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可如今我覺得不是你去多想的時候,面對妖魔亂世即將來臨,如果你覺得你現在考慮的問題比世間的安危更重要的話,那我無話可說。”寒霜雙眼透着犀利,直直的盯着雲天。

雲天沒有想到寒霜竟然能看透自己的心思,被她這麼一說,雲天只能作罷,與此同時,寒霜將手心上空的逆天珠輕輕朝雲天一拋,那散發着金光的逆天珠便向雲天旋轉着飛了過來,來到雲天身前後,逆天珠便停了下來,這小珠似乎有着極強的靈力,一靠近你雲天,就讓雲天全身的靈力開始惴惴不安,全身的靈力也開始不停的躁動起來。

“你慢慢的將它託與手心之上,然後用自身靈力與其散發出來的靈力融合,如果它能認同你本身的克天命格,便會自身與你融合,如果不認同你的命格,你便只能與其融合之靈,依照你自身靈力施展出五靈之一。”當逆天珠到了雲天身旁後,寒霜便將使用方法告知了雲天。

按寒霜所言,施展這逆天珠似乎不難,只要自身擁有靈力,便可以用自身靈力與其融合後施展出五靈之力,按照寒霜所言之意,雲天慢慢的將逆天珠託在手心上空,而後開始將自身靈力從手心之中發出,與逆天珠的靈力融合。

當雲天將自身靈力從手心發出後,雲天感覺到立即又一股吸力將自己的靈力吸走,然後就如有一根五行的線將自己的靈力與其相連,那道吸力一直在不斷的吸收着自己的靈力。

隨着雲天感覺自身靈力慢慢的從手心裏流失,逆天珠旋轉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可雲天卻感覺到了自身靈力越來越不支,因爲隨着逆天珠旋轉速度的變快,其吸靈之力也越來越強越來越大,所以自身的靈體不到片刻,就已經被逆天珠的吸靈之力吸收的所剩無幾。

“雲天,將你天靈之中的靈力用到那吸靈之力中去……”就在雲天慢慢感覺到靈力不濟時,龍鳴劍的聲音卻從大腦深處傳來。

雲天一聽,立即會意,開始轉動靈力,將天靈之中的靈力與流轉到手心之中,當雲天將天靈之中的靈力流動到手心之中時,逆天珠竟開始旋轉的同時不斷的變換顏色,不過此時雲天卻絲毫感覺不到靈力架空的感覺,雲天這已經是第三次依靠天靈來緩解危機,每次都能成功化解,漸漸的,雲天似乎明白了這克天命格其中的真諦。

寒霜見到逆天珠竟然開始變換顏色,一臉的喜悅之色,因爲她清楚,只要逆天珠能變換顏色,那就證明它已經認定了與其融合靈力之人,只有這樣,逆天珠纔會變換五靈之力爲其所用,而這五種不斷變換的顏色,也是一種認定的證明。

“雲天,逆天珠已經認定了你的靈力,現在你已經得到了它的認可,並且它也已經將自身五靈之力與你的靈力融合,現在你只要用自身意念想着你要施展的五靈之力,逆天珠立即就能將其變爲靈力發揮出來了。”寒霜高興的對着雲天吶喊着。

雲天一聽,抱着試一試的心態,心裏默唸到火靈之力,就在雲天意念想到時,逆天珠便消失不見,而與此同時,寒霜再次大聲對其喊道:“雲天,逆天珠消失後,你便可以想着你要施展出靈力攻擊的範圍和地點,然後逆天珠便會根據你所想的範圍和地點進行攻擊了。”

雲天看了看這屍骨峯,雖然這裏如同荒山,可雲天卻還是沒有將地點選擇在這山峯之上,雲天雙眼望着天空,大腦之中想着天空之上以及範圍後,不到一秒,雲天就發現自己所想之處出現了一顆極爲細小的火珠。見到自己施展出來的五靈之力竟然只有這樣弱小的威力,雲天不免有些疑惑。 道陵玄記 ,不斷的往外翻滾,而與此同時,寒霜立即施展其護身法咒,因爲雲天也感覺到了那股熱浪襲來,可就在熱浪衝到雲天身前時,雲天在沒有施展護身法咒的情況下,周身卻有一層赤紅色的光罩圍住了自己,同時那熱浪襲來的炙熱感也隨之消失。

