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宇沖那名男了一抱拳,說道:「您好,在下木宇,我們是剛剛從玄冰學院畢業的學生,遊歷到此,發現求救信號后便馬上趕了過來,救下了這位朋友。」

經過木宇的恢復之光治療后,倒在地上的那名叫東雲的靈師也已經恢復了不少,此時在眾人的攙扶下蹣跚地走了過來。


只見東雲沖木宇一抱拳,說道:「果然是玄冰戰隊的木宇隊長,在下東雲,感謝木宇隊長的救命之恩!」

胖子上前一步,驚訝地說道:「哦!我想起來了,你是瓊山戰隊的隊員,我們在擂台之上碰到過,原來你叫東雲!」

東雲沖胖子一抱拳,說道:「正是在下,您就是豐子榆兄弟吧?您在擂台之上的表現給我的印象很深,特別是您打敗對手所用的種種絕招,真是讓我們大開眼界呀!」

想起失足在胖子手上的一位位美女,東雲到現在還記憶深刻呢。


隨後,東雲對那名中年男子介紹道:「霍師傅,這些都是玄冰學院的朋友,也就是參加這界靈師大賽奪得第一名的玄冰戰隊的眾人。」

―――――――――――――――――――――――――

好想打遊戲,好想出去玩,好想就寫到這裡不寫了。

不行!難道你就這麼點出息嗎?才堅持了147天而已就堅持不下去了嗎?太讓我瞧不起了!

唉,好吧,大不了這一年就當沒活吧!寫完這部小說我一定要死命的玩個夠!

一定!

你們誰也別攔著我! 霍師傅看著木宇眾人點了點頭,重新抱拳拱手道:「原來是玄冰學院的高材生,在下霍峰,奴屬於瓊山學院長老堂,感謝各位朋友出手相助。如果沒事的話,能否請各位朋友到我院略作休息,以盡地主之誼?」

木宇說道:「霍師傅不用客氣,出手相助原是我靈師的本份,霍師傅不必掛齒。只是想不到,在這中原地界,竟然還有魔獸如此囂張,實在出乎我等預料之外。」

霍峰嘆息一聲,說道:「嘆,不瞞你說。原本我們這瓊山城周圍很少出現魔族的身影,就算碰到,也是在山林之中散落的低等魔獸。但是從一年多以前開始,不如為何,城池周圍經常會有靈師遇害、靈晶被奪之事發生。調查之下才發現,原來是由一群高等級魔獸所為。」

木宇眾人聽完一驚,怎麼這種事在中原地界也會出現嗎?木宇不禁問道:「那你們就沒有派出靈師進行圍剿嗎?」

霍峰說道:「怎麼會沒派呢?為此我們曾經進行過多次大規模的圍剿活動。但那群魔獸就如同人間蒸發一般,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幾次圍剿都是無功而返!」

霍峰說完,嘆了口氣,繼續說道:「唉,一年多來,我們先後有數十名靈師死於非命,以至於鬧的全城上下人心慌慌。長老堂嚴令禁止任何靈師不得獨自出城,以防與魔族遭遇。同時,我們還派出了數十支小分隊,在瓊山城周圍每ri進行明查暗訪,以便找到魔族的蹤跡。我就是這支分隊的分隊長,剛才正在周圍查尋之時,看到求救信號,這才趕來此地,沒想到又是晚到一步,沒有看到魔族的蹤影!」

木宇聽完,點頭說道:「原來如此,實不相瞞,我們玄冰城與你們一樣,這一兩年來也經常發生類似的事件。剛才,我們過來的早一些,與魔族發生了打鬥。我發現,這些魔族似乎組織xing非常強,能打則打,不能打就跑。而且在逃跑之時慌而不亂,似乎有高級魔獸在背後指使一般。」

說罷,木宇示意陸文峰和胖子把剛才打死的魔獸拿了出來,扔到了霍峰眾人面前。

木宇指著這兩具魔獸的屍體說道:「霍師傅,這兩隻魔獸就是剛才被我們擊斃的,我就交與你們處理吧!」

霍峰仔細地查看了一下地上的兩具魔獸的屍體,突然對東雲問道:「東雲,你是如何與這些魔獸遭遇的?難道你不知道長老堂命令不能獨自出城嗎?」

東雲委屈地說道:「霍師傅,我也正奇怪呢。本來, 囚愛成癮,總裁太危險 :『這裡有靈師嗎?快隨我去救人!』我一聽要去求人,馬上站起來,隨那人趕了過來。霍師傅,我這做的沒錯吧?」

