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暈,敏姨你的修爲居然能瞞過鉅子他們?”張三風也是被震撼了一下。

“爲什麼不能?在他們納氣期之時,我便完成了築基。”敏姨似乎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般。

“敏姨你現在什麼修爲?”張三風雖然知道這樣問很沒禮貌不過還是忍不住問道,因爲在張三風的天眼之下對方一直都是一個普通人。

“假丹之境而己。”

“假丹?”張三風對於這個境界卻是沒有概念了,在張三風的印象中好像只有金丹和抱丹一說可是從未聽過假丹一說。

“二十四年前在我將要成就金丹大道之時,突然傳來聶寧的死訊,我一時心神大亂,無法將金丹凝實,也便成了這副假丹模樣,雖然遠遠超出築基境,卻也達不到真正的金丹境。”

“這麼強?!”張三風卻是嚇了一跳。

“強麼?我卻知道這點修爲對隱龍還是不夠看的,不過我他們要敢傷害我的欣欣我一定要他們好看!”

“敏姨這隱龍這麼強?”張三風從敏姨的聲音中聽出不甘。

“強,非常強,當年我剛剛達到築基期的時候他們的一個小首領曾經來找過我,和我不分上下,據那個小首領說他時小首領中最弱小的存在,在們之上還有大首領……”

……

此時,天色已經黑了,海天市的大街上各色霓虹燈不斷的閃爍着絢麗的光彩,大街上熙熙攘攘的,對於許多夜生活豐富的人來說,一天中最精彩的時光從現在纔剛剛開始。

回到自己公寓,張三風一邊吞雲吐霧,一邊回想着敏姨的話,今天一天發生太多的意外,都讓張三風有些茫然。

“真是不可思議,敏姨居然是傳說中的高手,我從小住在敏敏公寓居然從來沒有發現過!”鍾鈴在聽了張三風的講述後也是呆立當場。

“是呀,敏姨爲了欣欣可是放棄很多的,她說她混修行界的時候還有個很響亮的稱號呢。”張三風看了鍾鈴一眼,繼續說道。

“什麼稱號?”鍾鈴可不像張三風,半路出家,對修行界的消息還是很靈通的,稱號這種東西可不像綽號什麼的都是自己起的。

“什麼東方玉仙子?!對應該就是這個。”張三風想了一下說道。

“東方玉仙子?好熟悉呀,好像在什麼地方聽說過一樣?”鍾鈴皺着眉,思考一會驚呼,道, “我想起來了,東方玉仙子,西方醉羅漢,南方巫白羽,北方魔噬天,中位天妖子,二十年前修行界的築基期五方位強者。”

“五方位強者是什麼?”一旁的許若欣也是一臉好奇。

“每隔十年,凡是實力達到築基期的強者,凡是認爲自己實力超凡脫的修士便可登天山,凡是登入山頂的便可入天人榜,這榜正好應了那一句一入築基天人相隔,而最後力壓羣雄的五位強者便封爲五方強者,而這東方玉仙子便是二十年前的五方強者,真是想不到敏姨會是東方玉仙子。”鍾鈴說話的時候也是一臉唏噓不已,“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天人榜好像明年五月初五又要開榜了,也不知我什麼時候才能去看看。”

“想去就去嗎,有什麼大不了的。”張三風滿不在乎說道。

“去了也是百去,據說那裏存在着上古時仙人沒立的陣法,每十年便會開啓一次登天之路,只有築基之上才能通得過。”鍾鈴冷笑道。

“那若欣也要去,等若欣去上了弄個小公主的稱號回來。”許若欣握了握粉拳說道。

“什麼小公主,不如叫小魔女,小魔鬼什麼的。”張三風小聲嘀咕。

“我說若欣啊,你想要去,也要抓緊時間提升修爲吧,就你這樣連登天之路的門都找不到。”鍾鈴也是苦口婆心。

“現在別說這些了,敏姨說我們如果遇到解決不了的事情可以去找她,還有她說既然隱龍的人己經發現了欣欣的存在,她再裝普通人也沒有了意義,她決定要辭了現在的工作保護欣欣。”張三風繼續說道,“她說她謝謝鍾鈴這些年對欣欣的照顧,她說算她欠你一個人情。”

張三風有些鬱悶的說道:“沒想到你這麼好的運氣,有一個絕世的高手欠你人情,真是敏姨這麼小氣,也不說自己欠我一個人情,一個小小的人情也可以呀。”

