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不知道該怎麼做。

親信忍痛怒道:「你趕緊放……放了盧小姐,不然,我們……我們就先殺了你的朋友……」

「這槍裡面還有兩顆子彈,殺盧小姐,一顆就夠了!」葉青冷眼看著一幹警察,沉聲道:「剩下一顆,還可以殺死你們其中一個人,誰想死?」

一幹警察面色更變,不約而同地往後退了一些,他們都不想死。

葉青冷聲道:「我再說一遍,放了他們!」

抓著周桂婷和王老八的那些警察還有些猶豫,葉青突然抬手用槍去瞄準他們,那幾人頓時鬆開手,利索得讓人驚嘆。

王老八痛得滿頭大汗,一步一個趔趄走到葉青面前,道:「我靠,葉小子,你總算回來了。再不過來,老子就該掛了!」


周桂婷剛被人放開,便如同瘋了一般衝進了病房,將女兒叮叮抱在懷中,凄慘的痛哭起來。

「對不起,我來晚了!」葉青看了看王老八,道:「不過,我們找的人,終於有結果了!」

「那就好!」王老八大喜過望,道:「你總算不辜負老子的安排!」

「啊?」葉青不由愣了一下,奇道:「你安排什麼了?」

「廢話,不是老子,你怎麼來西汕市的!」王老八也沒明說,擺手道:「別廢話了,幫老子叫幾個醫生,我他媽快掛了啊!」

葉青抓著盧曉麗走進病房,病房裡,胖子依然趴在地上昏迷著,叮叮和瘦子都已經被人放開了。叮叮的兩邊臉頰腫的很高,面上還有明顯的指印,肯定是剛才被人打得。如此情況,看得葉青更是惱火。病房裡面抓著他們的人都是警察,這些警察做事也太可恨了吧。

至於那瘦子,更是被人折磨得不成人樣了,滿身是血,比胖子好不了多少。

病房裡幾個警察也看到了葉青的兇悍,見葉青他們進來,便繞過葉青想要走出病房。至於另外幾人,則是張軍的父母家人,他們是在這裡逼迫周桂婷跟張軍離婚的,卻沒想到半路竟然殺出了一個程咬金。

「站住!」葉青突然大喝一聲,這幾個警察立馬一個機靈,都站在原地,卻也不敢往外跑了。

葉青將盧曉麗扔到床邊,讓王老八拿著手槍看著她,這樣外面的警察就不敢輕舉妄動了。而他自己則走到那幾個警察面前,冷眼看著這幾人。

幾個警察都在哆嗦,他們不知道葉青究竟想幹什麼,但每個人心裡都有些忐忑。

葉青冷聲問道:「剛才是誰打的人?」

… 幾個警察面面相覷,誰都不敢說話,因為他們都動過手。

「沒人說話,那就是都動過手了!」葉青往後退了一步,道:「好,現在我給你們兩個選擇。要麼上來跟我打,打贏我的,可以離開了。不想打,就自斷一條胳膊,滾出去!」

幾個警察都是色變,他們看得出葉青本事肯定不弱,跟葉青打,那肯定是必輸的結果啊。

見幾人不敢動,葉青慢條斯理地道:「你們也可以一起上!」

幾個警察終於有了點精神,其中一人沉聲道:「是你說的,打贏了,我們就可以出去了,不許用盧小姐威脅我們啊!」

「我既然跟你們打,就肯定不會用誰來威脅你們!」葉青冷聲道:「你們到底打不打?」

幾個警察面面相覷,相互使了個眼色,突然同時朝著葉青奔了過來。幾人都張開雙臂,卻是想將葉青按住,仗著人多壓制他。

對葉青而言,這幾個警察根本不夠看的。面對幾人來勢洶洶,葉青往前踏出半步,一招半步崩拳便打了過去,正打在最前面那人的胸口。

這人直接倒飛出去,肋骨斷了好幾根,倒在地上連慘叫聲都發不出來,嘴角不斷溢出鮮血。

剩下幾人面色皆變,但他們也夠拼的,立馬將葉青圍在中間,想要將他包起來。

可是,他們幾人的實力,跟葉青實在相差太遠了。在特種部隊的時候,葉青一個人打兩三個訓練有素的特種兵都沒問題。出來之後,先因為尋經問穴當中的吐納方法提升了內力,又被歐可人用金針刺穴的方法打通體內三十六處大穴,實力更是暴漲。之後又跟鐵永文學到了那麼多東西,早已不是當初那個剛退伍的年輕人了,實力比之前翻了一倍有餘,打這幾個警察實在太簡單了。

