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就在大罪之門的蠢蠢欲動,暴君國度的低調隱世中緩緩流淌。

對於霍瓦爾普尼爾的回歸,暴君國度的眾人反應不大,它們可不是從古代數碼世界那個年代過來的人。唯有大門知香的搭檔數碼獸迦樓達獸得知了霍瓦爾普尼爾後專程到天空圓頂來看了看。它們也算老相識了。

倒是霍瓦爾普尼爾,這隻完全是被暴君天使獸x用「修改」的力量造就出來的全新數碼獸到了究極體階段居然沒有名字,眾女紛紛產生興趣,要給霍瓦爾普尼爾取名字。完全體是叫做「靈魂天馬獸」,那麼究極體的名字總不能比前面差了。

但是各種名字取出來都難以得到所有人贊同,什麼夢魘獸、地獄魔焰獸之類都感覺不那麼對口,最後修女獸奴瓦兒的一句「神馬獸」戳中了陸峰的笑點。真是又貼切,又那啥……

於是在眾女莫名其妙之下,陸峰就拍板決定霍瓦爾普尼爾的究極體就叫做「神馬獸」了。

說完插曲,在回歸正題。暴君天使獸x曾經幾次帶著莉莉絲獸出行,希望能偶調出高石武和彩羽尼奧,即使沒有實質性的進展,多喝敵人接觸,研究透徹也是好的。這也的確讓他獲得了一些信息——高石武和阿卡迪獸也不是真的殺不死的!

在戰鬥中,暴君天使獸x·天人形態分明發現,阿卡迪獸的左肩沒有恢復!它一直是單手與暴君天使獸x·天人形態戰鬥。

這個發現讓暴君天使獸x精神大振,可惜利維坦獸與阿卡迪獸的實力差距太大,否則真有可能殺死它。能不能尋找到與利維坦獸攻擊性質相似的地方呢?

這段時間, 老天保佑闖江湖 ,也開始在skuld層活動,似乎在尋找著什麼。由此與一些「正義人士」產生了衝突。幾天前陸峰才得知:紅蓮騎士獸被死亡之翼殺死了,顱骨獸也被重傷。稍早一些,瑪爾斯獸遇上了阿卡迪獸,結果不用多說。這也加深了陸峰心中的緊迫感。

終於有一天,死亡之翼高石武送來訊息,他要發動了。 暴君天使獸x不清楚高石武究竟要做什麼,但他知道這一定是一次大動作!

高石武也沒有讓暴君天使獸x失望,他在黑暗區域掀起了一場大屠殺,無數黑暗數碼獸被屠滅。尤其是那些魔王型、墮天使型、邪神型的黑暗數碼獸,更是被高死亡之翼一一找上門去。

憑著不死之身,他甚至攻破了吸血鬼城堡!大德拉庫獸重傷逃遁,不知所蹤。偌大的吸血鬼城堡,從古代就在在黑暗區域屹立的巨大城堡一朝覆滅。深淵獸、獄門獸亦被高石武找到,或擊殺,或重傷。

很快,在skuld層也因「死亡之翼」的名號而掀起萬丈狂瀾——高石武闖進了高潔戰鬥場!

那上萬隻傀儡騎士獸暫且不提,高石武幾乎硬頂著皇家騎士們的火力,衝殺進去。現在還剩下的皇家騎士每一個都是真正的強者,實在是比吸血鬼城堡強太多太多。高石武憑藉不死之身強殺掉了顱骨獸和究極v龍獸x,紅蓮騎士獸x與芳香獸則是受了重傷。

這棟從遠古時代走來的史前遺迹最終毀滅,十幾層高的黃石建築轟然倒塌。高石武衝出來的時候渾身染血,與他血肉相連的死亡獸直接被人砍開頭顱,血肉模糊……

經此一役,即便算上只露過一次面的虛空之位阿爾法獸,皇家騎士團也只有區區五人,其中奧米加獸x還在數碼世界的下層區域對抗帝厲魔,頑固獸不知所蹤。皇家騎士團可算是徹底失去了監察大地的能力,高潔戰鬥場這個據點也毀掉了。這個一度站在數碼世界定點的強大團體,只能黯然退出歷史舞台……

