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狼咆哮,眼中有戰意在澎湃,既然不可躲避,那便來吧,它是方圓數百里內的凶獸之王,十數年未曾一敗,心中有衝天的傲氣,但它沒有大意,而是鼓足了全身的氣血,身軀似乎又膨脹了一分,身上的光芒大盛,如用燦銀鑄造。

它的額上光亮暴漲數倍,一輪較之先前大出幾倍的銀月凝聚而出,帶著如青霜般的氤氳寒氣緩緩升起,迎向了半空中落下的一棒。

森白的骨棒縈繞著蒙蒙白光緩緩落下,在半空中與升起的一輪銀月撞了個正著,下一刻,銀光亂顫,轟隆爆鳴,這輪明晃晃的銀月炸裂成粉,隨著流動的氤氳四下飄散,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月狼獨眼驟然一縮,還未等它作出反應,就被這一棒砸了個正著。

「崩!」

隨著一聲清嘯,整個月狼村都彷彿在顫抖,四周數十丈內的所有房屋,所有樹木,這一刻齊齊化作粉末,塵埃飛揚,無聲無息。

月狼暴退數十丈,龐大的身軀在詭異的顫抖,在它身下,地面密密麻麻的裂開,仿似一個巨大的蛛網,大蓬大蓬炙熱如赤錫的寶血從它身上豁然多出的許多傷口噴洒而出,很快就在它身下匯聚成一片血窪。

第一棒,月狼重傷,渾身骨骼粉碎了五六成,只能依靠強大的氣血強硬支撐,但它不愧於月之寵兒,在月光的照耀下,身上的傷勢迅速恢復,只是它看向蒼夜的目光中不知不覺的帶了一絲恐懼。

「第二棒!」

蒼夜臉色略顯蒼白,顯然先前揮出一棒對他的消耗同樣極大,但他眼中卻是精光暴射,提棒前進,戰意更勝之前,面對負隅頑抗的月狼狠狠砸下第二棒。

這一棒較之前顯得略微平淡,沒有先前那蓋壓蒼穹的大氣,也沒有任何煊赫的異象徵兆,平平淡淡,就彷彿成千上萬次揮棒一樣簡單。

但直面這一棒的月狼卻是發出一聲從未有過的絕望悲號,獨眼中布滿了恐懼,它渾身銀光大盛,額上的月型印記光芒四射,一輪前所未有巨大的銀月被它凝聚出來后,直衝而上,欲與落下的大棒決一死戰。

只是,這輪前所未有巨大的銀月剛剛升起三寸,還未接觸便悄無聲息的化為虛無,緊接著,一道森白的棒影飄然落下。

首尾膨脹到十五丈左右,如燦銀鑄造的龐然大物輕輕一顫,被夜風一吹,便化作一灘碎得不能再碎的肉泥。

月狼村祭靈,巔峰凶獸月狼,斃。

紛亂的一夜即將過去,衝天的火光緩緩熄滅,喧囂的人影逐漸遠去,村外暮色依舊蒼茫。

整個村落幾乎化作廢墟,月狼村自此一戰除名。

蒼狼、月狼兩村全面開戰,最後以蒼狼村勝出告終,作為失敗者,月狼村所有的資源,人口都將徹底併入蒼狼村。

這便是大荒的規矩,沿承千年不變的規則,勝者為王。

「可惜,最後讓月遜這個老匹夫逃走了,這個老傢伙逃命的本事真是一流。」老村長一臉可惜的神色唏噓不已,身上有幾道傷痕,但他眉角飛舞,眼中帶有得色,顯然此戰他大展雄風,贏得了勝利,狠狠的出了口氣。

