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血脈煉體之法,一直也沒有被蕭落羽修煉,就這樣放棄着放棄着,最後遺忘在了腦海深處之中。

而現如今這個地點,卻是修煉血脈煉體訣的最佳地點,因爲不論你身體多麼強悍,它總會是你身體極限的多少倍,從蕭落羽所站的第七青石階,就已經是身體極限的一百二十八倍了,若非蕭落羽渾身潛力爆發,外加意志堅定,恐怕早就被轟擊而下。

如果用一百二十八倍的重力修煉血脈煉體訣,那是何等的快捷,恐怕也沒人知道!

蕭落羽想到此處,眼中興奮之色閃過,隨即雙目一閉,腦海之中關於血脈煉體訣的修煉之法,涌現而出。

血脈煉體,強大的壓力可使血液高速運轉壓縮,從而發現血液之中的精華,而後開始藉助龐大的重力,去讓血之精華凝聚血脈之力,當血脈之力凝固之後就是血線,用這道血線去貫穿經脈上的竅穴。

起先,要以十二正經的起始穴位開始貫穿,第一個竅穴位於手太陰肺經上,名爲中府穴,外圍位置是在胸腔外側部,雲門下一寸,平第一肋間隙處,距前正中線六寸。

第一步就凝聚血脈之力,然後用血脈之力形成的血線貫穿第一個起始穴位中府穴,再然後以中府穴開始向後延伸,每突破一個竅穴,身體就會得到強大的生命之力強化一次,由此下去一直強化,當十二正經所以竅穴全部貫穿後,就開始貫穿奇經八脈,最後輻射到身體各處**。

這一次修煉兩種不同的經脈,卻不會讓人爆體而亡,因爲並沒有打通經脈,而是用血脈之力打開竅穴,奪取竅穴中的龐大生命力,以此強化血脈,強化身軀。

蕭落羽對於修煉之法已經不止一次細細觀摩了,早已經將步驟記得滾瓜爛熟,只是因爲在腦中遺棄太久,故此,纔再次細細回憶。


很快,蕭落羽回憶完畢,雙目睜開,陡然一道精光射了出來,他要真正開始修煉血脈煉體了,這是他前世一直的夢想,沒想到這一刻即將實現了。

呼呼…!

蕭落羽輕微的呼吸着,平復下自己激動的心情,旋即,雙目再次緊閉了起來。

轟轟!

無數血色的洪流,在一百二十八倍的狂暴壓力下,從血脈之中奔流而過,一聲聲轟鳴之音不斷,讓此時心神沉入血脈的蕭落羽,聽得清清楚楚。

但是,他卻並沒有在意,而是將心神緊緊的盯住了那血色洪流中,偶爾一閃而過的猩紅光芒!

他知道,這就是血之精華了,而他要做的,就是用心神藉着龐大的壓力,一點點凝聚血之精華,最後勾畫出血脈之力,鑄成猩紅血線,直接貫穿起始的中府穴。 蕭落羽想到此處,心神更加沉定,不敢有絲毫雜念,彷彿置身於萬古星空之中,而自己就是一抹微不足道的塵埃,無思無想,就這樣隨着空間的變化而變化。

很快,蕭落羽心神徹底沉定,也徹底融入了身軀之中,這時他看到了身體中的血脈,如同龐大的蜘蛛網一般擴散到全身上下。

而在這無數網絡交織的空間中,一顆顆光點正閃着微亮的光芒,其中三百六十五顆光點閃耀的光芒強烈很多,要比其他的光點也大上十幾倍,如果其他的光芒好比天上的繁星,那麼這三百六十五處的光芒,就是所有繁星的王者,恆星一般的存在了。

他知道,這就是周身的竅穴了,而那閃爍光芒強烈的三百六十五處光點,就是處於十二正經中的三百六十五處人體大穴,而他要做的,就是從十二正經中的起始穴,中府穴開始修煉。

沒有多餘的話語,蕭落羽心神如刀,開始凝聚血之精華,一點點猩紅的光芒,在強大的壓力和心神牽引之下,向着他的心神凝聚而來,這讓蕭落羽一喜。

可是,很快,蕭落羽便皺起了眉頭,這血之精華看似凝聚的快速,但是實際上,凝聚了很久卻還是一點點,根本無法達到勾畫血線的地步。

“果然,沒有強大的精血相輔,速度會很慢!”蕭落羽睜開眼,無奈的道。

“喝——!”

