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明菲本來還想問問邵祁到底是為了求什麼事情才來他們家的,不過見范氏沒有多說的意思,也就識相的沒有多問,只是在心中記下了那個貴公子樣的邵祁。

因著對邵祁身世的一點兒小小的感嘆,徐明菲也沒有多折騰,十分痛快的將自己特製的止癢膏拿給了自家大哥,由著徐文卿拿去送給了邵祁。

這個止癢膏可是外面有銀子都買不到的好東西,是徐明菲自己研究出來的,而且製作起來也不容易,這麼白白的送給邵祁也算是彌補了一下給對方下痒痒葯的行為了。

原本她還以為自己和邵祁可能沒有什麼機會再見面了,誰知道沒過幾天的功夫,她就在徐大太太那邊再次見到了邵祁。

「你放心,既然大家都是親戚,難得你有事求上門,我們也不會坐視不理的。」徐大太太顯然對邵祁的印象很不錯,和對方說話的時候也顯得頗為和氣。

「多謝大夫人。」邵祁相貌俊美,臉上露出一個淺笑。

徐大太太的年紀擺在那裡,看到邵祁那張俊臉上露出的帶著幾分勾魂奪魄的微笑,心中微微一楞,縱然神情中沒有任何失態的地方,卻也不由暗贊一聲對方的好相貌。

倒是在旁邊伺候的丫鬟有點頂不住了,低著自己的頭,通紅著一張臉,呼吸也不禁急促了幾分。

坐在邵祁對面的徐明菲也不禁緊緊的盯著對方,眼中雖說沒有露出痴迷之色,卻也不由自主的盯著對方的臉看了又看。

旁的不說,就只是看到對方的笑容,心情就能夠不由自主的好起來。

果然,這人長得漂亮,走到哪裡都受歡迎!


「好不容易來一趟,你也別著急著走,那天家裡正好宴客,也沒有好好的招待你,今兒正好沒事兒,讓明菲陪著你逛逛園子怎麼樣?」徐大太太見徐明菲緊緊的盯著邵祁不放,因著徐明菲此時還不到十歲,心中並沒有覺得有任何的不妥,反倒是開口道。

徐明菲一愣,下意識的就想拒絕。

誰知她還沒有來得及開口,邵祁直接道:「那就謝謝徐妹妹了。」

就這樣, 特種軍醫在都市

「明菲妹妹的止癢膏效果不錯。」剛走進梅園,邵祁便慢悠悠的開口了。

剛剛在徐大太太的面前還叫她徐妹妹,這才一轉身的功夫,就直接叫明菲妹妹了,這自覺改口還改得真快,關鍵是還那麼自然,就好像本來就該如此一般!

他的語氣輕輕的,就好像再說一件無足輕重的事情一樣,可偏偏徐明菲就從對方的語氣中聽出了那麼點不同尋常的意味兒。

不過她也不是個傻的,就算是對方猜出什麼,她也不可能承認,便道:「邵哥哥過獎了,那不過是一些小玩意兒而已。」

「小玩意兒?」邵祁停住了腳步,低頭看向了徐明菲。


徐明菲抬頭,直視著對方那張英俊的臉,笑道:「就是小玩意兒。」


「確實是小玩意兒。」邵祁看著眼前的徐明菲,突然一笑,心情瞬間變得好了起來,覺得這次的徐府之行,似乎沒有想象中那麼無聊。

至少……遇到了一個人小鬼大,挺有意思的小姑娘。

「聽聞徐府有一所修建的很漂亮的暖閣,走了這麼一會兒也有些乏了,不知道明菲妹妹能不能帶我去坐坐?」邵祁側著臉,語氣溫和的對著徐明菲問道。

暖閣?

什麼地方不去,偏偏就要去暖閣!

徐明菲眼皮不由一跳,抬眼看了看邵祁,突然間覺得對方的那張帶著淺笑的臉有些可惡。

要不是從范氏那邊聽了邵祁的身世,她才不會那麼痛快的交出止癢膏來,難不成就因為東西交出來得太痛快了,邵祁這傢伙得了便宜還賣乖了?