霍峰點點頭,說道:「沒錯,你做的很好,那後來如何?」

東雲一呲牙,鬱悶地說道:「後來,跑了一段路后,我就很奇怪,為什麼這人只帶我一個人跑這麼遠來救人,而且要救的那人是什麼情況我也不知道,於是想趕上那人問問情況。但那人跑的很快,喊他他也跟沒聽到一般。我在後面怎麼也沒有追上他,但又不能丟下他獨自跑回去,於是,只能硬著頭皮跑到了這裡。」

霍峰聽完也沉吟道:「竟然有如此事情,真是奇怪!那後來又如何?」

東雲嘆了口氣,說道:「後來,不知怎麼的,轉過一道山樑之後,前面那名靈師就消失不見了。我就非常奇怪,那人怎麼不等我,獨自一人跑哪去了?於是我就開始在附近尋找。」

「可沒等我找出多遠,突然發現竟然被魔獸包圍了。原本我就心中發虛,此時一見被魔獸包圍,頓時嚇的我魂飛天外,也不管打的過打不過了,認準方向撒步就跑,一邊跑,我便發出了求救信號。」

說到這裡,東雲不禁后怕的擦了擦冷汗,繼續說道:「還好我跑的快,那些魔獸在背後追擊的魔法餘威都把我打傷了,如果當時跟他們戀戰的話,恐怕早就成了魔族口中的糧食了!幸虧木宇兄弟他們趕來的及時,否則,我也逃不出魔族的追殺!」

眾人聽完頓時大驚,按東雲說講,還有另一名靈師到此,那另一名靈師到哪去了呢?為何會一轉眼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呢?難道是受到魔獸突然的襲擊了不成?那也應該有打鬥的痕迹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緊隨其後的東雲不可能發現不了。除非,那人是被魔獸一擊斃命。但即使這樣,魔獸的攻擊也會發出響動的,憑東雲四級大靈師的修為不可能感覺不到。

這就奇怪了,既沒跟魔獸遭遇,卻突然消失不見了,那會是什麼原因呢?


峰文峰沉吟了片刻,說道:「會不會是那名靈師在發現魔獸蹤跡之後,馬上隱藏起來了?待魔獸追擊東雲的時候,那名靈師便找機會逃走了呢?」

霍峰點點頭,說道:「嗯,很有這種可能。如果是這樣的話,別讓我知道是誰,否則這種貪生怕死,只顧自己逃命的人,我一定饒不了他!」

「不對,還有一種可能」木宇思索著說道:「就是那名靈師很可能跟魔族是一夥的,用自己當餌,把靈師引到魔族的包圍圈后再將其擊殺!或者,那名靈師根本就是魔族幻化的。」

木宇此言一出,頓時令眾人大驚失sè。

沉默片刻,胖子不禁說道:「老大,你可別危言聳聽呀!真要是魔族幻化的人類靈師,那它的修為豈不是突破了九級修為?那別說是東雲了,恐怕很少會有靈師能夠從他們的魔掌中逃脫吧?」

步月月也說道:「是呀!如果是九級魔獸的話,也不用這麼偷偷摸摸的吧?直接帶著魔族殺入城中,收穫豈不是更大?」

「是呀!」霍峰等人也紛紛點頭,認為胖子和步月月說的有理。九級魔獸的修為可以與八級靈師的水平相當了,人類靈師雖多,但能夠修鍊到八級的靈師卻是不多,每座大城之中也是寥寥無幾的。如果是規模不大的小城的話,能有一兩名八級修為的靈師鎮守就已經很不錯了。

九級魔獸的目標如果是人類靈師的話,完全可以找一座小城,率領魔族發起攻擊,攻陷的可能xing是非常大的,收穫也會非常豐富。

木宇沉吟道:「所以,我說那名靈師很可能與魔族是一夥的。不是指的魔獸幻化的人形,而是說真的有靈師背叛了人類!」

「什麼?」眾人頓時大驚。

霍峰說道:「這不可能!人類與魔族是死敵,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可能會有靈師傻到與魔族為伍的!」

木宇嘆息道:「霍師傅不用激動,萬事都有萬一,如果這個假設真能成立的話,那後果就非常嚴重了。要知道,千里之堤毀於蟻穴,多強大的勢力也會從內部被瓦解。東雲碰到的這件事情古怪之處甚多,既然有此可能,咱們還需早做提防才是。」

