多血氣,但以後肉身沒有得到加強,或是沒有找到更強的鍛體術,血氣便是不能在體內存儲,那麼他自小修鍊的血氣一道便要總結。

想到這裡,葯魂頭有些頭痛,按他的想法,如果血氣可以和元氣在丹田裡共存,那麼憑藉丹田的容納能力,即使肉身存儲血氣達到時刻極限,仍然可以通過丹田來容納血氣。

葯魂搖搖頭,「現在還是先煉化這些妖丹吧,實力多增加一分,在族學比試上爭得更好名次的機會便是大了一分。」 血氣和元氣順著火蟾吹火功的特定經脈路線一遍遍的在體內運行,用了不少時間,葯魂終於是將那些進入體內的血氣和元氣煉化。

手掌緩緩攤平,那裡出現了剩餘的**十顆丹藥,葯魂眼中眸光微閃,節約時間,一起來的。

他學著火晶鳥的模樣直接將**十顆丹藥吞入腹中,妖丹在丹田裡炸開,大量斑駁的元氣瞬間充斥在他丹田之中,葯魂手中頻頻結出手印,引導元氣在體內的運行。

也沒有過多長時間,葯魂煉化的那些元氣幾乎已經快要被他完全煉至精純,隱隱間,他聽到從不遠處的的小樹林里傳來女子嬌哼之聲。

「這是怎麼回事?」葯魂眉頭緊皺,這妖哼之聲如同美艷女子的香濃軟語,回蕩在葯魂的腦海之中,讓他的心不禁一動,手中印法結出了一個,元氣在他經脈內變得暴虐起來,壓得他的經脈生疼。

葯魂也想集中注意力,只要再花上一刻鐘的時間,這次修鍊便完全結束,竟然在這種時候聽到了靡靡之音,擾亂他的心神。

不知不覺間,他的額頭沁出細密的汗珠,喘息也是變得粗重起來。

在外界凝神閉目的唐絲絲聽到了這**呻吟,她睜開雙眼,這是怎麼回事,她向一旁挪了挪,認真聽著從兩三丈外傳來的人聲。


初時唐絲絲以為她是幻聽,湊近了之後方才聽得十分真切,的的確確是有呻吟之聲從一旁傳來,那女聲極其嬌媚,顯得*無比,似乎是正在做著極其愉快的事,讓她很舒服。

乍聽之下,讓唐絲絲心頭忽地一跳,彷彿有一股熱血湧入她心頭,又從心臟里射出,游遍她的全身,讓她面紅耳赤,心跳不止。

女聲之中更有男聲傳來,兩人一應一合,與夏日裡的蟲兒鳴叫,不斷傳入唐絲絲耳中。

唐絲絲雖然只有十三歲,但對成人之事也是有所了解,倉猝之下便是反應過來——在一旁的小樹林里,有兩個人正在辦事。

「這還了得?」唐絲絲心裡暗道。她一個女生聽到這種**之音都是臉紅心跳,更何況葯魂還是男性。

唐絲絲抬眼看向葯魂,此時的葯魂臉色一片潮紅,臉上冒出股股熱氣,緊閉的眼叔眼睛不停的轉動,顯得焦燥不已。

「不行,再讓那兩人這樣搞下去,葯魂非得走火入魔不可?我得想點什麼辦法!」唐絲絲站了起來。

「我能做些什麼,難道跑過去阻止?」唐絲絲柳眉微蹙,「那兩人現在肯定正赤身**……我……」

想到阻止加驅趕,唐絲絲的臉變得更加紅潤,她感覺她的臉如同在太陽下被暴晒了半個時辰,就算放個生雞蛋在上面,也能將那個雞蛋給煮熟了。

「男歡女愛,天經地義,他們也不知道我們在這裡,若我貿然跑過去……」唐絲絲還在猶豫,但看見葯魂的臉在那妖媚聲音的刺激下變得如同熟透了的紅蘋果,這種情況再持續下去,葯魂肯定走火入魔,輕則受傷,實力下滑,重則經脈斷裂,不能再修武道。

想到問題嚴重性的唐絲絲心一橫,直接便是向那聲音傳出來的地方走去。

走出她和葯魂呆的小密林,那兩人呻吟喘息的聲音變得更大,不堪入耳,唐絲絲手一揮,白光閃爍,一塊月光石漂浮在她面前。

眉頭輕皺,那月光石在魂力的推動下「咻」的一聲飛入了那一男一女做那好事的地方。

月光石「啪」的一下飛入那小樹林這后,呻吟之聲戛然而止,唐絲絲吐出一口氣,心想這兩人還算是有一點修養的人,用月光石提醒他們,他們也明白過來影響到了其他人,現在耳根終於是清靜了。

