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不用守夜的兩隊人就在各自紮好的兩個帳篷裏慢慢睡去,只有邱落和李沫,在帳篷的外面安靜的守候着。

兩個人並沒有在一起,而是一人對着一個方向全神貫注的戒備着,以防止有什麼情況發生的時候,大家能夠及時的反應過來。

雖然是什麼話也沒有說,卻也不會感覺到尷尬!

李沫偶爾回過頭去,偷偷的打量着邱落筆挺的身姿,突然覺得這樣也不錯!

突然鼻尖出似乎聞到了淡淡的異香,這種異香李沫從來就沒有聞到過,感覺味道卻出奇的好聞,不受控制的深吸了兩口之後,驀地清醒了過來:這香味是怎麼傳過來的?


只是現在想要屏住呼吸,卻已經晚了。

在昏迷之前,恍惚間,李沫看到邱落轉過身來,看向了自己的方向,並且衝了過來,接住了自己。

隨後,李沫的意識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邱落則是輕輕地將李沫的身體放平,儘量不動聲色的擺放出一副自然倒地的模樣。

原本應該在雲落天手腕上的燼空蛇王,再次鑽了出來,出現在邱落的面前,將邱落換進了帳篷之中。

臨進去之前,邱落對着燼空蛇王小聲的交代了什麼。 等到邱落出來的時候,就看見燼空蛇王把自己交代的事情已經辦好了,邱落從懷裏拿出了唯三能用的幻心石之一,對着被燼空蛇王不知道怎麼帶過來的小獸屍體,開始對小獸進行了改造。

等到改造完成,小獸已經變了一副模樣,不過相同的是都躺在血泊之中。

隨後邱落躺到了地上,從嘴裏吐出了一樣東西,示意燼空蛇王燒掉後,嗅着還沒有消散的異香,閉上了眼睛。

所有的人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是雲落天小隊再次接收到新的定位消息的時候。

“滴滴!”的消息提示音,吵醒了昏迷中的大家。

所有人都扶着頭,迷迷糊糊的坐起身來。

頭痛欲裂,不足以形容他們現在的感受,那種腦袋完全不屬於自己的感覺讓大家完全無法思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因此大家也沒有第一時間查看消息,反而是先動手按摩起自己的腦袋來。

好不容易緩解了那比想要炸裂整個腦袋還要劇烈的疼痛,大家這纔開始面面相覷的看着對方,不明白爲什麼會出現現在這樣的情況。

帳篷裏的人是這樣,帳篷外邊的人也是這個樣子。

唯一讓大家有印象的,就是昏迷之前聞到的那一縷異香,但是卻沒有人知道這一縷異香到底來自哪裏。

不同的是,帳篷外面的人面前還有一具已經涼透了的屍體,以及盤桓在屍體上方的燼空蛇王。

燼空蛇王看見雲落天皺着眉頭,揉着腦袋走出來,立刻邀功一般的湊上前去,整個蛇顯得非常的激動。

其他人也陸陸續續的從帳篷中鑽了出來,這個時候大家才發現,所有人都是一個狀態,所以昨天晚上打的發生了什麼?

所有人的內心都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問詢的目光集中落在了本該守夜的四個人身上,隨後有聚集在李沫和邱落兩個人的身上。

因爲守下半場的人根本就沒有出去,也就是說守夜人根本就沒有換過。

只不過,看到了李沫和邱落和大家完全一模一樣的狀態,並不覺得他們能夠知道什麼。

那麼,爲什麼大家除了頭疼一點兒之外,卻並沒有出事?

沒有人認爲在迷暈了大家之後,還有什麼人或者其他什麼生物會什麼都不做!

