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破滅,剩下的只有絕望。“已經……沒辦法回到過去的關係了嗎?”兩道淚光從對方的面頰滑落。

受到她的感染黑也不禁留下了淚水。“切!!你也會流淚嗎?將這一切破壞的不正是你嗎!!?”

“爲了安撫人民必定會有犧牲。這時無法避免的。”即便情緒如何波動對方的態度還是依然非常堅定。

“切!完全沒有變啊……爲什麼?爲什麼我必須死!!?爲什麼對我採取處分的執行者會是你!!!?”即便發出怒吼黑依然在忍耐,她全力剋制這自己的行動。

對方擦去了臉上的淚水沉下臉。“你站在特殊的立場上卻沒有做任何符合身份的事。”

“我只是想過平靜的生活而已!!”

“這種是怎麼可能被原諒!爲什麼不明白!!?”

“夠了!!回到過去的關係?開什麼玩笑!!?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黑擡起頭,鮮紅色的淚水從眼中流淌出。兩人是自小一起長大的玩伴,曾經她們是最要好的朋友。她們之間甚至沒有任何祕密,令人羨慕的友情。長大後兩人站在了不同的立場上。其中一人成了衆多目光的焦點,而另一人卻一味的逃避。即便這一切支離破碎,那份友誼依舊在兩人心中折磨這她們。

強大的氣流散開,對方立刻向後跳去。瘴氣瞬間覆蓋了周圍數百米的範圍,一個個紅點出現在黑暗中發出淡淡的光芒。那些紅點是蛇影的眼睛,黑站在一條巨大的蛇影的頭頂,蛇影將她帶到了半空。騷動的魔力非常不安定,周圍的路燈受到影響也扭曲了。 【對面世界 東南城區陣營 沙灘 13:21】

一小時前東南城區西側靠海的領域,這裏是阿薩里和塔尼亞(ta nia)負責的區域。兩人坐在在海灘邊的“海之家”中。

阿薩里的服裝非常簡單。黑色稍顯沉重的連衣裙外並沒有什麼值得在意的地方。今天塔尼亞穿的並非阿薩里所做的服裝,白色輕便的連衣(短)裙外穿着粉色的短袖夾克,粉色寬大的腰帶最爲腰部的防具。

今天阿薩里的氣氛和平日完全不同。不說臉上燦爛的笑容,她手中拿着一套粉紅色的晚禮服,很明顯那也是她親手做的。“塔尼亞,這件衣服換上試試?”

見阿薩里靠近塔尼亞立刻從座位上站起。“等等,我不是和這種衣服。”

“別說這種話,明明很可愛啊。不打扮實在太浪費了。”

塔尼亞亮出了自己的長棍。“沒事啦,我只要有這把長棍就夠了。保護好阿薩里纔是我該做的。”

“塔喵夠我可不夠啊。”阿薩里顯得非常不滿。

“塔,塔喵!什麼啊?這奇怪的發音?我的,名字是塔尼亞啊。”塔尼亞的臉上出現了少許紅絲。

“塔喵不是挺好的嗎?這是愛稱,親密的象徵。”看着塔尼亞的反應阿薩里顯得非常愉快。也只有在沒有外人的情況下阿薩里纔會露出這樣的一面。畢竟過去的她是人們矚目的焦點。爲了保持自己在fans心中的形象,她一直將真實的自己藏在內心深處。與塔尼亞相遇和卡里薩相遇後她將這一切全部拋棄了,只有在兩人面前的她纔是她真正的自我。“塔尼亞是我的換裝人偶。”

“誒~!”塔尼亞臉上透露出強烈的不滿。“換裝人偶?我的待遇這麼糟糕嗎?我是阿薩里的守護者!堵上自己的一切全”

“stop!”塔尼亞說到一半的話被阿薩里制止了。“不準說這種帥氣的話,魔女什麼的說法太狡猾了。在這裏的只是兩個女孩而已……塔尼亞,請……永遠留在我的身邊。”

塔尼亞愣住了,過了片刻她纔回過神來。“嗯!阿薩里有我來守”

說到一半的話再度被阿薩里打斷。“所以說了,保護啊什麼的這種話就不要說了。塔喵是我的換裝人偶!”

