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過名片,林峯看了看,將其放入口袋,隨即,便就徑直朝着總經理辦公室走去,而在林峯路過蕭雅身邊時,莫名其妙的,卻是丟下一句,“恭喜!”

“恭喜?”

聞言,蕭雅滿頭霧水,正想發問,耳根處傳來一股熱氣,**間,俏臉羞紅一片,而再轉身,卻是發現林峯早已經推開了總經理辦公室的大門。

“方總,他…”

這邊,金迷顯然還沒從剛纔的事情中反應過來,此刻,卻又見到自己的老闆,如此熱情的招待一位…怎麼說?鄉巴佬!十分不解。

然而,換來的,卻是那方中的一聲冷哼。 十分鐘後,蕭雅被方中叫到總經理辦公室,而當蕭雅再出來時,整個人混混沌沌,愣是沒有回過神來。

“豪華款區域副總經理?”


自己只不過是個在校實習生,甚至還沒有成爲正式的售樓人員,可今天,卻是搖身一變,不僅破格提升正式員工,還榮升爲佘山別墅豪華款區域的副總經理,這種比火箭還要高速的晉升,實在讓人無法相信,但是,卻如實的發生在自己身上。

迷迷糊糊中,蕭雅已經不記得當時的自己,是怎麼點頭答應的,要不是此刻胸前還掛着方總親自別上去的副總經理銘牌,蕭雅還真的懷疑,那只是一個夢。

“蕭雅,方總叫你進去,沒什麼事吧?”

“別擔心,蕭雅!如果方總開除你,我們幫你說理去…那金迷,倚老賣老,我們早就看不慣她了。”

剛纔發生的事情,同爲一個售樓大廳的工作人員,或多或少已經知道,此刻,見蕭雅被方總叫進去之後,出來一臉的木訥,大夥不由十分擔心,紛紛關切道,雖然說蕭雅纔來沒有多久,但是,大家卻都十分的喜歡她,當然,個別人員除外。

“謝謝大家,我沒事…方總叫我進去是…”

“喂,我說蕭雅,你剛纔怎麼搞的,居然連我的話都不聽,是不是不想在這幹了。”

同事們的關心與支持,讓蕭雅總算回了神,而正當蕭雅準備告訴大家的時候,金迷踩着高跟鞋,怒氣衝衝的吼了過來。

“金姐,事情不是這樣的,林先生他…”

蕭雅本想解釋一下,然而,此刻的金迷怎會理睬,一聲冷哼,就要去找方總投訴。

“哼,別給我找藉口,我現在就去找方總…敢不聽我話,今天非把你給…”

“你要把蕭雅給怎麼着?”

聲音不怒自威,推開門,方中出現在門口,臉上明顯是有些不高興,身後,林峯叼着煙,依靠在門框上,悠閒的吐着菸圈,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方總,她,她蕭雅…”

原本金迷還想說上幾句,但是見到頂頭上司真的發怒,頓時也就焉了,停下腳步,嘟喏着不敢再說話。

這時,整個售樓大廳一片安靜,大夥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是一臉的迷惑,不明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而方中,此刻,卻是徑直的已經來到大廳中央,至於那一臉錯愕的金迷,則是一路被完全無視,緊接着,前者微笑着走到蕭雅身邊,當着在場衆人的面,直接開口道。

“現在我要宣佈一個人事任命,從今天起,蕭雅爲我佘山別墅山莊正式的售樓人員,同時,特聘爲豪華款區域的副總經理。”

無疑,方中的話,如一道驚雷,平地炸響,震的衆人好一陣子沒有反應過來,而這時,大家也終於發現,在蕭雅胸前的衣襟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塊銘牌,副總經理四個烏金亮字,十分顯眼。

“蕭雅,恭喜恭喜…今晚你可是要請我們吃飯了哦。”

“對對對,一定要請吃飯,哇哦,副總經理啊,我都幹三年了,還是…”


驚訝之後,同事們便開始嬉笑起來,有起鬨的,也有羨慕的…不過有一點都一樣,那就是爲蕭雅而高興。


“至於金迷,我想這裏已經不適合你,明天起,去負責簡裝款別墅區的衛生工作。”

金迷的結局,被方中的一句話,無情宣判,只是誰都沒有注意到,直到此刻,林峯的臉上纔算是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

“方總,方總不要…求求你!”

幹這一行,售樓無疑是最好的收入,而如今,要去幹一個月才一兩千死工資的衛生工作,這對於金迷來說,與開除無異,頃刻間,一屁股的坐在地上,臉色蒼白。


“要不是念在你老職員的情份上,今天我就開除了你,好自爲之吧!”

……

“方總,有事你就先忙着,蕭副總能否借我一下,那個…我有點路盲。”

一根菸到底,林峯掐滅菸頭,丟進旁邊垃圾桶的同時,上前開口道,路盲,呵呵,林峯自認爲這理由,找的相當不錯,一個能在亞馬遜熱帶雨林獨自生活整整兩個月的傢伙,會是路盲?如果這樣的人是路盲,那麼,世界上估計就沒有正常人了。

“嗯,也好,那蕭副總,這事就麻煩你了,招待好林先生…”

方中本想說我不忙,但是他能這麼回答嗎?林峯都把話說的這麼白了,如果他還聽不懂,那這總經理的位置,不早就換賢了?