雲天看了看那火焰與自己的距離,足足都幾百米,可在這麼遠的距離外,那層熱浪的威力卻讓雲天震驚,因爲當熱浪消散後,雲天卻發現這座原本就沒有多少樹木的屍骨峯,已經淪爲了焦灼狀,甚至有些石塊,也因爲過熱而爆裂開來。再仔細一看,這屍骨峯上原本的封印,竟然也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試想如果方纔要是沒有這封印抵擋這層熱浪,那會是什麼後果。

“恭喜你,你成功收伏了逆天珠……”雲天還在震驚之中,可寒霜卻向自己走了過來,但她此時卻還沒有去處護身法咒,因爲此時被熱浪衝洗過的屍骨峯上,如果沒有法咒護體,想必就跟在站燒紅的鐵塊之上無亦。

“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雲談有些恍惚的說道,他確實太震驚了,這逆天珠的五靈之力的威力,簡直讓他感到恐懼。

就在雲天和寒霜在爲收伏逆天珠感到高興時,在屍骨峯的下面,姜茗卻極爲擔憂。

茅山宗室外邊,姜茗帶着八大長老面色顏色的相依而站,當所有人都集合完畢後,姜茗一聲令下:“大家快跟我來……”隨後,一衆弟子在八大長老的帶領之下極快的朝屍骨峯上疾奔而去。

【PS:本書每日21:00準時更新,一直到完結全免章節。爲的只是給下一部小說積攢些人氣。如果你喜歡,那就收藏吧,大方的哥們姐們,給點鮮花和票子也可以,雅楓在此多謝了。與作者親密交流QQ羣:61221511。入羣請註明爲本書收藏者】 在姜茗的帶領下,茅山派所有弟子都一同朝屍骨峯疾奔而去,見到屍骨峯上的異象,八大長老無一不驚訝,都以爲是屍骨峯上的時空入口又被開啓,魔族大軍再入人界所致,所以姜茗以最快的速度集結了茅山所有的弟子,立即趕去阻止。

八大長老飛在最前,緊跟其後的是茅山的弟子,平夢和天雪此時也一起跟了上來,唯獨還不知此事的就是遊安剛,因爲這會他還在夢境之中,絲毫沒有被茅山弟子集結的吵鬧聲影響到,至於不會飛行之術的思樂,最後只能留在慕雪房間。

雲天的領悟能力超強,只是施展了一種五靈之力,雲天就將其餘的靈力融會貫通,全然掌握。只是需要多家練習,提升自身靈力,便可將逆天珠的五靈之力越發強大的施展出來。

“將逆天珠收起來吧,如今你已經是逆天珠的主人了……”寒霜微微一笑,對雲天說道。

雲天見到寒霜嫣然一笑,竟看得癡了,自從認識寒霜以來,她就一直是冷若冰霜,很難見到她的笑容,如今突然見到寒霜這麼一笑,那份冷冷的美,讓雲天怦然心動。不過雲天畢竟是修煉有成之人,只是微微一怔後,立即就收回了神色,然後將逆天珠收回了自己的儲物空間之中。

“大家快跟上&……”鄧雲一路之上,都在不停的催促門下弟子,雖然從山下飛身來到屍骨峯只用了不到一分鐘,可這一分鐘對於心急如焚的八大長老來說無疑還是感覺長了點,因爲他們深怕屍骨峯上的魔族入口再次開裂。

“咦,長老他們來這幹嘛?”雲天收回逆天珠之際,就聽到了鄧雲的聲音,然後轉頭一看,八大長老已然來到了屍骨峯頂峯之上,一臉的怒意。

姜茗身先士卒飛在最前,當他來到峯頂見到雲天後,也是非常疑惑。姜茗飛在空中,仔細看了看四周,發現這屍骨峯之上竟全都變成了焦灼狀態,一眼望去,本來就稀少的花草樹木已經全都化爲灰燼,此時,姜茗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姜茗雙手一揮,一道金光從其手中閃過,緊接着,那道金光從其手中發出,朝天空射去,金光極快的飛向天際,最後消失不見。