“誒!!還是換裝人偶啊?嘚,不是塔喵。是 ta ni yi ya,塔尼亞啊!!”

“咳!咳!”一旁的小音箱中傳出了卡里薩不滿的乾咳聲。

聽到卡里薩的聲音阿薩里顯得非常愉快。“卡里薩?吃醋了?”

“怎麼會?”卡里薩的聲音中明顯感覺到不滿。

“方心吧,卡里薩也是我重要的換裝人偶!”阿薩里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呃……這還真是高興不起來啊。”卡里薩重新調整了自己的態度。“有六階段魔女在周圍徘徊,請注意一下。”

聽了這話阿薩里的眼睛亮了。“魔女!?塔尼亞,如果她來了就擊敗她!呵呵呵,我要她當我的換裝人偶!”

聽了這話塔尼亞和卡里薩的腦中出現了同樣的疑問。


呃……只要是魔女誰都無所謂嗎?

“阿薩里就在這裏等我吧。”留下簡單的話後塔尼亞走出了海之家。

她來到沙灘上向着西面看去。雖然沒能清楚得探知到,但是的確有一個龐大的魔力在附近。突然魔力的反應變得明顯了,對方在靠近。

既然被察覺了,對方也沒打算繼續躲下去。很快她便來到了沙灘上。紅色稍顯厚實的上衣和短裙給人少許莊重的感覺,那裝扮明顯是軍隊的制服。深紫色的長髮和紅色的瞳孔讓人感到少許畏懼。對方着地後便報上了自己的名。“鍊金之魔導書 鑄劍的魔女,傑奈絲(ze nei si)。”對方的態度並沒那麼死板,但是她身上的制服卻給人帶來少許沉重的感覺。

“破壞的魔女,塔尼亞。”塔尼亞並沒有受到對方的影響,她稍稍壓低身體的重心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一團火焰出現在傑奈絲面前,她將手伸進火焰中抽出了一把赤紅的劍。“雖然和你沒仇。抱歉,你將被我擊敗!”

聽了這話塔尼亞卻愣住了,隨後她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這臺詞,超有感覺!超帥!!我也可以用嗎?”

面對她的反應傑奈絲愣了下,隨後她用難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塔尼亞。“當,當然不行!!這是我的臺詞!!嘚,什麼啊!!?稍微有點緊張感!!”

“也對,難得的臺詞都浪費了啊。”

聽了這話對的態度變糟了。“夠了!!”傑奈絲衝了上來一劍揮向塔尼亞。

塔尼亞提起手中的長棍,伴隨着強大的氣流長棍擊碎了對方手中的劍。雖然非常意外但對手後退的非常及時。

“我不是說了嗎?我是破壞的魔女,我無法破壞的武器是不存在的。”自信的笑容中帶着令人無法忽視的存在感。

面對戰意滿滿的塔尼亞傑奈絲重新審視了自己的態度。“哼,看來沒有緊張感的反而是我啊。”

對方將手中的斷劍丟向天空,劍瞬間化爲大量火焰向塔尼亞襲去。這些火焰靠近後突然發生了變化,火焰全部向着塔尼亞手中的長棍集中。隨後長棍揮動,僅僅一擊就將這大片的火焰驅散了。攻擊結束後塔尼亞手中的長棍依然殘留着少許紅光,這些紅光對方當然不會看漏。

塔尼亞瞄了海之家一眼向沙灘內側的水泥地跑去。兩人來到內地後傑奈絲的面前又出現了一團火焰。“破壞……不完全是這樣吧。那些紅光將魔力集中到一點。不,根本就是在吸收。將大部分魔力吸收而驅散小部分,這纔是你能力的真相。”

“嘿,察覺了啊。”即便自己的能力被對方察覺塔尼亞自信的笑容也完全沒有動搖。

“這種程度是當然的,你以爲我是什麼人啊!”

