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輕手輕腳的走到了石牀邊,抓了一下一個果釀罈子輕輕搖了一下,魔鬼如果清醒的話抓它的果釀罈子一定會暴打我一頓的,我抓了一下魔鬼毫無反應,它還發出輕輕的鼾聲。

我忍不住輕輕叫了一下:“千鈞大人!”

聲音一出倒把我自己嚇了一跳,如果它突然醒了怎麼辦?

魔鬼毫無反應,看來真的是睡着。也是,它在這裏如同神一樣的存在,誰敢把刀子伸向它,向來只有它殺人那裏有人敢殺它威脅它,它在這裏一定自高自大慣了,所以毫無防備也在情理之中。

我剛被抓住的時候連反抗的想法都不敢有,但現在卻要殺它…唉,在生死麪前人的變化好大啊。

我輕輕退了出來,沒等我向他們發出手勢,劉旭飛已經握着長長的腰刀輕手輕腳的進去了,魔鬼折磨了劉旭飛很久,劉旭飛現在一定恨之入骨,決定不顧危險親手殺了它,向南向身後的一個手下點了下頭,那個人也悄悄跟了進去,我不放心也抽出匕首跟了進去,似乎我的後面還跟了向乾坤,向南和另外兩個手下持刀堵住了洞口。

劉旭飛走到石牀前對準魔鬼的頭顱輕輕的舉起了刀,後面跟來的向南的手下也對準魔鬼的心口舉起了長刀,兩把寒光閃閃的長刀在洞口火光的照耀下顯得凌厲又驚心動魄。

我覺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來了。劉旭飛高高舉起的刀猛然劈下,他想一刀將魔鬼的頭顱砍飛,向南手下的刀也黑影一閃插向魔鬼的心口。

殺死它,我解恨又緊張的心道!

兩把刀在猛然下劈的時候發出了一絲尖銳的風聲,魔鬼猛然揚起右臂坐起來,劉旭飛的刀狠狠的砍在魔鬼的右臂上,魔鬼的右臂帶着血花飛了起來,向南手下的刀沒有刺中魔鬼的心口卻刺在魔鬼小腹上。

“啊……!”魔鬼淒厲的聲音像鬼叫一樣難聽和駭人.

藉着火光我看到魔鬼在痛叫的時候才睜開眼睛,原來剛纔它還沒醒,只是憑着直覺躲避危險,刀劈下時發出的聲音讓它潛意識的感到危險。

完了,魔鬼沒有死,我焦急的大喊:“大家一起上,魔鬼快要死了!”

“啊…,你們這些卑鄙的螻蟻敢傷我,我要殺了你們…!”魔鬼淒厲又憤怒的叫喊着一躍而起躲開了劉旭飛的長刀,但它躍的太快太大力一頭撞在洞頂上又失控的掉了下來,直撞的整個洞晃了一下,它掉下來時剛好撞上向南手下的長刀,那把刀一下子刺進了魔鬼的大腿,我赫然發現魔鬼小腹的洞口裏流出幾根彎彎延延的腸子,魔鬼一落地又被長刀刺進大腿痛的再次大叫起來,向南的手下剛好在魔鬼面前,魔鬼左手一伸就把他抓了個**迸裂,向南手下連慘叫聲都沒有發出來就死了。

魔鬼一揮臂將他的屍體直直甩到我旁邊便的洞壁上肚破腸流,我抓起匕首硬着頭皮衝去,魔鬼左手再次一揮掄向我的腦袋,魔鬼力大無比被它掄上我會就地慘死,想也不想我躬身便躲,魔鬼的手掌擦着我的頭皮掄過,好險,我冷汗直流。

劉旭飛的長刀在魔鬼掄我的時候刺中了魔鬼的腰眼,魔鬼反手就將劉旭飛拍飛了,這裏空間狹小,受傷極重身材魁梧的魔鬼在這裏無法飛躍奔竄,很快也被我的匕首劃了一下,我看到劉旭飛被拍飛心想肯定被拍死了,魔鬼一拍之力不下千斤,劉旭飛肯定變成肉餅了。

向乾坤突然從魔鬼的身後出現,一刀插入魔鬼寬闊厚實的背中,魔鬼慘叫了一下回身一把將也將他拍的飛到洞壁上落了下來,向乾坤落地後動也不動不知道是死是活。

(寫書不易,請各位讀者點擊收藏推薦下,我將努力寫書回饋各位大大) 葉峰等人回到休息室,等待著第一輪比試的結束。

除了葉峰等人外,其他很多組也已經獲勝,比如獨孤浩然和雪伊人等人。

半個時辰后,所有比試都已經結束,緊接著,一份名單很快就送到了進入下一輪的武者手中,葉峰等人也得到了這份名單,這份名單上寫著進入下一輪的小組,以及每個小組即將面臨的對手。

