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默默的爲死去的藍家人祈禱之後,藍海慢慢的離開了陵墓,走着走着,藍海發現這陵墓竟然比想象的大很多。

“海哥,咱們怎麼還走不出這陵墓啊,我……我瘮的慌。”小寧湊到藍海身邊小聲說道。

這句話被小樊聽到了,哈哈大笑:“哈哈哈,小寧你還是大鵬鳥呢,怎麼連死人都怕,放心吧,他們都已經 死去了,死人是沒有威脅的。”小樊嘲笑道。


小寧本準備懊惱的瞪一眼小樊,可看到小樊像是見到了鬼一樣臉色瞬間慘白,手指着小樊的背後,嘴大張着卻說不出一句話。

“啊,啊,你,你……”

“你什麼你,嚇成這樣,真是丟我們神獸的臉。”小樊不屑的說道。

小寧的異樣吸引到了藍海和鄭星雲,二人也看向小樊,同樣臉色慘白。

注意到三人的不同,小樊好奇的向後看了一眼。

這一看不要緊,小樊嚇得差點癱軟在地上,因爲在他背後竟然出現一個老人,這老人骨瘦如柴,像是一百年沒有進食喝水,身上的那層皮好像風一吹就脫落下來,雙眼空洞,根本沒有眼球,雙手像是骨架一般,即便小樊見多識廣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人影嚇了一跳。

而且這並不是最嚇人的,最嚇人的是老人身邊的幾位精魂,竟然就是藍海,小樊和小寧的靈魂,三人的靈魂像是沒有意識一樣被老人牽着,老人手中拿着一條繩子,繩子的另一頭掛在三人脖子上面。

老人桀桀的笑着,看着三人,拿着繩子的手一用力藍海三人的靈魂就乖乖的跟着老人離去了。

伴隨着老人的離去,藍海三人竟然感覺到體內靈魂躍躍而出,藍海連忙動用魂力壓制這才控制住。

望着老人離去的方向,藍海心中感到深深的駭然,這究竟是什麼地方,竟然發生這麼詭異的事情。

三人相視一眼,均看出對方眼中的驚駭,同時又驚悟一件事。

同時看向鄭星雲,爲什麼那老人手中的精魂沒有鄭星雲的?那老人的境界根本看不出來,甚至藍海懷疑那老人根本就是個死人,或者是靈魂,難道鄭星雲已經強大到如此地步。

藍海心中本來就懷疑鄭星雲,此刻就更加肯定,鄭星雲就是一直在自己背後保護自己的那個藍家人。

哪裏有什麼真幸運一說,完全就是鄭星雲個人實力在拯救自己,想想自己碰到鄭星雲之後發生的事情,雖然經歷了兩次無奈的作死,但最後的結果卻是出人意料的好,不僅沒有折壽死亡,還因此獲得不可估量的好處。

四人不敢在陵園停留過久,待體力回覆後,便立刻上路準備離開,全力行進了將近兩天的時間終於走出了那死亡的陵墓。

回過頭來在看,那偌大的陵墓竟然消失的無隱無蹤,而那老人卻隱約出現在遠處,向着衆人招手,看的衆人心裏一陣膽寒,連忙加快速度離去。

鄭星雲一直無所謂的跟着三人,好像發生的一切都不能威脅到他一樣,自從獸潮之後,鄭星雲就完全變了一個樣,完全沒了之前那種怕死的懦弱,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好像這地獄中的什麼都不能撼動他一樣。

藍海並沒有多言,既然肯定了鄭星雲就是自己背後的那個人,若是他不開口,藍海就算以命相拼也無法套出什麼話,倒不如就這樣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繼續上路。

通往神府的道路並沒有一條固定的路線,任何人從任何方向都有可能去往神府,神府也並不是向字面意思一樣是一座府邸,而是一片未知的大陸,當然,這個大陸並沒有那麼大就是了。

在地獄中仙人擁有了飛行的能力,一小片大陸自然很容易搜查,不過要找到神府那可不容易。

藍海就這樣在地獄內部轉悠了大半個月也沒見到神府的半根毛,這麼長時間以來,藍海甚至認爲這所謂的神府不過是一個虛假的傳說罷了,就是爲了吸引仙人進來送死,畢竟仙人的壽命是一百萬年,而每天飛昇上來的仙人不計其數,若是不消耗,仙界再大,也會有承不下的時候。

而這所謂的地獄仙心有可能就是上仙界至尊者有預謀的一次削減仙人數量的行動。 第一百四十八章轟破

葉華此刻的心情超級不爽,夢可心在自己的面前比蘇龍捉走,現在又遇上了他的宿敵羅蘭,這個女人心機陰沉,處處算計,很難滅掉,對方上次勾結朱家,現在又靠近了柳天辰的身邊,更加不好對她下手,連這個柳天辰也處處跟自己過不去,葉華的怒氣升到了頭頂,無法容忍了,面對柳天辰的冷喝,葉華臉色一沉,忍無可忍了,反正敵人已經不少,再得罪一個皇子又如何?

