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龍集團說強,那是真的不弱小。

可是,這位想搞,還不是搞,就不帶怕的。

要是他知道林絕其實就想要方家的研發配方,偵破基地所在這些,不過順手而爲,估計驚愕得無言以對。

這趟收穫不小,居然能弄到方家一系列上市藥品的配方,真是巨賺。

謝潛龍帶姬絲飄去解毒,林絕則打車回到龍湖別墅。

“林絕哥哥,你可是晚了喲,若雅姐姐很生氣。”

秦露露有些心虛朝林絕吐舌頭。

蘇若兮也跟着小聲道:“姐夫,你是不是答應姐姐一起吃晚飯,姐姐做了一大桌子菜,等你好久,你都沒來,菜都涼了,姐姐恨死你了。”

林絕還真忘了晚飯這事:“你們姐姐呢,我去哄哄她。”


“樓上,等你跪榴蓮。”

林絕上樓,推開蘇若雅的房間門。

冰山總裁瞥了他一眼,又低頭看文件。

林絕上前摟住蘇若雅纖腰:“老婆,生氣啦。”

蘇若雅掙脫開,冷冰冰的:“請你放尊重些,不準碰我。”

林絕苦笑,這女人的心,真是海底針,說翻臉就翻臉。

“那好吧,我這趟出門,還說給你帶回來驚喜呢,可是御龍集團的醫藥配方,哎,看來某些人是看不上了,那我就扔掉吧。”

林絕長吁短嘆,一副很傷心的樣子。

聽到配方的事,蘇若雅雙眸立刻被點亮了:“真的?你這個騙子,人家纔不信呢。說好回家吃飯的,還人家白忙活一場。”

林絕無辜道:“當然是真的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手的。不然你以爲,爲什麼會耽擱?”

蘇若雅半信半疑:“配方呢,你拿來我看看?”

林絕一指腦袋:“在這裏。”

切!

蘇若雅明顯不信,以爲林絕哄她。

林絕鄭重道:“三號工程完成後,廠房一直都閒着,等於是一直虧着走。現在配方到手,我們不能再等下去了,馬上着手生產,打方家一個措手不及。”

蘇若雅:“你真的弄到了?”

“真的弄到了。”

林絕說着,開始將配方寫在了蘇若雅面前的本子上。

冰山總裁看着看着,不可置信道:“真的是配方,老公,你怎麼弄到手的?不會是搶的吧?”

林絕心想差不多,偷的。

不過,他可不會說出來。

“嘿嘿,你老公可是好人,會做這種蠢事嗎?”

蘇若雅驚喜地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太好了,我這就聯繫凱文,他明天就能回國,到時候有他在,我們的醫藥部,就能成立,蒸蒸日上了。”

這配方不能直接用,到時候御龍一看,還不得炸鍋了,簡直是抄襲。

所以,林絕打算改良。

配方是極其珍貴的東西,通常是那些醫藥家終其一生的成果,非常罕見。


林絕自問自己也搗鼓得出配方來,但效果如果,他還真不太自信。

不過有了方家這個成熟的配方打底,林絕很自信,自己能在此基礎上,將配方提升。

這一晚,林絕無比的幸福。

也無比的痛苦,因爲他的童子之身,決不能破。

有人高興,就有人哭。

砰!

方家園林別墅。

家主方宏駿怒砸花瓶:“一號基地,怎麼會被查到?那裏可是僞裝成了一般的加工基地。”

方家豪也是暴跳如雷:“該死的,一號基地可是我們集團最大的心血所在,這一次的損失,差點就要讓集團垮臺。藥王前輩,根據你說的,那個潛入的女警,應該就是麻辣警花姬絲飄。可惡,這個暴力的婆娘怎麼這麼厲害,能查到一號基地去。”

藥王看起來非常不爽:“方少,你問我,我問誰去?對了,那個女警還有一個同夥,和我交手了,是個高手,非常強。”

現在他還沒熄火,被姬絲飄弄得欲焰正熾,結果先是被林打斷,緊接着警察趕來,他只能先逃走,一肚子都是邪火。

方宏駿稍微冷靜:“藥王你說那人居然和你交手,到底是誰呢,居然有此實力?我看,就是此人追查到我們基地,然後帶着姬絲飄過來的。”

方家豪靈機一閃,把林絕的帥氣形容一番,繪聲繪色。

“藥王,你看是不是我說的這人?”

