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林不在意,對於天金沒了興趣,而是對身後的牛魔王說道。

“大哥,這人居然敢在我們的婚禮上鬧事。”

既然要讓牛魔王出手,那自然是要借刀殺人。

天金正想上前,張林對牛魔王說出的那麼一句,他臉色異樣,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了這個地步。

天金來不及多想,趕緊說道。

“大王,別聽他瞎說,我沒有鬧你婚禮的意思,只是這傢伙跟我有仇,我要殺了他。”

張林表情變化了一下,他都以爲牛魔王要出手了,可牛魔王不爲所動,而天金的這句,也直接雷到了張林。

這天金居然認識牛魔王,而且跟牛魔王還有關係。

張林還想着依靠牛魔王幹掉他,現在這情況,恐怕有些不好說了。

牛魔王淡然說道。

“天金,我不管你跟我義弟是什麼仇,你都給我放下。”

天金恭敬一禮說道。

“是,大王。”

天金進入副本世界後,沒多久,便投靠了牛魔王,牛魔王見天金也還算機靈,於是便收下了他。

此時的天金,在牛魔王手上,地位還算不錯,牛魔王也挺看重他的。

也就是說,現在的天金,跟張林的身份差不多,他們對於牛魔王而言,都是自己人。

張林看出了這一點,牛魔王看來是不會對付天金了,那就只有他自己來了。

想到這裏,張林淡然說道。

“大哥,這人既然是你手下,而他還跟我有仇,我也給大哥一個面子,給他一個報仇的機會,我跟他打一場,只要他實力夠強就行。”

張林也想清楚了,既然牛魔王不動手,那他就自己來好了。

鉑金跟鑽石級別,確實差了好大一段距離,不過那又如何,張林對付不了強大的宗師強者,難道還不敢跟鑽石級別的人交手。

那邊的天金,此時也已經看明白了,他也沒想到,張林居然也能跟牛魔王搭上關係。

聽牛魔王的口氣,張林這傢伙,混的還算不錯。

本來,天金覺得,他都沒有機會殺張林了,可不知道張林這傢伙,狂妄無比,居然還給自己機會。


鉑金始終是鉑金,打不贏鑽石,這些年,天金通過一些手段,也有所提升。

天金的等級雖然還是鑽石低級,可他的實力,卻已經達到了鑽石中級。

在這危險的韓楓副本世界當中,危機與機遇並存。

張林也沒有升級,還是鉑金低級,可他的實力,卻有了很大的提升,一般的鑽石級別,還真不是他的對手。

天金沒有貿然動手,而是看向了牛魔王,這裏是他的地盤,一切要等牛魔王說了纔算。

牛魔王看着倆人,想了一下說道。

“也好,既然義弟給我面子,那我就給我手下一個機會。”

此時的張林,對於牛魔王而言,可有可無,他願意跟自己的手下比劃,那就隨他。

天金點頭,此時的他,若不是牛魔王還在這裏,他很想大笑一聲,張林原本有保命的機會,可他卻沒有好好珍惜。

天金輕聲說道。

“張林,上天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投。”

張林淡然說道。

“天金,你好歹也是鑽石實力,在主神世界,也算上一號人物,真的要爲那背後的跟賣命到底嗎?”

天金搖頭說道。

“我,算是吧!鑽石實力確實很強,可那也是相對來說,你看到的天太低了。”

說完,天金便準對張林動手了。

而張林表情平淡,思考着天金的話,主神世界真的是他看到的那樣子嗎?

宗師級別便是主神世界的天,這一直都是張林瞭解的。

而此時的張林,也見識過了宗師級別究竟有多強,他身後的牛魔王便是。

在這於壓制的副本世界,牛魔王是絕對的強者。

思考了一會,張林便沒了時間去思考,天金帶着流光的拳頭已經攻來了。

張林快速後退,看着天金的動作,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張林實力雖然有所提升了,可他也不敢貿然動手。

若是這天金也隱藏了什麼呢,獅子搏兔,亦用全力,在戰鬥中,張林始終保持着警惕。

張林退後幾步,避開了天金的攻擊。

四周看熱鬧的妖精,迅速退開,圍城了一個圈,讓張林跟天金盡情戰鬥。

另一邊的紫霞仙子,也認真的看着張林,她知道張林的實力,她覺得張林打不過面前這個人。

若是張林出了意外怎麼辦,此時的紫霞仙子雖然狠張林,可她也不想張林出事。

紫霞仙子的腦海裏,另一個聲音卻在說道。

“紫霞,這個臭男人已經拋棄了你,你應該殺了他。”