葉華伸出一隻手,當著柳天辰的面前摟住了柳天香的淺細腰部,一股柔軟之感衝刺手內,這種舉動,放佛是一種霸道,囂張的動作,把柳天香的極品身子霸佔,柳天香的白皙玉顏紅潤羞澀,不好意思,對於葉華,她其實很有好感,葉華的這個動作讓她無法抵抗,如同被霸道的征服了一般,動彈不得。

「草,你小子找死啊?居然抱我妹妹?」柳天辰氣的吐血,見到葉華的行為,他的眼睛憤怒而起,當下怒罵一聲。

「哼,有么?」葉華從容的聳了聳肩肩膀,鬆開手,卻看到了柳天香嘻嘻一笑:「葉公子,沒關係的,請你抱緊一點兒,我不介意。」

「妹妹……你……」柳天辰無語,一向冰清玉潔,清秀婀娜的妹妹,竟然求著男人擁抱?太不知羞恥了!

葉華的心裡出了一口氣,眼神凝視到了羅蘭身上,對方輕輕一笑,朝葉華丟了個媚眼兒!


「葉華,只要有機會,我不會讓你活著,只有殺掉你我才能得到你身上的神物。」羅蘭的聲音傳到了葉華耳邊。

「你做不到,最好躲在柳天辰的身邊,否則,我會擊潰你。」葉華淡淡的說道。

「葉華,我要廢了你。」此時,柳天辰徹底暴怒,無法容忍妹妹被葉華侵犯,他釋放出一股強大的氣場,沿著葉華鎮壓而來。

葉華的臉色大變,從對方的氣勢上感受的到,這柳天辰的修為比自己高很多,修鍊的功法亦是上等,至少是火級上級……

「柳兄,這個葉華太囂張了,完全不把三傑放在眼內,應該狠狠教訓。交給我蘇龍來對付好嗎?」忽然,蘇龍的身影憑空出現,他嘿嘿一笑,對柳天辰說道。

「蘇龍?」柳天辰的眼眉一皺,心知道蘇龍也不是好東西,此人十分狡猾,他心裡想了想,葉華與蘇龍一定有仇,自己只要保護妹妹就好了,要打,隨兩人怎麼打!

「行,你收拾了葉華,我可不想在沒有進入遺迹之前浪費太多的功力。」柳天辰點點頭說道。

蘇龍覺得,既然葉華得罪了柳天辰,又與羅蘭是宿敵,目前的情況對葉華非常不利,葉華三方敵人,自己現身出來不用擔心了,反正到了此地,不需要擔心夢家的高手,他可以放開手腳擊殺葉華。

「你敢出來?」葉華臉色低沉。

「哈哈!為何不敢?夢家家主沒有追來,我蘇龍可不會怕你,說來你根本不是我蘇龍的對手,要殺了你,我可以做到,今天你別說可以救回夢可心,自己也性命難保。」蘇龍囂張的笑了笑。

「哼,我不止要救人,還要幹掉你。」葉華的聲音響震廢城,吸引了不少武者的注意。

一些前來太古廢城的武者,紛紛的聚集了過來,想看看這兒發生了什麼鬥毆事件?

「夢可心被我關在我的二度空間,你是打破不了的。」蘇龍話下,身影竄動,詭異的靠近葉華。

「不要以為同樣的招式我會再次上當,你的空間秘術雖然詭異,但只要強行擊破,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龍拳,二十倍功力。」葉華瘋狂抽取內世界的力量,注入拳上,狠狠的對著蘇龍轟去,神識牢牢鎖定了對方的氣息。