葉峰等人的對手很強,居然是天驕榜第五,司馬無情,天驕榜第七,白雲飛,天驕榜第十六,蕭天賜。

司馬無情乃是八極聖域司馬世家的天驕之首,天賦和實力都極強,雖然比不上金鵬四太子和唐洪等人,差距也不是特別大,在混元境內絕對是數一數二的高手。

白雲飛乃是紫電王谷的人,他和司馬無情一樣,都已經是混元境大圓滿,也是個高手。


蕭天賜的排名雖然靠後,可是他畢竟是精武堂培養出來的人,且擁有天煞氣場,也不容小覷。

總之,葉峰三人的對手,沒有任何一個是弱者!

「司馬無情和白雲飛很低調,有關他們的事,外界知道的也不多。」谷悠然說道:「司馬無情和宋天曾經交過手,據說當時司馬無情並沒有受傷,可惜,具體的交手經過沒人看到過。」

「也就是說,司馬無情的實力即便不如宋天,也非常接近?」葉峰目光一閃。

「沒錯!」谷悠然說道:「宋天曾經說過,司馬無情是他的對手之一。」

「谷姐姐,小妹曾經聽說過,宋天似乎已經修鍊到了心力第四重!」石秀芳忽然開口。

「心力第四重!」葉峰臉色一變,他雖然只是心力第二重,可是因為修鍊《千流心典》的緣故,他的心力很強,足以媲美普通武者的心裡第三重,不過即便如此也無法和宋天相比。

「據說,除了宋天之外,雪無道、獨孤浩然和武劍仇也是心力第四重,不知司馬無情是不是?」石秀芳沉吟道。

「如果司馬無情真的修鍊到了心力第四重,那還真的不好對付。」谷悠然美眸一閃。

「嘿嘿,心力第四重又如何?我把上品寶器借給你們,保管把他打得滿地找牙!」小魚兒忽然笑了起來,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葉峰等人無語,烈人王好歹也是域主,怎麼教出這種徒弟來?

「你有把握嗎?」忽然,姬瑤光傳音給葉峰。

葉峰側目看著姬瑤光,笑著點了點頭,心力第四重又如何?他的肉身之力配合心力,足以抗衡。

和孫昊天交手的時候……他並沒有使用心力,如果司馬無情真的那麼強,他就不得不使用心力了。

姬瑤光不再多說什麼,不知為何,她突然發現自己非常信任葉峰。

看著姬瑤光,葉峰忽然想起來了不久前的旖旎,緊接著,他心中一動:不久前,瑤光為什麼會變成那個樣子?她到底在修鍊什麼,居然會受到那麼大的反噬?

想到這兒,他傳音道:「瑤光,既然那種功法會反噬你,你就乾脆不要修鍊了。」

「我也想,可是我沒有選擇。」姬瑤光傳音。

葉峰沉默片刻后,傳音道:「以後你再修鍊那種功法的話,一定要通知我一聲。」

姬瑤光深深的看了葉峰一眼,點了點頭。

「咚……」

比武開始的鐘聲忽然傳了進來。

「瑤光,我走了。」葉峰笑道。

姬瑤光點了點頭。


葉峰和雨洛天三人當即走了出去。

來到擂台上,葉峰等人看到了司馬無情、白雲飛、蕭天賜。

觀眾席上的人看著葉峰等人的對手居然是司馬無情三人,紛紛搖頭,議論起來。

「這場比試結果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司馬無情一組!」

「那可未必,孫昊天不是也敗給他們了嗎?」

「嘿嘿,孫昊天豈能和司馬無情相提並論?」

「是啊,更何況除了司馬無情之外,還有一個白雲飛。」

……

眾人議論紛紛,沒有任何人看好葉峰等人。

擂台上,葉峰三人根本沒有在意眾人的輕視。

「谷姑娘,這次你應該會出全力了吧?」白雲飛忽然笑了起來。

「和白大哥交手,悠然豈敢不出全力?」谷悠然嫣然一笑。

「雨兄,葉兄,剛才我看了你們的比武,你們應該都沒有盡全力吧?」司馬無情看著葉峰和雨洛天,似笑非笑。

「有沒有盡全力,司馬兄試一試不就知道了。」葉峰一笑。

「好!我正有此意。」

話音未落,司馬無情已經化作一道殘影,掠到葉峰和雨洛天兩人身前,雙手同時出掌,拍向葉峰兩人。

葉峰和雨洛天同時出掌迎了上去,四掌相交,司馬無情輕飄飄的往後飄了幾丈,葉峰和雨洛天紋絲未動。

天地棋盤 ,葉峰忽然說道:「白雲飛交給你了!」

說著,葉峰已經率先蹬地躍起,沖向司馬無情而去。

雨洛天深吸口氣,朝著白雲飛所在方向飛掠而去。就在雨洛天去對付白雲飛的時候,葉峰已經殺到司馬無情身前,只見葉峰腳下閃動,他的身影忽然一陣模糊,化作了六十四個他自己。

逍遙遊身掌!

