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那等我傷好之後,就立即修習它!”

“恩,你要記住,不要貪快、不要貪多。靜下心來,紮紮實實的,一步一個腳印,萬不可一蹴而就。”

“放心吧!方叔叔!我知道了!”

“恩,那你好好歇息吧,我就不打擾了,學校那邊我都已經打好招呼了,等你傷好了,參加個體檢,然後就可以高考了。”

“好的。”

等着方宏遠離開後, 極品萌妻限量版 《風雷羽翼》

《風雷羽翼》共分爲三層。

入門、築基、大成。

每一層裏又細分着許多小層。

比如入門層中的細微、毫察、體明、榮景……

而據說如果練到最後大成這一層,真的是如風如雷一般快,讓敵人眼前一花,就失去了蹤跡。

快若閃電,驚若雷鳴!

越翻越激動,越翻越覺得這套《風雷羽翼》就是爲自己量身定製的一般啊!

自己其實最奉承的不是力量和技巧,而是逃跑能力。

俗話說的好啊,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啊,保不齊哪天就碰到一個比自己牛叉的敵人,那時候怎麼辦?眼睜睜等死嗎?

而有了這套《風雷羽翼》就是讓自己逃跑能力更上一層樓的不二之選。

彭圖安懊惱的捶了捶屁股下的坐墊兒,滿臉寫不盡的憤怒!

“小雜種!就會跑!就會跑!這次差點兒要了老子的命!哼!不過下次,他可就沒這麼好運了!”

孟海坐在駕駛員的位置上,不發一言,只是微微皺起了沒有出賣了他自己。

“小海,這回你乾的漂亮!連傷了那小子手下的三個人!這《黑魔心經》果然了不起!不愧是……”

說道這兒,彭圖安不在吭聲了,因爲他看到孟海臉上的殺氣。

“嘿嘿,不說這個了。”彭圖安尷尬的笑了笑,擺了擺手。

“現在我們就殺到他的住處,我非要親手宰了他!”

看着孟海不理會自己,還在自顧自的開車,彭圖安有點着急了,碰了一下孟海:

“怎麼樣?”

“不行!”

“爲什麼?”

“這是和諧社會,況且那是公共場所,師父,別鬼迷心竅了!”

“我鬼迷心竅!?”彭圖安語氣一下子就冷了許多,以前孟海拿他的話唯命是從,沒有一點兒異議。現在呢?自己不光還要跟他商量事情,還會被孟海一口拒絕挖苦,這是他無論如何也不能夠忍受的。


“不是嗎?”孟海的臉上不起一絲波瀾,甚至都沒有正眼看過自己。

“那現在怎麼辦?”彭圖安果然服從了,畢竟孟海是現在自己最大的底牌了,不能讓他有一丁點的閃失。

“回去,等時機。”

“好吧。”

“什麼!?你要開公司?!”

方宏遠摸了摸姚飛的額頭,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喃喃自語:“不燒啊!?”

“……”

“爲什麼想開公司啊?”

“想掙錢啊!”

姚飛想的很簡單。


“可是你知道開公司不是你們這些孩子想的那麼簡單的,你要幹什麼?啓動資金充足嗎?各方面的人脈如何?供貨渠道穩定嗎?有沒有擔保人?競爭對手實力怎樣?未來你公司的規劃有嗎?市場前景如何?等等等等,這都是你要考慮到的!” “這麼麻煩啊!?”

“恩,小飛啊,凡事都不是那麼簡單的,羅馬城也不是一日建完的,開公司這個事情還要從長計議。”


“我懂了。”


“能跟叔叔說說你開這個公司想做哪方面呢?地產?金融?餐飲還是?”

“都不是,我想做跟醫學有關的,生物研發方面的!”

“哦!?”

“恩,方叔叔,其實這個想法在我的腦子裏已經存放了好長時間了,一直沒有搬到檯面上來。這幾天臥牀我就在想可不可以把這樣一個公司開起來,把它做大做強!”

