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飛見達克並沒有反擊的意思,於是他的攻勢越加猛烈了,原本準備留着餘力招架的心思現在因爲達克的被動而蕩然無存,藉由這個機會,他也正好測試一下自己究竟有多少實力。

徐飛連續突了達克六劍,第七劍,達克不得不還手反擊,一味被動的防禦顯然已經達到了極限,藉由這一系列的試探,達克也差不多摸清了徐飛的底細。

一旦達克轉入進攻,徐飛就不再能肆無忌憚的攻擊了,他不得不將自己的大半精力集中到了防禦上面。達克雖然雙劍中任意一把劍的魂力輸出都未必強過徐飛,但是達克擁有兩個武器這個優勢卻是徐飛難以比擬的。徐飛不得不把自己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力量用在的防守上,這才能勉強擋住達克的攻擊。


“怎麼,菲利,你就只有這點實力了?”達克一邊說,一邊叫囂着。


“看我的!”徐飛突然撤出了劍與劍的對峙中,他伸出了沒有握劍的左手,對準達克所在的地面就射出一道隱形的火苗。

“你以爲火焰墳場我會看不破嘛?”達克大吼一聲,他把雙劍的魂力張開,組成了一個橢圓形的圍牆,當徐飛的火苗從地上射出來的時候,達克的防禦牆也已經組成,徐飛的必殺絕技就這樣被達克化解於無形了。

“好了,要輪到我來反擊了!”達克突然擡起了手,一臉正經地對徐飛說。

徐飛知道,自己有多少底線,就看達克的這次攻擊了。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一起看文學網,支持正版文學 在沒有看清達克的套路之前,徐飛不敢貿然攻擊。達克渾身上下洶涌而來的魂力已經告訴徐飛,這絕對會是很認真的一次攻擊。

漸漸,達克的手變成了深紅色,徐飛的目光看過去,就好像是整個手臂的血液都在沸騰似的,這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招式,她完全摸不清達克究竟想幹嘛。

達克幹練地揮出雙臂,兩道無形的蒸汽突然逼近徐飛,徐飛下意識後跳了一步,他能感覺到那些蒸汽的溫度,按照那種溫度,也許被那幾道蒸汽噴灑一下身體就有可能融化。

達克雙眼冒着紅光,蒸汽逐漸在他的身邊聚攏,那些蒸汽就好像無形地手一樣靠近了徐飛,將他逼入絕境。

“菲利,你好好見識一下達克一族的絕技。”達克說完後,所有的蒸汽突然噴發,整個徐家庭院一下子就被這種煙霧所籠罩了。

徐飛突然感覺已經避無可避了,不得已,他只能展開火焰屏障,妄圖從蒸汽的包圍圈中殺出一條血路。

徐飛明顯地感覺到若是被這種煙霧圍困的時間越長,自己就越不容易脫身。當火焰屏障展開的一瞬間,屏障和煙霧之間產生接觸後,竟然發生瞭如鞭炮般劇烈的連環響聲。

“還好我展開了屏障,若是這些煙霧接觸的是我的肉體,那我不是就這樣活生生地被融化了嘛!”徐飛後怕地想道。

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徐飛不知道達克究竟是真想至自己於死地還是隻是試探一下徐飛的實力,但是事到如今,徐飛必須拼出全力才行。

“火焰,突圍吧!”徐飛試圖讓火焰魂力的噴發掃開一條通往達克方向的出路,但是魂力一出手,就被茫茫地蒸汽煙霧給吸收了。

徐飛能感覺到身邊的“噼啪”聲越來越密集了,這也就是說,蒸汽正越來越多的聚攏在他的周圍,徐飛感覺自己就好像是被困在鳥籠裏的小鳥,無論怎麼飛都飛不出去。


“絕對不能絕望,現在必須衝出去才行!”徐飛不斷地告訴自己。

既然射出的一切魂力都好像射向空氣中,若是那就只有用自己一試了。徐飛想出了一個相對冒險的主意,他伸出了手,包裹了三層魂力護牆,開始伸向了自己的本身的屏障外面。

“劈劈啪啪!”發出的聲音果然如徐飛預料的那般劇烈,堅持了幾秒鐘,徐飛縮回了手,手雖然沒有受傷,但是卻一直在顫抖,那不是因爲害怕而顫抖,而是因爲不斷地魂力震盪,造成沒有辦法回過神來後的感覺。

