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妖王來到了血族之王面前。

他毫不客氣地質問道:「你……什麼意思?!」

「什麼?您有什麼事嗎?巫妖王閣下。」凱撒以與初次相遇截然不同的態度,頭也不抬地問道。

「為什麼……你這是要向世間宣布,你血族之王就看不上我巫妖王冰清玉潔的女兒,是嗎?!」巫妖王青筋暴起,看起來無比憤怒地吼道,他接著說,

「啊,我真是走了眼,起初還覺得你跟愛德華很像來著……」

巫妖王的眼神變得悲傷,竟兀自在那裡感傷了起來,還抹了兩把眼淚,看起來完全就是那麼回事了——血族之王欺負了他。

可事實上,凱撒並沒有為之動容。

「好了,叔叔,我就直說了吧,您的女兒,還需要磨練。」

「你……一定要侮辱我嗎?」

「並非侮辱您,您誤會了,我只是說,您的女兒,還不夠聰明。」凱撒苦笑道。

「還不夠聰明?!哦,天啊!你說了什麼!這世界一定是瘋了,我的女兒不夠聰明?哼,是啊,她就像我一樣,從不知道聰明二字是怎麼寫的,可是——」

「這就是你毀了她的理由?」

巫妖王的眼神泛起一層殺氣。

「什麼?您說我毀了她?怎麼毀了,何時毀了?哦,您可真會講故事。」

凱撒強裝笑意,笑道。

「你……!」

巫妖王咬著牙,氣沖沖地走掉了。

阿爾薩烏斯是一位偉大的巫妖王,但與此同時,他是一位父親,還是一位「叔叔」。與初代血王弗蘭克林·N·愛德華結為兄弟的他,沒有選擇。

而偏偏,這位德古拉斯·恩奈特·F·施泰因·凱撒大公爵卻不是那種讓誰省心的存在,自繼位以來,隔三差五,接二連三地就知道給他惹事兒,終於,本次的事兒,讓這位無論如何最心疼女兒的大巫妖王坐不住了。

他終於跳了出來,對血王破口大罵。

其實誰都心知肚明。

他之所以如此暴怒,並非只為了自己的女兒。

長久以來的各種麻煩,各種瑣事,早已令這位大巫妖王忍無可忍,恰巧這次的事,是一個點燃了的導火索。

然而不論是阿爾薩烏斯,還是凱撒,他們都明白一件事。——血族跟不死族,不能翻臉!至少現在不能!

不死族的問題阿爾薩烏斯自然明白,這麼多年來,在一代代血王的打壓消磨下,不死族的所謂「大軍」,早已所剩無幾,如今還能留下來的,僅剩一些殘兵敗勇,不足以對國力正盛的凱撒一組造成實質威脅不說,一步走錯,他們將面臨的是——滅族!

而血族呢?一直以來,他們給所有人的印象就是——強大!神秘!以及為數眾多!

還有一點,就連身為同盟的不死族都不曾知曉。

那就是——其實不死族所得到的消息,根本就不是真實情況!

其實自上次血戰以來,血族的兵力早已大不如前,如今,就算號稱數量龐大的凱撒一族——還剩下多少?

沒有人知道。


他們不是沒法數,而是不敢數,他們輸不起!

在凱撒家中,誰都知道凱撒族人,或許所剩無幾了。

如今,之所以不再稱呼血族之王的名,而直呼姓氏的唯一原因就是——除了凱撒大公爵以外,一族中心——影牙城堡中沒有第二個凱撒!

自從傑克消失,在他的身邊,就沒有第二個凱撒了。

凱撒一族,到這一代,幾乎變成了單傳!

這是個震懾人心的消息,然而似乎,誰也不願外傳,德古拉斯也是,為了凱撒一族能夠繼續領導整個血族,他不得不堅稱凱撒一族人丁興旺,而心中早已心知肚明。

——這令人絕望的消息。

而如今卻出現了一個十分有趣的局面。

雖然阿爾薩斯罵罵咧咧地走了,可實質上,他也不敢輕舉妄動。尤其是今早凱撒做出的高調姿態,更讓他拿不準這一點——血族的兵力,實際上是十分恐怖的?

而且再加上一整支師團在城外駐紮,他心裡就愈發地毛了,

「難道這小子,真不怕內戰?」巫妖王撫摸著下巴,愁眉不展。

突然想起了前幾日探馬來報:血王偷偷潛入聖光城,心想「不會吧」,但仔細一想,那之後,凱撒馬上將第一師團調回主城周遭的舉動,他大大捏了把汗。

「看來是沒錯了……」

雖然無論如何不想相信這一點,但事實擺在眼前,他不想承認,也無可奈何。

「呵呵……」思來想去,又意識到自己身為長輩這一事實,他釋懷地一笑,是啊,何必在意呢?反正就算沒有這一門親事,自己還是那小子的叔叔呢。叫一聲叔叔,不是白叫的吧?在所有族人面前,他都叫出了這個稱呼,自己的身份早已跟一般人不同,他又如何輕易動我?

放下了那些,巫妖王無聲無息地帶著女兒回到自己的領地去了。 (好不容易趕上了日更,各位體諒一下我的辛苦,紅包包在哪裡?)