想到這裏,大家的視線才轉移到了燼空蛇王和地上的獸屍身上。

“這個東西是……”洛詩芸的目光剛剛落在地上的獸屍身上的時候,就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驚呼,似乎認出了那是什麼東西。

然而說到一半,洛詩芸又好像不能確認一樣,捂住了自己的嘴。

邱落這個時候也轉頭看向了獸屍,眼中透露出明顯的驚訝:“這個是……”

同樣沒有說完的話從邱落的嘴裏也傳了出來。


大家的目光齊刷刷的聚集在開口的兩個人身上,用迫切的眼神看着他們,急切的想要從洛詩芸和邱落兩人的口中知道答案。

洛詩芸和邱落卻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出了兩個人眼中的不確定。

似乎是拿不定主意一般。

隨後邱落示意洛詩芸先說,看看兩個人想到的是不是同樣一種東西。

洛詩芸低下頭,沉思了一會兒,終於下定了決心,開了口。

“我並不確定眼前的這個東西是不是我記憶裏面的那種生物!”只是洛詩芸開口的第一句話,卻不是說出生物的名稱,而是來以一句有些模棱兩可的話。

配合上洛詩芸遲疑的語氣,大家也跟着有些迷茫了起來。

“我要說的那種生物,名字叫做聞香!四肢有鱗、遍體長毛!頭如棕師,其尾如蛇……”

隨着聞香這種生物的特徵被洛詩芸說出來,大家在不斷的對照之下,發現倒在血泊之中的奇異生物似乎和那種叫做聞香的生物一模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這種叫做聞香的生物,毛髮的顏色只有一種,那就是——純棕色。

而在大家眼前的這個獸屍的顏色卻很斑駁。

但是如果面前這個生物真的是蚊香的話,大家知道,昨晚的事情就解釋得通了!

因爲洛詩芸介紹的關於聞香的一個最獨特的特徵就是:能口吐異香,使人陷入昏迷之中,無法自然甦醒!喜食人,所到之處異香撲鼻!

沒錯這種生物的口中噴出的異香只能夠讓人類陷入昏迷之中,卻對動物沒有影響。

這也是燼空蛇王能夠及時的救下大家的結果。

不然的話,陷入昏迷的大家,現在恐怕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那個聞香這個東西,真的只有一個顏色嗎?”顧苗還有祝贛疑惑的出聲,“那眼前這個東西到底是不是聞香呀?”

“我們也不確定,但是至少就目前的情況來看,除了毛髮的顏色不對之外,我和詩芸沒有發現其他任何的不同!”邱落出聲回答了顧苗他們的問題。

一時間判斷眼前這個東西是不是聞香反而成了一個關鍵點。

“我聽說,聞香的兩頰處各有一個香囊,那便是異香誕生的地方,聞香之所以能夠口吐異香,就是因爲那個東西的緣故,所以要知道眼前的獸屍是不是聞香的屍體,只需要找到香囊嗅一下就可以了!”李沫在這個時候突然插話進來,提出了一個辦法。

“不行,我們只是聞到了異香,就成了現在這樣一副樣子,如過直接取香囊聞的話,那濃香是可以致命的!”洛詩芸否定了李沫的辦法。

一聽到致命,李沫知道自己想的辦法就這樣被擱淺了。

“那現在該怎麼去確認呢?”李沫小聲的問了一句。

英雄之國 ,如果不能夠得到確認,那麼總覺得心裏怪怪的。

然而無論是洛詩芸,還是邱落都搖着頭,表示沒有辦法。

一時間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不知道該不該就這樣直接把這個生物當成聞香算了。

就在大家遲疑的時候,一聲慘叫從雲落天他們來時的通道傳了出來。


所有人神色一凜,暗道一聲不妙!

因爲太過於執着想要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加上實在是頭疼得很,大家竟然忘記了查看新的定位消息!

要不是人來的方向和雲落天他們相同,有個陷阱攔着,那後果……所有人不由得臉色發白。 聽到動靜的雲落天一行人,安靜而快速的收拾好了各自的東西,摒住呼吸,豎着耳朵注意着之前給別人準備的陷阱造成的動靜。

同時,雲落天這邊的人都擡起自己的胳膊,點開個人端,觀看起之前被大家忽略的新的定位信息來。


這一看不知道,看了嚇一跳!