這個聲音是青霞仙子說的,紫霞仙子眼神閃爍,內心無比糾結。

而場中的張林,退了幾步之後,他不能在退下去了。

後面被妖怪攔住了,這些妖怪都跟牛魔王有關,多少有些偏袒天金。

張林也不敢靠近這些妖怪,萬一這些人下黑手怎麼辦。

一但被對方找到機會,張林必死無疑,因此他需要還擊。

張林手上也覆蓋着流光,朝着天金打去。

天金見到張林的動作,再次笑了,他等張林攻擊,已經等了許久。

鑽石級別的強者,他們使用的便是流光覆蓋在武器上。

天金藏身在後面的手,拿着一把匕首,在張林還沒有過來的時候,突然出手。

匕首飛出,帶着流光朝張林射了過來,快如閃電,一切都來不及了。 張林完全沒有預料到,天金居然藏着這麼一手。

難怪他之前的攻擊,看起來如此保守,原來爲的就是等待張林主動進攻。

只不過之前的張林,爲了謹慎起見,遲遲沒有攻擊而已。

要不是張林擔心背後的妖精出手,他恐怕不會動手。

張林身前的流光匕首,猶如一隻利箭,只取張林的要害部位。

若是張林被刺中了,匕首也許不會直接殺了張林,可藏在匕首上的那道流光,若是在張林身上爆炸,張林還有可能活下來嗎?

衆人都以爲這場打鬥已經結束了,張林根本沒有辦法去躲避。

而另一邊的紫霞仙子,她快速衝來,想替張林擋住這一擊。

可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紫霞仙子有心就張林,也已經來不及了。

射出匕首的天金,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來,殺了張林就可以回去覆命了。

可天金真的能得逞嗎?要知道張林在進入副本世界的時候,他可是把身上的兌換點全部都用了。


這些兌換點,除此起死回生丹藥之外,張林還採購了許多的物品,用來防備意外情況發生。

而在這一刻,張林的千萬兌換點底蘊,自然不會輸給了天金的一擊偷襲。

張林做事謹慎,這一步他早就已經想到了,天金在怎麼攻擊,沒有超強的實力。

光憑一些小手段,根本殺不了他,這是張林的自信,這也是他敢跟天金一戰的原因。

上次對付春十三孃的那面玄鐵盾牌,被張林從商城界面當中拿了出來,橫擋在身前。

原本必中張林的匕首,打在了張林的玄鐵盾牌上。

張林收了盾牌,從商城界面中,再次拿出了一把玄鐵長槍,手持長槍,朝着天金殺了過去。

張林從主神世界出來,兌換的物品,除了藥材之外,許多的便是武器了。

熱武器,冷兵器,張林都有,要不是這高等副本世界,不能動用熱武器,張林要對付天金,簡直輕輕鬆鬆。

張林在實力上,在同等級別中,算是很強了,跨級挑戰也能勝。

可這並不是張林最強的地方,張林通過他的特殊商城兌換界面,兌換了許多的特殊技能。

神級車技,神級武器大師,這些技能,纔是張林最強的地方。

只可惜,無論是主神世界,還是副本世界,這些技能用到的不多。

天金在張林化解了危機,在拿出長槍的時候,他還沒有反應過來。


原本以爲的必殺一擊,在張林看來,只不過是突然了一些。

天金愣神的那麼一會,張林已經殺到了他的跟前,此時的天金,匕首都已經揮舞了出去,他還有什麼作戰手段。

張林手中長槍,或橫掃,或刺,或劈,各種招式,朝着天金打了過去。

好幾招攻擊,沒一下都打的很是順手,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那就是沒有流光產生。

鑽石級別的強者,他們便是能覆蓋流光到武器上。


這樣能大大的提升他們的實力,之前的天金還不可以,天金在副本世界當中變強,這纔有了這些手段。

張林的長槍攻擊,很是精妙,只可惜力量不足,沒有流光。

因此一時之間,也奈何不得天金。

不過張林,他也沒有急於幹掉天金,他在用心體悟戰鬥。

流光覆蓋武器,難道非要達到鑽石實力嗎?

張林覺得不應該是這樣,只要掌握了竅門,鉑金級別,未必不能把流光覆蓋在武器上。

張林越打越起勁,他似乎找到了那種感覺,可是他的武器,仍然遲遲沒有流光覆蓋。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