葉青直接一腳便將其中一人踹翻在地,直接把這幾人的包圍圈衝破一個缺口。而後上去抓住一人的手臂,用力一扭,這人一聲慘叫,手臂都被葉青扭脫臼了。

剩下兩人,看到如此情況,頓時都嚇呆了,扭頭便想往病房外面跑去。但是,他們終究還是慢了一步,被葉青抓住脖子便扯了回來。

「說好打贏才可以走了,沒打贏,就斷條胳膊吧!」葉青扭住兩人的手臂,直接把兩人的手臂都扭脫臼了,沒有絲毫的憐憫,正如同他們折磨叮叮和瘦子時一樣。

葉青跟這五個警察打,總共不到兩分鐘的時間,五個警察都受了重傷,倒在地上翻滾慘叫不已。外面那些警察都看呆了,包括那親信,眼睛都瞪圓了,他現在終於知道什麼叫做高手了!

葉青冷冷掃了這五個警察一眼,道:「滾吧!」

五個警察頓時連滾帶爬地跑出了病房,遠遠地離開了這個地方,連頭都不敢回一下。

看了看病房裡抱頭痛哭的那對母女,葉青心裡又是一怒。他猛地轉頭看向站在外面的張軍,沉聲道:「你,進來!」

「我?」張軍愣了一下,而後連連擺頭,道:「跟……跟我有什麼關係?我……我沒打他們啊,不關我的事……」

「進來!」葉青再次大喝出聲,張軍還想拒絕,卻被幾個警察直接硬推了進來。旁邊的張霞也是一樣,被幾個警察硬推進了病房。

葉青將這兩人扯了進來,反手將病房門關上,轉頭看著屋內幾個人,沉聲道:「她都成這樣了,你們還不願放過她嗎?」

「你……你先放開曉麗……」張軍眼見跑不掉了,只能強裝淡定,沉聲道:「我警告你,曉麗要是少一根頭髮,我絕對會殺了你的!」

「好大的口氣!」葉青看了看旁邊的周桂婷,道:「你沒事吧?」

周桂婷勉強搖了搖頭,可能是太過虛弱的緣故,搖頭彷彿都耗費了她很大的力氣。

「你放心,有我在這裡,誰也傷害不了你!」葉青說著,拉著盧曉麗的頭髮,直接將她提溜到床邊。對這個仗勢欺人的官二代,他可是沒有一點憐香惜玉的意思。

盧曉麗疼的連聲慘叫,張軍那邊幾人面色大變,張軍身邊一個男子當先衝上來,怒道:「你他媽的,放開我嫂子!」

葉青哪會容他近身,他還沒跑過來,葉青便一拳將他又打了回去。

「想死的話,就過來!」葉青冷聲喝道。

「他媽的,老子跟你拼了!」張軍咆哮著衝上來,卻是想在盧曉麗面前表現一下。只可惜,在葉青面前,他這也只是自尋死路。

便在張軍快衝到葉青面前的時候,葉青右臂猛地橫掃而過。張軍剛伸出的拳頭直接被葉青掃開,而同時,葉青右手已經抓住了他的肩膀,順勢一推,張軍沒有任何抵擋地便直接摔倒在地上。

「大哥!」那邊又有兩個男子叫嚷著衝過來,葉青也不跟他們客氣,單憑一隻右手便將床邊一個小桌子拎了起來,猛地扔向這兩人。

這小桌子並不算重,但正常人想一隻手把它拎起來卻也很難。可是,葉青不僅拎起了這桌子,更將這桌子扔了出去。最關鍵的是,扔出去的力道還極大,直接把這兩人全部砸倒在地。

這一連串的動作,直接讓現場所有人都驚呆了。他們也終於清楚,繼續跟葉青打下去的結果是什麼了。所以,沒有人敢再動了!