天空之神朱庇特獸、太陽宮阿波羅獸也被死亡之翼光顧。一直被霉運光環罩體的阿波羅獸這次是真的死了。朱庇特獸和朱諾獸的下落則成了一個謎。

緊接著死亡之翼又找上了龍之領域,他一人一獸隻身闖入龍之領域。外界只知道這一天,龍之領域萬龍齊嘯,聲震天地。發生了極為慘烈的戰鬥。高石武甚至沒能走出這片更加古老的土地,只能以身化污泥的方式狼狽遁走。

看著報告上收集到的死亡之翼的行蹤,那一條條文字都是血淋淋的觸目驚心。高石武的行事方式,讓陸峰都忍不住頭皮發麻。看了這麼多,陸峰也只能猜到,高石武似乎是在有目的的獵殺數碼世界的強者,而且是出自他自己的意願。

也許是需要休養,直到五天後后,高石武才又傳來訊息,邀請陸峰前往交叉層(physicsandvirtuallayer)的下部區域。那裡正是暴君天使獸x·天人形態創世時安放大罪之門的位置。


奇異的維度里,能夠看到完全不一樣的景色,頭上鳥語花香的skuld層,腳下卻是環境惡劣,彷彿碎片一般的黑暗區域。天上之水在這裡奔流,由深邃的幽藍轉換為粘稠噁心的黑色。這裡就是原先的黑暗之海,黑暗區域與數碼世界交匯的地方。

「你來了~~」高石武轉過身來。前方二十公里的地方就是大罪之門,那麼安靜,完全不像是傳說中那個破滅星空,支配海洋的強大生物。只有一**邪惡的思念以那棟高大的門戶為中心不斷宣洩開來。

「嗯。」暴君天使獸x·混沌形態是帶著莉莉絲獸和光明女神獸一起來的,武之內素娜就坐在他肩頭。暴君天使獸x必須防備「敵人」是調虎離山的可能。

「我忽然有些捨不得了~~人類還真是不堅定的生物啊……」高石武忽然自嘲道。

「你究竟想做什麼?」

高石武停頓了一小會兒才開口道:「以前我告訴過你,之所以要建立死界發展勢力是因為看不慣數碼世界動蕩不堪,不斷地重複著新生和毀滅的輪迴吧?」

暴君天使獸x點頭,話說當時聽到那番話,他還真有點兒不爽。

「那我現在告訴你,那些話,全都是假的!」

「呃!?」暴君天使獸x和武之內素娜都驚愕地張大了嘴。

高石武一臉落寞,接著說道:「其實只是因為怕死而已……人類總是最擅長給自己找借口。」

「離開千年獸的城堡之後,我和惡魔獸就在數碼世界各處遊歷。現在想想,那段時間這是難得的悠閑時光。直到……我遇到了那片黑色的海洋……」

「沒有邊際的黑色汪洋上突然掀起了巨浪,我和惡魔獸被捲入海中。見到了究極魔獸和死亡獸。它們似乎在爭論什麼,有了短暫的交手。」

「究極魔獸發現了我,於是命令我去數碼世界成為他的棋子。不容反抗……」

「之後它就走了,但死亡獸卻留了下來,它讓我去做間諜,並且給予了惡魔獸力量!我就在這兩隻究極體的操控下如同提線木偶一般~!」


「那時候我就在想,這到底是為什麼?」

「後來我明白了,是因為我太弱了!根本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所以這些年來我品嘗最多的就是『身不由己』的感覺,尤其是現在!就連靈魂,也都快要不屬於我自己了~~~!!」

高石武越說越激動,暴君天使獸x與武之內素娜聽著也是心頭沉重。

「弱小即是罪!在見識了數碼世界一次次的毀滅,見識了超究極體的大戰後,我越來越認同這個觀點。呵呵~」高石武忽然笑了起來,「有時候我很羨慕那些坐井觀天的傢伙,一隻幼年期數碼獸可以無憂無慮每天只考慮吃的問題,一隻成長期或者成熟期數碼獸可以朝氣蓬勃地向著變強的目標進發。」

「無知是福。可我偏偏知道的越來越多!」

「我就想,那些高高在上,光是技能的餘波就能殺死無數數碼獸的所謂『強者』到底有多可惡,如果能把它們全部殺光,這個世界恐怕會太平很多吧,可惜……」高石武扭頭看向巍峨的大罪之門,「有些了不得的東西就要出來了……所以我只能儘可能地完成一些我的想法,那對你也是有好處的。不過留下的釘子還是很多——我曾試圖去尋找鋼之帝國,但它們藏得太深,我找不到什麼有價值的目標。」