此戰收穫可謂頗豐,從月狼村繳獲了大量物資,包括鍛造各種兵器的各種精鐵,銅母,百鍛鋼等,還有其他各種獸骨,寶葯,異果等資源足夠蒼狼村使用至少五六年。

並且通過對擒獲的月狼村一些骨幹的審問,得知了那個將要開啟的秘境在伏蛟山的大概位置,至於秘境開啟的時間,至少也是一年半以後的事情。

唯一的憾事,卻是再度被月遜逃離,但他如此如喪家之犬,對蒼狼村已構不成威脅,唯一要擔心的是他將秘境的事情泄露,但事已至此,別無他法,只能多加留心,早作準備。

月狼村被擊敗吞併的消息在短短一天之內就傳遍了方圓數百里,讓所有的村落都為之震撼,這是其他村落之前從未預料到的事情,尤其是在月狼村實力蒸蒸日上,逐漸展露出霸主之姿的時候,從未有人想過他們居然會被一戰除名,僅僅抵抗不到一日就徹底敗亡。


同樣,之前對於蒼狼村的實力,其他村子都頗為了解,畢竟作為一個曾經的霸主,實力迅速下滑,地位不穩是其他村落可以清楚感受到的,甚至很多人都預料未來幾年內,如果蒼狼村不放棄掉大部分肥美獵場和珍稀資源,將會被月狼村擊敗吞併掉。

只是沒想到事實卻恰好調了個邊,日薄西山的蒼狼村居然將如日中天的月狼徹底擊敗,讓其他村落大跌眼鏡,心生惶恐,到處打探此戰的詳細經過。

其中,月狼村天驕少年月驕被轟殺以及月狼村村長月遜被擊敗逃命這兩件事的經過被反覆打探,因此,一個之前眾人未曾聽聞的名字在這方圓數百里內徹底崛起。

此名,蒼夜。

十數年來,即便許多村落對月狼村日益霸道的行為極度不滿,但不得不承認其強勢背後的強大實力,尤其是那個如一座大山般壓在眾多村落年輕一輩心頭,不可逾越的名為月驕的天驕少年,更是用數百場戰鬥無一敗績的鐵一樣的事實讓年輕一輩不得不服,甚至有傳言,血狼城內某位大人物看上了月驕,欲在明年大祭演武后收其為徒。 (感謝書友abccd5432打賞了588起點幣,另祝各位書友平安夜快樂)

月驕,即便在老一輩人的眼中,都是未來大荒外圍數百村落間的領袖人物,註定要稱雄一世,可如今卻在他徹底崛起,名揚四方之際,被一個之前默默無名,十六歲不到,甚至連種血都連續失敗四次的少年徹底鎮壓,轟殺成渣,怎能讓人不起驚疑?

「此子藏拙,亦或是蒼堯那老狐狸推至前台的靶子?」

「但一個種血失敗四次,如今還在狼煙巔峰的少年,卻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擊敗正處換血巔峰,覺醒黑鐵血脈的月驕,除非他是從天狼山脈深處走出的古獸幼崽。」

「或許要親自見一見這個少年才能辨出真偽。」

於是,蒼狼村熱鬧了,方圓數百里內的其他村落紛紛派人前來祝賀,有的村落甚至是首領帶隊,帶上豐厚的賀禮,依稀有蒼狼村當年巔峰時期,會宴百村的繁盛景象。

一連數日,老村長親自宴請了二十餘位其他村落的首領,宴席上,蒼夜歷練途中收穫的各種異獸凶禽的寶肉,用異果奇葯炮製的美酒都被拿了出來,讓其他首領為之勃然變色。


「這是虎紋尖齒熊的肉,當年我村曾得到一頭老死的虎紋尖齒熊屍體。」一位鬚髮斑白的村落首領雙眼圓睜,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虎紋尖齒熊,性情兇猛,實力較月狼村的祭靈月狼僅遜一籌。

「這是金光蟒肉,天,還是成年的金光蟒,可戰巔峰凶獸。」另一位村落首領認出了另一道菜的主材,大驚失色。

「這可是亂血藤的芽尖,此物專以虎豹為食,戰力恐怖,可抗古獸。」有村落首領辨認出了一道煮熟的青藤,情不自禁的喊了出來。

雖然這些村落首領單個的見識並不淵博,但集合起來卻是將桌上菜肴的主材辨認出四五成,饒是如此,一個個都被蒼狼村的大手筆震撼得相顧無言,面帶驚惶,對上主位上笑眯眯的蒼堯,連大氣也不敢出。

這些在他們眼中不可戰勝的異獸凶禽如今居然被斬殺割肉成了宴上的盤中餐,這要怎樣的恐怖戰力?即便是血狼城的大族也沒有這份能力,難道這蒼狼村的實力比血狼城還要強大?