“我說三風哥哥你羞不羞,還搶着討人情呢。”許若欣被張三風的樣子逗樂了。

“早知道當時敏姨問我是不是找算追求欣欣的時候我就答應了,想想吧多一個絕世強者的岳母也不錯。”張三風似乎一臉懊悔。

張三風自己都清楚,這話只是說說罷了,要是真讓他做個吃軟飯的他還真做不出來。

“行了,別鬧了,今天也是挺累的,早點休息。既然欣欣以後的安全由敏姨負責了,我想也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了,從明天開始公司正常運作。”

說真的,這幾天從得知吳欣欣會有危險,有不少的工作都被鍾鈴推掉了。

…………

ps:大家多多收藏支持吧,最近兩天要申請上架了,大家多多支持壞男人呀 一大早張三風忙慌洗漱了一遍,便打開了電視機,調到了早間新聞的頻道。

嗯,啥你問我張三風爲啥那麼關心國家大事?

那你就誤會大了,只不過這幾天海天市電視臺新來了一個播報早間新聞的新聞主播。

長相實在很像張三風初中的時候暗戀的一位外語老師,尤其是那波濤洶涌的雙峯,緊緊的包括在職業裝之下。

“不錯!”

張三風用手擦擦口水,對着電視裏面裏面的酷似年少時女神的主播出神。

“三風哥哥你在做什麼?”許若欣突然從房間中走了出來。

“我在看新聞,我在看新聞。”張三風心虛解釋道。

現在插播一條緊急新聞,過我市發生了一起惡性殺人案件,在文水街被害人被直接放血致死,希望有知情者可以提供有利線索,警方將懸賞十萬。

……

海天市警察局,刑警隊刑偵室中,韓萌萌無奈的看着眼前這一堆忙忙碌碌,着實有一種無力的感覺。一直以來,一直覺得這警察纔是自己應該的職業的韓萌萌有些無奈了,要說戰鬥力,這韓萌萌絕對是第一,可這刑偵的能力可是差強人意了。

一宿的時間了,案情沒有任何的進展。

問出來的東西,全是一些沒什麼用的東西,最可恨得是,案發地正對着監控,這監控壞了一個多星期了還沒修。韓萌萌當時就怒了,就要大大出手,還好被副所長拉住了。

“找出死者的身份了嗎?”韓萌萌對着走了進來的幾個同事問道。

“找到了,對方是敏敏公寓的住客,這傢伙不是本市的人,是從雲港市來工作的,現在在一所酒吧打工呢。據認識的人說這傢伙手腳可是很不乾淨,經常欺負比他弱小的人,不過……”韓萌萌的同事欲言又止。

“怎麼了?”韓萌萌看對方這個樣子,眉頭皺了起來。

“是這樣的,死者的傷口很奇怪,像是電視上演的殭屍咬的。”對於一般人來說,他們是不會相信神神怪怪的,所以韓萌萌這位同事纔不知怎麼說。

“殭屍麼?”如果是以前韓萌萌也不會相信,不過自從認識了鍾鈴他們韓萌萌就信了,韓萌萌點了點頭,道,“好的你先出去吧!”

等同事走後,韓萌萌便撥打了張三風的電話。

“什麼事,暴力女?”張三風慵懶的說道。

“你們敏敏公寓有個住客死在了文水街,死相有些奇怪好像是被殭屍吸血吸死的,你和鈴姐過來看看吧,我懷疑……”


“喔,這麼回事,那你們警局準備出多少費用?”張三風直接打斷了對方。

“錢,錢,錢,就知道錢,我看你的心都跑到錢眼裏了。”韓萌萌有些氣憤。



“我說大小姐,我們也要吃飯吧。你有國家金飯碗端着我們可沒有。”張三風對韓萌萌這個正義感暴強的小姑娘很是無奈。

“這案子上頭髮布了十萬懸賞,只要你們能提供有利線索就是你們的了。”韓萌惡狠狠說道。

“你也聽到了,鍾老闆這任務我們接不接?”張三風望着坐在辦公桌前的鐘鈴問道。

“當然接,就憑死者是敏敏公寓的住戶,不給錢都接……”

“聽見沒有鍾鈴姐姐說不給錢都接,你看看你還管我要錢!”得,好人你們都落了,弄了半天自己裏外不是人啊,這真是做男人啊,真命苦啊,只能躲在廁所偷偷哭了。

“位置!”張三風咬着牙說道。

“海天市殯儀館。”

這回輪到張三迎接驚訝的目光了,鍾鈴道:“沒看出來啊!三風你還知道爲我們爭取利益。”

張三風有些鬱悶的道:“你沒事說哪些話幹什麼。”

“反正價格談完了,我爲什麼還要做這個惡人?”鍾鈴反問道。

張三風苦笑道:“早知道那些話我就不說了,又不多發我一分錢,我這是何苦呢?”