高石武的意思暴君天使獸x明白了,雖然有些抵觸卻也能夠理解。況且高石武的所為所謂的確對他是有好處的。只是屁股決定腦袋,暴君天使獸x即使知道也不會去做。比如,如果真的要完成大一統,只要把數碼世界里的一個個勢力推平不就好了。但像阿波羅獸、尼普頓獸、皇家騎士團這樣的組織與他亦敵亦友,成分複雜,他便不那麼好動手。高石武就沒有這樣的顧慮。

「現在,我也快到極限了,雖然不想走,但……接下來就要交給你了,數碼世界恐怕也只有你存在那個可能性了……之後可能是更嚴酷的局面。而在此之前我要做最後一件事情!」

高石武額頭的希望徽章綻放出絢爛的白光,聖潔無比,一個六面體空間被展開,奄奄一息的啟示錄獸就被困在其中。「去吧~~讓我看看這個即將被改變的世界!」

咔咔——嚓———!

六面體空間破碎了,啟示錄獸龐大的身軀出現在這個特殊的維度中。一點漆黑以啟示錄獸為中心開始展現,那是一片全新的數碼世界,屬於啟示錄獸自己的數碼世界!

「你要做什麼?!」暴君天使獸x分外驚訝,某種程度上。啟示錄獸和利維坦獸的存在很相似,都是一旦現身就會對數碼世界造成巨大影響,直至世界毀滅。

「看著就好了,我不會毀掉這個世界的!」高石武淡笑道。

啟示錄獸蘇醒過來,就在它欣喜自己獲得解放的時候,一股巨大的力量忽然從它身體內部洶湧而出。

「啊——!」它的慘叫聲格外刺耳,就見啟示錄獸那個多邊形金屬體忽然膨脹起來,像是束縛不住裡面不知名的詭異物體一般。金屬平面不斷變形,扭曲,最終破碎……

砰——!!

啟示錄獸那巨大的身軀轟然爆碎,散逸著詭異綠色汁液的噁心肉塊橫飛出去,

「這是……」只有暴君天使獸x和高石武能夠看到,從啟示錄獸爆炸的身體里,一股龐大到無以復加,幾乎實質化的怨念升騰而起,瞬間瀰漫了整個數碼世界。然後這些怨念不斷糾纏,自我凈化,蛻變出了一條宏大的概念——「不做進化」!

雖然虛空檔案(akashicrecords)已毀,卻並不意味著「概念」就不重要了。恰恰相反,這些概念開始從遙不可及的內核域(kernelzone)落入尋常數碼獸之手。那是一場恍如魔獸世界太陽井爆炸般的洗禮!

而現在,高石武就是要讓「不做進化」的概念成為數碼世界的主流!

虛無的數據海中,「進化」的概念受到「不做進化」的強烈衝擊,高石武的力量亦注入「不做進化」的概念中,不斷推高它的能級,幾經努力,終於將「進化」的概念驅逐出數據海!這次的大動蕩幾乎改變了所有數碼獸的體質!

「從今以後,數碼獸的實力會不斷拉近,除了已有的完全體、究極體外,起碼在短時間內,不會有人再擁有進化的能力!沒有了進化,也就不存在弱小!」 第十六章時空風暴

高石武並非一味濫殺,要把所有的究極體都除去,他選取的目標大多是那種堅持己見,為人固執的究極體,比如芳香獸、阿波羅獸等等。那麼留下來的人,起碼是比較和善的、無害的。至於未能清理的部分,他一併交給暴君天使獸x了。


高石武實在等不及了,他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從腰間取下黑色的神聖計劃,高石武愴然一笑,額頭的希望徽章再次放出光芒,將黑色的神聖計劃返本還源,化作一道神聖之力遁去遠方,不知飛向哪兒。

「遺言說完了嗎?」彩羽尼奧忽然出現在大罪之門前,雖然距離十幾公里,在場幾人卻都不是凡俗,纖毫畢現。

「差不多了吧……」高石武轉身面向大罪之門。


「我是不知道你想做什麼啦?」彩羽尼奧緩步走來,「也沒興趣知道!但是……boss對你很不爽,所以我出現在這裡~~」

「這就是我請你來的原因了,暴君天使獸x。」高石武忽然道。

暴君天使獸x點頭:「明白。」

「給你個提示~」死亡獸那顆巨大的獨眼忽然爆出一團精光——邪眼爆破(explosioneye)!!!