“還行,不至於粉身碎骨。”徐飛堅定了自己的眼神,晃了晃自己的手,他調整自己的位置,通過達克的魂力輸出算計着達克的方位。

徐飛知道,越是這樣呆下去,自己魂力的消耗將越來越大,那樣自己將更沒有餘力展開反擊,自己終將被達克困死,與其這樣,不如放手一搏,看看能不能逼出達克的後手。

“哦……啊!!!”想到這裏,徐飛開始爲自己展開魂力,他將自己所有的魂力盡數迸發出來,組成了五層屏障包裹住自己的全身。這是徐飛魂力的最大負荷了,再想製造一道屏障也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衝吧。”徐飛算好了達克所在的位置,猛地起步衝向蒸汽深處的達克。

徐家的庭院本就不大,就算達克和徐飛之間位置拉到了最大,也不過10米左右的距離,徐飛的心思就是用幾秒鐘的時間衝破這10米的間隔,在自己的魂力還能維持住自己安全的時候直接攻擊到達克,迫使他收起魂力。

雖然只有10米的距離,但是這段距離卻顯得格外的漫長。徐飛感覺自己就好像身處一場爆炸的中心點,無數的**在自己身邊點燃,引爆。而且面對這樣的局面,自己還必須勇往直前,不能退縮。

好幾次,蒸汽和屏障之間的摩擦造成的阻力讓徐飛感覺自己根本寸步難行,原本三四步就能跨過的距離,徐飛楞是駐足了兩三次,而且還不知道究竟有多遠。

到了這個時候,已經沒有退路可走了,連續三次的震盪,已經摧毀了徐飛身邊五層魂力中的三層,徐飛的魂力已經有些接不上的感覺。

若是說,沙灘上的八小時魂力連續輸出是考驗徐飛的魂力的耐性的話,那現在就是考驗徐飛瞬間的魂力爆發力。也許只有幾秒鐘的時間,但是這幾秒鐘必須用最大負荷連續爆發魂力來建立屏障,而且完全不可能有休息時間。

“嘭!”第四道屏障也已經被攻破,而此時徐飛還沒有辦法看到前方達克的身影。

“混蛋,應該距離差不多了啊,達克的魂力輸出也就在眼前,爲什麼就看不到呢!”徐飛不解地心想着。

徐飛感覺到了不對,如此劇烈的魂力輸出,徐飛不可能感覺錯,可是自己分明已經艱難的穿過了這些煙霧,但是卻還看不見達克,這讓徐飛倍感意外。

徐飛現在沒有時間再迷茫和猶豫了,他知道自己的魂力屏障也許就會在幾秒鐘之後被攻破,屆時,徐飛必然就會被這些蒸汽炸得粉身碎骨。

“既然如此,賭一下了!”徐飛突然一個半轉身,對着自己的側面揮出了一拳。拳頭穿過了自己的屏障,在一陣爆炸聲中,被另一個手掌接住了。


就在此時,煙霧漸漸散去,達克的影像也漸漸清晰了起來,此時的達克正一隻手緊緊抓住徐飛揮來的拳頭,雙眼錚錚地看着徐飛。

“不錯,菲利,能在這麼嚴酷的環境下找到我的所在,還能展開攻擊,你確實是進步良多。”達克冷而堅毅地說。

“父親,你還是手下留情了。”徐飛的這一拳並不足以對達克造成任何的傷害,若不是達克收回了魂力,徐飛就算能連續就這樣目標展開肉搏,也不見得能在自己魂力耗盡前找到達克的破綻。

“你是怎麼找到我的所在的,菲利?”達克鬆開了徐飛的拳頭問。

徐飛一個踉蹌退後了一步說:“魂力的輸出點雖然容易找,但是父親確是一貫有將魂力釋放在外然後再釋放的習慣,這樣做,能迷惑對手,對一個錯誤的魂力點展開攻擊。但是這個院子地域有限,父親你也不可能硬要選擇距離魂力輸出點很遠的地方,所以我推斷你其實就在魂力輸出點的周圍,於是,我用了掃蕩面積最大的側身擺拳。”

“不錯,分析得很好,菲利,將來總有一天,你會超越我,成爲煉獄第一惡魔。”達克放出了冷漠地笑容說。

“達克,菲利,秦書已經到門口了,你們準備一下吧。”露比傳來的呼喊聲,打斷了徐飛和達克的交流。

達克沉默不語地轉過身,就好像剛纔那一切都沒有發生似的回到了客廳,他先從抽屜裏拿出了一串念珠,然後坐在客廳擺弄了起來。

“達克,這是什麼?”看到這串奇怪的念珠,芮恩不解地問。

“等下你就知道了。”達克賣着關子說。

很快,秦書就被帶進了徐家的客廳。秦書面對達克,還是不得不客客氣氣,他不敢得罪這個曾經的煉獄之王,他現在只有依附於他纔能有活下去的機會。

“秦書,菲利和我說了,你已經答應了偵查煉獄的工作。”達克威嚴地彈着手裏的念珠說。

“是的,殿下,我接受了這個光榮的任務。”秦書用起了個白天完全不同的語氣。

“很好。”達克哐的一下放下了手中的念珠,看着秦書說,“既然如此,我也不會讓你無端端地去冒險。”