「彭」葉華的武技,令得空間都變得顫抖不穩定,龍拳之威,霸氣無雙,第一次遇上如此強悍的武技,蘇龍的臉色變得難看,隱約發現葉華的力量無所畏懼,以狂霸的威勢攻來。

「這小子的武技為何如此強大?」蘇龍的身軀被轟的倒飛。


「嗖」葉華追了上去,憑藉驚人之速,沒讓蘇龍穩定身軀,又是一拳爆發。

這一次,葉華爆發出了肉身的巔峰,連巨人都不是他的對手,別說蘇龍了,在被動之下,也難以吃消。

「不可能,我明明是五級武狂的修為,卻被他一級武狂擊退?」蘇龍臉色陰沉,感到了丟臉。

「空間移位術,縱然你的肉身強悍,可是在我的空間之術的面前,你是不可能在碰的到我。」蘇龍詭異的笑了聲。

「隱藏么?那老子便轟破你的空間。」

葉華以前玩手游的時候,也遇上過一些空間秘術者,雖然能夠隱藏進去,但卻無法把躲藏的那個空間移動,還在原來的位置,要打破需要攻擊這個位置,而且需要震蕩的力量,而不是武器刀劍的力量,想到這兒,葉華深吸了一口氣,釋放出霸氣火體,一股讓人戰戰兢兢的火焰氣息,猶如地獄之火可怕,葉華火氣注在手中,在面前的地上砸了一拳。

「轟隆」

火拳一出,地表破裂,一波波衝擊力在地面之上晃動,方圓上千米範圍內,變得崩壞不穩定。

「他這是什麼肉身?火體?我怎麼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有這種肉身啊?」

二度空間瞬間被擊潰,火拳的力量炸的空間都崩壞了,蘇龍的二度空間如何承受得了呢?

被關在二度空間內的夢可心得到機會,破空出來,回到了外面的世界,她一副驚嚇過度的樣子。

「該死,夢可心出來了!」蘇龍的眼神變得更為陰森,萬萬沒有料到葉華的力量如此之強?

「哼,卑鄙!自信的以為葉華無法救我?葉華才不是你想的那麼弱。」夢可心冷冷地說道。

蘇龍心裡很自己,太過自信,把到手的好處給放出來了,他連連吐出了兩口鮮血,二度空間被轟破,自身也受到了內傷!

「掃」陡然,羅蘭的匕首再度出擊,沿著葉華的背後發出一擊陰襲,趁著葉華爆發出一拳,沒有恢復過來之時,她發動了全力一擊,一道狂者之氣灌入匕首,把匕首閃閃發光,如同厲鬼的磨刀

葉華的面色大變,暗道不妙,被這女人得到了一個機會,自己無法避開,距離太緊。對方的殺氣濃重,絕對會把握機會! 第一百四十九章僵持

「寒氣斬!」眼看葉華被羅蘭全力一擊,必定重傷,夢可心在千鈞一髮之際打出一道寒氣劍氣,一劍擊的羅蘭手中的匕首抖抖顫動,讓羅蘭失去了控制,不得不退了回去,羅蘭的雙眼陰沉的盯著夢可心。

「只會玩陰招,你真是一個惡毒的女人。」夢可心哼道。

「謝謝誇獎」羅蘭淡淡的笑了一聲,心想對付葉華的機會失去了,眼下很難出手。

「哼!」夢可心很討厭羅蘭,這女人是她見過最陰毒的女人,時刻要防備,否則,隨時會被她陰掉。

柳天香獃獃的看著面前的情形,她感覺到了濃烈的殺氣,雙方很有可能在此地拚死一戰。柳天辰則淡漠的看著,沒有打算出手,他的目標是進入陽神遺迹,探索陽神的財富,沒有心思出手戰鬥,且,他雖然看葉華不順眼,但不至於真的因為看不順眼而大打出手,從剛剛的交手中他看的出來,葉華也不弱,能轟破蘇龍的二度空間,說明了葉華的力量也強大,當然他號稱三傑之一,自然不是簡單之輩!

「羅蘭,你與葉華是宿敵,而我的目標是捉夢可心會陰陽宗,不妨我們二人聯手,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你意下如何?」蘇龍試著拉攏,他覺得可能性很高,只要羅蘭不是傻女,肯定會同意自己的意思。

「好,我們聯手,但不宜現在出手,我雖然也突破到了武狂,但這葉華真的不簡單,只是我們兩人還不能滅掉。」羅蘭傳音道。

「哦?他的肉身就算強大,但我還是有一些秘術可以對付他的,你乃羅家的千金,應該也有不少手段吧?」蘇龍笑了笑。

「怎麼,你打算探我的底?」羅蘭冷然一笑。

「沒,只是問問,你要沒有誠意,那便不合作了,反正我陰陽宗有高手,等我那邊的高手前來,到時候拿下夢可心輕易做到。」蘇龍聳了聳肩身子說道。

「呵呵,合作,為什麼不合作,但我們只能玩陰的,現在夢可心出來了,她的極陰女體之強,相信你很清楚,她的力量甚至在葉華之上。」羅蘭說道。

夢可心退到了葉華身邊,與葉華一起對持敵方,葉華的眼睛凝視了下兩個敵人,這個蘇龍,號稱三傑,肯定不止表面簡單,葉華猜測對方沒有拿出真正的實力跟他戰鬥,一直以試探的目的分析自己的實力,讓葉華意識到了一點,三傑,絕沒有一個是簡單之輩。

氣氛一時間陷入僵持的局面,誰都沒有在出手,選擇了冷靜對持!