葉青伸出一隻腳,踩在張軍胸口,冷眼看著對面眾人,沉聲道:「俗話說,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你們夫妻的感情不在了,但你們至少當了這麼多年的夫妻。而且,她還為你們家生了一個孩子。要離婚也可以,但是,何苦要把人逼到絕境呢?」

這邊幾人面面相覷,張軍的母親尖聲道:「你……你是她什麼人?」

葉青冷聲道:「我這是第一次見到她,關係談不上。只不過,我實在看不慣你們的這些行徑!」

「沒什麼關係,你憑什麼來管我們的家事!」張母怒道:「我兒子和她已經沒有感情了,要跟她離婚,她為什麼一直拖著不肯離婚?周桂婷,你難道就沒有一點廉恥嗎?我兒子都不要你了,你幹嘛還厚著臉皮一直賴著他?」

葉青轉頭看向周桂婷,可憐的女人面色依然蒼白,緊緊閉著眼睛,眼角卻明顯有淚水湧出。

「離婚不是兒戲,你兒子娶了她,就要為她負責到底。現在隨便一句沒有感情了,就不想再負責任了嗎?」葉青冷冷看了張軍一眼,道:「更何況,你所謂的沒有感情,其實只是因為另結了新歡而已。為了一個副局長的女兒,就可以拋妻棄女,你這樣的男人,有什麼資格對別人說三道四的?」

葉青抬頭掃視張家人一遍,冷聲接道:「還有你們這些父母家人,子不教父之過。能教出這樣的兒子,你們這些家裡人看來也好不到那裡去!」

張母怒道:「這是我們的家事,你……你憑什麼來指手畫腳的?還有,我兒子跟曉麗這是真感情,我們做家人的當然應該支持他了!」

「我說了,我就是看不慣你們這些做法!」葉青冷喝一聲,接道:「攀上個副局長的女兒就可以把以前的親人逼上絕路,哼,你們總有後悔那一天的!真感情,我倒想要看看,你們這所謂的真感情到底能持續多久。」

葉青腳下的張軍怒聲道:「你少在這裡裝什麼正義,你他媽的,老子今天要是讓你活著離開這裡,老子就他媽不姓張!」


葉青冷冷瞥了張軍一眼,道:「那估計你是真得改姓了!」

葉青說著,突然一腳踹在張軍臉上。張軍不及抵抗,這一腳踹得他口鼻出血,模樣凄慘無比。

「你敢打我老公,你……你等著……」盧曉麗渾身哆嗦,指著葉青怒道:「等我爸來了你就知道厲害,他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那我就等著!」葉青說著,又給了盧曉麗一腳,這個副局長的千金直接跟張軍倒在了一起,也算是一對苦命鴛鴦了。


葉青也不理會這兩人,反正就在腳底下,他隨時都能掌控這兩人的性命。搬了個椅子坐在床邊,冷眼看著張家這些人,道:「你們不是想讓周桂婷跟張軍離婚嗎,協議書呢,拿來。」

「你想幹什麼?」張母警惕地看著葉青。

「簽字啊!」葉青冷聲道:「既然你們一定要讓周桂婷跟張軍離婚,那我就成全你們。不過,我希望你們以後不要後悔!」

「後悔?」張家人互視,紛紛嬉笑出聲:「要不是她一直拖著不簽字,這婚早就離了。後悔,你真把這賤人當寶了啊?」


葉青冷笑不語,一個副局長的女兒都能讓他們卑躬屈膝到如此地步。那麼,周桂婷是劉昌平的女兒,劉昌平的身份肯定比那個副局長要高得多了。等他們得知周桂婷的身份之後,那張家人會是什麼反應呢?

葉青從張母手中接過那協議書,轉身遞給了周桂婷:「桂婷姐,這樣糾纏下去也沒有什麼意思,還不如簽了算了。你放心,沒有他們,你只會過得更好!」

… 周桂婷看著葉青手中的協議書,沉默良久方才輕輕嘆了口氣,看著床邊的張軍,輕聲道:「我不簽字,只是因為我不甘心。這麼多年,我在你家一直任勞任怨,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意思。我知道你家裡人從來都沒把我當成親人,我也沒有任何怨言。可是,到頭來,你還是這麼狠心地拋棄了我們母女倆。張軍,以前我還抱著幻想,以為你會回心轉意。但是,這半年,我已經絕望了。你和你家的人,連小叮叮都不放在心上,我又能祈求你會對我回心轉意嗎?這字,我可以簽,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你說!」張軍一咕嚕站起來,急道:「只要你簽字,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那房子可以給你,我的存款也可以給你。」

