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這是?”曾浩眉頭緊皺,臉色極爲陰沉的說道。

“唉,還能什麼?當然是爲了萬獸林之事前來的,師弟,你可要想好回答之話,再與那人見面。”丹靈子目光閃動,無奈的說道。

曾浩也同樣苦笑一聲,不再多言,回到了人族在此地不遠的據點之中。

這裏擁有着一座臨時的城池,也是天臨星人族有使以來,第一次在萬獸林中設中人族的城池。

回到城池之中後,曾浩便藉故,說自己累了,找了一間房間休息。

來到一間房間之中,曾浩直接在房中佈置出了陣法,直接進入到了鴻元宇宙之中。

雖然說木蘭族已然全族搬到了次元仙府空間中,不過他還是有點不放心,必竟他深怕那木蘭族族長一個不爽,又從新開劈一處地下世界,讓木蘭族居住。

曾浩可不知道他們是否會有老鼠的愛好,就是喜歡在地下生活,這樣纔有安全感。

所以曾浩決定,先解決了木蘭族的事情後,再來應付那李清嵐,必竟他的事不着急。

有大把元嬰修士陪着他,曾浩倒也不急着現身。

曾浩來到了鴻元宇宙中某個小空間中,看着這空間中某個一角落中飄浮着一個白色的光團。

曾浩臉上不由露出了邪邪的微笑,這正是他讓昊天爲自己所練制的仙府法寶,也是給木蘭族的仙府法寶。

這仙府法寶內的空間曾浩倒也沒有做任何手腳,只是他在這仙府空間的外圍做了手腳吧了。

這仙府法寶乃是藉助鴻於宇宙空間所制練而成的,雖然同樣也有加入一些虛擬石,不過且半不多,只是越到製出空間的效果吧了。

而實際的空間,依然只是鴻元宇宙的空間,這也是曾浩特別讓昊天爲自己所練制的空間仙府。

這種空間法寶平時倒也沒什麼,可依付的空間內有修士存在,很容易被會將這空間撕毀。


曾浩再三的確定,這木蘭族族人在仙府之中後,這才微微一笑,一擡手,輕輕一劃,下一刻,整個仙府之中開始搖晃了起來。

與此同時一道靈光瞬間進入到了仙府之中,下一刻便將整個仙府之中的凡人以及修士全包裹在了其中。

轟,曾浩再一揮手,靈光包裹住的外圍直接爆炸開來,這爆炸開來的東西,正是那件仙府法寶的空間。

而其內的所有凡人以及修士,在靈光的包裹之中,並沒有受到任何的損傷。

當然也有列外之人,此人正是木蘭族的族長,因仙府法寶被損,慘遭到了反噬,受了不小的內傷。

曾浩將所有的凡人以及修士放到了地面之上,自己則直接離開了鴻元宇宙,回到了房間之中。

曾浩之所以直接離開鴻元宇宙,而不是急着去跟木蘭族討要玄靈果,當然也有他的原因了。

那李清嵐已然殺到了天臨星爲了,他這個盟主,雖然有點有名無實的感覺,不過他也算上一個星球上的盟主,自然得出面應付一二。

其二便是他不想打擾到木蘭族人的生活,打算就讓木蘭族人安心在的那一界中慢慢的生活下去。


至於自己要想玄靈果樹,大可以去偷枚玄靈果樹的種子回來,到時候自己可告龍霞界種出一枚全新的玄靈果樹出來。

來到了鴻元宇宙,曾浩可不再怕心會偷不到玄靈果樹,就算是一名化神期坐在樹下,曾浩也有把握在其沒發現前,偷偷將整株樹都給移走,更何況只是幾個陣法了。

至於那個空間,便當成自己偷走木蘭族一枚玄靈果樹種子的報酬把,竟然他其中還有不少空置的空間,再說,他想要製作這種空間,也只是心念一動之間的事情,自然也不在呼。

當然,噬靈金螳螂,曾浩同樣是要拿回來了,只是他決定依然用偷的方式將噬靈金螳螂偷回來,而不去打攏木蘭族。 萬獸林極北方向,人族在此地唯一的城池,也是爲了攻打木蘭族而新建立的城池。