一時間,這些村落首領們強顏歡笑,食不下咽,只有其他蒼狼村的人司空見慣,胡吃海喝,很快就將這些菜肴美酒吃干掃盡。

「這是我族的蒼夜,殺月驕,敗月遜,平月狼村,他當居首功。」

宴畢,老村長指了指身旁一個體態魁梧,眉目出眾的少年鄭重的向客人們介紹,讓其他村落的首領們面面相覷,相顧無言。

這個眉目出眾的少年就是那個被傳得神乎其神的蒼夜?

就是他轟殺了月驕,擊敗了月遜?

可他除了樣貌出眾以外,似乎和其他少年沒有什麼區別,眾人根本感受不到絲毫血脈之力的波動,顯然是沒有打開血脈的稚子,就是他完成了以上的壯舉?

其他村落首領疑惑不已,但卻不敢前去試探,畢竟對月狼村這一戰最後的結果現在擺在眾人面前,尤其是剛才宴席上出現的種種菜肴所展現的實力,更讓他們不敢嘗試觸怒蒼狼村后的後果,怕惹來雷霆之怒。

「各位不信?」

老村長眉頭一抬,目光掃向其他村落首領,語氣頗為不悅。

「信,既然是老蒼你所說,我們自然是信的。」

「不錯,貴村吞併月狼村的事實擺在眼前,我們怎會不相信?」

「是呀,我們原來還以為月狼村很厲害,沒想到卻被一戰除名。」

這些村落首領一個個擺出笑臉,心中卻是大罵老村長無恥,都到這個份上了,還不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難道我們還能反駁不成?

之後,蒼狼村逐漸的恢復平靜,其他村落默認蒼狼村接管月狼村原先獵場的事實,並嚴禁村中狩獵隊與蒼狼村發生摩擦。

但好景不長,數日後,一道謠言在天狼山外圍村落間流傳,說蒼狼村暗中培育了一個絕代天驕,之前滅殺月狼村便是此人出手,只不過為了遮掩事實,故意將一個連種血都未成功的稚子推到台前吸引眾人目光,目的就是為了在明年的「百村大祭演武」上一鳴驚人,以奪得其他村落的獵場,要實現蒼狼村一統百村的野心等等。

這則謠言傳出后,蒼狼村明顯感受到其他村落的疏遠,甚至隱隱與蒼狼村對立起來,雖然礙於蒼狼村的恐怖實力,不敢輕舉妄動,但也暗地裡結盟,相約共同抗爭。

「這則謠言包藏禍心,挑撥我們和其他村落的關係,這可如何是好?」有蒼狼村族老頗為擔憂,他歷經過數十年風雨,見過大風大浪,知道如此下去對蒼狼村極為不利。

「祭靈大人大限將至,能庇佑我等的時間已經不多,小狼大人還未長成。」老村長凝重的點了點頭,看了坐在屋內沉默不語的蒼夜一眼,道:「幸好還有小夜成長了起來,可暫保我村無憂。」


「可小夜兒依然沒有打開血脈,實力再難有長進,如此一來,一旦再被人教唆挑撥,我們就要面對近百個村落的圍攻……」另一名族老搖搖頭,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顯然被自己想象到的畫面嚇了一跳。

蒼狼村雖然一戰平了月狼村,繳獲了無數資源,但畢竟自身衰落了不少,即便能消化這些資源成功崛起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加上正處在祭靈新老交替之際,真正拿得出手的高端戰力如今也就只有蒼夜一人,實則上在整體上還是差了月狼村不少。


