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者,對這種突發的危險一般都會有些預知感的。

當下,林沐雪輕輕點了點頭,雙臂一震,踏空而起。

而江北則是甩出小騷騷在後面一臉焦急的跟着。

不過多時,林沐雪朝着前方輕輕一指,“滅霸師兄,前方就是會客堂了……”

“林師姐,我先去了。”

七百米之內,已經到了江北的神識範圍內,他也終於明白了發生什麼事了。

果真是出事了!

如此說了一句,靈力全力運轉,眨眼之間便超過了林沐雪。

隨身空間:重返知青點 ,便已經落了地,七百米,說到底還是不太遠。

“來者何人!”門口,兩個女弟子直接就將江北攔了下來。

而此時,林沐雪也意識到了問題,大步追了過來。

“這是滅霸師兄,我的客人。”林沐雪一臉淡漠的答道。

“原來是林師姐的客人,失禮了!”兩個女弟子朝着江北微微一抱拳,至於臉色上還是一如既往地冰冷。

根本就看不出什麼認錯的意思。

江北也沒跟她倆廢話,擺了擺手就要朝着裏面走去。

但孰料,卻再一次被攔住了。

“這位公子,裏面在處理一些事情,你不能進去。”其中一個弟子聲音淡漠的說道。

“我沒時間跟你們廢話……”江北臉上的表情也陰沉了下來。

卻是被身後的林沐雪拉住了胳膊,轉頭看去,只見林沐雪輕輕搖了搖頭。

江北深吸了一口氣,後退一步。

只要這兩個弟子再攔,他絕對要硬闖了!這種事情面前,他就是想慫也不能慫了!

媽的,欺負人欺負到老子的頭上了!

“二位師妹,出了什麼事了?”林沐雪走上前來,輕聲開口問道。

兩個女弟子對視一眼,又看了看江北,微微點了點頭。

其中一個雖然神色帶着憂鬱,但還是如實答道:“大師姐,是大長老大人要收徒。”

“所以……還請你們在此等候。”

“不知收的是何人?”林沐雪的心也涼了半截,她此前也注意到了這滅霸的夫人,難不成,是她嗎?那就真的不好辦了!


“大師姐,我們不知,不過好像是今天才來我們冰寒閣的一個弟子。”

林沐雪深吸了一口氣,事情真的大條了。

“讓我們進去吧,我去和大長老大人好好說說。”林沐雪一臉嚴肅的說道。

甚至那張臉比上次在丹賽上看到她的時候還要冰冷。

“對不起,大師姐,大長老大人有令,任何人都不能進去!”兩個弟子齊聲答道。

林沐雪的眉頭瞬間皺起。


“難道你們要攔我嗎?”

“不敢!但是大長老的命令我們不敢不從。”兩個弟子雖然面露糾結,但還是如此說道。

微微一拱手,向後退了一步,像是隨時準備戰鬥一般。

江北在心裏罵了句娘,一個天境五階,一個合谷一階的而已,在這裝尼瑪呢!

未等林沐雪再多說什麼,只見一道黑色的光影竄出。

隨後“砰!砰!”兩道聲響傳出。

再一看,那兩個女弟子已經倒在了地上,暈死過去。

“我一般不打女人,但是你們攔住我了。”江北一臉陰沉的說了一句,隨後頭也不回的朝着會客堂內走去。

林沐雪看了看江北的背影,又看了看已經倒下的兩個女弟子,搖了搖頭暗歎一聲,便趕緊跟上。 此時。

又是過來了數個女弟子,上來江北攔住在了正堂的門前!


手中持着長劍,劍已出鞘,隨時都要動手,尤其是看到那門外兩個已經倒下的弟子之時,臉上更是掛着憤怒。

一言不合就在她們的宗門動手行兇,這樣的人怎能留的!

而她們沒選擇上來就送人頭,呃,動手的原因,還是因爲這男子身後的人。

林沐雪,她們的大師姐也跟了上來!

