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

「你盯著諾伊爾看了有一會兒了。」伊蘭迪拍了下尤米娜的肩。

她不緊不慢地扭過頭來看著伊蘭迪,「你有沒有覺得諾伊爾的臉色不大好看?」

「是有點……」伊蘭迪微微蹙起眉,「你沒事吧……?」

「……」諾伊爾慢慢放下手裡吃了一半的水果,「我是有點不舒服。」

「你怎麼啦?」艾辛格吃下嘴裡的東西,有點緊張地看著他。

其他幾個也點點頭。

諾伊爾握了握拳,低頭看著張開的手掌,上面出現了奇怪的紫色暗紋。


「……影瑰的鞭子有毒。」他的眼神遊離幾秒,抬頭看著大家,「是一種慢性毒。」

「把它逼出來?」凱兮獃獃地咬了口麵包。

「不,用能量會加快毒素蔓延。」瑞爾斯站起身走到諾伊爾旁邊,「你之前一直沒感到不適?」

「沒有……」諾伊爾看著暗紋一毫一毫地擴散著,「這……」

「影瑰的毒是不治的是沒有解藥的。」信仰抿了下唇。

「我不信。」伊蘭迪瞥了信仰一眼,「你最近先不要用能量,試著讓毒素擴散慢些。我們一起想辦法。」

「嗯……」諾伊爾閉上眼睛緩緩做了個深呼吸。

———————————————————————————————————

「……」沉淵抱著胳膊站在高台上俯視著白依、緒瑩、落天霖和伊奈斯。

「大當家恕罪,我們……」「你們站著崗還讓諾伊爾和那個打雜的小丫頭跑了!」

沉淵額角的十字很明顯,她嘖了一聲轉身背對著他們四個。

「我們……去把諾伊爾搶回來?」伊奈斯小聲說。

「……這話聽起來怎麼怪怪的。」默螢嘴裡的棒棒糖從左邊滾到右邊。

「諾伊爾還中著我的毒呢。」影瑰半闔眸子,「暫時沒有什麼戰鬥力。」

「他們那邊現在有伊蘭迪、艾辛格、凱兮、瑞爾斯,還有那個打雜的小丫頭。」沉淵蹙起好看的長眉,「你覺得你搶得過來?」

「我看趁他們有兩個成員都沒有戰鬥力,去試試也無妨。」

「柏林藍大人……什麼風把您吹來了?」沉淵這麼說著,卻沒有什麼恭敬的意思。她微微昂起頭,眯起眼睛俯視著她。

「你們全員出動一次吧。」柏林藍似乎並不怎麼在意沉淵的高傲,她輕輕扯了下嘴角,「趁這個不易的機會。」

「那就如您所願吧。」沉淵轉過身來面對著他們五個,還有手下的那些成員,「那麼,我們出發吧。」

柏林藍靠在門檻抱臂看他們離開,頷首陰沉一笑。

……

「外面我們來應付,」信仰站在門口,「你們兩個小心點。」

「你們也小心點……」格萊奧在諾伊爾身後小聲說道。

門外。

「不錯嘛,這次你們全員都到了?」瑞爾斯嘲諷道。

沉淵揚起下巴看著他們,一種無言的氣場緩緩瀰漫開來。

「這個精靈就是他們久不出面的大當家,應該有兩下子。」尤米娜微微握緊了拳。

「我來對她。」伊蘭迪張開暗雷之翼,蓄力準備朝她衝過去。

飛行暗影系的沉淵被伊蘭迪四倍克制。她也張開一對灰黑色的翅膀,金色的眸子里閃過一絲殺意,「那,我就會會這個隊長吧。」

「他很厲害的。」默螢拉住沉淵。

「沒關係,會會而已。」沉淵朝妹妹笑笑,然後猛地振翼而去。

天空中糾結著一灰一黑兩個身影,動作快得只剩下了虛影。

他們抬頭看了一會兒,然後也開始挑選自己的對手。

「我要對這個虛傀。」艾辛格說著就沖了出去。

虛傀退一步,腳下一點起跳,「斷魂破!」

「摧枯拉朽!」艾辛格打出暗色的能量與它相碰在一起,互相滲透著。

緒瑩眯著眼睛瞧了一會兒凱兮,便朝她而去,黑色的斗篷被風吹起,像鼓動的風帆。

白依冷笑一聲,沖向尤米娜。

夜雪迎上瑞爾斯,超能系的她佔了四成勝率,卻仍有些底氣不足。伊奈斯立於她身旁,決定二打一。

落天霖的對面是信仰。雖說冰暗影系的落天霖被火光系的信仰1.375倍克制,但她嘴角的微笑表明她似乎很自信的樣子。

與此同時。

在默螢的白色面具下諾伊爾和格萊奧猜不出她的表情。她平舉著槍,手指扣在扳機處,「好了,做我們的靈質吧。我姐姐會賞給你們一種比較舒服的死法的。」

「你可真是想多了。」諾伊爾冷笑道。他把格萊奧護在身後,微皺眉頭看著她。

「我現在就能一槍崩了你。」默螢緊了緊手指。她紫色的眸子里折射著貪婪的殺意。

諾伊爾悄悄調動起左肩上的暗夜魔球繞到默螢附近,忽然出擊打在她的手上。

「啊嗤!」默螢手一抖丟開了槍,諾伊爾一腳踢飛了它。

「嗬……困獸之鬥!(不是技能名字)」影瑰一鞭子甩了出去。