“喉,這臺詞也不錯啊。”

“嘚,喂!!”傑奈絲深深的嘆了口氣。“既然知道了能力的真相應對起來也就方便了。集中於強化硬度的話就不會受到影響了!”

對方從火焰中抽出一把漆黑的長劍。這把見毫無光澤但是一眼便能看出,它的強度絕對不差。“決一勝負!!”傑奈絲再度衝向塔尼亞。

塔尼亞臉上有餘的笑容絲毫沒有動搖。當兩人之間的距離不到五米時塔尼亞踏出了左腳,地面瞬間崩裂,大量裂紋向周圍延伸開。還沒等對方感到驚訝長棍已經揮下,長棍瞬間粉碎了她手中的長劍。強大的氣流將傑奈絲吹飛了。

“不是說了嗎?我是破壞的魔女,沒有我破壞不了的武器!!” 【對面世界 中立地區 體育場附近】

體育場?現在恐怕已經無法確認該建築的位置了。周圍大片區域內的建築已經不復存在,就連廢墟都幾乎沒留下。大地被冰層和龍脈清楚得分開。一邊霜寒刺骨,而另一邊卻炙熱無比。熔岩與冰牆的碰撞、火焰與冰霜的衝突。炎與寒的交界之處這兩股對立的力量互相牴觸使得戰局陷入了僵局。

此時萱正站在遠處的大樓上觀察着戰鬥的過程。她並沒有詢那樣異於常人的視力,她的手中拿着一隻望遠鏡。光從外表就能看出,這隻望遠鏡和市面上那些普通的望遠鏡完全不同。左右鏡筒上有複數按鈕,它的功能非常多。

萱右手拿着望遠鏡看着戰局的變化,左手擺弄着自己的頭髮。她本人似乎並沒有察覺,每當萱陷入困境或緊張之時她都會擺弄自己的頭髮。而此時她只是純粹的擔心紅樹。每當紅樹可能受到攻擊時她手指擺弄頭髮的速度也會變快。

勢均力敵嗎?不……

萱仔細觀察了對手的情況,她的周圍旋繞着一些液體。雖然似乎只是普通的水,但是萱卻顯得非常着急。

切!那傢伙還留有其它手段……冰霜對火焰造成的影響並不大。但水是火焰的天敵……紅樹要小心啊!”萱看着雪女,臉上透露出強烈的敵意。“啊~!如果敢讓紅樹受傷的話,那麼下一個對手就是我!!

萱放下襬弄頭髮的左手冷靜下來後放下了望眼鏡。


距離這麼遠的話,我的聲音沒辦法傳達給紅樹。急也沒用,紅樹不會輸的。

回到戰場,雪女採取了行動。

紅樹觀察着力量衝突的區域試圖找到突破口從而發動攻擊,突然大量水蒸氣出現。缺少經驗的紅樹慌了,她立刻將視線轉向水蒸氣最多的區域。火焰迅速消失,隨後出現在她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螺旋水柱。不久這樣的水柱在四個不同的方位出現。熔岩迅速冷卻變硬後被地面刺出的冰柱擊碎。

面對眼前的危機紅樹雖然一度動搖了,但是現在卻非常冷靜。與其說冷靜說,這完全就是自信。雖然她並不像某些魔女那樣強氣,但是她對自己的能力有絕對的自信。突然地面產生了強烈的震動。

由於立足點不安定的原因,雪女停止攻擊並警惕起自己的周圍。“地震!?龍脈的效果嗎?”

