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然意志受創,靈魂受傷,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逆血:「不可能……」

「哈哈!老夫當年有大奇遇,曾吞過一隻洪荒時代的異種霸下,正是因為它的力量,讓我一舉超越了一切人,成為了這世間最頂尖的存在!要不然,你以為獨孤無敵為何能穩坐時空城主的大位,我玄黃集又為何能夠成功在這片土地大張旗鼓的建立,而沒有人敢來叫囂呢!」

獨孤霸下興奮的說著,他似乎很喜歡和人交談一般,又似乎是一個孤獨了許久的人,一旦開口就忍不住的說了起來,尤其是說自己的一些經歷,還有成就,那才是讓他激動的事情。

李浩然聞言眉頭皺起,沉聲說道:「看來不動用那個力量是不行了!」

話音落下,李浩然不等獨孤霸下繼續開口,身上氣息一震,緊接著他的精神意志忽然衝破到了一個極點,而後他手中一道光影浮現:「死吧!滅世!」


滅世神通施展開來,這是以神之力為力量之源,一施展開來整個空間竟被徹底的割裂,環繞在周圍的無盡陣法,竟然在寸寸斷裂,隱約之間李浩然看到獨孤霸下身後似有一條通道,通往一間閃爍著粼粼寶光的房間。

砰!

這一刻,李浩然的念頭才剛剛轉動,他就因為神力超負荷施展,而倒是身體爆裂,連帶著他的靈魂也受到了不小的傷害。

前方的獨孤霸下忽的一震,感受到了致命的危險,看著周圍不斷落下的刀光,也不敢大意,抬手拿出了一個龜殼般的盾牌,不斷撞擊著周圍的刀光,正待他欲要衝出去暴殺李浩然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李浩然竟自爆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噗!噗!噗!

就是這微微的一愣神,讓獨孤霸下被幾道刀光斬中,身上鮮血肆意,更有一條手臂險些被斬斷。

砰!

緊接著,最後一道至強刀光閃過,這一道刀光蘊含著神之力,在眨眼之間激射而來,撞在了獨孤霸下手中的盾牌之上。

嘩啦!

盾牌應聲而碎裂,刀光消失,周圍的空間變得破爛不堪,好似透風的草房一般,看起來冷颼颼的。

「碎了?……我的寶盾就這樣碎了,那可是一件真正的防禦神器啊……」

獨孤霸下呆了,他看著地上的碎片,一顆心都碎了,眼中滿是震撼的說著,心中不由生出了一團怒氣:「該死!該死!……這卑賤的雜種,竟毀了我的盾,這下子老子損失太大了,獨孤無敵那小子就算是將時空之城給賣了,也買不來這麼一件寶貝啊……」

他連哭的心思都有了,眼中光芒閃爍,不斷的嘟囔著。

嗡!

忽的,就在這個時候,李浩然忽然復又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這讓獨孤霸下一愣,不由瞪大了眼睛,沉聲說道:「你還沒死?……不對,這是不死神通,你小子身上有大秘密!哈哈,只要吞了你的靈魂,一切都值了!」

說著,獨孤霸下身形一動,就朝著前方的李浩然抬手抓來。

李浩然目露凝重,他的手中托著一個碗,此碗正是青花鎮妖碗,他將碗口對準了即將近身的獨孤霸下,沉聲說道:「成敗在此一舉!」

嗡!

青花鎮妖碗被催動,內中浮現了一道道的神光,這些神光已經釋放出來,便化作了無數的鏈條,在這一瞬間捆綁住了逼近的獨孤霸下,將獨孤霸下的一切力量封禁,朝著碗中拉扯而去。

「不!該死的,這是什麼東西……」

獨孤霸下忽然一下子失去了力量,讓他差一點跌掉在地,束縛住的魂力鏈條,正深深刺入了他的靈魂,將他的妖力徹底禁錮。

「成了!」

李浩然見此臉色大喜,眼中泛起了一抹興奮,正待他全力運轉青花鎮妖碗的時候,從青花鎮妖碗上忽然泛起了一團光芒,這一團光芒射出了一條光柱,竟直接洞開了周圍的陣法,沒入了那一座閃爍著粼粼寶光的寶庫之內。