東雲點頭說道:「木宇隊長分析的很對,這件事情我也一直非常疑惑,如果真如木隊長分析的那樣,那幾乎所有疑點都不攻自破了。」

霍峰點頭說道:「好,既然這樣,那我還需早些上報長老堂,以便早做提防。木宇隊長,不如你們也一同到瓊山城中小住幾ri,讓東雲也好好招待一下你們,以謝救命之恩!」

胖子一聽頓時喜上眉梢,但木宇卻說道:「霍師傅,我們還有要事趕往紫禁城,而且今ri之事,你們還需妥善處理,我們就不討擾了,就此別過!如果方便的話,請代我傳話給玄冰城長老堂,把今天發生的事件以及你們調查的結果和對策與玄冰城進行一下互通,大家好共同提防魔族的動向!」

霍峰沉吟道:「如此,那我們就不便強留了,木宇隊長、眾位朋友一路保重,下次如有機會,一定要來我瓊山城坐客!」

木宇拱手說道:「一定一定!霍師傅、各位朋友,就此別過,告辭!」

說完,一行八人告辭而去。

行出一段路程后,胖子實在憋不住話了,於是對木宇埋怨道:「木宇,人家這麼盛情要款待咱們,你怎麼全都給推了呢?」

木宇邊行邊問道:「怎麼?捨不得城中的美味嗎?」

胖子說道:「也不是捨不得,就是感覺城中的美味還沒品嘗過呢,就這麼走了,實在有點可惜!」

木宇笑道:「呵呵!機會有的是,但卻不是現在。如果不是因為碰上這件事情,咱們完全可以去城中大吃一頓再走。但此時卻不能再去了。」

「哦?為什麼不能去?」胖子疑惑道。

木宇說道:「就當是為了避嫌吧!城中出現了陌生的靈師與魔族相互勾結。咱們此時前去,容易引起誤會,所以還是趕快離開的好。」

陸文峰說道:「嗯,木宇說的對。開始我也沒弄明白木宇為何非要離開,現在看來,還是木宇的江湖經驗老到呀!」

胖子嘆息到:「唉,好好的機會,就這麼浪費掉了,那咱們現在怎麼辦?」

木宇辨認了一下方向,說道:「走一步算一步,先離開這裡再說吧!大家一路上多加防備,看來魔族最近要不安份了。」

說罷,一行八人不再留戀周圍的風景,向著紫禁城的方向趕去。

極北之地,龍魔島。

這裡因為地理位置特殊,熾靈星的光芒照不到這裡,所以長年處於黑暗之中,這也就造成了這裡的極寒天氣。

整個半島之上可謂是寸草不生,任何生物也不會來這裡生活,否則不是被凍死就會被餓死。

但萬事沒有絕對,在這片荒蕪的半島之上卻是龍魔一族的老巢,幾乎所有龍魔一族的族人都棲息在這裡。因為龍魔一族是魔族之首,所以自有魔族中人會把食物源源不斷的送來這裡。

雪域峰是龍魔島的最高峰,位於龍魔島的中心區域。同時,這裡也是整個魔族的聖地,龍魔皇的龍堡所在地。

由於長年的黑暗和風雪,一般的靈師或魔獸根本無法走近雪域峰半步。黑暗之中,唯有山頂處的一座城堡中透出點點亮光,在暴風雪中忽隱忽現。

借著微弱的燈光隱約可以看出城堡的規模很大,為了抵禦長年暴風雪的侵襲,城堡被修建成了圓柱狀,有點類似於西歐古代的城堡。


此時,正有一道黑影在雪域峰下迅速地向上攀去,儘管來人能夠直接飛到山頂,但在雪域峰範圍之內,沒有龍魔皇的允許,沒有魔族中人膽敢胡亂飛行,包括龍魔皇的親人也不例外。否則,便是活的不耐煩了!

來人並沒有受到任何阻攔,直接就來到了龍堡下。抬手一推,高大的堡門露出一條縫,來人一閃身便消失在門內。

隨後,「哐當」一聲,厚重的堡門又重新合上。

―――――――――――――――――――――――――

紫靈大陸的收藏終於突破200了,謝謝大家的支持,我一定會努力堅持下去的。大家有什麼好的建議也可以加入到我們紫靈大陸的讀者群里進行交流,也可以在網站上留言給我。希望紫靈大陸能夠變成大家的紫靈。 此時,在龍堡大殿之中正站有一名男子,孤獨的背影望著高大的落地窗外黑漆漆的天地,已經很久沒有移動過一步了。甚至連身體都沒有任何的擺動,就彷彿是一尊雕像戳在那裡一般。