如今蒼狼村就像是一個外強中乾的架子,只要三五個村落聯手豁出去,蒼狼村就會遭遇重創甚至滅亡,更不用說近百個村子聯合,光是人數就足以讓人絕望。

屋內在座的都是蒼狼村的骨幹,此時一個個愁眉不展,臉上滿是憂色,卻拿不出一個辦法讓村子擺脫困境。

最終,大家把目光集中到了一言不發的蒼夜身上,自從大荒歷練歸來后,蒼夜就成為了村裡的頂樑柱,尤其是這次掃滅月狼村,更是讓大家見識到了他恐怖的實力。

「小夜兒,你怎麼看?」

「呃……」

蒼夜面露靦腆,畢竟在座的都是長輩,但這事關村子存亡,他不敢藏拙,經過長久觀想羲皇神像,他的神魂壯大不少,連帶著他的智慧也提升了許多,略一思量,便有了主意,朝眾人說道:

「大荒里都是實力說話,但寡不敵眾,我們還要有自己的勢力,我們要讓其他村落知道和我們聯合利遠大於弊,而同我們作對,只有敗亡被吞併的下場。」

「不錯,我們要讓別的村落看得到跟隨我們的好處,以及和我們作對的壞處。」

老村長和一眾族老眼前一亮,紛紛讚許的望著蒼夜點頭。

小夜兒,終於長大了呢。

在明確了應對的思路后,本村與其他村落之間如何博弈自有老村長及各位族老來判斷和拿捏,分化,拉攏,打壓等各種手段,他們早就玩得爐火純青,並不需要蒼夜殫精竭慮。

在對外施展分化,拉攏,打壓等各種手段的同時,蒼狼村首領們也對村裡的一些事情進行的改革,加大了資源的供給,針對一眾少年源源不斷的供給各種珍禽異獸的寶肉,異果奇珍以增強氣力,同時用寶血奇葯熬出葯汁給他們泡澡以錘鍊體魄。

只是蒼狼村畢竟底蘊有限,雖有大量的資源投入,但利用的效率極低,雖有提升,但並不明顯,讓一眾族老首領們頗為無奈,最後又把問題踢到了蒼夜這裡。

被當做萬能之才的蒼夜並沒推脫,他是村子的一員,此事責無旁貸,在連續觀察了兩天後,他找到了解決的辦法,必須要有一套錘鍊體魄的根基樁法,才能加大體魄對這些修鍊資源的利用率,但這些錘鍊體魄的根基樁法便是一些大族中都極為少見,更不用說地處大荒的蒼狼村。

「功法歷來都是由無到有,既然村裡沒有根基樁法,望月樁又是靈犀一族的秘傳,我不能私下傳授,那我為何不能自創出一門樁法?」

半夜,蒼夜輾轉反側,這幾日總結出的問題一直困擾著他,讓他連修鍊的心思都沒有,直到識海中忽而劃過一抹靈光,讓他茅塞頓開,欣喜萬分。

此後數日,蒼夜閉關不出,仔細的回憶起自己歷練大荒四十萬里的所見所聞,尤其是一些強大的凶禽異獸的在撲食,戰鬥時的各種動作,總結歸納一番后,最終以犀寶寶傳授的望月樁法為根基,熔煉虎,豹,獅,熊,牛,鹿,犀,猿,鼉,鷹,燕,蟒共十二種具有代表性的異獸凶禽特點,成功創出了十二獸形樁法。

蒼夜出關后,將這十二門初具雛形的根基樁法向村裡的族老和首領一一講述,讓他們欣喜若狂,並拉開了此後半個月的蒼狼村大練樁,這十二獸形樁法成為村裡每一個少年必練之法。

ps:明天白天有點事情要處理一下,所以只有晚上回家后才有一章更新,各位多多包涵) (感謝書友栗真的很安靜打賞了200起點幣,書友140518002321140、戰國不記、長城!寬頻打賞了100起點幣,並祝各位書友聖誕快樂)

蒼夜創出的十二獸形樁法目前只是個雛形,效果自然遠不如經過了悠久歲月不斷完善改進的望月樁法。

但與蒼夜歷練大荒時收穫的各種物資及自月狼村繳獲的資源結合使用,卻能讓村中的少年們對各種資源吸收利用的效率提升了足足兩倍!

