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更新慢慢轉過頭,雖然易容過了,但眼眸是無法遮蓋的,兩道兇狠無比的寒光從中射出。

“我會讓你跪下來,卑賤的給我舔鞋。”

墨鏡男本想要罵他幾句,但看着這雙眼睛,他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心裏竟然莫名升起了一陣恐慌!

等他回過神的時候,李更新已經不見了。

這個男人…

爲什麼給人一種特別恐怖的感覺…


他…

到底是誰?

……

從豪華莊園那條街拐到大路上後,李更新漫無目的走着。

六百六十六萬。

有了這筆錢,就有了進入莊園,接觸張世豪的機會。

可是,該從哪裏一天之內弄到這麼多錢呢?

搶銀行?

顯然不行。

暫且不說銀行內部有沒有這麼多現金,到時候警方全面通緝自己,根本沒辦法去參加那場聚會。

更何況,如果出了特別重大的制安事件,連聚會取消的可能都有!

綁架土豪?搶劫?黑市打拳?等等靠譜不靠譜的計劃,在很短時間內全部在李更新腦子裏浮現了一遍。

最後卻都被排除。

李更新蹲在馬路邊,特別着急。

怎麼辦?搞不到錢,連進去的資格都沒有,更別提綁架張世豪,獲取神祕勢力的線索了。

忽然,電子提示音在李更新的耳邊響起!

шшш ★ttκa n ★¢ ○

“一年一度的大富翁聚會將在明天上午九點,J市鳳祥莊園舉行,張世豪先生會參加,一場恐怖襲擊事件跟着發生,請把握機會。”

果然,電子提示音會根據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來給出相應的指示,並且不是那種毫無關聯的。

只不過…

恐怖襲擊事件?

原本李更新還想,即便真參加不了聚會,等張世豪先生出來時,或許有新的機會,可現在…

如果不趕在這個事件之前參加聚會,並且進行阻止,張世豪先生會不會死在這場事件當中?

那樣的話…自己下個目標要改成誰呢?


不行。

不能讓這種情況發生!

他只能死在自己手裏!

李更新感覺時間愈發的緊急起來。

他舉目四望,突然看到了一個建築,跟着,他腦中閃現靈光!有了個完美的計劃,只是…

他要確定下,在這座被譽爲‘地下天堂’的J市裏,到底有沒有那種東西?如果存在的話,別說六百六十六萬,就算是六千多萬,也未必搞不來。

李更新攔了一輛出租車,與司機說了幾句話後,司機笑着回答:“這種地方,我們J市最多,不過兄弟我勸你想開一些,沒啥事兒比命更重要的,只要咱活着,啥都能解決,懂不?”

李更新附和的點點頭,心裏卻忍不住興奮起來。

出租車停在了一座建築前,司機說:“就是這裏了,場所在地下室,記住,命最重要,多的不講了。”

等司機走後,李更新站在這座建築的門前,他深吸了口氣,把手放在把手上,用力往後一拉,走了進去。

搏命?

我有何懼! 這是一家裝修富麗堂皇的賭場,從正門進入後,立刻有身穿筆挺西裝的服務員微笑着接待。

“您好先生,是頭次來嗎?”

服務員態度和善。


李更新點了一下頭,被帶着來到前臺,環顧左右,很多打扮華貴的人,要麼拿着紅酒,香檳,走來走去,要麼在一張大桌子前,興奮的投入在賭局當中。

有牌九,骰子,撲克,麻將等等,項目極多,令人眼花繚亂。

不過,可能和進出這些場所的人身份有關,並沒有像電影裏,或則街上普通小棋牌室那樣,吵吵嚷嚷,煙霧瀰漫,環境極差。

相反,環境還很棒呢。

“先生,您要換多少籌碼?”

服務生很有禮貌的彎下腰詢問。

李更新把服務生拉到一旁,爬在他耳邊低聲說:“我想用這條命做籌碼,你們這裏有玩的嗎?”

J市治安微亂的得天條件,成爲了許多‘大富翁’們的天堂,賭博,se情,包括一些地下的祕密勾當,這其中,就包括買命。

有部分大富翁,在物質達到某種高度後,心理十分變tai,他們會給窮人一筆錢,來玩弄生命,比如泰國的‘地下靶場’收了錢的窮人,要被大富翁活活折磨死,在本國,也有些‘買命’項目,是窮人以命爲本錢,來和大富翁們賭。

服務生打量了下面前這個人,慧眼識人的他立刻認出對方真的是個窮人,稍做沉思後,他使了個眼色。

“跟我來。”

兩人乘坐一個不對外開放的電梯,來到地下負八層。

和上面不同,這裏剛進去就可以聽到吵雜的喧鬧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以及得意興奮的狂笑聲,甚至還有…槍聲!