達克嗖得一下把念珠甩到了秦書的手中,繼續說:“這個你拿着。”

秦書拿起了念珠,擺弄了一會後說:“請問殿下,這個東西,究竟……”

“這是一個可以讓你瞬間凝聚魂力往返煉獄和人界的魂力念珠,也就是你賴以保命的東西。”達克指了指念珠後說。

能夠自由往返煉獄和人界一次,這可不僅僅是爲秦書節約魂力那麼簡單,更重要的是,遇到危險,秦書可以瞬間返回人界,而不被抓住。

“還是殿下考慮周全,有了這個東西,我就不擔心了,我一定能完成任務,將煉獄的最新情報帶回來。”秦書一邊笑一邊卑微地說。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一起看文學網,支持正版文學 達克似乎還有什麼想提醒秦書,但是話到嘴邊突然停住了,他看了看秦書,又看了看徐飛,放慢語調說:“菲利,你還有什麼要告訴秦書的嘛?”

“啊……”這裏想了一想,隨即拿出了一張紙條,用筆在上面緩緩寫下一竄字符。

“這是你在煉獄尋找娜娜的方法,只要說是我派你來執行任務的,想必她還是會照顧你的。”徐飛把紙條交到了秦書手中然後說。

見到秦書正在查看字條,徐飛繼續補充道:“也許落日城對於你來講是一個危險的地方,所以我其實也不強求你什麼,速去速回,留給我們的時間也不多了,注意安全是第一位的。”

達克見到徐飛能這樣吩咐秦書,似乎很滿意,他點了點頭,對秦書說:“秦書,這可能是達克一族反擊的序曲,趕緊去幹吧,以後有你好處的。”

秦書雖然心裏還是優點虛,但是依舊猛地點了一下頭,他顯得毅然決然地大踏步走出了徐家,開始了他的使命。

“父親,若是煉獄真得大舉入侵,你有什麼對策?”見到秦書走後,徐飛才小心翼翼地問着達克。

達克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賣關子地問:“菲利,若是你是我,你會怎麼做?”

這個問題問得徐飛有點悶,他也是剛纔吸納到這個消息,根本沒有細細去考慮。達克最近似乎越來越注重培養徐飛了,任何的決策都希望能得到徐飛的意見。

“達克一族在煉獄肯定還有殘存的勢力,可以通過他們聯絡戰敗的獸族,在煉獄大軍出擊的時候給予他們後方最大程度的騷擾,同時,結合在人類世界的獸人以及半獸人,想辦法拉攏他們,尋求一個互爲支援的夥伴關係,最後,當然是想辦法取得人類的信任,畢竟這是人類世界,他們不希望看到惡魔大軍出現的。”徐飛試圖讓自己站在惡魔的立場上思考。

“很好,菲利,你想得很透徹。”達克一邊站起,一邊用讚許的口氣說道,“惡魔入侵人類世界,現在時機還沒有到,他們缺乏足夠的技術,足夠的人力,以及足夠的外力支持,這是他們一個巨大的劣勢,這個時候入侵,肯定不會取得好的戰果。”

“可是達克,他們的目的只是找出我們,又不是真得想要佔領人界?”露比疑惑地說。

“說得沒錯,所以,我們的目的就是讓所有生活在人類世界的種羣,都以爲他們是來佔領人界的!”達克斬釘截鐵地道出了他的戰略思想。

處於弱勢的達克一族,只有讓同一戰局下的潛在助力感完全達成統一戰線,這樣才能取得最大程度上的戰略合作,達克根據現在的情況,設計出了最貼近於現在的戰略計劃,這讓徐飛感到,這纔是一個煉獄之王應有的大局觀和戰略思路。

徐飛現在開始漸漸明白爲什麼達克只清理那些對他有敵意的獸族,而不去清理那些暫時無害的獸族了,而且對於徐飛統合文森這樣的惡魔獵人,達克本身也是以默許態度聽之任之,對於劉興這樣的半獸人已經秦書這樣的魔獸混血兒也給予了最大限度的寬容,看起來達克早在爲今天的局面埋下伏筆了。