諾伊爾張開雙臂護在格萊奧前面,被她一鞭子抽倒后滑到牆上摔倒,胸口撕開一個血口。


格萊奧驚異地看著倒地昏迷的諾伊爾和一地的血,又扭過頭來看著默螢和影瑰。

「所以,你願意配合么?」默螢微眯起眼睛。

「我……」格萊奧後退了一步,咽了口口水。

「住手!」尤米娜破窗而入,擋在格萊奧前面。

格萊奧看著她粉紫色的長發和墨黑色的長裙被染上一塊一塊的紅色,輕輕抬起手想把它們擦去。

「是你這個小丫頭。」默螢抱起雙臂,「真是令人生厭!」

「令人生厭的是你們這群混蛋!」尤米娜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默螢臉上,面具被她打碎。

默螢低頭單手捂臉,紫色的披肩發垂下來遮住了她的神采。她的聲音里滿含著威壓和怒意,「你……」

影瑰黑綠色的鞭子猝不及防地抽過來,尤米娜當場被擊倒在地。

「好了格萊奧,沒有精靈打擾我們了。」默螢抬起頭,一張好看的娃娃臉上表情略有些猙獰,「投降吧。」

「你們……」他攥緊了拳,精元作痛使他額上布滿了汗珠。

「我們可能還有辦法治好你的精元。」影瑰將手中的荊棘長鞭忽地綳直又鬆開,發出低沉的噌噌的聲音。

「地元暗靈擊!」格萊奧放手就是大招,屋子裡登時沙塵漫天。

「你怕不是瘋了!」默螢怒罵了一聲,被影瑰拉著拽出去,「快離開這兒二當家!」

轟—— ……

尤米娜從一片廢墟里爬出來,然後一點點把諾伊爾和格萊奧都拖出來。

她坐在一片空曠的地上有些不知所措。

諾伊爾漸漸蘇醒過來,看到她自己獃獃地坐在那裡,「伊蘭迪他們呢?」

「都被抓去了吧……」她木木地答了一句,自己也不知道說得對不對。

「這地方不能待了,」諾伊爾還保持著相對冷靜的頭腦,「你在比格星或者羅格星系有別的藏身所么?」

「之前把你帶出來之後暫時待著等到你蘇醒的地方……」尤米娜轉過頭來看著他,「我覺得那裡不安全。」

「先去看看再說。」他慢慢站起身,低頭看著還在昏迷的格萊奧。

「格萊奧我背著。」尤米娜站起來,拉過格萊奧背在身上,「我剋制影瑰,毒素似乎沒有對我起效。」

諾伊爾盯著她頰上紫黑色的血痕看了幾秒,沒有說話。


……

又是一片廢墟。

尤米娜有些崩潰。

諾伊爾微眯了眯眼,「你還知道別的地方么。」

「我第一次來羅格星系。」尤米娜嘆了口氣。

「我也是……」諾伊爾咬了咬下唇,「在附近轉轉有沒有定居精靈,村子什麼的。」

「……沒有。」尤米娜半闔眸子,「什麼也沒有。再加上我們現在已經無力飛出比格星了……怎麼辦啊……」她微皺起眉,這時才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疼。

「沒有精靈,總有剩下的空屋子什麼的吧。」諾伊爾跳上那一大片碎石,站在最高點望著遠處,「前面好像有一小片精靈村,去看看。」

空落落的。一個精靈也沒有。就像,他們現在的心一樣。

瀰漫著絕望的氣息。

到了村子深處,有一間破損還算不太嚴重的房子,權且進入暫住在這裡。

把格萊奧放倒在床上,尤米娜揉了揉酸痛的肩膀,餘光瞄到角落裡似乎有什麼東西,沒有在意。忽地,她意識到那好像有什麼蹊蹺,扭過頭去定睛一看……

「啊——!」

正滿屋子搜索有沒有什麼可疑東西的諾伊爾聽到她一聲尖叫立住了腳步,想到格萊奧和尤米娜在一塊兒心裡一緊,快步走進那個房間,「怎麼了尤米娜?」

尤米娜站起來跑到諾伊爾旁邊,顫著手指向角落裡的一灘血。一個基本上還算完整的精靈橫卧在那裡,靜靜的像睡著了似的。只是它再也不會醒來了……

諾伊爾心裡咯噔一聲,他在黑魂組織里見過太多太多類似的畫面,斷斷續續的那些塵封在心底自以為已經忘記的黑暗日子裡的回憶潮水般湧來,他當場呆在了原地。

「諾……諾伊爾……」尤米娜抓住他的胳膊嚇得話都說不利索了,她有些僵硬地扭過頭來看著他,嘴角有些抽搐。

「沒事……」諾伊爾一隻手輕輕把她僵舉在半空的胳膊放下來,另一手摟住她的肩試圖安慰一下,「我……我處理,你先出去一下吧……」

尤米娜深吸了一口氣試圖放鬆,卻吸入了滿腔的血腥味,令她感到作嘔。她邁著有些僵硬的腿走出了屋子,又看了一眼諾伊爾才離開。

諾伊爾獃獃地站在原地將近一分鐘,然後才反應過來了什麼,快速地收拾了屍體和血跡,然後出門到村子里的一條溪邊洗了把手和臉。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