在強烈地震的影響下紅樹周圍的地面斷了塌陷,形成大量裂谷和坑洞。熔岩從地底流出覆蓋了周圍一帶的區域。即便是那些水柱,在與這源源不斷流出的熔岩接觸後也慢慢失去形態被完全蒸發了。紅樹站在熔岩中完全沒有受到高溫的影響。

雪女看着自己所召喚的水柱被如此輕易化解多少有些意外。“呵呵……這還真是頭疼啊,這可是我得以的能力之一啊。在無需任何代價光憑自己的魔力召喚出水。”說着她的周圍出現了細小的水柱,隨後這些水在她周圍旋繞着。“我對自己的能力可是非常自豪的,我所處的世界水可是非常珍貴的東西。擁有這種能力的我甚至被當成了神。但是站在這種立場的我卻連一個朋友都沒交到。抱歉,話題似乎偏了。”雪女搖了搖頭再次看向紅樹。

這時紅樹卻在擦拭着眼淚。“抱歉,我對這種故事比較敏感。”

“哭了?喂,我還什麼都沒說啊?”雪女無奈得笑了笑後露出了溫和的笑容。“呵呵,明明使用的能力這麼暴力卻是個溫柔的孩子啊。”

聽了這話紅樹的態度變了。“孩子?我也是魔女哦!”

聽了紅樹的話雪女才發覺自己說了非常失禮的話。“抱歉,抱歉。這是我的壞習慣,畢竟站在那種立場上。”

“那麼……那之後發什麼?”紅樹果然還是在意,忍不住發問了。

“那之後啊……在魔女中這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水源不足的話引發戰爭是無法避免的。我的力量再強也不可能滿足一個世界的需求,失去了我那個世界現在恐怕……他們的做法並不能說是錯誤的,爲了活下去他們只能採取這樣的手段。”雪女滿不在乎得說着自己的過去。當她再度看向紅樹時,紅樹又開始擦拭起淚水。即便告訴了紅樹大致的過程,她還是避開了一些與自己直接相關的話題。“好了,再說下去就沒有心思戰鬥了。”

聽了這話紅樹顯得有些慌張。“啊,等等!給我點時間。”說完紅樹便開始全力連續得進行着深呼吸。

面對她這奇妙的行爲,雪女勉強得笑着。“喂喂,沒問題嗎?”

紅樹半天沒有迴應,直到她完成了情緒的調整後。“嗯!已經沒有問題了。我會拿出全力的!不會放水絕對!打的雪女滿地找牙!!”

看着紅樹一本正經得說着令人震驚的話,雪女忍不住笑了。“哈哈哈哈哈!!怎麼回事啊?你真的沒問題嗎?哈哈哈~~!!真是個愉快的傢伙。”爲了止住自己的笑意雪女也做了個深呼吸。但是當她看到紅樹那一本正經的臉時又笑噴了。“噗~!!不行了!!”雪女雙手捂住自己的嘴試圖壓制笑意。

這時紅樹卻顯得有些意外。“沒想到我的玩笑會這麼奏效,這還是第一次。”

聽了這話對方臉上的笑容僵住了,笑意也瞬間沒了。“呃……你是在開完下嗎?”

“當然啦,再怎麼說滿地找牙這種事也太過分了吧。”紅樹的笑容顯得異常燦爛。

與此相比雪女的心情卻非常複雜。“呵呵呵。嘛,總之繼續吧!”

話音剛落伴隨着強大的氣流,猛烈的風霜以雪女爲中心捲起了旋風。旋風瞬間凍裂了部分因爲熔岩的高溫而變得赤紅的路面,片刻後風雪便向周圍散開了。除了紅樹的周圍一帶,千米以內的區域瞬間變成了冰天雪地。月光下,冰塊透露出淡藍色光澤給人帶來少許神祕感。雪女站在冰域中心,她背後漂浮着藍色的冰環,冰環的外圍有六支粗壯而又尖銳的冰刃,左右各三支形成翅膀的形狀。冰翼的大小並不相同,最上方的兩片羽翼最大越向下就越小。

迴應對方的態度,紅樹的背後噴濺出大量金色火焰。這些火焰迅速包覆了紅樹。隨後火焰消失了,但是紅樹的身體卻發出淡淡的金光,偶爾會有少許火星在她的身邊漂浮。赤紅色的火焰旋繞與頸部在背後形成兩片羽翼。這羽翼就彷彿是纏繞在紅樹頸部巨大的圍巾一般。