藥王聽後,拍腿大罵:“就是這小子,看起來挺年輕的。”

“又是林絕這個魔鬼。”

方家豪氣得七竅生煙:“我非得要把你一絲一點的撕碎,你這個陰魂不散的。”

方宏駿一看兒子這模樣,趕緊讓藥王給他來一劑鎮定劑。

“家豪,冷靜,給我冷靜下來,你好不容易恢復過來,別又陷進去了。”

他恨啊,只要提到那個林絕,寶貝兒子就抽瘋,這如何是好嘛。

“家豪你放心,御龍集團可不是那麼容易倒的,藥王已經研究出新的藥,只要投入市場,我們又能大賺一筆,再健一個基地就是。”

方宏駿自信又回來了。

核心技術在手,他就不會倒,集團更不會倒。

次日,東海國際機場。

林絕陪着蘇若雅一起接機。


這人是蘇若雅老同學,哈佛高材生,專供醫學,據說在國際上都有名。

林絕對蘇若雅怎麼去運作新的醫藥部門,不打算插手。

他的職責,只是保護愛妻。 何凱文今天心情很不錯,一回國就收到昔日女神的招攬,他不開心纔怪。

果然,男人只要有實力,高高在上的女人,也有對自己獻媚的一天。


不過,蘇若雅這位同學,可不同於那些胭脂俗粉,她是一個完美的女神。

像一首古典的朦朧詩,令人百般難忘,千般陶醉。

這就意味着,他必須得拿出真材實料,纔有機會。

何凱文想得很簡單,先成爲蘇若雅的左膀右臂,再一舉征服。

到時候,人俘獲了。

大集團的蘇氏,也囊括到手。

至於女神那個女婿,切,什麼玩意。

回國前他已經打聽過了,無名之徒,還管蘇若雅要錢用呢,真是吃軟飯的廢物。

倒是之前聽說方家豪在那廢物身上吃過虧,對此,何凱文表示不屑。

方家豪除了有個家族靠着,拿什麼和他比,垃圾。

懷着愉悅的心情,何凱文看到了夢寐以求的女神。

“我美麗的女神,時過境遷,你依然是如此的光彩照人。”

何凱文裝叉地以一口西洋口音賣弄自己的浪漫。

蘇若雅撲哧一笑:“凱文,你還是這麼富有詩人氣質。認識一下,這是我老公,林絕。”

何凱文瞥了一眼林絕:“原來是若雅的良配,真羨慕你啊,天上飛的鳳凰,居然會落在你的頭上。”

林絕當然聽得出他話裏的嘲諷,不以爲意:“你好,歡迎你來蘇氏工作。”

何凱文沒想到林絕這麼穩:“哼,不知林先生在蘇氏是什麼職位?懂些什麼技術?”

林絕淡淡道:“如今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董事。”

何凱文故作姿態道:“林先生這就說不過去了,若雅可是天上掉下的仙女,總不能爲了你一個人獨攬工作吧,林先生你太不像話了。正好我回來,在醫藥部擔任首席研發科學家,林先生就在我手下幹活吧,我可以稍微指點幾下。”

林絕被這貨逗笑了:“不用麻煩了,我有事做的。”

何凱文有些看不起道:“林先生能做什麼,無非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還不如過來我帶你。”

林絕看不下去這貨裝逼了:“不用,還是我帶你做事吧。”

“你說什麼?”何凱文以爲自己聽錯了。

林絕咧嘴一笑:“帶你做事啊,何先生不知道嗎?你是首席研發科學家,我是醫藥部的部長,你的上級。”

嘎?

何凱文呆愣住了,急吼吼朝蘇若雅道:“若雅,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蘇若雅笑道:“凱文你技術是非常厲害的,但我們的對手可是御龍集團,這就需要林絕了。必須由他帶領醫藥部,我才放心。”

何凱文喉嚨如同被人捏住,半響說不出話來。

蘇若雅道:“走吧,先給你慶祝一下,恭喜你這個醫藥大師榮耀歸國。”

臉色稍緩,何凱文得意地瞅了一眼林絕。

看吧,哥纔是主角。

林絕無視這二貨,仗着外國混幾年,回國就把自己當回事,真是太天真了。

別說一個區區何凱文,就是國際上真正的醫藥大師,見到林絕,也只有拜師稱徒的份。

很快,蘇若雅帶何凱文吃了一頓,就趕回蘇氏大廈。

“那麼,接下來的事就交給林部長和凱文你了。”


蘇若雅有自己的工作,有林絕在,她不用太操心。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