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自己定製不成西裝了,那麼就隨便轉轉吧。

只不過當他準備去二樓看看的時候,那邊的老師傅說道。

“先生,二樓除了我們這裏的VIP,其他人是不準進去的。”

老師傅的話說完,那邊的任四海出了一口惡氣,冷笑了一聲說道。

“哈哈,二樓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進去的。”

這家上百年曆史的服裝定製店十分的火,所以來這裏的名流和富豪很多。

大家都很想定製一套屬於自己的西裝,這樣的話也是一種身份的體驗。

“你們這裏可以上門服務嗎?”

王越懶得去理會柳媚兒和任四海,他也不想在這裏聽兩個人呱噪。

所以他還是想讓這些人上門爲自己服務的好,旁邊的店員聽到後急忙上前要解釋。

只不過不等他上前,那邊的柳媚兒便一臉諷刺的說道。

“王越,你是不是想多了?我老公現在可是這裏的VIP,都沒有享受到這種上門服務的待遇。”

旁邊的店員聽到後,還是笑了笑說道。


“先生,普通VIP確實沒辦法享受這樣的服務,但是鑽石VIP卻可以不僅可以享受上門服務,而且可以讓林老先生親自量身定做。”

旁邊的柳媚兒聽到後,一臉的鄙視,隨後笑了笑說道。

“說起VIP來,王越這VIP似乎不能夠讓其他人用。所以我也幫不了你了,你還是自求多福吧。”

“而且這個地方可不是什麼人都能來的,像你這樣的土大款,很多人想來這裏定做西裝,但是他們都拒絕了。要知道不僅得有錢,還得有身份背景才行。王越我勸你還是去旁邊的路邊攤選一選吧,在這裏是自取其辱。”

林詩柔聽到後,臉色有點冰冷,隨後上前一步說道。

“小姐,你什麼意思?如果你不會說話的話,就給我閉嘴。不然的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老公,這個女人實在是太兇了,嚇死我了。”

柳媚兒看到林詩柔臉色冰冷的看着自己,她嚇了一跳。

能夠感覺到林詩柔眼神裏帶着殺氣,剛纔的一幕還回蕩在腦海之中,她有點害怕眼前的林詩柔。

最後他藉故躲在任四海的面前,急忙對着店員說道。

“老師傅,這種野蠻的人您還是趕緊讓他出去吧,對於我們來說十分不友好。”

老師傅聽到後,想了想,還是走到王越面前說道。

“先生,剛纔店員已經和您說了,這裏是會員制的。如果您沒會員的話,還是離開這裏,去其他地方看一看吧。”


“像你們這種高高在上的態度,難怪我沒聽說過你們店的名字,如果想擴大影響的話,這種服務態度根本不可能。”

王越想了想,隨後說道。

說實話,這種地方如果要是以這樣的態度,確實無法擴大影響力。

老師傅聽到後有點生氣,隨後說道。

“先生,您知道什麼叫西裝定製嗎?我看您是故意來這裏找麻煩的吧。”

“這有什麼難的,不就是一套衣服嗎?說實話,衣服本來就是爲了舒服的,就算是這個西裝鑲上金邊也一樣,不是嗎?我想你們現在已經開始忘了初衷了吧。”

“你在說什麼?”

老師傅聽到後臉色有點難看,這個傢伙語言有點粗俗,他根本不懂什麼是西裝。

這讓老師傅想要讓旁邊的店員將他趕走,只不過他的話還沒說完,忽然衆人看到樓上走下來一個老者。


這讓所有人都臉色一變,沒想到店裏面這麼一鬧,竟然把林老先生給驚動了。

他們看到林老先生神采奕奕的從樓上走了下來。

林老先生看着旁邊的老師傅皺皺眉頭,眼前這個老師傅是自己最差的弟子。

而且一向眼皮子薄,誰有錢就給誰定製西裝?這讓他覺得有點丟人。

沒想到這位年輕人卻說到了點子上,這讓他十分的欣賞不遠處的王越。

“年輕人,你說的沒錯。衣服本來就是讓人穿的哪裏有什麼講究之分,就算是定製西裝,也沒有別人想象的那麼高貴。”

“就算是鑲上金邊,也只是一套衣服而已。”

林老先生的話說完,隨後笑着看向了王越。

他很欣賞這個年輕人,王越給人一種瀟灑不羈的感覺。

做人就是這樣,不要那麼多條條框框。

“老先生,看來您就是這裏的店主了吧。”

“年輕人,能否賞臉上樓上坐一坐?”