「柳天辰,你站在哪一邊?」羅蘭問道。

關鍵在於柳天辰的打算,他幫哪邊,哪邊能贏。

「羅蘭,我的目的是遺迹,沒有心思摻合你們的恩怨,不要牽扯我柳天辰進去,你與我之前的合作,只在遺迹,不是其它矛盾。」柳天辰瞥了一眼葉華,淡淡的說道。

羅蘭的眼珠子轉了轉,這個二皇子沒有像朱嘯天那麼好利用,二皇子的腦子機靈的很,早已經看出了自己混在他身邊,打算借用他的力量對付葉華,因而拒絕了自己!做出了一個回答。

羅蘭也不著急,只要她想,還是有辦法利用柳天辰出手對付葉華,因為葉華身上存在驚天秘密,若她利用這個秘密,葉華就九死一生了,可是她想獨吞神物,暫時不想暴露秘密讓世人知曉。

葉華的身上已經有了一顆定時炸彈,只要羅蘭把導火索點燃,到時候別說柳天辰,恐怕普天武者都會搶奪葉華的神物,葉華心中也猜測到了這個問題,但此刻他也在想著,羅蘭說了出來,她完全沒了希望得到,這女人心貪的很,沒有到走投無路的時候是不會說出來的,與羅蘭較量了幾個月,葉華開始了解羅蘭。

「大姐姐,為什麼不打?別怕哦,我已經學會打架了,我可以幫。」小龍女一副渴求戰鬥的樣子,舞了舞粉拳。

「別鬧,出手未必有勝算,而且現在遺迹的門快打開了,我們應該把心思放在那邊,陽神的一生,巨大財富,我與葉華都想探索,機會只有一次。」夢可心喝住了小龍女的鬥志。

「哦!哦!」小龍女倒也乖巧。

「哼,暫時不出手,葉華,你最好小心一點,不要被我陰了」蘇龍冷笑一聲。

「隨時奉陪。」葉華一副無所謂的神色,雙方的僵持持續了五分鐘,接著逐漸散去了氣勢,但依然保持警惕。

此刻,越來越多的武者進入太古廢城,見到這兒悲壯的畫面,許多武者深深吃驚,呆木若雞。

「蹦,蹦!蹦!」就在前方,竟然出現了一個巨人,一個身高四丈的巨人,還是一個活生生的蠻族巨人女子,她上身裸著,露出了白雪的肌膚,一頭墨黑長發垂到了身後,正一步一步地邁著。

「咦,巨人,是巨人」小龍女驚呼一聲,如同見到了什麼驚呆的事。

蠻族女子,是一個年歲三十多的女人,她的雙眼為淡藍色,如精靈一樣的眼眸,散射出明亮的光燦,一雙玉手中握緊了一根長矛,那長矛鋒銳如針,卻長約兩米,只見,她跨著腳步,地脈晃動,一震一搖,她長喝了一聲,陡然發出一股蠻氣,擲出了那根長矛,前方的百米,三個武狂被嚇的臉色煞白。

「完了,巨人女子暴怒了」一位男子渾身發抖,失去了戰意。

「早叫你們不要招惹她啊!現在好了,我們死定了」

長矛的飛射,如同一隻穿雲箭,閃划而過,瞬間洞穿了兩個武狂的身軀,一箭雙鵰。

蠻族女子長笑一聲:「小小武狂,竟敢與我作對,活膩了嗎?看我滅了你們,渣都不剩。」

這是一個暴力的蠻女,追上逃著的那個武狂,抬起看似性感的玉腿,卻爆發出狂暴的力量,一腳丫踩了下去,那武狂臉色黯然,死死的樣子,被踩成了肉醬,死不瞑目。

「娘呀,太可怕了,這種蠻族女子,誰敢得罪呀?」

「快逃,快逃,遲了的話會被咬殺的。」看著蠻族女子的長矛,幾百個武者都怕了,紛紛退避。

「哼,不自量力。」她收起了長矛,淡淡的掃了一眼那些怕死的武者。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