城池宮殿中,曾浩高坐主位,而丹靈子早就進入到了曾浩的仙府中,不再過問任何事情。

兩旁則坐着數十名元嬰修士,這些人,不是修爲到了元嬰後期以上,更是某大派的掌權人。

“曾盟主,你一再拖,不給我一個回覆,難道就如此無視我修真聯盟星嘛?”坐在右邊最前的李清嵐陰沉着臉說道。

“哈哈,李前輩說笑了,晚輩有什麼可能會無視修真聯盟星,只是前輩遠道而來,晚輩特爲前輩準備禮品,這才擔務了來陪前輩的時間。”曾浩微微一笑,打算便用糖衣炮彈,來應付這李清嵐。

“哼,有勞曾盟主費心了。”李清嵐臉色一緩,哼了一聲說道。

“李前輩說笑了,李前輩如此關心我天臨星,這如當要的,不久前,晚輩特意爲前輩練制了一爐化神丹,以及一爐百嬰丹,還請前輩笑納。”曾浩依然微笑的說道,心中且很是不爽,暗自下定決心,早晚要雙倍從李清嵐手中拿回來。

化神丹,雖然只是輔助化神瓶頸時須用的丹藥外,對化神初期還是有一定的用程。

至於百嬰丹,則是輔助元嬰中後期的丹藥,對李清嵐來說,也正好使用。

“嗯,還是請曾盟主告之,爲何要再次攻擊萬獸林吧,也好讓李某早日回修真聯盟星覆命。”李清嵐見曾浩出手不凡,這些時日的悶氣瞬間消失,平靜的說道,手上的速度且很快,一閃間便接過了曾浩遞來的丹藥。

“李前輩誤會了,晚輩又什麼敢不聽前輩的命令,只是萬獸林實在欺人太甚,晚輩本付修真聯盟之令,召集我天臨星各派太上長老,想到萬獸林去道賺,並將之前戰俘放還於萬獸林,只希望萬獸林能夠和解此事。”曾浩輕嘆了一口氣,回憶的說道。

“不對吧,曾盟主,李某沒記錯,是你方強搶萬獸林的鎮族靈果吧。”李清嵐臉色再一沉的說道。

“前輩誤會了,別說是我天臨星了,單是我寶丹門靈藥就有不少,又什麼會爲一株靈果跟萬獸林過不去,事情是這樣的,當初我寶丹門先祖跟萬獸林獸皇有不淺的交情,特將一株靈藥種在萬獸林,希望我雙方能永遠和解下去,還告知我輩,百萬年後,將此靈藥要回寶丹門,以共我人族後代瑾記他與萬獸林獸皇前輩的友情,這便是我寶丹門的祖訓,請前輩過目。”曾浩一臉無奈之色的說道,說完還再遞出一塊發黃的玉卷。

玉卷之內記錄着這麼一句話:“吾望寶丹門後代子孫瑾記吾與獸皇之情意,開顏果樹本是吾所種,百萬年後,寶丹門後代便前往萬獸林,討回開顏果,完成吾與獸皇之約。”

玉卷之中所用的文字乃是上古文字,其上開始有了一些黃一斑點,顯現出他有一些年頭。

“此玉卷當真是貴派老祖傳下?”李清嵐臉色再次緩和了下來,顯然他已然相信曾浩的話了。

這玉卷當然不是寶丹門某位老租傳下的,而是曾浩自做出來的,更將其放到了龍霞界中,經過了數年時間,早就成了一塊擁有着上年頭的古玉卷。

“嗯,的確,晚輩也是爲了完成租訓,只是萬獸林方欺人太甚,置他萬獸林先祖於不顧,倒也就罷了,還先出手攻擊我寶丹門太上長老,這才逼得我人族爲了讓晚輩脫身,不得不於萬獸林再次戰在了一起,還望前輩爲我天臨星人族一方做主。”曾浩一臉氣憤的說道。

而在場衆人都傻了,他們不由開始懷疑,這開顏果樹難道真是人族的前輩種在萬獸林的嘛?