就在此時,一聲大喝突然打斷了蕭落羽的思緒,讓蕭落羽扭頭望去。

吼..!

一隻漆黑,渾身散發着兇焰的猛虎,出現在霸下的頭頂之上,隨即,霸下猛的向前踩踏了下去,即使身軀微彎,即使大滴的汗水滾落而下,但鐵塔般的身軀卻傲然的站在了第六青石階之上,僅比他落後一個臺階。

而其他八人,卻都是站在第五青石階不動,無論是修爲最高的西門北冥,還是對神級都擁有巨大殺傷力的西門若顏,此時,都無法向前動彈一步,第五青石階,就已經讓他們難以維持了,更何況要在踏前一步呢?

而蕭落羽的目光並沒有在兩人身上停留,很快掃視到了龍翼,卻又是眼神一亮。

此時的龍翼雖然站在第五青石階之上,大滴的汗水也同樣滾落而下,身軀微彎,不斷承受那第五青石階上強大的壓力,但是照比另外七人,卻也要來的輕鬆。

“是因爲他們的血脈,一個是世間最強軀體,霸下的身軀,體內自然流淌霸下霸道異常的血脈,而龍翼則是擁有龍族中,頂尖上位皇龍的血脈,這讓他們身軀的承受能力遠超常人。”

蕭落羽略微思索,何況,就明白了兩人的狀態,隨即那本就明亮的眼神,卻猛地爆發出一道驚人的光彩,因爲,他想到了他身體中也同樣有一道血脈之力,並且還是極強的一道血脈。

這血脈不是來自別處,而就是蕭落羽第一關斬殺大亡靈蒼龍得到的血脈,這血脈極爲強大,要知道這是真正的蒼龍之血,那是大亡靈蒼龍臨死的時候,爆發出來的活性血脈,如果用這道血脈去修煉血脈煉體訣,絕對可以勾畫出幾道猩紅血線,洞穿幾個大穴。

蕭落羽心神再度沉入體內,無數的血脈網絡出現,交織成無數的通道,交叉的空間中,總有一顆或者幾顆光點存在。

但,蕭落羽並沒有對這些理會,而是讓心神不斷的下沉,很快,一抹暗青色在一處心形,擁有着強大到極點血脈之力的地方出現,這是血脈的源泉,心臟。

沒錯,心臟,蕭落羽在吸收蒼龍之血之時,就已經知道,這樣強烈的煉化,根本煉化不了,即使能煉化也是一個非常長的時間,所以就將蒼龍之血融入身體中,緊貼着心臟。

這樣,就可以隨着每天迴流或者新生的血液,煉化帶走一絲蒼龍之血,這樣自己的身軀就將越來越強悍,並且隨着自己受重傷,那蒼龍之血,便可自動幫自己恢復傷勢,大幅度煉化。

當然,這種方式除了霸下與龍翼,蕭落羽教給了其他人,不是他不教霸下和龍翼,而是兩人自身的血脈都太強了,不提霸下的無敵身軀,就說龍翼的皇龍之血脈,也要比蒼龍血脈強上很多,所以兩人是可以直接吸收煉化的,所以就沒必要教他們了。

而現在,蕭落羽修煉血脈煉體訣,又有着狂暴的壓力相輔成,正是煉化蒼龍精血的最佳機會,他當然不會放過!

轟!

一聲轟鳴在體內爆發,全部的心神瞬間包裹住蒼龍之精血,運轉起血脈煉體訣,開始全面的煉化蒼龍精血起來。

時間靜靜的流逝着,一刻鐘過去了!

兩刻鐘過去了!

三刻鐘過去了!

一個時辰過去了!

兩個時辰過去了!

轟….!