短短數日,少年們的實力就有了顯著的提升,如此只要再堅持數月,蒼狼村的戰力必然會迎來一次大爆發,多出一批狼煙境的少年。

「祭靈爺爺壽命不久,小青你還沒成長起來,提供不了精血,要想擴大狩獵隊,必須要找到能穩定提供精血的來源。可惜萬載青空祭靈爺爺不肯服食,要留給小狼你,好讓你血脈獲得進化,這樣一來必須要找到一株能延壽續命的聖葯才行。」

蒼夜靠著小狼,躲在一棵大樹下曬太陽,如今蒼狼村發展迅速,日新月異,在吞併了月狼村的人口后,向西擴了一大圈,並修建了一大片新屋,使得村子的面積是之前的兩倍,已經初步恢復了幾分數十年前的繁盛景象。

只是村裡的祭靈老蒼狼大限將至,氣血枯敗,難以提供更多的精血供這些狼煙境少年種血,從而限制了村子戰力的增長。

「嗚嗚嗚~」

大半年的時間,小狼也成長了不少,不再是年初春祭時那懵懵懂懂的模樣,它此時身長已有兩丈,肩高八尺,通體蒼青色的毛髮十分濃密,一雙蒼色的眼瞳十分神異,此時它側躺在蒼夜身後,不耐的搖動尾巴,覺得自己被看低,發出不滿的低吟。

「我知道你厲害,可你現在才一歲多呢,至少要等你六歲以後才能動用精血,不然會嚴重影響你將來的成長。」

蒼夜反手在小狼的頸脖下撓了撓,讓它舒服的眯起眼睛,解釋了一番,心中有了決定。


此後一個月,蒼夜坐鎮蒼狼村,一如既往的苦練棒法,研習銘刻紋篆,琢磨《大智慧經》,觀想識海中那尊神人般的身影,忙得腳不沾地,但收穫喜人,實力有了不小的進展。

不過,與之前幾個月那種突飛猛進相比,他已經明顯感覺到有一層看不見的屏障擋在了了前方,並且隨著他實力的提升而越發明顯,尤其是最後數日,他的修為提升幾近於無,無論如何苦練,都沒有太大變化。

只有在身上銘刻下新的紋篆時,才會得到幅度極小的提升。

顯然,如今他的體魄各方面都已經到了極致,無論是力量,速度,抗擊能力,反應速度都已經到了進無可進的層次,必須要有突破眼前的瓶頸,才能再次迎來飛速提升。

「我在狼煙境停留得太久,如今已然進無可進,只等將剩餘的紋篆銘刻在身上后,就必須要打開血脈,才能繼續增強實力,況且祭靈爺爺壽命將盡,要有靈藥續命,還得再入大荒一趟。」

當晚,蒼夜與老村長詳談,將自己的想法如實告之,打算再入大荒,為明年的秘境先行探路,同時尋覓機緣以求突破。

「我預料到你會再度外出歷練,畢竟村裡已經難以給你的修鍊提供幫助,只是沒想到這一天會來得這麼快。」老村長感嘆一聲,點了點頭,告誡道:「一路小心,你如今實力雖然強大,但在大荒里卻不算什麼,千萬不要自滿驕傲,否則容易落得萬劫不復的下場。」

蒼夜點頭應諾,道:「村長爺爺,你放心吧,我的實力雖然在村落附近算不弱,但在大荒里卻不算什麼,我會萬分小心的。」

第二日,與族人告別自有一番不舍,迎著朝陽,蒼夜背負長弓,手持骨棒走入大荒。

「小白,我來了,你在哪?」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