六十四個葉峰同時出掌,從六十四個不同的方向攻向司馬無情,掌風呼嘯。

「幻覺終究只是幻覺而已……」司馬無情淡淡一笑,做了個「拈花」的姿勢,六十四片梅花瓣出現在他手中。

「嗖嗖嗖嗖……」

梅花瓣飛出,朝著六十個「葉峰」飈射而去,破空聲不絕。

其中六十三個葉峰被梅花擊中,緩緩消失不見,只留下司馬無情後方的一個葉峰,這個葉峰才是真的!

此時,葉峰手中捏著一片梅花瓣,正是剛才司馬無情發出的,梅花瓣的穿透力極強,恐怕連罡氣防禦都能夠擊穿。

「呵呵,葉兄,你還是拿出真本事來吧。」司馬無情一笑。

葉峰笑了笑,「這片梅花,應該是司馬兄的道種吧?」

「沒錯,這正是我司馬世家的梅花道種。」司馬無情笑道。

「梅花道種……」葉峰目光一閃,這梅花道種聽起來似乎沒有什麼殺傷力,可是卻非常可怕。

「葉兄,即使在武者氣場中,你也可以利用傳送陣自如的行動……不知道這次,你能不能利用傳送陣避開我的梅花?」司馬無情一笑,揚手一揮,密密麻麻的梅花飛出,射向葉峰。

葉峰瞳孔一縮,往後急退,與此同時他的眉心釋放出無數靈魂念頭,演化成符文,把他整個人都籠罩了起來。頓時,梅花射在了符文之上,符文潰散,葉峰卻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好快!」觀眾席的人紛紛色變,葉峰的布陣速度實在太快了。

忽然,司馬無情背後出現無數符文,符文中隱隱約約有個人影,顯然,符文中的人正是葉峰!

「後面!」司馬無情一笑,也不轉身,身上忽然散發出血紅色的霧氣,霧氣化作一朵朵梅花,往後方射去。

碰!符文被無數梅花衝散,葉峰的人還是沒有出現在眾人眼前。

「沒有足夠強大的靈魂力,根本無法連續施展傳送陣,傳送陣是最消耗靈魂力的一種陣法!此子的靈魂力很強,即便不如書院里的那些小子,也相差不遠了。」楊滅喃喃自語。

趙無名聽到楊滅對葉峰的評價,臉色一變。


「嘿嘿,老頭,莫非你想收徒不成?」武長琴笑了起來。

楊滅搖了搖頭。

「呵呵,那玩梅花的小子終於找到他了!」武長琴忽然一笑。

楊滅等人齊齊朝著擂台上看去,只見司馬無情周圍到處都是梅花,梅花中符文閃爍,一個人從符文中走出,正是葉峰!

葉峰一出來,司馬無情就控制所有梅花發動了攻擊!

嗖嗖嗖嗖……千萬片梅花瓣同時射向葉峰!

眾人一看,不由頭皮發麻,葉峰死定了!

普通的傳送陣,畢竟只是帶著人快速移動,無法連空間一起移動,所以,一旦傳送陣移動的路線被封死,葉峰的傳送陣就失靈了。


在青木氣場中的時候,傳送陣雖然被青木氣場限制,可畢竟還能用,現在,他的傳送陣是徹徹底底失靈了!

眼看葉峰即將被梅花瓣擊中,葉峰身影一閃,緊握木劍,整個人如箭矢般飈射向了司馬無情!

奪命十三劍第十二劍!

葉峰前方的梅花全部被木劍劈開,縱橫四溢的劍氣,硬生生開闢出了一條路,讓葉峰可以徑直殺向司馬無情!

司馬無情臉色一變,急忙控制所有梅花收縮回來,形成一道梅花構成的防禦。

「碰!」葉峰的木劍劈在在了梅花屏障之上,無數朵梅花粉碎,漫天飛舞。 (寫書辛苦不易,請各位推薦收藏一下,你們的舉手之勞是對我最大的肯定)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