兩人之間已無需多餘的話,她們同時起步向着對方衝去。 【場外】

遠處樓頂萱依然觀察着兩人的戰鬥,她們接觸的瞬間火焰與冰霜四處噴濺。冰霜和火焰所影響的範圍已經擴張到萱所在的樓房附近了。

她放下望遠鏡看了看地面的狀況。“連這附近也受到影響了嗎?”她再看了看兩人交戰的區域後露出自信的笑容轉身離開了。“反正勝負已經明確,繼續留在這裏也沒有意義了。”

回到戰場。紅樹的身上有多出被冰凍結的部位,但是這些冰很快就被溶化蒸發了。相比之下……雪女右手抓着肩膀,她的左臂出現了較嚴重的燙傷。

雪女勉強笑着。“你的防禦還真是硬。明明我的攻擊頻率高了很多,卻無法穿透你的護甲。呵呵呵,即便能夠使用羽翼也不該亂來啊……”自信的笑容再度出現。“最先受傷的一方往往是敗者,但是在魔女間的戰鬥中這個說法真的對嗎?”雪女放開肩膀擡起左手。大致確認了傷勢後,她用力握拳。強烈的痛楚下她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雖然有點疼,但還可以使用。那就沒有問題!”

雪女展開了雙手,周圍的空氣開始震動。發覺氣氛不對後紅樹立刻向她跳去。突然強大的氣流以雪女爲中心向周圍散開。不光是周圍的碎冰就連試圖靠近的紅樹也被吹飛了。大量星星點點的冰花出現並向雪女的雙手集中,不久一對晶瑩剔透的白色雙劍出現在她手中。凍氣形成絲狀在雙劍周圍漂浮着,完成召回後雪女順手揮劍。大量冰刃憑空出現先前方現成了一道半圓的軌跡。

雪女看向冰刃對面,紅樹重新調整好了姿態。“上次使用這兩把劍時什麼時候來着……嗯~已經不記得了。太久沒有使用了,也不打算控制力度。最大輸出!不想受傷的話,還是小心微妙。”

“沒問題的!炎之羽衣的守護不會這麼輕易被破解的。”

兩人的臉上是同樣的笑容,她們早已經忘記了自己戰鬥的目的。力量的碰撞將兩人的心連在了一起,享受眼前的戰鬥這正是兩人此刻的心情。

簡單的對話後兩站再度進入了戰鬥狀態。四支粗壯的冰柱從紅樹四周的地面刺出,向她逼近。紅樹揮動雙翼將它們瞬間粉碎後立刻確認對方的位置。

此時雪女已經揮動了手中的劍,紅樹退後的同時大量冰刃出現。雖然沒有受到直擊,但是還是有部分冰刃擊中了她。這些冰並沒穿透紅樹火焰的守護,它們全部被蒸發了。但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對方連續揮動雙劍。面對這一波又一波的冰刃,紅樹不得不後退。當然一直後退是贏不了的,紅樹用右翼粉碎了眼前那成片的冰刃。在重新獲得視野之後,她最先看到的卻是一條筆直飛來的水柱。水的速度非常驚人,它向着紅樹沒有受到羽衣保護的頭部飛去。水被右翼擋下了。那些水與火焰接觸的瞬間化爲冰將右翼的三分之一凍結了。可惜紅樹的羽翼是由火焰形成的,這些冰很快就被融化蒸發了。

紅樹將羽翼展開於頭頂對方衝去,此時對方腳下出現強烈的氣流向周圍散開。她壓低了身體的重心擺出了準備揮劍的姿勢。

毫無疑問,紅樹將要承受強力的一擊。但是在這種距離後退恐怕已經來不及了,既然如此只有前進。紅樹將羽翼纏繞於頭部只露出一個細小的空隙作爲視線,做好準備後她便開始全速前進。


雪女踏出一步全力揮劍。

【場外】

此時萱坐着卡里薩所控制的直升機飛到了高空,她將視線轉向戰鬥區域準備用望遠鏡觀察。突然成片的冰峯憑空出現將大片區域瞬間凍結了。

萱當場愣住了。“什,什麼……?”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