要知道,曾浩連證據都拿了出來,加上他那一副很是委屈的模樣,不由讓衆人都感覺真正的受害者是他纔對。

李清嵐看着曾浩這表情,也不由深信了幾份,加上這塊古玉卷,不得不讓他相信有此事。

然身爲此次的和平使者,他也不能就此做罷,只得召來萬獸林目前的當家之人,也是當天帥先攻擊落塵散人的老者,鶴老,十階靈獸,本體仙鶴。

大約一盞茶的時間後,鶴老便出現在了人族的城池中,來到了宮殿之中。

由於李清嵐跟曾浩說要招喚鶴老來,所以曾浩也讓人前去接引,這才讓其毫無阻攔的來到了宮殿之中。

而顯然,這鶴老一直在離此地不遠等待着什麼般,這才如此之快的來到了宮殿之中。

“哼,李道友,不知此次招鶴某前來所爲何事?”鶴老一見到曾浩,先是冷哼一聲,隨說對着李清嵐說道。

“你自己看吧。”李清嵐直接將玉卷丟給了鶴老說道。


“這這,這不可能,此玉卷一塊是人族諱造的,我族的鎮族之寶什麼可能是人族先祖所種。”鶴老原本毫不在意的看了一臉玉卷,隨便臉色一變的說道。

“鶴前輩的意思就是我人族先祖與萬獸林獸皇先祖一同欺騙於你不成。”曾浩一臉惱怒之色的說道。

“你,你這無恥人族小輩,此地還論不到你說話。”鶴老惱羞成怒的說道。

曾浩微微一笑,不再多言,然他心中且也有點過於不去,必竟自己搶了別人的鎮族之寶,還要冤枉於他。

“好了,鶴老,如果貴族不能拿出證明此樹正是貴族的鎮族之寶,此事就這麼算了,希望你二族之間從此以後不再有任何戰鬥。”李清嵐也開始覺得萬獸林有點無理取鬧,有點悅的說道。

然鶴老且傻了,這開顏果樹原本就是他們萬獸林的鎮族之寶,歷經無數代人。

雖然如此,不過萬獸林不比人族,從來都不會使用玉卷或典集記錄而事,更不可以將萬獸林衆所周知的鎮族之寶記錄在什麼玉卷或者是典集之上。

一時之間,他還真拿不出任何可證明開顏果樹就是他萬獸林的鎮族之寶,而人族且拿出了一塊古玉卷,證明他們的說法。 鶴老氣得險些爆跳如雷,不過他且一時間無言於對。

“晚輩願效仿先祖代表人族與萬獸林結盟,此乃晚輩早些年得到的銅仁果樹的種子,便交於萬獸林種植,此種子種於萬獸林中,不限時間,至再人族與萬獸林解盟之日。”曾浩微笑的說道,同時拿出一枚金色的種子,遞了出去。

“嗯,好,你萬獸林呢?”李清嵐似有所指的看了曾浩一眼,緩緩的說道。

對李清嵐而言,他纔不會去管此事是萬獸林或者是人族那一方的錯,只要能解釋此事,讓他早日回到修真聯盟星纔是最主要的。

“哼。”鶴老冷哼一聲,也不說話,便沒可能接過種子。

這他看來,這就是人族對萬獸林的污辱,他自然不會接愛,那可是關係到萬獸林的未來。

而對於曾浩而言,也只是爲了補償下萬獸林,必竟銅仁果比開顏果更有利於萬獸林的修練。

當然,也是因爲曾浩一時間沒有更好的靈藥能拿得出手,也就此有銅仁果了,至於銅仁果,他還有很多,自然不會在呼一枚種子了。

“怎麼,你萬獸林不打算接受我修真聯盟星的和解嘛?也太不將我修真聯盟星放在眼裏了吧。”李清嵐見鶴老不接受曾浩的聯盟,有點惱怒的說道。

只是讓曾浩無語的是,這李清嵐閉口一句修真聯盟星,開口一句修真聯盟星,好似修真聯盟星就是他家開辦的似的。

對於這種杖勢欺人之陡,曾浩很是厭煩,然曾浩他此時完全忘了,他也是如此,否則的話,萬獸林也不會一再吃啞巴虧了。

“可以,不過人族必須放回我萬獸林女皇。”鶴老一咬牙的說道。

“怎麼?女皇陛下還沒回到萬獸林嘛?五年前,女皇陛下便已然回萬獸林了啊。”曾浩眉頭一皺的說道。

對於交還冰蛟仙子,曾浩是絕對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必竟對方還在自己的鴻元宇宙之中。