見到這一幕,姜茗有些驚詫,向雲天問道:“掌門,這屍骨峯的結界爲何會消失?”姜茗一來屍骨峯,只見到雲天,所以她的疑問自然也只會問雲天了。

雲天似乎有些歉意,帶着一絲愧疚回道:“長老,這屍骨峯的封印,是我……不小心給打破的……”

此時跟在後面的茅山弟子全都已經來到了屍骨峯的上空,不過有些弟子在離屍骨峯峯頂還有上百米處就停了下來,此時能來到這峯頂上空的,都是一些靈力比較深厚的弟子。而姜茗此時也感覺到了周身的異常,自己因爲剛纔太過焦急,一時沒有注意到周身的不適之感,如今見到身後飛來的一衆人等全都施展了護身法咒,姜茗才感覺到那陣陣熱浪讓自己全身感到灼熱。而那些留在百米之外的弟子,也是以你爲很靈力低微,無法抵擋這股熱浪衝擊,所以不得不停止了前進。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姜茗御其護身法咒,一臉疑慮的向雲天追問道。而身後的一衆人等也都是一臉茫然的看着雲天,等待着他的答案。不過此時平夢臉上卻露出了不爲人察覺的笑意。

“各位長老,雲天方纔只是在修煉一門法咒,只不過這法咒威力過大,纔會造成現在這樣的情景,這法咒是小女子教他的,如果給茅山造成了什麼損失,小女子願意一人承擔。”寒霜又回到了一副冷冰冰的神色,就算是道歉,似乎也是趾高氣揚。

聽寒霜這麼一說,姜茗細細的看了看寒霜,從一見到寒霜以來,姜茗就覺得奇怪,因爲寒霜身上似乎沒有凡人的氣息,也沒有仙界的仙靈之氣,如果說是妖魔,卻又沒有妖魔之氣,想來想去,姜茗卻也想不出這寒霜到底是什麼身份,不過從其體內散發出來的一股氣息,讓姜茗一接觸到就有一種肅然起敬之意,所以姜茗認定這寒霜決然不是一般人物。

姜茗看了看寒霜後,再轉頭看了看周圍的景象,一向嚴謹的姜茗竟一臉笑意說道:“無事無事……既然你願意教雲天如此厲害的法咒,那對我們而言無疑是莫大的好處,我們又怎會責怪了,只要你們沒事就好……”

“多謝姜長老諒解……”雲天見姜茗不見怪,連忙道謝。

“好了,既然沒事,那大家就回去吧。”姜茗對大家說完,又向豆莎一行人說道:“各位師兄師妹,你們隨我留下來重新施展結界……”

一行人聽姜茗之言,紛紛離去,雲天和寒霜也隨大夥一起離開了屍骨峯峯頂朝山下而去,最後只留下八大長老在屍骨峯上施展結界。

當一行人離去後,姜茗的雙眼卻一直望着雲天的背影,當雲天最後消失在她視線中後,姜茗卻無奈苦笑,自言自語:“看來人界有救了……”

“慕雪,你們回來啦……沒事吧?”在慕雪房間外,思樂一直在翹首苦盼,盼着大家平安歸來,此時見到一行人全都回來,思樂顯得很興奮,連忙跑上前去迎接慰問。

“沒事,呵呵……”慕雪嬉笑着回道。


“啊……”一聲悠揚的哈欠隨着開門之聲傳來,當茅山的弟子紛紛散去,只留下雲天一行幾人後,遊安剛纔悠哉的打開了房門,一副還沒睡醒的樣子。

見到遊安剛從房間走出來,大夥見到後全都大笑起來,被大家盯着這麼大笑,遊安剛似乎意識到什麼了,他突然低頭一看,自己的衣服竟穿反了,這下可丟人丟大了,他立即走回了房間,關上房門,可外邊的笑聲卻起伏不斷,大家都被遊安剛這一幕給逗得開懷大笑。


一天過去,又到了傍晚時分。今晚的茅山宗室卻少了八大長老的身影,李月和何須幻也不知所蹤,在裏面的,僅僅只有云天的好友寒霜、平夢、思樂已經他的徒弟遊安剛,當然,天雪和慕雪也列在其中。

雲天與大家坐在一起,面色沉重,看了看大堂裏閃動着的燭光後,雲天緩緩說道:“明天,我就要依龍鳴劍的意思下山去世間找尋奇人,我們相聚到一起是緣,但如今妖魔相依,亂世即將到來,所以對於各位的去留之意,我想在今晚得到一個答案。”