如果不是來時路上的隊伍離大家更進,先一步闖到機關中,弄出了不少的動靜。

而是另外一隊來自另一個岔路口的人先趕了過來的話,還真不好說會發生什麼。

只不過……雲落天轉過頭,看向了燼空蛇王的方向,卻意外的發現燼空蛇王的狀態也特別的萎靡。

雲落天奇怪的皺起了眉頭,如果之前自己沒有記錯的話,那天自己感覺邱落似乎對自己做了什麼之後……小燼和現在的狀態是一模一樣。

轉頭看向邱落,卻發現邱落的狀態和大家沒有什麼差別。

難道……想多了?

雲落天不太確定了,咬咬牙,雲落天決定過了之後一定要找個機會找好好的跟邱落談談,這樣猜來猜去實在不符合自己的個性。

不過既然知道了有兩支隊伍,雲落天他們也就放棄了出去看結果的想法。


要知道,現在大家的狀態都不好,還是先好好的保存自己的實力,戰略性的撤退比較好!

這樣一想,大家果斷的選擇離開了原地,繼續朝着通道里面走去。

至於今天早上發現的那具獸屍,已經沒有人顧得上了;導致大家所有人都陷入昏迷的原因是不是因爲那具獸屍,也沒有人去追究了;那具獸屍到底是不是聞香,更沒有人關心了。

雲落天將萎靡不振的燼空蛇王往懷裏一揣,跟着大部隊,繼續往下走。

那邊因爲機關被觸發引發的混亂聲,隨着雲落天等人的漸行漸遠,慢慢的變得微不可察起來。

那之後的一切混亂也跟雲落天他們沒有了任何的關係。

在郝仁的帶領下,雲落天一行人,根本就再沒有爲迷宮中的機關擔心過。

馬不停蹄的順着通道一路前行,雖說爲了照顧傷患,大家的速度並沒有太快,但卻也比普通人正常行進的速度要快的多。

令大家沒有想到的是,就這樣走着走着,迎面卻撞上了一個人。

而這個人給人的感覺,卻意外的可怕!

因爲在這個迷宮,已經進行到了現在這樣一個階段的時候,能夠剩下的人,哪怕是再沒用,也多多少少有一些本事的。

而這個看起來脣紅齒白、眉清目秀的男子,一襲白衣纖塵未染,臉上一直帶着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笑容。

表面上給人一種人畜無害的樣子,甚至有一種小白臉的感覺。

如果袁信在這裏的話,一定可以認得出來,這個和雲落天等人撞在一起的人就是之前殺掉他同伴、又差點殺掉他,後來又和他鬥了個兩敗俱傷的人。

不過,可惜的是袁信並沒有在這裏。

當然了,這裏也有人和這個白衣男子認識。

“邱落?”白衣男子第一眼就落在了邱落的身上,看着邱落狼狽非常的模樣,一時間竟然還有些遲疑。

不太確定的叫了邱落的名字,只是語氣裏面完全聽不出來是敵是友。

被點到了名字的邱落,眼中卻略過一絲微不可察的晦暗和警惕,並沒有答話。

“不理我?”白衣男子沒有得到邱落的迴應,似乎有一些生氣,淡淡的吐出三個字,原本帶着的那絲笑容卻驟然消失。

話音剛剛落下,人卻已經出現在了邱落的面前,白淨的面上閃過一絲猙獰的神色,伸手捏住邱落的下半,薄脣微微張開,惡狠狠的盯着邱落面無表情的臉:“你這是向天借了膽子了?敢不理我?”

邱落的視線卻落在白衣男子捏住自己下巴的那隻手上面,陰柔的面龐驟熱變得陰沉。

“把你的爪子拿開!”邱落用着在雲落天這些人面前從來沒有過的陰森語氣,一字一頓的說着,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那隻手。

“還是說……你想再被折一次?”看着那隻手依然捏着自己的下巴不放,邱落冷笑一聲,轉而盯上了白衣男子白淨的臉,眉頭一挑。

“嘖!”白衣男子卻沒有把邱落的放在眼裏,輕聲嘖了一下,捏住邱落下巴的那隻手,反而加大了力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