想必,最近幾個月來人類世界的相安無事跟達克的公關是分不開的,他一直在無聲無息地做着備戰工作。

==========分割線==========

一個星期過去了,無論是生活在人類世界的惡魔還是生活在煉獄的惡魔都沒有采取行動。日子依舊在按部就班的過着,徐飛雖然想對惡魔們下手,但是苦於找不到任何的機會。三個惡魔就好像沾了膠水一般,輕易不分散行動,這讓徐飛有些頭疼。

現在徐飛的實力,若是單對單,也許面對露比以及芮恩已經不落下風了,但是要一次挑戰三人,那根本就是自尋死路。

另外,除了惡魔,高考也是迫在眉睫的事情,徐飛不可能無視這個東西,於是,在這種整天提心吊膽的狀態下,徐飛即將走進考場。

有的時候徐飛也不得不誇讚一下自己的心理素質,面對這麼窘迫而惡劣的環境,徐飛還能耐住性子,一板一眼地做好自己的事情,這是徐飛之前根本不能想象的。

“難道,這也是惡魔菲利給我的力量嘛?”徐飛看了看自己的雙手,不斷地問着自己。

日子雖然暫時是風平浪靜,但是卻隨時可能產生殺機,這種感覺,也許全世界只有徐飛一人現在正在體驗着。

考試的前一天,秦書似乎好像也是要回來考試一般地回到了徐家。達克把秦書關到了自己的房間裏仔仔細細詢問了兩個小時,才把秦書放了出來。

秦書看起來無恙,這至少說明了他在煉獄沒遇到什麼大的危險。徐飛雖然急着想問秦書一些情況,但是達克卻出面阻止了徐飛。

“菲利,明天就要考試了,煉獄那邊的行動不會那麼快,你先完成考試,然後我們再從長計議。”達克用了一個徐飛怎麼也想不到的理由來回應徐飛。

“可是……”

“沒有關係,我有分寸,現在還沒有到必須把精神完全緊張的時候,還是繼續自己的事情吧。”達克張開了手阻擋了徐飛繼續提問。

徐飛知道達克作出的決定是輕易很難改變的,他也不想多花時間去辯駁,既然達克覺得煉獄不會那麼快就有所行動,那就是得到了確切的情報。徐飛覺得在這個事情上,自己應該信任達克,至少目前來看,他們敵對勢力的目標是一致的。

坐上了考場,徐飛倒也開始心無旁騖了。現在這個時候擔心別的也是無濟於事,不如耐下心來把一件一件事情去幹完。

當然,這樣的情緒不僅僅在徐飛心裏迴盪,在其他人的心中也是一樣。文森和劉興也同樣是知情的人,他們的心理也多少會有波動吧。

==========分割線==========

落日城,在整齊的軍容簇擁下,長着比尋常惡魔更爲尖銳犄角的奧貝斯蒂正慢慢踏進落日城的核心區域。

“殿下,奧貝斯蒂已經準備好了。”煉獄的大將屈膝在落日城中**地說。

芙蕾慢慢從牀上坐了起來,他望了望剛纔從烈焰沙漠調集回來的軍容,滿意地點了點頭說:“辛苦了,奧貝斯蒂將軍,還沒來得及修整,就必須要你親自出手去解決達克。”

“芙蕾殿下,親手消滅達克是我的夙願,你能滿足我,我可是感激之至。”奧貝斯蒂露着邪笑說。

“等一等,陛下!”突然,落日城的大殿門口又出現了一個聲音。


一個一身白袍的惡魔飄然而至,他有着銀白色的犄角,尾巴的鱗片好像冰雕一般精緻,他面色冷酷,不苟言笑,一路走到奧貝斯蒂身邊才屈膝跪下。

喜上眉頭 科爾德,你回來了。”芙蕾緩緩站起,看着新來的惡魔說。

“是的,陛下。”科爾德依舊不苟言笑地回答,“末將以爲,讓奧貝斯蒂將軍帶大軍前去,並不是一個穩妥的辦法。”

“科爾德,這是我的事情,你別插手。”奧貝斯蒂似乎對科爾德頗爲不屑。

“陛下,人類世界雖然沒有人是我們惡魔的對手,但是人類世界的人口60多億,比之煉獄的人口多了數百上千倍,若是引起了人類世界的反抗意識,那對於我們的行動沒有任何的好處。”科爾德對於計劃有着自己獨到的見解。

“好了,科爾德。”芙蕾伸手阻止了科爾德的話,“這件事情已經我讓奧貝斯蒂負責,那就由他處理吧。奧貝斯蒂,計劃依舊,你去吧。”

奧貝斯蒂對着科爾德冷笑了一下說:“謝陛下。”

說完,奧貝斯蒂轉身離開了落日城。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