高大的殿堂之內高掛著一圈火盆,裡面的火油猛烈地燃燒著,偶爾會發出一兩聲「噼啪!」的聲響。

地面上猩紅的地毯、 腹黑老公追萌妻

沒錯,這名男子就是魔族中最高的存在-龍魔皇。

剛才的黑影在走入大殿的那一刻就跪倒在大殿之中,一直沒有說話,跪在那裡一動不動,彷彿變成了另外一尊雕像一般。

不知過了多久,站在窗前的龍魔皇終於動了,緩緩地轉過身來。只見龍魔皇表面上的模樣並不老,大概只有三四十歲的樣子。


英俊的面容搭配上銀白sè的錦衣非常的瀟洒,眉宇之間一道豎紋更增添了一絲英氣。如果龍魔皇站在人群之中,絕對稱的上是一名美男子,就連男人都會羨慕的那種。

只見龍魔皇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來人,喃喃地說道:「果然是出事了嗎?」

男子跪在地上並沒有回答,只是把頭壓的更低了。沉默了片刻,龍魔皇輕嘆一聲,說道:「是昊英還是昊焱?」

來人沖龍魔皇又恭敬地磕了個頭,小心地說道:「回龍皇大人,是大公子昊英。」

說完,來人身上靈光一閃,一枚散發著瑩瑩靈光的九級龍魔晶出現在身前。

龍魔皇身體似乎搖晃了一下,一抬手,龍魔晶就被龍魔皇吸入手中。注視了良久,龍魔皇終於一閉眼,兩行熱淚順著眼角淌了下來。

幾天前,龍魔皇在閉關修鍊之時突然感覺胸口一陣抽痛,並不是因為走火入魔或內傷所致,而是源於血脈的感應。

龍魔皇頓時從修鍊之中驚醒,難道是皇兒出事了?

龍魔皇一生育有二子,大公子昊英和二公子昊焱。

大公子昊英早在數千前年就已經突破到九級修為,而且生xing比較沉穩,做起事情來很有龍魔皇的風格,很受龍魔皇的喜愛。所以,龍魔皇很放心的讓他去了大陸南方進行歷練。

而二公子昊焱卻並沒有大哥昊英的那種沉穩勁,做事比較激進,經常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蝸角 ,所以心裡非常不服氣,老想著也早點突破到九級,好與大哥爭一爭寵。

近千年來昊焱一直在突破的邊緣徘徊不前,這使的他非常急燥,於是一直在大陸各處遊歷,找尋突破的契機。也因此,昊焱與人類發生了太多的摩擦,近千年來,大陸上因為昊焱的關係,一直不怎麼太平。

難道是昊焱出事了?對於二兒子昊焱在大陸上的所作所為,龍魔皇早有耳聞,但也並沒放在心上。滅掉幾個人類的部族在龍魔皇的眼裡,無非就如同人類獵殺幾隻低等級魔獸的心情一樣,並無關痛癢。

但胸口的這種絞痛告訴龍魔皇,不管是昊英還是昊焱,一定是有一個兒子出事了,這是龍魔一族本能的感應。是只屬於失去親人的那種痛徹心扉的感覺。

於是,龍魔皇馬上派出親信,分成兩路去查找原因。一周時間過去了,派出去的親信終於有了回信,但卻並不是龍魔皇最希望得到的結果,死的竟然是大公子昊英。

為什麼?為什麼會是昊英?龍魔皇的心在滴血,喪子之痛對於龍魔皇來說,與人類是一樣的。

也許死的是昊焱的話,龍魔皇也不會如此悲痛,並不是龍魔皇不喜歡二兒子昊焱,只因為,在龍魔皇的內心之中,早已把大兒子昊英當成自己皇位的繼承人了。

二公子昊焱卻不行,以他的xing格,並不適合繼承自已這個位子,否則必將會天下大亂,那樣只會讓魔族迅速地走向滅亡之路。

「是誰殺了我兒?」悲痛良久,龍魔皇終於壓下了內心的顫抖,擠出一句話。

來人跪在地上沉聲說道:「回龍皇大人,屬下已經調查清楚了,是南鳳城的長老堂趁大公子單獨外出之時出動眾多高手將大公子圍困,大公子最後體力不支才會被這些卑微的人類所害!」

龍魔皇沉吟了片刻,說道:「以昊英的xing格不會這麼不小心的,你是不是還有事情瞞著我?」

來人略一停頓,便說道:「回龍皇大人,據屬下調查得知,大公子是一個人進南鳳城之時出的事。」

「哦?他進城做什麼?」龍魔皇追問道:「為什麼沒有人陪著?」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