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從包裏拿出一百元遞給小女孩,說道:“你的花哥哥給你買了,你快去上學,我們晚上見。”

“不行哥哥,錢多了。”小女孩怎麼也不跟接錢。

我又說道:“你就拿着嘛,如果你覺得多了你找給哥哥不行了。”

“嗯啊。”小女孩點了點頭還真找了我四十三塊錢。

我又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頭,說道:“好,小妹妹你快去學校,不然哥哥晚上就告訴你爸媽。”

“不要不要,我這就去。”小女孩說完一溜煙就跑了,生怕我告她狀似的。


看着小女孩離開的背影我突然覺得很心酸,我知道其實這個世界上還有許多和這個小女孩一樣生活的人羣,他們不是爲了生活而是爲了生存。

再回頭看看那正楊集團那金碧輝煌的大廈,感覺特別諷刺,卻又不知道到底諷刺的是誰。

我又坐回了長椅上,目空一切剛點上一支菸白璐瑤和許正楊已經從西餐廳樓上走了下來,我又滅掉剛點上的煙,再把煙又裝回了煙盒裏,向白璐瑤走了過去。

許正楊的臉色看起來沒多大變化,我不知道聊了些什麼,只是看着許正楊一句話不說埋頭向正楊集團走去。

我又衝他喊道:“許董,等等,我答應你的事我已經做到了,但是你答應我的……?”

“你多久要?”許正楊揹着我問道。

“元旦。”

“沒問題,到時候我空出地方給你宣傳。”許正楊說完就走了。

我說了一聲“謝謝”也不知道他聽見沒有。

白璐瑤轉過身來,對我說道:“李洋哥哥,送我去機場吧!”

我向白璐瑤問道:“現在就走嗎?

白璐瑤點點頭:“嗯。”

後悔大師 那好吧,在那邊好好照顧自己,煩了累了就給我打電話。”我也不再說挽留的話,對於白璐瑤來說現在只有開始新生活才能讓她忘記過去的一切。

我打了一輛車去機場送走了白璐瑤,臨走時我對她說道:“對了瑤瑤,你爺爺把房產證放在我這兒的,你要的話我隨時可以給你。”

白璐瑤對我笑了笑,說道:“你就替我放着吧,反正我拿來也沒什麼用。”

“嗯,那一路平安,好好生活照顧好自己。”

我目送走了白璐瑤,臨走時我看着她的表情似乎有些不情願,但最終還是跟着人流走向了安檢口。

怦然婚動,總裁寵妻如命 ! 送走了白璐瑤我也閒着沒事給王胖子打了個電話,準備叫他出來敘敘舊。

電話中就和他約定在大愛的聚樂部裏,我到大愛聚樂部的時候,大愛正和幾個年輕人在打桌球。

見我到來大愛放下桌球杆,一臉驚訝地向我走來,邊走邊說:“喲喲喲,歡迎我們的李大總經理光臨小店。”

我瞪了大愛一眼,損道:“能不能好好說話了,不能就多吃點藥,要是還不能,某精神病院歡迎你。”

大愛來到我身邊將手搭在我的肩上,笑着說道:“不是聽曉天說你回重慶了還自己開了一家公司麼,怎麼想起回來了?”

“瞧你這話說的,難不成就不能回來了。”

大愛從煙盒裏抽出一根菸遞給我,又扔了一根桌球杆給我,說道:“很久沒玩了吧!玩兩杆?”

“隨時奉陪。”我點上煙,試了試桌球杆的手感又往杆子上抹了翹粉。

大愛便開始清場:“讓讓,讓讓,讓你們這羣小兔崽子見識一下什麼纔是桌球界的高手,今天讓你們打開眼界。”

我的技術大愛是知道,曾經我還在大愛聚樂部創下了一個無人打破的紀錄,只是後來被米小艾打破了,主要小艾還是一個新手,尷尬。

差不多快有半年沒打了,不管是手感還是技術都好像差了那麼一點,就連曾經秒殺一切的反球絕招也不怎麼靈了。

最後慘敗大愛,但還是得到了很多讚美,畢竟大愛天天都和這些玩意接觸,技術自然到家了,我就不一樣了。

第一局結束後周圍那羣小子又開始起鬨說:“再來一局。”

“玩什麼呢?玩得這麼嗨?”就在這時王胖子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進來。

大愛趕緊叫人第一根桌球杆給王胖子,又說道:“來,哥幾個好久不見了,20一局如何?”