當初她可是和對方達成了協議的,對於柳茹的事情,兩個人都當做沒有看到。如果邵祁這會兒敢把事情給捅出來,她也不會讓對方有什麼好果子吃。

心裡這麼想著,徐明菲面上也不惱,嘴角微微一翹,便開口道:「邵哥哥想去當然可以,只是聽說最近暖閣那邊出了些蟲子,要是被咬上一口,可是會癢上好一陣子,也不知道清理乾淨了沒有。」

「無妨,我們小心點就是了。」邵祁笑得越發深意,「再說了,我那裡還有明菲妹妹的止癢膏。」

「邵哥哥都不怕,我就更不怕了。」徐明菲也笑得十分的燦爛。

她可是事先提醒了的,待會兒要是又出什麼事兒,那可就怨不得她了! 武浩也飛起來了?不少人頭皮發麻,暗暗咋舌。

武擎岳臉色非常的不好看,有慶幸,也有后怕,慶幸的自己剛才幸好沒有直接對武浩出手,不然別說別的,就單單武浩飛行的能力他就沒有,到時候兩者一戰,武浩就相當於立於不敗之地啊!

飛行歷來被視為地級武者和人級武者最大的區別,在常人的眼中,飛行一向是鬚髮皆白的武道名宿才有的能力,是高手的最佳名片,可現在卻有年輕人做到了,而且一下子就是兩個!


如果說西門鷹做到還算是在情理之中的話,他畢竟身後是財大氣粗的西門家族和神秘無比的雲夢澤,可是武浩憑什麼做到的?就算是天罡劍派的核心弟子在晉級地級武者之前也沒有能力飛啊!

轟!

一聲轟鳴,地面顫抖,只見一個人影從天上掉下來,砸的地面瑟瑟發抖。

掉下來的是誰?不少人急急忙忙地向地面看去,也有聰明人胸有成竹地說道:「不用看了,光從這個噸位就能猜得到……」

也是,除了西門鷹這頭肥豬之外,還有誰能做到這種像是秤砣一樣的落地方式?直接在地面上砸了一個大坑。

西門鷹的臉上有一個巨大的鞋印,這是武浩給他印上的,他的武浩胸口踹了一腳,睚眥必報的武浩就在他臉上踹了一腳,一人一腳,倒是蠻公平的。

不過在臉上踹一腳的羞辱效果可是比胸部好多了,西門鷹臉色醬紫,肥肥的身軀不斷地顫抖。

「你居然也會飛……」西門鷹不相信地看著武浩,天罡劍派居然也有這種快到極點的步法?沒聽說過啊,他武浩怎麼能會飛?怎麼能這樣?

「白痴!」武浩落地之後冷冷地說了一句。

「就算這樣,我也殺得了你!」西門鷹眼睛微閉,身軀在地面一陣晃動,武浩一愣神,而後一隻拳頭直接砸到了武浩的胸口,將武浩擊飛出去。

武浩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該死的,西門鷹的功法居然給他造成了幻覺。

「這是雲夢澤的如幻令,可以令對手產生幻覺,我看你如何應付。」西門鷹殘忍的一笑。

如幻令,雲夢澤的標準型功法,一旦施展便可以令對手如夢如幻,始終無法鎖定身形。

「武浩死定了,如幻令他根本就無法破解!」武擎岳嘲諷道,「他一個喪家之犬也陪和西門公子爭鋒?自不量力!」

「殺!」西門鷹大喝,肥肥的身軀在原地消失,一股殺機猛的籠罩到了武浩的身上。

武浩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好像是傻了一般,不少人幸災樂禍,武浩這次是真的玩了。

不是武浩水平不行,而是對手太強大,雲夢澤的如幻令對齊州城來說,絕對是跨越時代的功法。

武浩痴痴獃呆,好像是因為找不到對手的位置而迷茫,他腳下一個踉蹌,雙手亂晃,而後手肘猛的向後砸去。

「啊……」一聲慘叫,又是秤砣落地的聲音,西門鷹的身體摔到了地上,他的臉頰上鮮血淋漓,那是被武浩用手肘砸的。

「你是如何發現我的?」西門鷹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眼神,「你怎麼可能破解雲夢澤的如幻令!」

「奧,我是蒙的啊。」武浩雙手聳了聳肩,一副無辜的樣子。

西門鷹那個氣啊,居然是蒙上的,這他媽的也太巧了,這是怎樣的狗屎運啊!