“生物研發!?這可是個好想法啊!如果真能操作的好的話,那就遠不是現在的一些現有項目所能比的。”

“真有這麼神奇嗎?”

“那是自然的,你沒聽過蓋茨說過嘛,未來能趕超他財富的,只有生物工程基因方面的,現在這方面還很空缺,如果我們真能打開這個口子,那將會給我們帶來不可預估的經濟效益啊!”

“恩,方叔叔,我手頭有好幾個藥方,針對現在市面的一些疑難雜症有藥到病除的奇效,並且沒有任何副作用!”

“此話當真!?”

“千真萬確!”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方宏遠在房間裏激動的來回踱步,顯是激動不已。

“哦?”

“那簡直不可想象的!”

“而且……”

“而且什麼?”

“我還有一個朋友,專攻生物基因這方面的,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叫他來幫助咱們。”

方宏遠盯着姚飛半晌沒有說話,許久才坐下來,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小飛啊,我真的看不懂你了,看你也就是20歲不到的樣子,社會閱歷也沒有那麼深,可是你的人脈和辦事能力居然這麼強!我真的很好奇,你這十幾年都經歷過些什麼。”

“哈哈,方叔叔,你太捧我了,我的經歷不值一提。”

“謙虛了,好了,我就不打擾你了,開公司的事情我會留心幫你想想的,你自己也要好好構思一下,如果順利的話,暑假過完應該就可以了。”

“恩,我知道了。”

送走了方宏遠後,姚飛又躺回了牀上。

“看來真要找他談一談了。”

姚飛剛纔跟方宏遠說的那個人,是當年他們小組和趙雪、左鋒一起的一個男孩兒。

男孩兒叫柯風明,在生物學方面造詣很高,但是不善言談,有時候一兩天也說不了一句話。

可是做人卻很實在,當時在戰場上由於姚飛救了他一命,他承諾以後有用到他的地方絕對義不容辭!

所以剛想開這個公司,姚飛第一時間就想到了他。

好多年都沒有聯繫過了,也不知道現在還能聯繫上不能。

沒辦法,先把電話撥給了左鋒:

“喂,老大啊,又怎麼了?”

“嘿,什麼態度啊,問你個事兒啊。”

“說!”

“你那兒有老柯的聯繫方式嗎?”

“老柯?那個書呆子啊?”

“恩。”

“等一下,讓我給你找找看。”

很快,左鋒便有了答覆:“找到了!”

“說!”

報出了一組數字後,左鋒終於憋不住了,出聲詢問:“老大,你找呆子幹嗎啊?”

“開公司!”

“什麼!?開……開……公司!?”

“有那麼驚訝嗎?”

“不是,老大你要開公司啊?”

“對啊。”

“怎麼會有這麼個想法啊,據我所知,咱們接的那些任務酬金足夠你吃上好幾輩子了吧,錢你肯定夠花啊,現在公司可不好乾啊,操心不說,還有風險。”

“這我都知道,但是我厭倦了那些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了,想穩定下來,幹一番大事!”


“好!那什麼時候要開,跟兄弟我說一聲,也算我一個!”

入贅女婿 怎麼,不當你的黑客了?”

“這個是業餘愛好,我就喜歡跟你在一起幹事兒!媽的,處處透着痛快!”

“好的,開了一定叫你!”

掛了電話,姚飛又撥通了左鋒給自己的這個號碼。

多少年了?是多少年了?

自己都有些忘記了,反正很長時間都沒有再見到那個戴着黑色厚厚鏡片、留着一個西瓜頭、胖胖的男生了。

想到這兒,姚飛握着電話的手竟然有些微微顫抖。

“喂。”一接通,姚飛主動打起了招呼,因爲他知道自己要是不主動開口,柯風明也會一直不開口。

“……”

“我是姚飛。”

“隊長!”

“恩,是我。”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