林老先生很欣賞王越,所以對着他發出了邀請。 他的話一出讓柳媚兒和任四海都一臉的震驚,他們來了裏面這麼久,還從來沒見到林老先生邀請別人上樓上坐一坐。

這王越怎麼隨便說了幾句話,就讓林老先生這麼欣賞他。

“林老先生,我是四海公司的老總,我叫任四海,這是我女朋友柳媚兒。”

任四海看到林老先生下來後,急忙上前準備和林老先生好好套套近乎。

要知道,林老先生的手藝可是十分的好的,很多濱海市的有權有勢的人都來他這裏定製西服。

通過他能夠認識很多有權勢的人,如果要是能夠結交林老先生的話,那麼對於自己以後的發展可是很有用的。

林老先生聽到任四海的話後,點點頭,並沒有說什麼。

而是將目光放在了王越的身上。

“年輕人,走吧。”

王越聽到後,笑了笑恭敬的點點頭,然後跟着林老先生上了樓。

周圍的空氣變得十分的寧靜,所有人看見兩個人一臉的震驚。

而旁邊的店員也一臉的羨慕,誰也沒想到王越竟然能夠有資格和林老先生一起上二樓去聊聊天。

當王越和林老先生上來二樓的時候,看到裏面的擺設都是以十分的古典。

紫檀傢俱,還有一些紅木傢俱,甚至是一些元青花瓷瓶,都十分的古典。

住手倒茶後就離開了。

王越坐在紅木傢俱上,看着林老先生率先開口說道。

“老先生,不知道您找我是否有別的事情。”

林老先生聽到後,笑了笑說道。

“年輕人,我只是喜歡和你聊天而已。”

“老先生,我想不只是這麼簡單吧。”

王越看着林老先生笑了笑說道。

他自然能夠知道林老先生的心思,他請自己上來,肯定沒有這麼簡單。

他應該是在樓上聽到之前自己和店員說沒有知名度。無法擴大影響的言論。

所以覺得戳中了他的心思,所以想找自己來聊一聊。

王越見老先生沒說話,笑了笑,繼續說道。

“老先生,說實話,您的手藝絕對一流,但是像您這樣的手藝,卻沒有傳下來,甚至讓國外還有世界聞名,那是他們的損失,也是您的損失。”

老先生聽到後點點頭,王越確實說的沒錯。

他一直很困擾這件事情,要知道自己的這一段傳承已經傳到了第五代。

但是這傳承學的越來越少了,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恐怕要斷了這個傳承了。

甚至也別想讓更多人知道他們的手藝人。

“老先生,如果您想讓您的手藝傳承下去,讓更多的人知道。那就得形成生產力,這樣的話,人才纔會生生不息,把您真正的手藝傳承下去,讓所有人,甚至是國外的人都知道您”

林老先生聽到王越的話後,笑了笑,並沒有正面回答王越的問題,而是想了想問道。

“年輕人,不知道你是什麼人?”

林老先生能夠感覺到王越不是一般人。

不光是眼光還有他的思維,絕對不是他這個年紀能夠說出來的這番言論。

“老先生,我是做投資行業的,如果您想要讓您的定製服裝店走出國門,甚至讓所有人知道的話,那就來找我。我有辦法讓你的生意走出國門,讓更多的人知道您。”

王越想了想,然後說完準備離開。

林老先生聽到後,急忙攔住說道。

“年輕人,先別急着走,我聽說你是來定製西裝的我已經很久沒出手了,能不能讓我幫你定製一套?”

林老先生的話說完,忽然門外傳來了一個聲音。

“爺爺,沒想到你們已經認識了。”

話音剛落,林然走了進來,隨後笑着看着王越和林老先生說道。

“爺爺,這就是我之前和你說的王越。王總他就是我爺爺,看來你們已經認識了。”

林然能夠知道自己爺爺不喜歡外人上二樓來,她萬萬沒想到會把王越請上來。

林老先生聽到自己孫女的話後,打量了一下王越,沒想到王越竟然是自己孫女的老闆。

說實話,林然從小就待在這個裁縫鋪子裏面。

如果不是爺爺說傳男不傳女的話,她也不會去做經紀人。


不過如今這份手藝已經要失傳了,這讓林然倒是覺得有些可惜。

“林然,我準備給你的這位朋友定製一套西裝,我已經好久沒親自出手了,就當是練練手幫你的這位朋友定製一套西裝吧。”

林然聽到後愣了一下,隨後看向了不遠處的王越。

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的爺爺會親自出手給王越定製西裝,看來自己爺爺應該很是欣賞王越,隨後她笑了笑說道。

“爺爺,您已經很多年沒有親自出手了,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來幫你打下手啊。”

王越聽到他們兩個人的話後,也沒有拒絕,隨後站在鏡子前認真的讓兩個人去量體裁衣。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