眾人也傾向於相遇武浩是蒙上的,因為他剛才的表現的確是手忙腳亂的,而且現場幾位家主的實力都比武浩要高得多,但是依舊沒有發現西門鷹的攻擊軌跡,他們不相信人武者五重年的武浩就能發現,蒙的,一定是蒙的。

西門鷹的身軀在原地消失,如幻令功法再次發動,既然武浩是蒙的,那他不相信武浩每次都能蒙對。

因為『找不到』西門鷹的影子,所以武浩在原地一陣亂踹,而後眾人就聽到一聲慘叫,西門鷹的額頭上又多了一個鞋印,是武浩的傑作!

「媽的,你耍我!」西門鷹悲憤地說道。

到了這一刻,誰要是再認為武浩是蒙的,那就是腦子進水了,雖然他們往腦子裡面加汽油也猜不出武浩到底是如何發現西門鷹的。

悟道境界啊,對一個人武者來說實在是太遙遠了一些,沒有人往這方面想,可他們不知道,早在人武者二重天的時候,武浩就已經可以悟道了。

「雲夢三疊浪!」西門鷹一聲大吼,滿臉的悲憤。

雲夢三疊浪,雲夢澤的優秀功法,可以將一個人的攻擊力用類似波浪加成的方式提升兩倍以上。

雲夢第一浪攻擊到武浩身上,武浩一招白虎掏心將之擊退,和隨即而來的第二波攻擊融合在一起,攻擊提升了一點五倍。

武浩滿臉凝重,以手做劍,極光九劍的逐月之劍發動,武浩身後一輪明月浮現,而後旋轉地斬向了雲夢三疊浪的第二波攻擊。

轟!

武浩身後的明月影像破碎,而西門鷹的攻擊也倒卷而回,和他的第三道攻擊融合在一起。

西門鷹雄壯的身軀之後浮現出一條寬廣的大澤,三疊浪的三招攻擊融合在一起,力道提升了兩倍。

武浩滿臉凝重,對方的氣勢壓著他有點喘不過氣來。

「早就應該這樣了……」武擎岳興奮地說道,「西門公子的優勢在於靈力渾厚,他的七重天境界可要比武浩這個廢物的五重天強多了,只要逼著武浩硬碰硬,那就勝券在握了!」

不少人點頭,贊同武擎岳的觀點,是啊,武浩對武道的理解也許比西門鷹高,功法也許也佔據優勢,但是靈力肯定是不行的,兩人中間還隔著一個人武者六重天呢。

武浩身上有熊熊的大火燃燒,他手中凝聚出一柄火焰之劍,兩人一水一火,遙遙對峙!

武浩可以用正氣劍的,但是既然西門鷹什麼都沒用,那武浩也不用,大家就拼實力,看看誰怕誰!

「雲夢三疊浪第三擊!」西門鷹一聲大喝,他身後的大澤影像像是一條怒龍沖向了武浩。

「盛夏五龍劍!」武浩一聲大喝,他身後浮現一輪炎炎烈日,橙色的火焰散發著熾熱的溫度,武浩周圍的空間甚至都以為這種超高的溫度而扭曲了。

重生七零守則 、無堅不摧的盤古斧!