王胖子撇了一眼大愛,坐到另一邊的馬紮凳上,說道:“胖爺我纔沒那麼傻,這送錢的好事還是留給小李子去吧!”

我也趕忙扔掉杆子,說道:“誰要和你玩錢,那就是找死,你還是自己玩吧!”

我來到王胖子身邊,大愛也放下桌球杆跟了過來,還給我們每人開了一瓶汽水。

王胖子這才向我問道:“欸,你怎麼又回來了?”

大愛也點頭附和道:“對啊,不是聽說你現在在重慶混的風生水起的嗎?”

我看了一眼王胖子,說道:“是這孫子告訴你的吧!你要信他的話,豬都會上樹。”

王胖子無語了半響,說道:“差不多算是了吧,別那麼講究嘛。”

“這可不是差不多,是差很長一截。”我邊說還邊把手張開到極致,比劃着長度。

“哦,我知道了。”王胖子突然看向大愛,說道:“這孫子不得了啊,那個樂克集團的總經理現在可是這孫子的未婚妻啊!咱惹不起呀!”

大愛睜大了雙眼看着我,很明顯的吞了一口口水,說道:“開,開什麼國際玩笑。”

“哎,這還沒開玩笑,你是沒看見他倆那恩愛秀得我都不敢直視。” 背靠總裁好乘涼

就在這時米小艾意外的打來了電話,我藉機去上廁所,接通了電話,對米小艾說道:“怎麼了,小艾。”

“你現在在哪呢?”米小艾向我問道。


“我在大愛聚樂部啊,怎麼了?”我有點疑惑她這時候給我打電話是幾個意思。

“我剛剛回家,潘阿姨說你一大早就出去了,我還以爲你回重慶了。”


“你現在就下班了?”我看了看時間,現在才下午四點鐘。

“嗯,下午沒什麼事了,我就提前回來了,不就想多陪陪你嘛。”米小艾的聲音很甜,讓人聽着很舒服。

“哎喲,你別肉麻了,那你來大愛聚樂部吧,正好晚點我帶你去個地方。”

“好啊好啊。”

掛了米小艾的電話後我又回到倆人身邊,倆人同時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着我。

看得我渾身難受,我喝了口汽水壓壓驚,說道:“不就去上了個廁所嗎,你倆這副表情我就不能理解了。”

王胖子正色道:“是你那個未婚妻打來的電話吧!”

大愛隨即附和道:“就是,還不給我們聽見呢,可不能金屋藏嬌啊!”

我這是服了這二位了,這一唱一和沒誰了,於是只好妥協說道:“誰他媽金屋藏嬌了,她馬上就過來,你們不是想看嗎,今天個就讓你們看個夠。”

王胖子頓時站了起來,“哎呀”一聲向大愛問道:“大愛,快把你這裏的餐巾紙拿來。”

“要紙做什麼?”大愛一臉茫然。

“等下擦口水呀!順便還可以擦擦鼻血。”

“哦哦,對哦。”大愛還真信了王胖子的邪。

我真他媽無語了,拉着王胖子坐了下來,說道:“我說,你倆能不能別鬧,有那麼誇張嗎。”

王胖子又拿出手機照了照臉,說道:“早知道就穿帥一點來了,順便還可以化個妝什麼的。”

“我操!還有完沒完了!”我終於忍不住大吼了一聲。

王胖子瞬間乖乖坐着一動不動,大愛卻又說道:“講真,我在電視上看見過樂克的總經理,確實美得超凡脫俗呀!都不知道你小子怎麼追到的,厲害呀!”