“不用多說,算我一個……”雲天話音剛落,寒霜就站了出來,十足一個講義氣的兄弟般,絲毫沒有退縮之意。

“天雪,你是想回去跟爸爸在一起了還是繼續跟姐姐在一起了?”平夢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向天雪提出了這個問題。

一臉天真的天雪面對平夢的問題,笑着回道:“天雪願意繼續跟雲天哥哥在一起……”

“嗯,那好,那我們就繼續在一起闖蕩江湖……”平夢這話其實是在電視上學到的,可此時她卻做出一副江湖大俠客的樣子,逗得大家一陣鬨笑。不過她其實也是在間接回答了雲天的問題。

平夢說完後,雲天將雙眼看向了思樂,思樂面對雲天的目光,絲毫不畏懼的說道:“爺爺說了讓你帶我一段時間,你可別想這麼輕易就把我給甩開了……”

雲天沒想到,思樂竟會給出這樣的回答,這讓雲天竟有些不好意思了,不過這其實也表明了思樂的意思了。 假愛噬心:陌少的雙面嬌妻

“看我幹嘛,你以爲我會讓你一個人去瀟灑啊,門都沒有……”慕雪假裝一副生氣的樣子,瞪大雙眼怒視着雲天,讓雲天不敢在多言,只能無奈搖頭苦笑。

“你了,安剛……”最後,雲天纔將眼神看向了遊安剛。

“我……我可以選擇不去的是吧師傅……”遊安剛一副滑頭樣,故作憨笑顯得很害怕的樣子。

“當然,你有你自己的選擇……”雖然雲天嘴上這麼說,但云天其實還是很希望遊安剛能與自己一同前行的,因爲他所掌握的陣法,對自己絕對有着莫大的幫助。

“呵呵,這個,這個……師傅……我……”遊安剛吞吞吐吐,一看就是不想去的樣子。

“好了,我知道了,沒事,你有你自己的選擇,時間也不早了,大家各自回房休息吧!”雲天笑着說道,隨後就隨大家一起退出了茅山宗室,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師姐,你認爲雲天他們此行能有收穫嗎?”姜茗的房間裏,八大長老一同圍着石桌而坐,大家似乎正在商量雲天出行之事。

“我看一定會有收穫。”鄧雲堅定的說道。

“爲什麼啊?”舒海生有些不解的想鄧雲問道。


“因爲他每次都能給我們帶來驚喜啊……”豆莎看上去對雲天此行也很是信任。

“好了,都回去休息吧,明日一大早還要去送他們了……”姜茗似乎不想多說,一晚上都不怎麼說話。

大夥聽大師姐這麼一說,大家也只能不再討論,都各自朝自己的房間而去。

天色剛亮,茅山所有弟子就已經來到了八卦陣,所有弟子按照方位整齊而列,似乎在等待誰的到來。一會後,雲天一行人在八大長老的陪同下向八卦陣走來,一路之上,八大長老都在對雲天叮囑着,而豆莎也是一路都在跟慕雪囑咐,要她注意安全。

又見1982 ,尋覓奇人之行,似乎全都是雲天這幫年輕人,在八卦陣細談一陣後,八大長老便開始爲雲天一行人施展傳送之門的法咒,就在那道光們慢慢呈現在大夥面前後,遊安剛卻從遠處跑來,來到雲天身邊大聲說道:“師傅,我願意跟你一起去……”

見到遊安剛的到來,雲天沒有說什麼,只是微笑着點頭,顯得很欣慰。傳送門已經成型,雲天最後將目光看向了何須幻,眼中流露出一絲不捨,可何須幻卻鄭重的向雲天點了點頭,雲天才轉身直徑走進了傳送光門之內,隨後其餘幾人也跟隨雲天走進了傳送門內。一陣金光閃過,雲天一行人便消失在了八卦陣中心,再也不見其蹤跡。

茅山八卦陣,八大長老臉色黯然,可眼中卻都流露出一絲堅定,對於雲天此行,他們都堅信雲天一定能尋找到人界的奇人,來解救人界的危機。而云天此時,已經出現在了一座繁華的城市之中……