「斬!」在西門鷹發動攻擊的一刻,武浩也發動了攻擊,盛夏五龍劍像是開天闢地的戰斧從天而降和西門鷹的雲夢大澤轟擊在了一起。

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水與火相遇爆發出強烈的爆炸,眾人看到五條火龍和一條水龍糾結在一起,白霧蒙蒙,像是蒸籠一樣。

打醬油的眾人速推十幾步,躲開了爆炸的中心,等一切消散之後,眾人瞪大眼睛看最終的結果如何。

武浩在大坑邊上,胸口有一灘血跡,這是剛才氣浪的攻擊波轟擊到胸口之上留下的,而西門鷹則坐在地上,他的衣服和頭髮都燒光了,眉毛也燒了一半,身上還有肉香瀰漫,不知道那個地方被燒熟了。

「不會是下面那三兩肉吧?」有人不懷好意地猜測到,要是這樣的話,豈不是月無垢要守活寡了?

「你這是什麼攻擊?不管是天罡劍派還是武家莊都沒有這樣的招式。」西門鷹怨毒地看著武浩問道。

他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武浩是如何擊破自己的雲夢三擊的?這種硬碰硬的對抗可是不摻任何水分的,不是技巧和運氣能替代的,尤其是那種橙色的火焰,居然連水都能燃燒……老天,這是多年邪性的火焰啊?

「我自創的功法,盛夏五龍劍!」武浩表情風輕雲淡,但是聽到眾人耳朵之中卻無異於天空之中響起了五聲驚雷!

自創功法一向是天才的象徵,一般來說,只有地級以上的武者才有能力自創功法,而武浩所創的盛夏五龍劍威力如何?只要腦子沒進水的人都能感受到那股強大而帶有毀滅性的力量。

凡是招式之中伴隨有異象的功法都不是簡單貨色,武浩盛夏五龍劍一處,先是烈日炎炎,而後是五龍飛舞,怎麼看怎麼是絕頂功法的范。

至於威力?能搞定雲夢澤雲夢三擊的功法威力會小嗎?更可怕的是,這是在越級的狀況下放翻雲夢三擊的,若是同等級對抗,還不知道西門鷹和他的雲夢三擊會輸的多慘!~

「你是一個天才,一個真正的天才!」西門鷹看著武浩,忽然哈哈大笑起來,不少人心中嘀咕,難道因為剛才輸的太慘所以受到刺激了?怎麼傻了吧唧的?

「不錯就算是天才又能如何?」西門鷹話鋒一轉,「我今天就要滅殺天才了,西華鏡出現吧……」

隨著他一聲大喝,一個古樸的鏡子在他身後浮現而出,古樸蒼涼的氣息瀰漫在整個明月庄!

「武浩完了!」感受著那毀滅性的氣息,不少人心中哀嘆,這這個時代,在這個地方,地級神兵就是天啊,太有統治力了! 這一大一小兩個人都露出了只有彼此才能夠看得懂的笑容,然後便一同抬腳朝著暖閣的方向走去。

當事人是沒有注意,可這幅畫面落到了跟在後面的下人眼中,那就顯得十分的和諧,特別是邵祁長得俊,而徐明菲也長得十分的精緻漂亮,要不是因著徐明菲的年紀太小,遠遠看上去還真的像是一對讓人羨慕的璧人。

一直負責照顧徐明菲的大丫鬟紅柳更是多了一個心眼,因為時不時的就在范氏那裡聽到要給徐明菲挑戶好人家的事情,這會兒看到自家姑娘和邵祁相談甚歡,心中迅速打起了小主意,看向邵祁的時候也不禁多了幾分審視。

如果不抄穿過假山的那條近路的話,從梅園去暖閣那邊要經過一個小花園,裡面大部分栽種的是徐大太太喜歡的桂花樹。

這個季節桂花早就凋謝了,不過桂花樹的葉子依然綠著,一片片的掛在枝椏上,總算是沒有讓花園顯得太過冷清。

冬日的陽光照射在人的身上,算不上熱,卻也讓人十分的舒服。

徐明菲和邵祁剛走進小花園,就聽到花園裡隱隱的傳來一些低泣聲,還有一些聽不太清楚的說話聲。

跟在後面的紅柳見狀,立馬就走上前來,想要上去探個究竟,不過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被徐明菲伸手制止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