要知道,讓冰蛟仙子出來,別說是萬獸林了,怕是連人族也都會開始追殺自己了。

必竟冰蛟仙子知道自己太多祕密了,留在鴻元宇宙還好說,要是讓他出來,指不出會給自己打廣告。

“哼,如果女皇迴歸,又什麼可能不回萬獸宮,顯然就是你在說謊。”鶴老臉色再一沉的說道。

“鶴前輩,女皇陛下乃是十階靈獸的修爲,別說是晚輩了,在場衆人中,又有誰能真的留得住他,女皇陛下要去那裏,晚輩又什麼敢過問,不過晚輩很肯定的告訴前輩,女皇陛下絕對不在人族之中。”曾浩臉色陰沉,沉聲說道。

“好了,竟然曾盟主都說了,相信應該是冰蛟仙子私事,一時半會沒能回到萬獸林去,你回去靜等就是了,竟然你們都同意聯盟,那此事就此做罷,希望你二人能在修真聯盟星的指令下,好好結成聯盟,李某也該回去與盟主覆命了。”李清嵐不耐煩的說道。

人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鶴老也知道,今天萬獸林這虧是吃定了,也只好就此做罷。

而對曾浩而言,也希望能儘快瞭解此事,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可沒空再陪着他們閒聊。

於是,萬獸林在李清嵐的淫威之下,只得跟人族聯成盟約,而盟主自然還是由人族一方擔任。

首選自然就是寶丹門,也就此,曾浩正真成了正個天臨星的盟主。

而雙方制定之下,人族讓出此地的城池一半,給於萬獸林的加盟,從此以後,這此城取名天盟城,也是證明着天臨星總盟的所在,藍樓城的傳送陣可以直接到達此地。

至於藍樓城的護御降低,以代表着人族對結盟的誠意,這點倒是曾浩自願出提來的,不過條件就是讓人族繼續在萬獸林中修士,所有元嬰老怪或者是九階靈獸以上的修爲不得參與修士修練。

而雙方的戰俘則全放出,從此天臨星開放人**易場所,九階靈獸可到人族地盤,人族元嬰修士可進萬獸林中心。

Wшw★ тTk án★ ℃ O

至於人**易坊市則由人族修士,依然在天盟城擴建而出,至於天盟城的治安則由雙方各派十幾名元嬰修士來此共把持。

這不止是對人族有好處,同樣對萬獸林也有好似,對於雙方的修真資源都大大的提高了。

當然,這一切都只是曾浩和鶴老私下所定,至於那李清嵐,早在雙方同意結盟後,便離開了天盟城,往向回修真聯盟星的傳送陣。

而爲了補償萬獸林的損失,曾浩也給出了不少丹藥材料給於萬獸林,以當補嘗。

如此一來,萬獸林雖然還是有些悶氣,不過對於曾浩這盟主還是很服氣的,必竟他在結盟後,並沒有虧待萬獸林,同樣狂補償着萬獸林的損失。

原本鶴老不願結盟,就是因爲人族實力強大,盟主之位必然是人族一方。

如此一來,萬獸林肯定站在一個很是不利的角度,指不定有外敵入侵之時,還會成爲人族的炮灰。


至於對人族的記恨,這倒不是萬獸林不肯聯盟的因原,必竟滅族與仇恨比起來,還是滅族來的重要。

雖然人族強取萬獸林鎮族之寶,不過倒也是萬獸林先攻擊人族在先的。

加上修真聯盟星的威逼之下,他們萬獸林也只能認命,必竟這關係到滅族的大事。

可好在曾浩這個盟主做的很是公道,讓萬獸林以人族站在同一個角度,雖然不敢肯定日後不會成爲炮灰,不過以目前來看,還是很有利於萬獸林的發展。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