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門關閉,堯風離開。

張德水閉眼養神,心思沉重。

待對方離開數分鐘後,張德水才緩緩睜眼……

他眼神微眯,竟是一改之前疲態,緊皺眉頭,起身快步走向書架。

看着木梯,他深吸一口氣,慢慢爬上,找到書櫃最上方的那層,緩緩抽出一本舊書。

他神色謹慎,小心翻開,從裏面拿出了一張發黃的紙條。

隨即,張德水拿出手機,稍加猶豫,終是按照紙條上的號碼撥了過去……

……

……

剛出門不久,堯風便面色微驚,看到了那道迎面走來的身影。


他微微蹙眉,沒有開口,而是打算與對方擦肩而過。

對方不待見自己,堯風也不會主動走近。

雖然張玲玲在八年前傷透了心。

但在堯風回憶裏,卻並不知道對方經歷了什麼。

他只記得,自己違背了約定,丟失了禮盒。

對於這個,他有內疚,卻沒曾想到會對張玲玲造成了如此大的傷害。

嗯?


兩人逐漸靠近,堯風卻詫異發現了對方的憔悴,和微溼的眼角。

他眉頭微蹙,腳步一頓,向即將擦肩而過的張玲玲問道:“發生什麼了嗎?”

“關你何事?”

張玲玲冷漠看了對方一眼,繼續往前走去。

“我說過,我會幫張家。”

堯風蹙眉:“如果你遇到了什麼事,可以告訴我。”

話音剛落,張玲玲腳步一頓。

“呵。”

她揹着堯風冷笑一聲,隨即轉頭冷聲道:“幫我們?你值得相信嗎?”

“你骨子裏就是一個不守承諾的人,又在我面前裝什麼裝?!”

張玲玲緊緊盯着堯風雙眼,似想看穿對方眼底的慌亂,卻發現只有一片漠然與平和。

“呵,真是個冷血動物。”

她見對方面不改色,絲毫不爲自己眼神和言語所動,不禁自嘲一聲:“我就不該跟你說話!”

說着,張玲玲朝對方最後警告道:“堯風,你不要再自作多情地管我家事了。”

“王聖那張照片我也知道了真相。”

說着,她面露厭惡,寒聲道:“堯風,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你沒資格,也沒那個能力幫我們張家!”

“我有沒有能力幫你們,我自己知道。”

提到王聖,堯風微有一絲疑惑,但沒多想。

見對方神色不耐,他也懶得解釋,而是掃了眼四周,最後提醒道:“我建議你將張伯轉出這家醫院,這醫院……”


“轉醫院?!”

張玲玲不禁笑了起來:“呵,堯風你以爲你是誰?!我爸在這恢復得很好,你憑什麼要他轉醫院?!”

“難不成你要告訴我這家醫院有問題?”

她嗤笑道:“我告訴你,這家醫院是我爸特地交代我轉移過來的,他能判斷好壞是非,你就別操這個心了!”

話音未落,張玲玲轉身就走,而堯風卻是驟然一驚!

他腦海中,頓時浮想出之前和張德水聊天的畫面……

“張伯不是說,這醫院是張玲玲幫她轉的嗎?”

“怎麼到了張玲玲這,又變成是張伯主動交代的?!”


堯風雙眼微眯,暗自思索,剛想轉身找張玲玲問個清楚,便突然出現一個身影擋在自己身前!

“堯先生,我們醫院有規定探望時間,您已經超時了哦~”

小香不知從哪冒了出來,自然而然地擋住了堯風的迴路,微笑道:“堯先生,請隨我去大門方向吧。”

聞言,堯風眯眼看向小香,微微思緒,轉頭深深看了眼遠處張德水的那間病房後,不再多說,便跟對方一同離去。

這次醫院之行……

堯風發覺……

這座醫院和張伯,都有古怪…… 醫院外。

靠在車旁的紫荊撅着嘴角,正無聊數着頭上的樹葉。

譁~

一陣微風吹過,她眉毛微挑,轉頭看去,果然見到一個寸頭青年出現在車旁。

他打量了眼風塵僕僕的木羽,嘴角微翹:“木頭,動作挺快嘛?”

“先生呢?”

木羽微微喘氣,看了眼緊閉的醫院大門問道。

“還沒出來,不過應該快了,剛剛張玲玲進去了。”

紫荊想起剛纔張玲玲不同於以往的異樣神色,微微蹙眉,又懶得多想,看向木羽反問道:“你那邊怎麼樣?查到什麼了嗎?”

“嗯。”

木羽瞥了眼不遠處張玲玲停放的汽車,平靜點頭道:“查到些東西,但不確定真假。”

“哦?”

聞言,紫荊立馬來了興趣,翹嘴湊近道:“說來聽聽。”

木羽眉頭輕蹙,好好捋了捋思緒,才緩緩開口:“我調查了那公路收費員,他說……”

說着,他語氣微頓,看向紫荊,猶豫了好一會兒,才繼續道:“他說盛先生在臥龍縣藏了情婦和私生子……”

“什麼?!”

話音未落,紫荊猛地瞪大雙眼,驚呼道:“木頭,這種事你也信?!”

“我本來不信……”

木羽眉頭越皺越緊:“可是那人在我的威脅下,仍是不願改口。”

“你的威脅下?”紫荊疑惑。

“我用槍指着他腦袋。”

木羽坦言:“但那傢伙雖然害怕,卻依舊堅持自己說的。”

“還有這種事?”

見木羽神色,紫荊也皺緊眉頭,低頭深思了起來。

她眼神嚴肅,思緒飛轉,隨即低聲認真道:“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

“哪兩種?”

木羽看向紫荊,認真等待對方的分析。

紫荊微吸一口氣,看了眼緊閉的醫院大門,緩緩道:“第一種可能,是那人說了謊……”

“能在你的生命威脅之下,仍然選擇不說真相,那就說明……”

說着,紫荊嚴肅看向木羽:“他說出這個真相所要承受的後果,恐怕比你的威脅更加可怕!”

聞言,木羽面色微變,隨即眼珠轉動,似在回憶之前景象。

”而第二種可能……“

紫荊微微眯眼,看向天空,心中情緒似有起伏,隨即深吸一口長氣後,纔再次開口:“那就是你所聽到的……”

“全是真的。”

話音落下,木羽瞳孔猛然一縮,緊接着呼吸逐漸急促,顯然情緒有些不穩。

紫荊轉頭認真看向對方,正經嚴肅道:“這件事,我基本可以確定,袁夫人和先生肯定都不知情。”

“更不會想到盛先生還有這些隱祕之事。”

“但不管如何……”

說着,她面色複雜,不禁長吐一口濁氣,無奈低沉道:“我們只能先瞞着先生。”

咔!

話音落下,一聲悶響。

木羽腳下石頭突然碎裂。

只見他低着頭,神色不清,氣息沉重。

隨即,他緩緩擡頭,看向對方眼睛,認真道:“我不相信盛先生會欺騙先生。”

“而我們更不能一直將此事…瞞着先生!”

見對方嚴肅模樣,紫荊面色微變。

隨即,她眼神複雜,輕嘆一口氣,輕聲道:“我們再找找線索,如果真是這樣……我們便把知道的全部告訴先生……”

吱呀~

話音剛落,突然一聲輕響。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