鍾鈴哼了一聲,道:“你不做這個壞人,難道還讓我做?至於漲工資的問題吧,我還可以考慮考慮。”

張三風一愣:“漲工資,你一定在和我開玩笑吧?”

“怎麼還不願意,是不是嫌沾染銅臭呢?”鍾鈴接着說道。

“當然不是,那鍾老闆給我漲多少?”張三風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中指撮了撮,裝出一副奴才模樣。

“行了別貧了,敢緊出發,這事萬一和殭屍有關的話那可就不簡單了,處理不好就會發生屍變。按理來講現在應該沒有邪物敢在城市中吸血纔對。”鍾鈴心中有種疑惑。

幾人很快駕車來到殯儀館,找人一問,別說還真有人知道,因爲對方死得太蹊蹺了。

“鈴鈴你們來了。”韓萌萌向鍾鈴點了點頭。

“女神,你也在啊!”一旁張雲飛卻是表現出一副的豬哥相。

“去死!你這個死胖子!”韓萌萌一臉嫌棄,“我說鍾鈴姐姐你怎麼把這個貨帶來了。”

“唉,我本來也不想叫他來的,想讓他留家看門,可是誰知道他一聽是你叫我們來的,死活也要跟過來。”鍾鈴也是一臉尷尬,好似爲有這樣的手下而感到丟人。

“咦,今天怎麼不見小欣欣?”韓萌萌有些納悶,要知道那個小丫頭,可是最喜歡神神祕祕的東西的。

“她留在家保護吳欣欣,你也知道我們那邊的情況。”鍾鈴很是不爽。

“女神,你怎麼不關心關心我。”張雲飛很是傷心大叫道,引來不少的人注目。

韓萌萌哪裏受得了這個,一腳便將張雲飛踹到了一旁。

“行了,別鬧了,還是趕快去看看那屍體吧,萬一真是被殭屍咬死的,很容易發生屍變的。”張三風沉聲說道,他可是不想和韓萌萌懟。

幾人在韓萌萌的帶領下來到停屍間,因爲案情沒有明瞭,所以門口還站着兩個警察。

“所長!”兩位警察敬了一個禮道。

“打開門,我要檢查屍體!”韓萌萌面無表情的點點頭。

“好的。”兩人並沒有阻擋幾個人,而且很快打開了門。

果然陰冷,張三風莫名的打了一個冷顫。

“怎麼樣?”韓萌萌看着鍾鈴圍着屍體轉了一圈,尋問道。

ps:大家多多收藏支持吧,最近兩天要申請上架了,大家多多支持壞男人呀 “沒有屍氣,不過又確實是被吸乾了血才死的,也沒有妖氣,真是奇怪,卻陰氣這麼重!”鍾鈴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如果不是被邪物殺死的,那就是人爲了?不過根本就沒有留下任何的證據!可惡!”

“這事恐怕不簡單,恐怕這事是由邪修所爲。”張三風吸了口氣,沉聲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件案子決對不會只有一起的。”

“你是說嫌疑人還會再做?”韓萌萌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能不難看麼在自己管轄的範圍接連出現殺人的事,而且用這麼詭異的殺人手段很容易引起恐慌的。

而這個時候一個便衣打扮的人跑了進來,對韓萌萌小聲嘀咕着,韓萌萌的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了。

原來真如張三風所說的一樣,在離文水街不遠的一條街道發現了死屍。

“死者身份查到了沒有?”韓萌萌沉着臉詢問道。

“查到了,死者和前一個死者一樣都是敏敏公寓的主戶,而且……”

“而且什麼?”

“而且這一次死者和這一個死者一樣,是被吸乾了血死的。不過這次我們在死者路經的地方查到了監控,可是監控控制範圍並沒有發現其它的人。”

“我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這屍體的靈魂力量沒有任何殘留,按正常來講即便是死了的人,也會有靈魂力量,我們先去那個現場看一下吧。”張三風提議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