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女朋友嗎?”陸漾狀似開玩笑,但,問這話時,心底莫名劃過一絲酸酸的感覺。

宮野的手指有節奏着隨着音樂輕輕敲着桌面,修長的手指比女人的手指還要好看。

聽了陸漾的話,他挑了挑眉,揶揄:“我怎麼好像嗅到酸味?”

陸漾被他看穿心思,小臉兒閃過了窘色,沒好氣的頂回:“你屬狗的嗎?”

“哦,不對,你屬馬的,種馬。”她揚了揚下巴,又加了一句。

“你的嘴真毒,難怪沒男人要你。”

“錯,是我不要男人。”


“嗯,也對,你自己就是男人婆。”

“宮野,你說誰男人婆呢?”

“哈哈哈,難道你不是男人婆嗎?兇巴巴的,又不溫柔,又沒女人味。”

“你死定了……”

“可是,我就喜歡這樣的你。”

這句話一出,兩個人瞬間安靜了下來,互相對視着,隱隱間,一絲絲微妙的情愫自他們之間盪漾而出。

最後,陸漾敗下陣來了,有些嬌羞的逃避宮野灼熱逼人的眼神。

拿起雞尾酒,喝了一口來掩飾自己的不自在。

就在這時,幾個男人說笑着從他們身邊經過,其中一個不知道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撞了一下陸漾,她剛想喝酒,被這麼一撞,杯子裏的酒都灑出來了,灑了她一身。

然而,那幾個男人卻一點歉意都沒有,直接走開。

“你沒事吧?”宮野連忙關切詢問。

“沒事。”陸漾搖了搖頭,目光狠狠的瞪了那幾個男人一眼,嘀咕:“真是沒素質,撞了人連道歉都沒一句。”

走在最後邊的男人聽到了陸漾的話,突然停住了腳步,轉身慢慢走了回來。

“小妞,你剛剛說什麼呢?嗯?”他惡狠狠的眯了眯眼,敞開的胸口露出了一個青面獠牙的紋身。

陸漾不畏懼的迎上他的目光,說:“我說撞了我的人沒素質,連道歉的話都沒有一句。”

“喲,有膽量呀,竟然敢對我們沈哥叫囂!”另外兩個男人勾着肩膀也走了回來,其中一個煽風點火着。 宮野目光閃過了狠戾,冷冷的目光打量了一下那幾個男人,說:“道完歉,馬上消失!”

“口氣夠狂妄的,可惜大爺我從來不懂得道歉。”那個叫沈哥的男人彎腰撐桌,目光兇狠的與宮野對視,眼睛與臉頰都有些發紅,呼吸間噴出來的氣息,帶着濃濃的酒氣,一看就是喝多了。

“沈哥,給點厲害這小白臉瞧瞧。”後邊那兩個男人起鬨着,一副仗着人多欺負人少的嘴臉。

“你們想幹嘛?”陸漾心下一驚,本能起身護在了宮野面前。

她可沒忘記他腳上還有傷,生怕那幾個男人會傷到他。

“喲,說你是小白臉還真沒說錯呀,竟然躲在女人身後。”

“哈哈哈……”

“小妞,不如跟哥吧,哥一定比這貨讓你滿足。”

“哈哈哈……”

幾個男人的恥笑聲與帶着侮辱性的話,撞入了宮野的耳裏。

他眸光一冷,猛然站了起來,把陸漾往旁邊一拉,迅猛出拳,擊向了那個叫沈哥的臉上。

“噢!”沈哥痛呼了一聲,頓時憤怒的吼道:“媽的,敢打大爺,活膩了吧?”

他一邊罵罵咧咧一邊反擊,但,舉在空中的拳頭被宮野狠狠抓住了。

宮野脣角冷魅的勾了勾,手勁加重。

“啊!”沈哥痛叫出聲,感覺手骨都快被捏斷了。

“你們倆還愣着幹什麼,給我上。”他惱羞成怒的大吼。

然而,那兩個男人還沒來得及出手,便被及時趕來的保安與褚浩制服了。

周圍驚慌的顧客看到幾個男人被制服了,才稍稍安心些。

“砰”的一下,宮野另一隻手重重的擊在了沈哥的肚子上。

“噢!”他悶哼了一聲,跪倒在地上。

“現在懂得道歉了嗎?”宮野居高臨下的盯着沈哥。

沈哥的眸子陰冷的閃爍了一下,突然出手攻擊宮野受傷的腳。

“嗯!”宮野感覺到小腿一陣苦痛,悶哼了一聲坐倒在椅子上。

被嚇傻的陸漾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看到沈哥竟然打了一拳宮野受傷的腳,她突然發瘋似的上前,揪着沈哥的頭,握着小拳頭,拼命的捶打他。

