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住怒火,木白微微點了一下頭。

「跟我來。」黑虎朝木白勾了勾手,便直徑朝山寨內的一個巨大洞窟內走去。

進入洞窟后,只見這洞窟兩側點繞著一盞盞幽藍色的燈火,氣氛很陰沉。

木白靜靜地跟在黑虎身後。

走了數百米,視線豁然開朗,前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洞室。

這洞室中擺著一張很霸氣的石椅,黑虎走到石椅前舒服的斜躺下身子,兩旁很快走來兩名妙齡清秀的女子,給他捶肩捏被,動作極輕柔。

木白站在黑虎身前,沒有先開口。

過了會兒,黑虎這才問道:「說,你和阿瓊是什麼關係,這烈陽神環到底是怎麼得來的?」

木白旋即將自己在煉獄戰場中是怎麼遇到阿瓊,再到陪同她一起去寒骨地的經過很詳細的說了一遍。


黑虎越聽越是驚訝,最後已是震驚極了。

「煞星已經死了?」

這消息對他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獃獃坐在石椅上半響都沒回神。

木白當然不可能把煞星還活著的消息告訴他,畢竟自己曾向煞星保證過,只是說自己把阿瓊送到寒谷地后,就和她分手了,而她則把烈陽神環暫時借給了自己。

「事情就是這麼回事,我說的我都已近告訴你了。」木白道。

「嘭!」

忽然,黑虎一掌將那石椅的扶手拍得粉碎,虎目圓睜,一個箭步衝到木白身前,目光血紅的盯著他道:「是誰?到底是誰佔領了煞星的山寨?」

木白搖了搖頭,道:「你要是想知道,可以自己去寒骨地問阿瓊,到時候就知道我說的話是真是假。」

黑虎心中怒火極大,很想現在就帶人就幫煞星報仇,但他深知對手強大。

論實力,黑虎還不如煞星,僅憑自己的實力,恐怕還不是那名佔領陰煞山的古神的對手。

時間分秒流逝,黑虎怒視了木白好半響,這才恢復了冷靜,說道:「我會親自去一趟寒骨地,諒你也不敢騙我。」

木白微微點頭,道:「那你現在可以放了我們吧?」 黑虎道:「看在你和阿瓊的交情份上,這次我就不跟你計較,要是不急著上路,就在我這裡待一晚上,讓我一盡地主之誼。」

從木白的講述中,他哪裡聽不明白阿瓊對木白的心意。

木白笑了笑道:「那好吧。」

黑虎擺了擺手,從懷裡掏出一塊漆黑的銅鐵雕像。

「這是什麼?」木白驚訝道。

只見這雕像形似一頭仰頭咆哮的猛虎,栩栩如生,傳來的氣息很強大。

黑虎道:「這是虎賁符,算是送給你的見面禮,擁有我一個神力化身的力量,關鍵時刻可以救你一命,但只能用一次。而且我在這菲爾德君主的領地中,還算頗有名望,路上遇上什麼危險,拿著它就如同見到我黑虎,沒幾個人敢不給我面子的。」

木白道:「多謝前輩的禮物。」便欣然收納入了空間戒指中。

黑虎道:「你不用謝我什麼,這是我代我那兒侄女報答你的救命恩情。」……

又和黑虎聊了兩句,隨後黑虎便派人放了赫林等人,給他們安排好住處,暫時在山寨里住下。


這地獄的夜色凄迷而陰冷,那變化萬千的黑雲,宛如惡魔嘴臉,時刻注視著地獄中的一切。

木白等人住在山寨里的一個巨大洞窟里。

此時,木白正一個人靜靜站在洞窟外,望著那夜色一陣發獃。

他思緒很混亂,都已經在地獄中待了十幾年的時間,不知道回去以後一切又會變成什麼樣。

長噓口氣,他心裡默默道:但願這次回到大陸以後能夠安安心心的生活吧。

隨後轉身進入了洞窟內。

「他媽的!這破地兒怎麼住人,連個陪寢的侍女都沒有!」

剛一進入洞窟,庫勒那憤怒的吼聲遠遠傳來。

木白眉頭大皺,心裡極鄙夷這種整天一副高高在上摸樣的傢伙。

見到木白走了進去,庫勒不由一怔,旋即問道:「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離開這裡?」

木白平靜的說道:「明早。」

「草他媽的!」

庫勒隨口罵了一句,就地老老實實的躺下身子,靠在洞窟的岩壁上便閉口沒說話了,他也知道這樣大喊大叫也沒什麼用。 一夜無話。

第二天。木白向黑虎請辭后,便和赫林等人一同離開了山寨。

從山寨大門內走出來。走在最前的赫林和剩餘的兩名隊人忽地停住了腳步。

「怎麼了?」木白驚訝的問道。

赫林輕嘆口氣,道:「我們就在這裡分別吧,我要去北方尋找工會,準備回獵人部落了,只是有些可惜,那些跟隨我多年的兄弟再也沒有機會回去了。」

既然選擇走上職業獵人這條路,生死離別,赫林他們早就看成尋常事了,只是大家在一起少說也有上千年的時間,心裡說不難過,那是不可能的。

「或許這都是命中注定的吧。」木白也是頗為感嘆。想起死靈城那位獄官曼托瓦尼曾經所說過的輪迴之道,不知道那輪迴之道到底是什麼神物,宛如一張無形的手,只要進入其中,不論怎麼逃,都逃不過命運之手的掌心。