【PS:本書每日21:00準時更新,一直到完結全免章節。爲的只是給下一部小說積攢些人氣。如果你喜歡,那就收藏吧,大方的哥們姐們,給點鮮花和票子也可以,雅楓在此多謝了。與作者親密交流QQ羣:61221511。入羣請註明爲本書收藏者】 “這是什麼地方啊?”從傳送光門內走出來後,遊安剛一臉狐疑,看着四處都是雜草叢生,枯木凋零,一看就像是在大山裏,不遠處還有一條泥巴小路,這樣的情景不免讓他感到疑惑。

雲天微微一笑,也不加回答,而後就朝不遠處的小路走去,其餘人也隨之跟了上去,遊安剛見自己的疑問得不到回答,只能悻悻的跟着大家的腳步走去。

沿着山路向前走了不遠後,一行人就來到了一條大馬路之上,不過在這樣的大山上的公路,卻很少見到來往的車輛,雲天朝四面看了看後說道:“看來這裏是不會有車輛來往了,不如我們就用飛行術吧,沿着公路應該就能找到人多住宿的地方了。”

“也只能這樣了,不過大家儘量離地面高一些,要是不小心被下面的行人見到我們就不好了。”慕雪提醒道。畢竟給一般人見到有人在天上飛,難免會引起轟動,這樣對於修道之人而言,絕非好處。

“安剛和思樂都不會飛行術,我看寒霜你帶着思樂,安剛由我負責。”考慮到一行人中有兩人都不會飛行術,雲天只能提議由會飛行術的人帶他們兩。

寒霜爽快的點了點頭,然後雙手橫空一劃,一道淡藍色光芒隨之將她自己和思樂籠罩其中,而云天也如法炮製,隨着雲天的金色光罩將遊安剛籠罩後,一行人便騰空而起,開始沿着公路的前方飛行而去。

沿着公路飛行一段路程後,一座繁華的都市就出現在了衆人眼中,眼見臨近城市,雲天立即下令停止了飛行,一行人便找了一處無人的郊區落地。

纔剛下地面,雲天就眉頭緊鎖,顯得很憂慮,寒霜跟平夢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不過兩人都沒說話,只是同時看向了雲天,面對寒霜和平夢投來的目光,雲天故作輕鬆的說道:“你們先沿着這條大路去城裏找住的地方吧。”

聽雲天的話似乎他不準備跟自己一同進城,慕雪不解的問道:“你要去幹嘛啊啊?”

“我有些事處理一下,處理完了馬上去找你們。”雲天說道。

“慕雪,我們先進城吧,我有些累了……”平夢眼中閃過一絲異樣,說話的語氣也顯得很疲憊。

見平夢的樣子,雲天嘴角卻揚起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慕雪聽平夢那麼一說,也只能先答應進城,就在要走之時,還不忘回頭叮囑雲天:“待會我會用虛靈符貼在我們住宿的酒店,到時候你直接進來就好了。”說完的同時,慕雪右手劍指一豎,隨着一道金光從其手中射出,落到雲天身上後,便轉身離去。

虛靈符乃是一道用自身靈力施展的隱形法咒,可以通過自身靈力牽引施法之人找到自己設下的靈符地點,方纔慕雪手中那道金光,其實就是牽引雲天的靈引,是特意讓雲天方便尋找自己施展符咒所用。

慕雪帶着一行人準備離去,就在她們走了沒多遠時,雲天卻突然叫道:“安剛,你先別走,我帶你先去學一些道法,待會跟我一起回去。”

“什麼,師傅我沒聽錯吧,你要教我道法了啊……”遊安剛一聽雲天叫自己去學道法,一臉的興奮,連忙轉身朝雲天跑了過來。

遊安剛朝雲天而去後,慕雪一行人也停下來一探究竟,此時的平夢卻不知何故,竟在捂嘴偷笑,寒霜見到平夢的樣子,也只是一臉無奈的搖頭,唯獨慕雪和思樂兩人,顯得很迷茫,也搞不明白爲什麼突然大家都那麼怪異。