這話說得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了,聽他們這麼說好像還真是我撿了個大便宜似的,殊不知還是米小艾向我表的白,要是知道恐怕以後更得對我刮目相看了,這樣想想我好像真的撿了個大便宜,也許是上天憐憫我吧! 聊得正歡時我的手機鈴聲毫無徵兆的響了起來,是米小艾打來的,我接通問道:“喂,小艾你到了嗎?”

“我到了啊,你在哪呢?”

這時王胖子指着門口,說道:“那不是嗎,來了來了,注意點形象。”

我隨着王胖子指的方向看去,正是一身休閒裝打扮的米小艾,不愧是美女,就連這麼普通的休閒裝都能穿出這麼好的氣質,在我的眼裏簡直秒殺娛樂圈一切女星。

我站了起來衝米小艾大喊了一聲:“小艾,這邊。”

米小艾擡頭一眼就看見了我,便放下電話朝我這邊走了過來,此時大愛傻眼了一般盯着迎面向我們走來的米小艾。

王胖子還特意碰了碰大愛,小聲說道:“注意點形象,別整得跟農村孩子剛進城似的。”

米小艾來到我身邊後我又指着倆人介紹道:“這是大愛,這是曉天,你們都見過的。”

米小艾笑着點了點頭,很禮貌的說道:“你們好。”

“你好我好大家好嘛……”不知道王胖子怎麼就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

米小艾奇怪的看着王胖子,我解釋道:“別理他,他就這樣兒,沒救了。”

米小艾笑了笑,大愛又滿臉疑惑的看着米小艾,說道:“這不是上次秒殺你那美女麼,你們就……這樣了?”

我用腳踢了大愛一下,小聲說道:“還真是損友啊!能不能給我留點面兒。”

“那是李洋讓着我的,是不是?”米小艾又轉頭微笑着看着我。

我尷尬的笑了笑,道:“是,是,你一個新手怎麼可能打贏我。”

其實我們都心知肚明,我的的確確沒有絲毫讓着米小艾的意思,也是的的確確輸的慘不忍睹。

就在這時王胖子的我表情忽然冷了下來,像是想起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對我說道:“對了哥們,你最近有沒有聽到何雅的消息。”

我愣了一下,問道:“她,沒有啊,怎麼了?”

“我聽說最近很多部門都在調查格瑞建材集團,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現在北京整個建材圈一片混亂。”

我也開始緊張起來,追問道:“調查什麼?被封了嗎?”

“那倒沒有,只是聽說哈,聽說格瑞集團有走私的嫌疑。”

“走私?開什麼玩笑,謠言吧!”我的第一反應當然不相信,可是一想歐朋的胡總對我說過要小心孫豪耗這個人,難不成……

米小艾也在一旁說道:“格瑞的事我知道一些,怎麼了?”

王胖子向米小艾解釋道:“格瑞的總經理何雅,是我們很好的一個朋友,只是這兩年她突然大變,變得我們都不認識了。”

我也向米小艾說道:“何雅是我的師姐,我們以前在大學時就關係特別好,我還是因爲她決定來北京奮鬥的,我們以前的關係差不多就和王胖子和我這樣的關係,就是今年她好像變了個人似的,我們也有差不多半年沒聯繫了。”


米小艾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說道:“是這樣啊,格瑞的事我算是一個知情者。”

王胖子隨即問道:“那到底是不是謠言那樣?”

米小艾也不確定的說道:“好像是吧!就上週三發生的事,我們公司剛好有一批產品是和格瑞同一艘船進港的,最後卸貨的時候在格瑞的包裝箱裏發現好十幾箱未拆封的iphone手機,現在還正在接受調查,結果還沒出來。”

聽米小艾這麼一說,我的眉頭一緊,心拔涼拔涼的,雖然表面上我們已經斷絕了關係,但是心底裏還是着急的,畢竟曾經那麼多年的感情,這可是要蹲大牢的呀!

王胖子看出我臉色的變化,對我說道:“也彆着急,現在結果不還沒出來麼,再說格瑞這麼大的產業,不會那麼草率的公佈結果。”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