“哈哈哈,又他媽死了一個,看來他運氣不好,拿不走這一百萬了。”

“快看那個人,還在挺着呢,拿了錢趕緊走不就行了嗎?”

“不明白這些窮人咋想的,反正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隨他們去唄。”

……

李更新跟服務生來到前臺,接待自己的人態度和上面截然不同,一個肚子很大,光着膀子,胸前紋了一頭猛虎的男子,夾着支香菸,不屑遞過來一份合同,說:“先簽了生死狀吧,再決定去玩哪個。”

李更新胡亂簽了一個名字,又把假身份證交上去。

前臺大肚男看過後,對旁邊一個染着黃色頭髮的服務生說:“帶他去熟悉下項目。”

黃毛點了點頭:“沒問題。”

最開始那名服務生對李更新微微一笑:“先生,祝您出去的時候可以身價百萬以上。”

李更新笑着回答:“謝謝。”

黃毛先是把李更新帶到了段五米長的走廊,盡頭有個木頭大圓盤的場地,上面綁着一個神色驚恐的男人。

兩邊,坐着些雍容華貴的人,看樣子是在欣賞,和參與賭博的。

“這個賭局叫奪命飛刀,參加者被綁在輪盤上,可以挑選臺下觀衆向自己丟飛刀,起碼要六個人,多了沒有上限。”

“第一刀,十萬,第二刀,二十萬,以此類推,第六刀如果他還沒有死,就已經到手二百一十萬,當然,這些錢由那些大富翁們自己來付。”

“這時,他有兩個選擇,第一,要求停止,拿錢走人,第二,繼續挑戰,第七刀獎金翻倍,是一百四十萬,如果死亡的話,一毛錢也帶不走。”

黃毛點了支菸,說:“如果你是第一次玩,我建議這個,畢竟不是每個富翁都在家裏練習飛刀,大都準頭不好,拿到二百一十萬概率在百分之五六十吧。”

話語間,已經有人被選上了臺。

這是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一看就屬於那種養尊處優,不經常鍛鍊類型的。

男子抽出一把飛刀,先做了幾個熱身運動。

“張總,你可要一擊必中啊!不然你先輸掉十萬。”

“這話說的,十萬塊錢對於張總來說算錢嗎?主要是不能輸掉面子。”

“沒錯沒錯,這個窮人還是很會挑的,我嚴重懷疑張總能不能把飛刀丟到大圓盤旁邊哈哈哈。”

……

衆人的議論聲中,張總猛然發力,已經把飛刀丟了出去。

嗖。

刀刃劃過空氣的聲響,跟着…

果然和大家猜測的一樣,飛刀根本沒有碰到大圓盤,就掉在了地上。

周圍爆發出了陣瘋狂的笑聲,張總可能感覺面子上掛不住,非要再來,卻被工作人員擡下。

“看到沒?這個新手存活率很高的,而且同一個人不能扔兩次飛刀,否則的話還不得讓大圓盤上的人高興瘋。”

黃毛一邊抽菸,一邊解釋道。

這種賭博死亡率確實不高,想要飛刀一擊斃命,除非刺中要害,但這也難說,畢竟大富翁們的閒暇時間幹嘛,誰都不知道,運氣不好抽到一個練家子,就會死的很快。

黃毛又告訴了李更新一些事情,比如這個‘奪命飛刀’其實就是大富翁們起個哄,幾十萬對他們來講不值一提,單純圖個開心。


李更新眼睛眯了起來,拳頭微微握緊。

幾十萬,就可以殘忍的去任意傷害一個人,甚至去殺害一條命。

圖個開心?

難道沒有錢,就要供這些人取樂嗎?

他們到底把人命,當成了什麼!

“啊!”

一把飛刀插在了大圓盤上男人的鎖骨,李更新這才發現,他身上已經有三把飛刀,他的臉色蒼白,異常憔悴。

“沒有死!”

“挑戰者獲勝!獎金,二百一十萬,是否還要繼續?”

六刀後,那個人還活着,工作人員走到他跟前詢問道,令李更新沒想到的是,那個人竟然點了點頭!

他爲什麼不走?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