至於身爲佘山別墅山莊總經理的方中,爲何會如此敬重,或是說要討好面前的這位年輕人,原因有二,其一,因爲林峯付款時,掏出的是瑞士金卡,此卡在全金海市都沒有多少人持有,瑞士金卡,不是有錢就可以辦到的。

其二,林峯在刷卡時,那種表現出來的淡然與平靜,是在方中所認識的年輕一輩中,從未見過的,四千萬,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而面前這個叫做林峯的年輕人,纔多少歲?不過二十出頭,可想而知,他的身份或者是背後的勢力,是何等強大?對於這樣的人,方中堅信,即便不能成爲真正的朋友,也不要成爲敵人,至於剛纔蕭雅的晉升與金迷的處罰,無疑,是方中向林峯發出的一個示好信息。

“蕭副總經理,帶路吧!”

紳士的,做出一個請的手勢,林峯看着蕭雅,微笑着打趣道。

……

“林先生,謝謝您!”

面前的身影,看似有些消瘦,但卻給人一種偉岸、安全的感覺,而蕭雅也明白,自己的破格晉升,必然是因爲林峯的關係,所以,蕭雅的這一聲感謝,發自肺腑,十分真誠。

聞言,林峯微微一笑,並沒有多語,林峯本就是一個隨性之人,故此,幫助蕭雅,也是林峯一時興起。

不過,許久之後,林峯驚愕的發現,蕭雅總是落後於自己,無奈,林峯只能主動提醒道。

“那個,我說,蕭雅小姐是不是應該走在我前面?”

“前面,啊!不好意思…林先生,我我,我忘記了…”

出來之後,由於一直在想着道謝的事情,蕭雅倒還真是忘了方總的交代,此刻,被林峯這麼一提醒,蕭雅纔是反應過來,有些尷尬,暗暗自責,今天怎麼老是犯錯誤,隨即,趕緊一個小跑,繞到林峯之前,俏紅着臉蛋,連連道歉道。

“哎,別老是林先生、林先生,我哪裏像是先生,還是叫我名字,林峯吧!”

“這怎麼可以,林…先…,那,那要不,我叫你峯哥。”

蕭雅本想拒絕,但是一看到林峯不喜的臉色,硬是將後面的話給嚥了下去,最後,甚至連她自己都想不通,怎麼會提出峯哥這個稱呼來。

聞言,林峯微微一愣,蕭雅的這個稱呼,貌似有些曖昧。

“峯哥!呵呵,這個我愛聽!那前面帶路吧,我的大美女…蕭雅妹妹!”

關鍵時候,林峯還不忘打趣一下。

雖然在學校,也經常有男生叫自己美女,但是,不知爲何,此刻的蕭雅,心中有些竊喜,怦怦心動間,有些緊張。

“哎呀呀,我這到底是怎麼了,難道是因爲昨晚沒睡好?”

感覺到自己的臉蛋有些微微發燙,走在前面的蕭雅拍了拍額頭,暗自解釋道。


佘山別墅山莊的格局佈置,相當講究,道與道、樓與樓、綠化之間,相得益彰,這裏的空氣確實十分清新,此刻,林峯在對蕭雅調侃的同時,心情也相當的輕鬆與愉快。

拋開一切,遠離冷血與殺戮,說實話林峯很希望這樣的生活,但是,他是林峯,他是龍隱的首領,在他的肩膀上,有着千斤萬擔的責任,所以,他要戰鬥,無時無刻的前進,直到有一天,能夠屹立於世界,屹立不倒。 “別墅主要分上下兩層,底樓有廚房、櫃檯、多媒體播放廳…二樓是寢室,頂層有露天陽臺…”

剛進鳳凰軒別墅,蕭雅就開始滔滔不絕的介紹起來,至於剛纔糾結的問題,顯然已經拋之腦後。

不過,話還別說,真不愧是意大利設計師的親手之作,就連林峯這極爲挑剔的人,在看了之後,都暗暗的不由稱讚。

更破天荒的,林峯居然很有耐心的,跟在蕭雅身後, 假如不曾愛上你 ,這一點,說實在話,林峯自己都不相信,堂堂的龍隱首領,也會有這麼婆娘的一面。

“一間主臥、七間寢室,嘖嘖,看來這意大利設計師的愛好,也是非同尋常啊!”