“還不退下!”林沐雪冷聲喝道。

“大師姐!這賊人剛剛擊傷了……”

“聽不到我說的話嗎!退下!”林沐雪再次喝道,一成不變的冰冷容顏上,倒是帶着些許的怒意。

也可以說爲是急切。

再看身前江北那挺直的脊背,卻是隻能暗暗的嘆了口氣。

我是在救你們啊……

此前他的突然出手,也是着實嚇了林沐雪一大跳,根本就想不明白,這是在冰寒閣啊,爲什麼他敢上來就動手!

難道就不怕宗門找他麻煩嗎!

可是還不知道里面到底出了什麼事,她現在只能用一句心亂如麻來形容她的心神。

而那些女弟子見狀,也只能退到兩旁。

江北見狀,也沒有跟她們廢話,直接朝着正堂內大步走去!

林沐雪掃視了她們一眼,隨後再跟上。

“既然來了,那就進來吧。”

剛走到門口,便聽到這樣的一道聲音。

江北二話不廢,跟這羣人根本就沒什麼好說的!在你們做出了這樣的舉動之時,便要準備承受我……我爹的怒火!

敢動他兒媳婦!你們怕是沒死過!

當即,一腳踹開了這大門。

朝着裏面看去,如山一般的威壓頓時涌來!

江北的心頓時沉入谷底,他知道里面這人實力很強,可是,沒想到竟然能強到如此地步!

僅僅是氣勢的威壓,就讓江北站直身體都困難異常。

而身後的林沐雪也趕緊湊到了江北身邊,扶住他搖搖欲墜的身形。

江北艱難的擡起頭,咧開嘴笑了一下,不知是什麼時候,他的口中已經充滿了血跡,但他卻沒有吐出來,而是選擇了嚥下!

“哼!在我冰寒閣還敢出手!老身今日便給你一個教訓!”

高座之上,坐着一個身穿白色布衣的中年女人,髮髻高聳,一根銀色的簪子於其上。

面若冰霜的臉上,幾縷似有似無的皺紋彷彿在訴說着年歲。

“大長老,還望手下留情!”林沐雪趕緊出聲勸道。

而此時,先前背對着江北的侯煙嵐也與此同時回過頭來,雙眼通紅的看着江北。

這個目光,江北覺得他做得一切都值了。

“煙嵐,出什麼事了,跟我說。”江北艱難的開口道。

但是,他的目光卻是看向了在一旁站着的秦墨白,還有已經拎起了自己大鐵球的老哥。

秦墨白感受到江北的目光,先是略帶謹慎的看了一眼那老者,心中頓時一沉。

今天,是要賭一把了!

但是既然早先做出了選擇,那現在就得堅持下去,不然,也真是枉費了我秦墨白的這一世英明!

上前兩步,來到江北身體的另一側。

“滅霸兄!這位乃事冰寒閣的大長老,執意要收嫂子爲弟子!”秦墨白一臉嚴肅的說道。

當下,江北的眉毛便擰了起來,執意要收我女朋友做弟子!

你問過我同不同意了嗎!

而這話音落下,那中年年婦女的眉頭也同樣皺了起來。

冷哼一聲,臉上略帶陰沉的說道:“秦墨白,本座念在你是造化門的門徒,不與你過多計較,速速離開!”

草!

江北直接被這老太婆給氣笑了。

“你可能不知道,我們三人也都加入了造化門。”江北一臉笑容的說道。

只是這笑容,他連裝都懶得裝!這節骨眼上,認真的笑容他裝不出來,直接就是嘲諷的神色!

聞言,這老太婆果真也是愣了一下,看向秦墨白,彷彿是在詢問。

孰料,未等秦墨白說話,這老太婆倒是咯咯的笑了起來。

“就算是又如何?本座想收個弟子,難道還得你同意不成?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不好意思,你還真得問問我,這是我妻子。”

ωwш◆ Tтkд n◆ C○

江北的臉色也冷了下來,毫不避讓的答道。


他是慫,他現在也怕,怕這老太婆一言不合就把他和老哥都給幹翻。

但是把自己女人丟在這,然後跑了,那不是男人該乾的事!

“相,相公……你們走吧,我在這做冰寒閣的弟子。”侯煙嵐一臉悽苦的說道。

她自然分得清現實,在這和這老太婆鬥下去,肯定對江北沒好果子吃。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