周桂婷看著張軍,面上表情逐漸變得厭惡。她搖了搖頭,道:「我只有一個要求,女兒是我的,我一定要帶走她!」

「隨你便,你想帶她去哪就帶他去哪,我們不會管的。協議裡面已經寫了,女兒是你的,你想怎麼樣我們都不管你!」張母在旁邊急道,彷彿害怕周桂婷會後悔似的。

周桂婷緩緩點了點頭,輕聲道:「我簽了個這個字,從今以後,我和女兒,與你張家,就不再有絲毫關係!」

說完,周桂婷拿起筆,顫抖著手在協議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

從今往後,她與張家人,再沒有任何關係!

拿著周桂婷的離婚協議書,葉青轉頭看向一臉歡喜的張家眾人,心裡卻是在暗笑。

別看你們現在高興,只怕,過一會你們就都笑不出來了!

一個小小副局長的女兒便能讓你們這樣,那劉昌平唯一的孩子呢?要知道,劉昌平五十多歲了,好不容易才得知有了一個女兒,誰知道以後會怎麼稀罕。以後周桂婷的身份地位,絕對要比那個盧曉麗強千倍萬倍啊!

見葉青拿著協議書,張母急道:「快把協議書給我,從今以後我們一刀兩斷,再沒有任何牽扯!」

「不急。「葉青淡笑,道:「這份協議書我得先保存著,免得你們一會反悔再把它銷毀了!」

「放你媽的一百二十條心吧,老子死都不會反悔的!」張軍怒道,他折騰這麼長時間就是為了這件事。現在好不容易辦成了,他怎麼會銷毀呢?

「那可說不定,以後的事誰也沒法說。」葉青淡笑,慢條斯理地將協議書貼身藏好,轉身坐在椅子上,道:「醫生呢?把醫生叫來,沒看到這裡面有病號嗎!」

張軍道:「你先把協議書給我,我立刻幫你叫醫生。」

葉青道:「你以為老子自己不會叫嗎?」

張軍冷聲道:「哼,就算你能把所有的醫生叫來,你看誰會給她治傷。沒有我開口,絕對不會有人給他們治傷的。所以,我勸你還是趕緊把協議書給我,這件事咱們一筆勾銷,我這就去叫人給他們治傷!」

葉青不理他,拉著盧曉麗走到門口。那些警察正在門口焦急,但也不敢衝進去,畢竟盧曉麗還在裡面。現在見葉青出來,所有人立刻掏槍瞄準他,但沒有半個人敢輕舉妄動,只怕打到了盧曉麗,更怕葉青傷害盧曉麗。

葉青道:「你們,去把醫生給我叫來。給你們兩分鐘時間,遲到十秒鐘,我就掰斷她一根手指頭!」

「你他媽敢!」遠處一個憤怒的吼聲突地傳來,一群荷槍實彈的警察從遠處疾奔而來,後面還有幾人-大步走來。為首一人正是副局長盧建功,跟在他身邊的也都是市局幾個副局長。

隨著盧建功的到來,三十幾個黑黢黢的槍口全部對準葉青,場面堪比警匪片了。不過,葉青只用一個盧曉麗擋在面前,便讓這些人不敢輕舉妄動分毫。

若是換做平時,葉青肯定不敢玩這麼大。但是,這一次不一樣。他知道劉昌平肯定已經在想辦法了,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撐下去。等到劉昌平過來,他就算勝利了!

盧建功看著葉青,冷聲道:「放了我女兒,我可以保證你不死!」

葉青懶得理會盧建功,看了看錶,道:「一分鐘了啊!」

「你聽不懂我的話是怎麼的?」盧建功怒聲道:「我是西汕市警察局副局長盧建功,我現在嚴重警告你,你的行為已經構成了極為嚴重的犯罪。對於你這樣極度危險的犯罪分子,我們有權利將你擊殺。你最好快點把人放了,不然你一會想後悔都來不及了!」

葉青看著表,道:「還有半分鐘!」

盧建功更怒,道:「你聽不懂我的話是怎麼的?你別以為抓了個人質就可以為所欲為。告訴你,我的人已經把這裡團團包圍了,你插翅也逃不出這裡了。所以,你最好快點束手就擒,不要等到我們出手!」

葉青依然盯著手錶,看了一會,突然抬頭,冷聲道:「時間到!」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