“沒事了,你們先走吧。”見慕雪一行人停下來觀望自己後,雲天卻再次催促她們先走。

“我們走吧,慕雪……”平夢此時也附和雲天之語,叫着要離開,慕雪無奈,只能帶着大家再次朝城中走去。

“師傅,我們是要去幹嘛啊……”跟着雲天走了一會後,遊安剛就忍不住好奇的向雲天問道他到底要帶自己去幹嘛。

雲天詭異的一笑,沉聲回道:“帶你去鍛鍊鍛鍊……”

“鍛鍊?”遊安剛似乎不明白雲天所言之意。

“嗖……”遊安剛話音剛落,還處於自己的思緒之中,突然背後傳來一聲輕響,似乎是什麼從自己身後快速的飄過,可他回頭一看,卻又什麼都沒有,的回頭看雲天時,才發現雲天已經走到前面去很遠了。

遊安剛打了一個哆嗦,連忙快步的朝雲天追了上去,可自己正準備開跑追逐雲天時,雲天卻在不遠處的前面停了下來,遊安剛見雲天停下來後,連忙奔了上去。

“啊……師傅,你怎麼帶我來這種地方啊……”剛來到雲天身邊停下,遊安剛放眼一看,一眼望去,這裏竟然是一塊墓地,那些年久失修的墳墓雜草叢生,而此時又是冬季,不少墳頭上的草已經枯萎,露出了殘舊的墓碑,看上去給人一種陰森之感。一向膽小的遊安剛見到這樣的景色,怎麼能不驚訝了。

“怎麼了,害怕了?”見遊安剛一臉恐懼,雲天卻顯得有些得意之色。

“師傅……你不是說要帶我學道法嗎?怎麼來這種地方幹嘛啊,我們我們還是趕緊回去吧,免得大家擔心,走吧走吧……”遊安剛言語中帶着一絲顫抖,不斷的催促雲天離開,想必是見到這幅景象內心害怕。

“要走你自己先走,我還有事要處理……”對於遊安剛的害怕,雲天絲毫不在意,說完就自顧朝墓地裏面走去。


看雲天竟朝墓地裏而去,遊安剛卻猶豫自己到底要不要跟上去,剛見到雲天慢慢的離自己越來越遠時,最終遊安剛還是戰勝不了自己內心的恐懼,不敢一個人獨自離開,所以只能跟了上去。

隨雲天走在墓地中,腳底下踩着發黃枯萎的枝葉,聽着那傳來的吱吱響聲,遊安剛直覺心裏發涼,可再一看雲天,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對着這放眼望去全是墳堆的墓地,絲毫沒有害怕的樣子。

“嗖……”一身輕響再次從身後傳來,這次似乎比剛纔的響聲要大一些,而且遊安剛很明顯的感覺到了身後傳開一陣寒風,吹得脖子都涼颼颼的,可轉頭一看卻還是什麼都沒有,這讓原本就萬般恐懼的遊安剛又靠雲天近了些。

“師傅,我怎麼……感覺我們身後……好像有什麼東西跟着一樣啊?”感覺到異常的遊安剛戰戰兢兢的向雲天說道,似乎想從雲天那裏得到答案。

雲天詭異一笑回道:“這裏是墓地,又是在荒郊野外的,說不定有孤魂野鬼也有可能,很正常啦。”

“什麼,孤魂野鬼……師傅,你可別嚇我啊……”一聽雲天的話,遊安剛顯得更害怕了。可雲天卻還是不加理會,只顧朝前走着,遊安剛也只能頭皮發麻的跟着雲天繼續向前,可內心的無奈,卻是有苦難言。

兩人又走了一段路程後,一座新起的墳堆出現在了兩人視線中,看了看那座嶄新的墳堆,雲天眉頭一皺,臉色沉重的向遊安剛說道:“安剛,用你的紅絲線去把那座新墳的墓碑給纏起來……”

【PS:本書每日21:00準時更新,一直到完結全免章節。爲的只是給下一部小說積攢些人氣。如果你喜歡,那就收藏吧,大方的哥們姐們,給點鮮花和票子也可以,雅楓在此多謝了。與作者親密交流QQ羣:61221511。入羣請註明爲本書收藏者】 “什麼,師傅,你說要我去纏那墓碑,不會吧。”遊安剛一臉驚恐,怎麼也想不到雲天竟然會叫自己去做這麼不靠譜的事。

“怎麼了,膽小害怕?”雲天故作鄙夷,有點小看遊安剛的意思。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