數日後……

一場由血族中有名的大胖子:愛因茲·卡倫(某貴族,為凱撒幼時玩伴)主辦的酒會上,德古拉斯,跟一位叫**麗絲的小姐相遇了。

詳情如這般……

酒會十分熱鬧,所有的人都一副相敬如賓的模樣,德古拉斯依舊蹲在牆角。

卡倫走過來,友好地問:

「哦!凱撒,你是凱撒!我們已經這麼多年沒見了,你竟然已經成為王了嗎?!太不夠意思了,這麼久都沒跟我聯繫……而且,今天酒會上這麼熱鬧,你為啥不來一起鬧一下呢?真可惜……」

「行了!你不知道嗎?我不喜歡喧鬧的地方。」

德古拉斯沒給好氣兒。這位友人卻並未生氣。

「哎喲,還是這脾氣,我說老弟,三百年前我就提醒過你了,這脾氣,最好還是改改。」

「……」

「唉,好吧,我還有事要忙,你隨意啦,別客氣哦,隨便一點就好。」

「行,畢竟是主辦人嘛,我知道的。」

德古拉斯微微一笑,送別了朋友,就又獨自跟牆「含情相視」了起來。

老友臨走看了一眼,苦笑著自言自語道:「哎呀,真是拿他沒辦法。」

胖乎乎的卡倫就那樣一蹦一跳地離開了這個陰暗的角落,再也沒有人注意到獨自在這裡畫圈圈的血族之王……

本應是這樣的……

然而,並不是這樣。

半晌,凱撒走神的時候,注意到身邊有人!

根據以往經驗,他馬上一蹦跳起來,擺起攻擊的架勢,等看清了對方那吃驚的眼神以及白白胖胖的臉蛋后,卻不禁笑了。

「你,你是……愛麗絲!是愛麗絲嗎?」

他哭笑不得地問道,當得到對方肯定的回答之後,更是笑得不可自拔。

「你……哈哈,怎麼還是那麼……哈哈,胖啊!」

女孩的小臉鼓了起來「怎麼,胖不行啊!誰都像你們似的,整天廋得像個棒子……」

「噗哈哈!……棒子不好嗎?至少,棒子可以用來……哈哈!打暈你……」

拜胖胖愛麗絲的福,凱撒已經笑得前仰後合,開心不已。然後,他正色道:

「那邊不是有酒會么?怎麼來這裡?想陪我嗎?」

小胖愛麗絲眼珠打轉,實在想不出什麼好主意了,索性答道:「怎麼,不行啊!難得本姑娘來陪你,難道還看不上?」

凱撒強忍住笑,回答道:「看不上……怎麼會呢?你能來陪我,那個,很高興喲!」

愛麗絲這才笑道:「是嗎?哼,別誤會了,我可不是專門來陪你的,只是那些貴族老爺們,太無趣了而已。而且我又不喝酒。」

凱撒眼中笑意更濃。

「哦?是這個樣子啊!——原來這麼一大把年紀了,還不會喝酒啊,怪不得這麼久沒見……」他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實在是把愛麗絲氣了個裡外通紅。

愛麗絲的小臉就像熟透的番茄,頭頂彷彿還冒著熱氣般反駁道:

「才不是!那個,我才不是因為這個沒來的,只是,只是……」


「哦吼?那你說說,是為了什麼?」

「那是因為,是因為……」

愛麗絲的小臉通紅,都快要變成紅彤彤的蒸汽火車噴頭那樣了,委屈地小聲說道:

「你不是說,長大了就要……那個,娶,娶……娶我嗎?」

凱撒一拍額頭,

「哦!那件事啊,你不說我都忘了!嘿嘿!……」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聊了一會兒,就牽著手走進了酒會會場。

「各位!都來認識一下,我血族之王——德古拉斯·恩奈特·F·施泰因·凱撒的新任妻子——愛麗絲·因古奈特!」

幾乎所有人的眼球都被這一宣言吸引了,他們都等大了眼睛望著高高在上的血族之王,以及他身邊那位略顯臃腫的……王后?!


愛因茲只是一位男爵,雖然愛因茲只是一位男爵,可那是血族之王啊!高貴的血族之王啊!即使對他們相識早有耳聞的貴族們,面對著突如其來的宣言也是吃了一驚。

血王,在鄉下男爵的寨子里……宣布結婚!?

而且看他身後那一位看似可愛,但身材並不佳的女子,這樣的女子……

王后?!

(跪求打賞、推薦、收藏以及蓋章!) (日更哦!日更來了哦!各位,為辛苦從外面匆匆趕回的我增添幾筆慰勞吧!跪求打賞、收藏、蓋章、貴賓,各種求!~)

當夜,凱撒將愛麗絲帶回影牙城堡時,引起了幾乎可稱之為巨大的震動。

血族當中都在流傳著「血王另尋新歡,喜新厭舊」的故事,甚至,在聽說了新的王后是凱撒舊識后,還有吟遊詩人編造出了他們曾經的浪漫往事,製作成歌謠流傳了起來。

而凱撒,則滿心歡喜地籌備著自己的婚禮。

可他不知道,遠在荊棘山脈之南的不死族已亂成一鍋亂燉粥。巫妖王『阿爾薩烏斯大發雷霆,聲稱要與凱撒不死不休,為自己年幼的女兒報仇雪恨。而他更不知道,在他宣布與蕾娜解除夫妻關係之後的十天,蕾娜的肚子,鼓了起來。

阿爾薩烏斯瞪紅了眼!他眼睜睜地看著心肝寶貝平日里連罵都捨不得說一聲的女兒那纖纖細腰一日日鼓了起來,而他最不想承認的是——

偏偏在這個時候?

阿爾薩烏斯曾言: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