想起二樓那蘊含着七種不同元素的極品寢室,林峯的心中不由一蕩,七間寢室,韻味各不相同,藍白的潔淨、粉色的熱情、火紅的奔放、紫色的誘惑、黑色的高貴…想象一下,與佳人相擁,流連往返,豈不人間樂事!哦不,邪惡邪惡了…

“峯哥,想什麼呢?這麼開心…”

蕭雅給林峯泡了一杯茶,端過來,正好看見林峯微眯着雙眼,臉上掛着燦爛的笑容,於是,開口道,糾正一點,其實,爺們都懂的,這微笑不叫燦爛。

“啊!沒什麼,沒什麼,我很喜歡…這個別墅。”

聞言,反應過來的林峯一個激靈,急忙解釋道。

不過,林峯還是偷偷的一抹額頭,汗!我說林峯呀林峯,雖說現在不是在執行任務,可也不能老是這麼走神,淡定…咱要淡定。

“嗯,峯哥能夠喜歡,蕭雅很高興。”

輕喏一聲,蕭雅將泡好的茶,放在林峯面前的茶几上。

“咦,西湖龍井,還是上品!”

看着茶几上已經沏好的茶水,林峯不由一驚,面前的茶水,清澈明亮,輕嗅間,有着一股淡淡清新,隨霧四溢,心曠神怡,此茶,絕對是茶中上品。

“峯哥對茶道也有研究?”

蕭雅雖說不上是茶道高手,但是對於茶,從小或許是耳濡目染,也是知道不少,此刻,見林峯能夠僅憑一眼,就道出杯中茶品,這等本事,蕭雅相信不是一般人能夠所及,雖說自己也能做到,但是,卻沒有林峯顯的這般自信。

“哈哈,研究不敢說,至於茶道,那更是遙不可及,我之所以能夠斷定是西湖龍井,有句話怎麼說的,喝的多了,就算是外行,也能品出那麼三分意味來。”

對於蕭雅的問題,林峯哈哈一笑,給出了一個似真非假、不是答案的回答。

這話倒不是林峯自謙,確實,當年跟在老傢伙的身後,別的沒蹭到,這茶水可是喝了不少,以致於最後,林峯都有點聞茶色變,爲何?你可以想象,如果一個人,每天都要你品上那麼十幾來回的茶水,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算下來的次數那是相當恐怖,而林峯,就是這麼一個幸運中的不幸。

“喝的多了?…天哪,這可是上品的西湖龍井呀!”

聞言,蕭雅真想呼喊一聲,但是隨即一想,人家或許真的有這個可能,鳳凰軒四千萬說買就買,這等能耐,可不是一般***、富二代所能夠做到的。

“龍井茶,外形挺直削尖、扁平俊秀、光滑勻齊、色澤綠中顯黃,沖泡後,香氣清高持久,香馥若蘭,湯色杏綠,清澈明亮,葉底嫩綠,勻齊成朵,芽芽直立,栩栩如生,如飲,沁人心脾,齒間流芳,回味無窮…”

這邊,蕭雅正滿載疑惑,那裏,林峯卻是已經開口絮叨,當年,老傢伙在讓自己品茶之前,都會嘮叨上好一陣子,久而久之,對於西湖龍井的描述,林峯自然是都記得滾瓜爛熟,而如果讓那老傢伙知道,他原本引以爲傲、十分讚譽的西湖龍井,如今,卻是被林峯用來當做是泡妞的資本,其結果,真是有些不敢想象。

“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看着面前款款而論,臉如刀刻般英氣的林峯,蕭雅的心中不由產生了一種好奇,然而,有句話怎麼說,如果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產生好奇,那麼,恐怕離愛上他已經不遠了。

這茶,兩人一談就是十多分鐘,好在蕭雅沒有過於深入,不然林峯那些所謂的喝茶理論,恐怕早已露餡。

“哦,對了,蕭雅妹妹每天從學校趕到這裏,花在路上的時間不少吧?”

放下茶杯,林峯一想,開口道,既然打算弄個大學生美女來做管家,那麼,林峯可不會浪費眼前的機會,而計劃的第一步,就是收集情報。

不得不說,林峯的演技相當不錯,如果進軍演藝界,想來成就不小,這不,明明是十分腹黑的問題,從他口中說出,卻是顯得隨意而又讓人毫無防備。

“嗯,最少一小時,如果遇到堵車,那就更長了,好幾次我都差點因爲堵車而遲到。”

聞言,蕭雅沒有任何的遲疑,頗爲感觸的脫口道。

“嘿,看來有希望。”

在聽到蕭雅的回答後,林峯在心裏,那可是好好的樂了一番,堵車好啊,堵車妙啊,堵車堵的呱呱叫!

不過,在高興的同時,林峯也時時不忘告誡着自己,淡定,要淡定…,其實現在林峯有些納悶,爲啥,面對上千特種兵、哪怕是被五六把遠程狙擊鎖定,他都不曾有過慌張,然而,在這個時候,不知爲何卻是有些緊張、甚至擔心起來。

“既然這樣,那蕭雅妹妹怎麼不在這附近租個房子?”

深吸一口氣,林峯再次問道,不過,話一出口,林峯就知道,這個問題有些白癡,這裏的房價這麼貴,租房?賺出來的工資估計還不夠付房租的。

“這裏的房價太貴,我一個月工資才四千,連付房租都不夠…”

果不其然,蕭雅的回答,立刻應證了林峯的猜測。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