「啊……」

很快獨孤霸下被鎮封在了碗底,李浩然繼續的魂力也徹底的用空。獨孤霸下奮力的掙扎著,掙扎了許久方才消停了下來:「小兒,快快放了老子出去,要不然我滅你全家!」

「老東西,都被鎮壓了,還這麼狂!你爹媽就是這麼教你做人的!」

李浩然冷冷的說著,抬手一揮,將身前的陣法撕裂,一步踏出,徑直走入了那一處寶庫之中。

寶庫被嵌在了一片虛空之中,足有百里大小,內中堆積著一座座的元晶大山,更有一箱箱的丹藥、寶葯,還有無數的修鍊典籍、功法等等。

饒是李浩然知道,這裡面放著的是時空之城三分之一的寶物,可仍舊被這裡的寶貝所震驚了。

在這裡的每一樣東西,都是絕世珍品,就算是拿到外面去,也都是無價之寶。

元晶都是屬性元晶,且比這些屬性元晶更為珍貴的是元晶之心,不過在這裡元晶之心如同是石頭一般,足足有一座山那麼多,除此之外還有無數的靈藥,這些靈藥每一株至少都是五千年以上的年份,可謂是珍貴至極。

當然,還有許多的丹藥,這些丹藥涵蓋的種類極多,可以讓李浩然在短時間內,培養出至少十萬武帝,一萬武聖,一千武祖。

如此磅礴的資源,也才是時空之城三分之一的財富。 第七百五十九章星辰核心石

嗡!

李浩然也不遲疑,趕忙將海量的財富收入青銅塔的空間之中。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大約半日之後,李浩然這才將寶庫中的所有寶物盡數收走。

此刻他眼前僅有一件如同山嶽般的寶物,這件寶物無法被收走,只能放在這裡。此物之上閃爍著點點光芒,更有一道道絲線滲透出了這一處空間,進入了未知之地。

「青花鎮妖碗中的光芒指引,莫非就是這一件寶物?它是什麼?莫非就是咫尺天涯境的星核?可為何這星核這麼大,且還不能被收取呢?」

李浩然眉頭皺起,沉聲說著。

他的手中拿著青花鎮妖碗,碗中光芒綻放,正和刺巨大山嶽相互輝映,讓李浩然感受到了一股親近的感覺。


嗡!

忽的,他手中的青花鎮妖碗猛然一震,從他的手中一躍飛出,緊接著從他眼前的山嶽之中飛射下了一道光芒,徑直沒入了李浩然的腦海之中。

「這是煉化之法?」

李浩然仔細一看,猛然一震,眼中泛起了一抹激動。

他抬頭看了眼已經懸在山嶽上方的青花鎮妖碗,還有那一隻正藉機奮力掙扎欲要逃亡出來的獨孤霸下,李浩然眼神一凝,雙手捏了一個法訣,口中喃喃低語。

空間中一道似梵音非梵音,似天音非天音的聲音響起,每一個音節的震動,都會讓青花鎮妖碗上浮現一道光輝符文,在這道光輝符文浮現的剎那,下方山嶽中也浮現了一枚同樣的符文。

如此,在李浩然不斷的念咒之下,足足有一百零八道符文閃現出來,當這些符文徹底浮現且聯繫在一起的時候,山嶽般的星核忽然一震,從中飛出了一道光芒,這道光芒帶著一股不可抵抗的神威,一瞬間沒入了青花鎮妖碗中。

噗!

正要掙扎逃出來的獨孤霸下猛的一震,身體被斬裂成為了兩段,大量的鮮血灑落在了山嶽上。

每一滴鮮血的灑落, 錯妃誘情

嗡!

也在此刻,天空中的青花鎮妖碗猛然一震,竟直接消散開來,化作了一百零八道符文,直接沒入了那星核之內。

待符文相容之時,星核上面洞開了九孔八竅,內中噴塗出了一道道神輝。

神輝一出現,被李浩然長鯨吸水一般的吸入了口中,緊接著他的體內道道神輝閃爍,受傷的靈魂得以修復,就連肉身損失的神性之力也都得到了恢復,且令李浩然更為震驚的是,他的肉身之力竟提升了足足十倍。

此刻他的,抬手投足之間,都蘊含著爆裂星辰的力量,讓他不敢輕易動彈,只得慢慢的站在原地,調用精神力量,熟悉自己的肉身,等待儘早的掌控身體。

「呼!終於成功了!」

李浩然看著懸浮在他身前的星核微微一笑,抬手滴下了一滴精血。

嗡!