“我讓你打他,我讓你打他,我讓你打他……”她每打一下,就氣憤的罵一句。

ωwш⊙тт kán⊙c o

宮野看着這個拼命護着自己的小女人,心底,劃過了一陣陣感動與溫暖。

在沈哥反抗打回陸漾那一剎,宮野猛然擡起沒受傷的腳踢向沈哥。

“啊!”沈哥頓時撞到了身後的桌子,下一秒,褚浩上前,狠狠的把他踩在了腳下。

“該死的,出門沒帶眼睛是嗎?竟然敢對我們宮四少動手!”褚浩冷冷開口。

“宮……宮四少?”沈哥擡眼看了一下宮野,才發現自己這回踢到鐵板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今晚喝多了,冒犯了宮四少,真的對不起,宮四少,饒了我吧……”沈哥哭喪着臉求饒。

“晚了!”宮野冷魅的聲音自他的牙縫間溢出,目光迸射出森寒。

沈哥與另外兩個男人嚇得渾身顫抖着,連忙跪地求饒。

周圍的顧客看到這一幕,都不禁對宮野露出瞭望而生畏的表情,有幾個大膽的顧客偷偷的拿起手機拍攝着這一幕。

當愛已成往事 ,那幾個人頓時僵住。

褚浩明白宮野的意思,轉頭冷冷的說道:“把剛剛的視頻都給我刪掉,要是誰敢不刪,後果自負!”

這絕對是**裸的威脅!

那幾個人連忙把視頻刪掉,然後收起了手機,連看都不敢看一眼這邊。

陸漾看到那個沈哥的臉一直被褚浩踩在腳下,也怪可憐的,她也不想把事情鬧大,便輕輕的扯了扯宮野的袖子,低聲說:“算了吧。”

宮野轉頭看了她一眼,目光落在了她有些發紅的小手,應該是剛纔打沈哥時受傷的。

“手疼嗎?”他問。

“呃?”陸漾有些跟不上他跳躍的思維,微愣了一下,擡手看了看,搖頭。

“沒事。”

回答完,她又關切問道:“你的腳呢?有事沒?”

宮野搖頭,然後對褚浩使了個眼色。


褚浩收回腳,鬆開了沈哥。

“滾!”他陰冷低吼了一聲。

在他身後的兩個保安見狀,也鬆開了另外兩個男人。

聽到了褚浩這一聲“滾”,幾個男人像是得到特赦一樣,連滾帶爬的離開了。

“宮四少,對不起,是我們保護不力讓您受到了驚嚇。” 曾經那一縷陽光 ,額頭上已經冒出了冷汗。

像宮野這種厲害角色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但,宮野沒有爲難他,揮了揮手,示意他離開。

“謝謝宮四少,這一頓飯算我們餐吧的,當是給您賠禮道歉了。”餐吧經理感激說道,轉身離開時,暗暗擡手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鬆了一口氣。

“四少,你的腳……”褚浩擔憂的看向宮野的腳,漆黑的眸子裏閃過了擔憂。


好好的一頓飯被掃了興致,宮野露出了一絲不悅,淡淡說道:“沒事,走吧。”

陸漾聞言,連忙伸手扶他起來,坐到輪椅上,然而,就在起來那一剎,宮野受傷的小腿傳來了刺痛,但,他僅僅是皺了皺眉頭,連哼都沒哼一聲。

坐回了輪椅後,他們幾個離開了餐吧,回到了車子裏。

“宮野,你的腳真沒事嗎?要不我們去醫院檢查一下吧。”陸漾擔憂的說道。

“擔心我?”宮野轉頭瞅她,脣角微微勾起。

“都什麼時候了,還笑得出。”陸漾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開心。”他魅脣又上揚了幾分。

“對不起,今晚給你惹麻煩了。”陸漾歉然說道。

“那我們算扯平了。”宮野盯着她,忽而伸手輕輕的把她臉邊的頭髮撩到耳後。

他冰冷的手指不經意的觸碰到她的小臉,她的心口處,頓時劃過了一絲異樣的悸動。

神情僵了僵,微微後仰,避開了他的手。

宮野的手僵在空中一秒,收了回去,脣角的笑意變得有些苦澀。

她還是沒有完全的打開心扉!

……

晚上。

別墅二樓的客廳,安靜得連掉根針都能聽到。

宮野閉着眼睛,慵懶的躺在沙發上,而陸漾蹲在沙發邊,替他按摩着雙腿。

陸漾暗暗的看向他。

今晚的他,異常安靜,是心情不好嗎? 她清亮的眸子裏閃過了擔憂。

隨着相處,她對宮野也有些瞭解,其實他並不像他表面那麼壞。

其實,他很細心,脾氣也很好,而且說話也挺風趣幽默的。

好像……這樣的男人也不錯!

宮野感覺到腿上按摩的力度時而重時而輕,他俊朗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猛然睜眼,正好捕捉到陸漾來不及避開的眼神。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