唐絲臉頰上浮現一抹舒心的笑意,轉身向葯魂呆的那個林間走去。


暴怒之聲從身後傳來,「我艹*……」

一個面容頗為英俊的少年**上身從小樹林里跑出來,對著唐絲絲就是罵了一句髒話。


唐絲絲轉頭,俏臉微寒,莫名其妙的望了眼前的男子一眼,還沒有說話,樹葉響動,從少年身後走出一名穿著紅色薄紗的妙齡女子,大約十七八歲年紀,身體豐腴,頗有幾分姿色。

她望了唐絲絲一眼,沒有好氣的道:「剛才,是你砸那塊月光石進來的,你是有病嗎?」

妙齡女子身上只著薄紗,完全遮擋不了私*的的旖旎風光,唐絲絲一眼便是將她的身材看了個透,她鄙夷的看了那女子一樣,道:「你們——走遠一些,我的朋友在旁邊修鍊……」

「喲,你好大的排場,竟敢叫我們走遠一些,你算個什麼東西?」女子之前他師弟翻雲覆雨,身子軟成了水,如同被拋入雲間,在她身上的少年卻突然因為一塊月光石而完全停止下來,這讓她心中及為不爽,羞怒交加之下,跟在她同門師弟身後出來看看到底是誰壞了她的好事。

妙齡女子眼眸微閃,眼前的女子長得如同謫仙一般,肌膚勝雪,白裡透紅,眼波流轉間的那一抹風情竟是讓同為女子的她心裡不禁一動——這天地間竟有長相如此美麗的女子!

「哼……」妙齡女子心裡止不住的湧出一股醋意,她嬌哼一聲,軟綿綿的道:「你砸那月光石進來,莫不是想要與我們在一起玩耍……」

聞言,長相俊逸的少年哈哈大笑起來,「師姐當真是好口才啊……」隨後誇張的把他的師姐抱住。

唐絲絲見到此幕恨不得找一個地縫鑽進去,眼不見為凈。

大約兩三息后,男子鬆開了妙齡女子,那女子用手砸那少年胸膛,嬌嗔的道:「真是討厭,把人家的心裡的蟲兒勾起來了,還不管人家……」

唐絲絲俏臉撇向一邊,冷冷的道:「你們快走吧,別在這裡障手障腳的……」

「障手障腳?」妙齡女子眼光冷漠的望著唐絲絲,「障手障腳的恐怕是你吧,我看你也別再裝什麼淑女了,若是有意,不如就和我一起陪我這小師弟如何?他呀……」妙齡女子玉手向那俊逸少年身子輕輕一拍,「他還有兩門子功夫……」

「無恥!」唐絲絲正面看向妙齡女子,眼光如同刀鋒一般銳利,怒火在她眼裡燃燒,眼裡充滿鄙視。

「給我裝什麼清高,像我在你這樣的年歲時,早就破了身了,那些個男子哪一個不是表面正經背地裡一肚子的男盜女娼。第一次做這種事嘛,心裡或多或少都會有些抗拒,我知道你心裡有些怕,不如讓姐姐來教你。」

唐絲絲眼裡的怒火幾乎快要化成火焰實質,空中突然發出叮叮噹噹的一響,唐絲絲手上提著兩個金環,那兩個金環疊成二連環,小環在大環下不停的旋轉著,彷彿隨時都會離開攻擊。

「敬酒不吃吃罰酒,好個給臉不要臉的瘋丫頭,壞了本姐姐的雅興,今天就讓你的命來償。」見唐絲絲想要動手,妙齡女子也露出本相,手一招,從林內飛出一刀一劍,她留劍在手,把那柄刀給了身旁的俊逸少年。

俊逸少年哼了一聲,「本來想讓你體會一下那欲仙欲死的快感,即然你不要臉,我們也留不得你了,殺了你,然後把你喂那些野狗,只是可惜了你這長相……」


話音未落,從唐絲絲身後樹林里飛躥出一道白色身影,那道身影攜著濃濃的殺伐之氣,雙掌前伸,凌空向那一男一女胸前印去。

啪!

只響起了一道脆響之聲。

俊逸少年連人都沒有看清楚,口中鮮血狂噴,像斷了翅的鳥兒一般向後倒飛,落入了血霧之中,生死不知。

「你找死!」妙齡女子見他的情郞被人突施暗箭打飛,心中震怒,提劍便是向眼前人影的胸口刺去。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