突然,再一聲轟鳴從蕭落羽體內爆發,緊貼心中之上,雞蛋大小的蒼龍之血,終於有一滴被煉化了,瞬間融入血脈之中。

只見血脈之中血液瞬息之間暴漲,狂暴的血液在血脈中速度再次飆升,而其中的血之精華一瞬間暴漲了無數倍,無數猩紅的血之精華開始隨着心神的牽引開始匯聚。

嗤嗤…!

一團猩紅的血液,帶着濃重的血腥氣,被心神凝聚而成,讓蕭落羽內心一陣悸動。

自己凝練血之精華許久,都沒有讓血之精華有多麼快速的增長,而現在一滴蒼龍巔峯精血,居然可以瞬間讓血之精華凝聚成一團,達到了勾畫血線的地步,這是何等的驚人?

蕭落羽一嘆,終於明白爲什麼那未謀面的師父,霸無絕會說血脈煉體訣,想要快速修煉,就要大量吸食鮮血了,並且,越是強大的鮮血,修煉速度就越快。

血脈煉體訣,血脈煉體訣,根本就在於血的上面,而後纔是其他啊….!

所謂打鐵趁熱,蕭落羽隨着精血之團的出現,並沒有放鬆,只是微微一嘆,隨後,就開始勾畫猩紅血線。

之前凝聚血之精華,只是基礎,而現在這勾畫血線纔是最重要的一步,因爲煉體,可是要勾畫血線貫穿竅穴,引動生命之力,而不單單只是凝聚精血。


勾畫血線,心神爲筆桿,意志爲筆鋒,越過重重阻力,貫穿竅穴,立錐竅穴之內。

只此一句話,就已經述說了整個過程,一眼既明,而蕭落羽也同樣付出了行動。

何爲心神?無非靈魂之力,何爲意志,無非心之所達!


蕭落羽立即凝神聚意,包裹着精血對着竅穴衝擊而去,其路途如同星空之域,看似很近,可是當精血之團化爲血線,直射而出之時,才發現極爲遙遠,又或者可以說無數阻攔讓兩者如同天越。

但是,蕭落羽並沒有因此而氣餒,相反,精血之團隨着蕭落羽神意所勾畫,血線如同利箭一般穿射,不論什麼樣的阻攔,在意志爲鋒下,都瞬息之間破碎,所謂一路勢如破竹,也不過如此。

猩紅的血線,在意志化爲的筆鋒溝壑下,就如同一隻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殺戮大軍,就這樣一直向前殺去,不論怎樣的敵人,怎樣的困難,都瞬間摧毀,時間彷彿都在這一刻凝固了…!

轟…!

一聲轟鳴,猩紅的血線,終於在經歷無數艱難的阻攔後,射入了中府穴之中,瞬間便將中府穴貫穿。

隨即,一顆大穴徹底亮起,就如同那本要隕滅的恆星,突然再度復活,一瞬間綻放萬丈光芒一般,刺眼的光芒隨着血線,瞬間傳遞全身上下。

一股濃烈的,讓人感到窒息的生命之力,就這樣開始在蕭落羽身軀之上盪漾,無數身體上的暗傷被治癒,全身的骨骼再次強化,渾身的細胞開始分裂重組,基因鏈似乎都開始隨之變化。

咔擦! 咔擦!

骨裂的聲音不斷從蕭落羽身上傳來,讓在他身下臺階上的衆人,瞬間都將目光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露出關切之意。

而伴隨骨裂之音,蕭落羽卻並沒有感覺到一絲的疼痛,反倒是如同處於先天嬰兒一般,渾身被一股生命之力包裹住,散發着柔和的氣息,讓他感覺很溫暖,彷彿回到了母體一樣,而自己在那生命之力中,感受着身體再次突破的強大,那是怎樣的一種快感。

這次強化身體,並沒有用多長時間,也就一個時辰而已,但蕭落羽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因爲不斷突破拔高到兩米的身軀,再度縮回到了一米七五左右,渾身的肌肉,消失不見,只留下了略顯單薄的身軀,就連那古銅色的皮膚,都變得白皙細嫩,哪怕是與西門若顏的肌膚相比,也不遑多讓。

這讓蕭落羽有些苦笑不得,沒想到只是一個竅穴的生命之力,居然會讓身軀產生這麼大的變化,要知道前世貫穿經脈,打通訣竅後,也會得到生命精華,卻沒有像現在一樣,變化的這麼大。