赫林苦笑道:「是啊,這都是命吧。」

上前拍了拍木白的肩膀道:「你自己也要保重,我們要走了。」

木白點點頭,好赫林揮手道:「保重。」

赫林沒有多言,旋即帶著身邊的兩名主神一起飛走了。

最佳女婿. ,拉羅斯也走到了木白對面,頗為不舍道:「我也該和你告別了,以後有機會,或許能在死海遇見我。」

木白微笑道:「夥計,你也多保重。」

拉羅斯嘆道:「這地獄,只有你是我唯一的夥伴,要離開你還真是捨不得。你什麼都再說了,不然我可不想走了。」

朝木白擺了擺手后,他毅然轉身,亦是眨眼飛離了原地。

一時間,只剩下庫勒和伍德兩人還站在那兒。

「到頭來,還是只剩下我一個人。」

嘴角露出一抹苦澀笑意,木白回頭瞥了他們兩人一眼,道:「接下來我們要去哪兒?任務還需不需要我做了?」

庫勒道:「那當然。跟我走。」

說完,他便和伍德一起飛起身子。

木白見狀,連忙跟了上去。

……

「呼……」

一片景象凄涼的荒野上。

木白和伍德、庫勒三人的身影同時降落在了這裡。 庫勒臉色大喜道:「到蒙騰城了,這裡有我們家族的貿易商會,只要找到商會我們就安全了。快走。」

說著,他便迫不及待的朝那蒙騰城的方向走去。」

自從離開黑角山,他們已經在連續飛行了十二天時間。

……

進入城內。

氣氛倒是比一些普通的城市熱鬧不少,街頭四處都是大小商鋪,來往的死靈很多。

靠近城中心的位置,有一座五層樓的方形建築,這就是庫勒家族設立在菲爾德君主領地中的總商會。

「是公子來了!」

商會大門內,幾名穿著青衣的僕人見到遠遠從街道上走來的庫勒和木白、伍德三人,驚呼一聲,隨即恭敬的出來相迎。

「哈哈哈,怎麼樣,我家族的商會夠氣派吧?」庫勒又恢復了往日那飛揚跋邑的神色,一臉得意的對木白說道。

「規模看上去是挺大的。」木白淡淡的說道。

庫勒道:「那當然。我們家族在菲爾德君主領地中一共有一百零九個貿易商會,這裡是總會,已經在這裡經營了將近一百萬年。」

「一百萬年?」木白感到一絲吃驚。

看到庫勒身後家族背景很不簡單。不過這地獄中各種實力錯綜複雜,短時間內是很難弄清楚的。

四名青衣僕人畢恭畢敬的站在工會門口,見到走來的庫勒,頓時彎腰致禮道:「參見公子。」

同時,四人一臉吃驚的望著庫勒那一身狼狽的樣子,像是剛剛逃難回來一樣,身邊的護衛居然只剩下伍德一人了,還多帶了一名氣息強大的傢伙,也不知道是誰,但他們不敢多問,將庫勒恭送入了商會內。

這商會一層的大廳極是寬闊,展覽台上擺放著無數玲琅滿目的神器,讓人眼花繚亂。

庫勒道:「這都是一些低級神器,只要你想得到的東西,我這兒就一定能夠買到。」

神器,對於木白這樣的高手來說自己不算什麼,但對於大多數普通死靈來講,能夠擁有一件神器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這裡光顧的客人很多,幾乎擠滿了一層的大廳。

「都給老子讓開。」庫勒怒喝了一聲。


一旁那些死靈見到庫勒那囂張的樣子,知道是不好惹的主兒,頓被嚇得離他遠遠。 庫勒帶著木白和伍德直徑走到商會頂層一棟幽靜的房間里。

房間內的裝飾布局雖然簡單,但裡面擺放的每一樣精美物品都是價值連城的神器,卻內庫勒擺放著用來觀賞。

「隨便坐吧。」庫勒指了指一旁的石椅道。看樣子的,有點兒想拉攏木白的意思。

木白也不客氣,隨意坐下了身子。

庫勒隨後坐在他身邊,翹起小腿,對伍德說道:「拿些好酒上來給我解解渴。」

「是。」

伍德轉身便離開了房間。

庫勒笑道:「我這裡還不錯吧?」

木白微微點頭道:「還行。」

庫勒道:「你應該很喜歡財富,不如考慮一下以後專門給我辦事,我是不會虧待你的。」

木白這一路來的表現很讓庫勒滿意,雖然實力不如伍德,危急時刻卻都是木白起到了關鍵作用,他的膽色和性格都讓庫勒很欣賞。

木白笑著搖頭道:「承蒙公子厚愛,但我已經是青冥公主的人了,你這裡雖然很不錯,卻沒有青冥宮好。」

庫勒的臉色不由沉了下來,不過木白說得也是實話,論實力和勢力,他的家族又怎麼能和青冥宮相比,青冥宮擁有三十六神殿的支撐,除了魔君和傲軒,整個魔君的領地中,再也找不到第三個比青冥還強的勢力。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