紅光擊中的地方,空間開始扭曲,撕開一個瀉出七彩流光的奇異空間——時空夾縫!

暴君天使獸x忽然明悟,想起阿卡迪獸被大罪之門操控后雙方第一次對戰時的情景。高石武的意思是讓他把阿卡迪獸拖進時空夾縫中再打!

好主意~!

網路進化!

matrix


evolution

暴君天使獸x·天人形態!!!

彩羽尼奧也瞬間與阿卡迪獸合一,氣勢節節攀升。「我可不會讓你這麼容易如意!」竟是搶先出手了——幻滅長矛(vanishesthelance)!!!!

暴君天使獸x·天人形態不甘示弱,一招混沌永恆(eternalchaos)禁錮時空。兩人不是第一次交手,對招之間頗有些輕車熟路的感覺,再加上數碼獸的技能有限,一時間竟是你來我往,僵持不下。

但到底是暴君天使獸x·天人形態已經幾乎攀上超究極體的頂點,阿卡迪獸又被利維坦獸所傷,漸漸地被壓制下來。即使破壞之光依然漫天漫地,卻難撼暴君天使獸x·天人形態分毫。

神炬陣(godtorch)——!!!!

面對直射而來的爆粗光柱,暴君天使獸x·天人形態以手代刀,做出劈砍的姿勢——天人永隔(heavenneverseparated)!!!!!!

絕世的劍光掩蓋一切,靈魂之劍的氣息就足以凍結所有的感知。冥河濤濤,死亡降臨。

又是那種魂不附體的感覺,阿卡迪獸心底上升起一股厭惡的感覺——明明知道沒有效果為什麼還非要使出來呢?

雪亮的光芒最終擊潰了分解之光,蓋壓一切的碾壓過來。

當視野完全被敵人的光所侵佔時,阿卡迪獸也已經做好了硬抗的準備,大不了再重生一次……它是這麼想的,也即將這麼做。

咚~!

一記重拳狠狠砸進阿卡迪獸的肚子……

怎麼回事?

阿卡迪獸扭頭看到了暴君天使獸x·天人形態那雙面紗之外的眼睛。身體瞬間穿過了一層什麼……

高石武將彩羽尼奧指給暴君天使獸x之後,就再沒有對那邊看過一眼。他徑直走向大罪之門。他走的很慢,身體卻移動地非常快。因為他已經不再是一個人類了,為了對抗大罪之門的控制,他將自己與死亡獸合體,變成了一個非人的怪物。

不到一分鐘,他就站在了大罪之門前。這個過程中,彩羽尼奧完全沒有干擾過他——和高石武一樣,彩羽尼奧從不認為自己是大罪之門的走狗!做做樣子罷了,何必當真呢?此時阿卡迪獸更是被暴君天使獸x·天人形態一手按著腦袋推進了時空夾縫之中。

吼——

一個龐大的陰影出現在大罪之門後面,發出毫無人性的怒吼聲。

「很生氣吧?可惜再生氣,你也出不來!」高石武冷笑。他彎下腰與死亡獸的獨目對視:「我們走吧~」

死亡獸眨眼。

噌~!

噌噌噌——

大罪之門上亮起一道又一道光色。星辰徽記再一次綻放光輝。

太陽星、金星、水星、月亮、木星、土星、火星!除了月亮和火星較為暗淡外,其餘星辰簡直亮得讓人睜不開眼!與高石武第一次站在大罪之門前時不可同日而語。

「也不能讓那傢伙小瞧了啊~!」高石武說完,迸發出熊熊數碼之魂,連帶死亡獸一起籠罩進去——爆裂模式!!

排山倒海般的斥力席捲而來,各種光焰降下,如同極光般變化無常,浩大無邊。只是這美麗的景色中蘊含著絕世的殺機!

「我們走!」

堅定的內心讓高石武的目光毫不動搖。在那一聲聲憤怒的咆哮聲中,高石武最終走進了大罪之門,再也沒有出來……

所有人只知道那天,整個數碼世界六層天再次出現規模龐大的地震,天空也為之一清,似乎太陽變得更加耀眼了。

而那時正處在遙遠時空的彼端的暴君天使獸x·天人形態只感覺體內的黑暗痛苦與光明希望之魂陡然作痛,彷彿被撕裂了一般,目光中都似乎染上了絕望的色彩……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