星核吞了李浩然的精血,上面光芒閃爍,浮現了一層浩然正氣凝聚的光輝,緊接著星核一顫,竟直接融入了李浩然的體內,化作了一道清涼的力量消散在了他的四肢百骸之中。

這一刻,李浩然忽然有了一種感覺,似乎他就是咫尺天涯境一般,只要念頭一動,就可以清晰的看到他想要看到的任何東西。


這是一種奇妙的感覺,如同是掌控九重天界一般,雖然他早就體會過了,可在他通過星核之力窺探咫尺天涯境的時候,仍舊是忍不住的興奮了起來。

「咦?難道他們發現了我?」

就在李浩然肆意探查周圍一切的時候,他忽然在天涯城中發現了許多祖級強者降臨下來,他們一來到天涯城,就朝著距離神山最近的宮殿之中行去,這讓李浩然猛然一震。

接著,他跟蹤眾強者而去,發現在原大唐神宮的一處宮殿裡面,一少女正對著眾武祖交談著什麼。

「櫻桃?他竟來到了這裡……咦!計劃竟然是針對我的……也好,這一次我就解決了你這個禍害,為陳雪他們報仇!」

李浩然精神一動,聽到了眾人的計劃和交談,當下心頭一震,立馬知道這女人是櫻桃,之所以來這裡,是因為李浩然動用了太乙至尊卡,讓櫻桃知道了他的位置,才會待了大量的高手來,欲要將李浩然徹底的滅殺在咫尺天涯境中。

探聽了這一消息之後,李浩然就欲要探查咫尺天涯境半神的情況,就在他將要探入半神居所的時候,忽的被半神居所一旁的一處軍營所吸引。

軍營中有足足數萬武王在操練,且在他們軍營的地下,竟另有空間,那裡有一處囚牢,裡面囚禁著一些武道強者,在這些武道強者之中李浩然竟發現了包子和妖月玲瓏。

這是一個列外,卻讓李浩然心頭大動,他早就想要找包子了,沒想到竟在這裡發現了包子。

「看來,我可要好好的綢繆一下子了!」

李浩然沉聲說著,眼中閃爍著明亮的光芒,接著繼續探入了星核之中。

許久,李浩然方才從星核探查中回過神來,他的手掌一動,融入體內的星核復又回到了手心,看著手中的星核李浩然輕輕一嘆:「沒想到這竟不是咫尺天涯境的星核,而是一個蘊含了輪迴法則的星辰核心石,此石被神人種在了咫尺天涯境中,為的就是要藉助這石上的星辰之力,來進行一場實驗,只不過後來天地大劫,眾神隕落,咫尺天涯境也從洪荒大世界飄離開來,最後被荀夫子掌控……」


荀夫子完善了輪迴法則,將一些罪人送到這裡,進行改造,後來又將這裡當成了試練之地,為防止內中的囚犯逃脫出去,這才囚禁了幻妖鎮守此地,通過幻術來迷惑眾人,才有了後來的咫尺天涯境。

如今此物的秘密徹底被李浩然洞察,他也掌握了如何讓李霸天他們掙脫咫尺天涯境輪迴的力量,可一旦如此,李霸天他們將會立馬死亡,死後也不會出現轉世的事情,將是徹徹底底的死去。

「……幸好,這東西不是咫尺天涯境的星辰核心,要不然我恐怕還真的無法幫助他們!……不過,在進行這件事情的時候,我還需要詢問一下孔文他們的意見……」

李浩然沉吟著,很快有了決定,他復又將星辰核心石融入了他的體內。

嗡!

緊接著,李浩然勾動星辰核心石,意念一動,徑直藉助星辰核心石的力量,進行了瞬移。

這是星辰核心石內蘊含的一道秘術,正是因此秘術,此境界才會被命名為咫尺天涯境。

下一刻,李浩然已經來到了一座囚牢裡面。

「誰?」

李浩然才剛剛進來,牢房內的包子和妖月玲瓏已經察覺了細微的空氣震動,他們兩人猛然扭頭看去。

李浩然看著戴著手銬鐐銬的兩人,嘿嘿一笑:「不認得我了!」

「什麼……」

包子見此不由一愣,剛要喊出來的時候,卻忽然閉上了嘴巴,眼中滿是興奮的光芒。

妖月玲瓏更是皺起了眉頭,她在猜測,李浩然到底用了什麼力量,才會如此悄無聲息的進入了牢房裡面。

「你這是掌握了什麼神通,怎麼這麼厲害?傳說中的咫尺天涯神通,也不見得有這般的厲害吧?」

包子退到了李浩然身邊,疑惑的問著。

妖月玲瓏則是走到了囚牢前,仔細看著周圍的動靜。

他們所在的牢房為一間單獨的牢房,兩面是牆壁,看不到隔壁的情況,前方雖然是柵欄,可柵欄前方只有一條過道,過道另外一變是一面牆壁。

囚牢的設計者如此設計,就是為了防止囚牢中的犯人相互聯繫起來。

「呵呵!我這個能力只能夠在這個境界裡面施展,出去了也就不管用了!」

李浩然呵呵一笑,接著問道:「你們為何會被關在這裡?這裡面都關押了一些什麼人?」

包子一嘆,輕聲說道:「也是我們倒霉!……」

接著,他緩緩將他們的經歷講述了出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