其實,蕭落羽不知道的是,前世修煉主要是打通經脈,讓元氣輪迴的更加大,讓元氣更加雄厚,而竅穴只是打通的節點而已,那時打通竅穴,竅穴爆發出生命之力之後,生命之力很快就會消失,而被他們捕捉到,煉化成元氣的生命之力,都不足以訣竅的百分之一。 而正因爲他們把生命之力煉化爲了元氣,順便增加了壽元,加上這又不是全部,所以身軀纔沒有那麼大的變化。

現在的他可是通過血脈之力,將那暴發的生命之力全部吸收了啊,而且沒有一絲遺漏,也沒有煉化爲壽元和元氣,只是增加自己的潛力,和強化自己的身軀而已。

生命之力,生命之力,就是孕育生命,增加壽元提升潛力的東西,蕭落羽通過血脈煉體訣,將竅穴的生命之力融入全身血脈細胞皮骨之中,強化身軀,提升潛力,這就是最正確的做法,所以兩者纔會差距如此之大!

不過,他也沒有在意,只要能夠變強,只要能夠突破,區區小小變化又算的了什麼?

這一刻,壓在他身上的壓力,已經沒有那麼壓迫了,只是讓他感覺少許的沉重,這就是身體突破極限,再度強化帶來的好處。

蕭落羽扭頭,回望九人,此時的幾人渾身不斷的顫抖,衣衫都已經溼透,就連身體最強悍的霸下,還有稍差一點的龍翼也同樣如此。

唰!

因爲身體強化,勉強可以動用一點的靈魂之力,瞬間透體而出,直接沒入九人頭頂,這靈魂之力不是別的,正是關於血脈煉體訣的修煉之法。

而後,蕭落羽將頭回轉,望向那長長的青石階梯,旋即,目光陡然一凝,渾身一顫,猛的向第八青石階踏去。

轟!

狂暴的壓力瞬間壓在蕭落羽身軀之上,這讓他雙腿猛然間一彎。

“還不夠!”

蕭落羽內心突然一聲暴喝,那微彎的雙腿猛的繃直,身體如同標槍一般穩穩的紮在青石階之上,隨即,望向第九青石階,雙目爆閃,沒有絲毫猶豫,一腳再度踏出。

轟!

重力壓身之下,蕭落羽已經站在了第九青石階之上,儘管再度大滴汗水灑落,渾身巨顫,又一次即將到達極限。

可是,蕭落羽卻並沒有停止,堅定並且極有目的性的腳步,再度擡起,依舊再度強橫的落下,這是第十青石階…!

轟!轟!轟!

更加強大,更加狂暴的重力突然降臨,而且根本不是原來壓力突增一倍,而是一下子提升到了原來的三倍,並且那厚重如同山嶽般的壓力,還不是一下子砸下,而是分成三股重力,一股股不間斷的落下。

咔擦!


這樣一來,磅礴的壓力更加具有威力,蕭落羽在剛剛一踏上青石階之後,來不及反抗,雙腿的骨骼被狂暴的壓力,瞬間擠壓個粉碎。

噗通…!


蕭落羽跪在了地上,身上瞬間溼透,臉色猙獰,這一刻的他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他失算了,計算的失誤,讓他雙膝以下的骨骼都瞬間碎裂。

此時蕭落羽雙手阻地,渾身巨顫不已,一聲聲骨骼碎裂的聲音,不斷的從他身軀之上傳出。

“羽哥——!”

“羽哥哥——!”

突然的骨骼碎裂聲,霎時間將臺階下的幾人驚醒,望着蕭落羽此時的慘狀,都是臉露焦急之色,就要衝向蕭落羽。

“都給我停下,我不會這麼容易被打敗的!”

蕭落羽看見幾人的動作,血紅的雙目怒瞪,一聲暴喝,直接喝住了幾人,旋即,蕭落羽那充滿血絲的雙眼望向遙遠青石階的至高處,緊咬的鋼牙,猛的張開,隨之暴喝突然響起。

“猩紅血線給我貫穿!”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