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家的客廳里,三人入座,清靈詢問起這片島嶼的情況,只有知道了詳細情況,才能做出相應的決策順利收服領地。

「村長,聽說這附近六座小島圍繞海月島存在,可以和我們講一下這七座島嶼的情況嗎?」

「想必兩位小姐和這位公子也有興緻要去其他小島一游吧?可是三位一定要慎重選擇。因為不是每一座島嶼都可以去的。海月島就是例外,那裡是這片島嶼的中心,本該是最繁華的地方,可是卻被一群海獸佔據,普通人前去只會送命……」

海月島被海獸佔據?既然這樣仙道學院還把海月島賜予自己,如果不是附帶附近六座小島,恐怕她這一趟也是白跑了。

「其他六座小島也有四家不能輕易過去,其中三家被雷家、嚴家、謝家、三大家佔有,他們在島上奴役村民百姓,整個就成了三座島嶼的土皇帝,無人敢惹,還有一座島嶼是被一夥不明來歷的人佔據,就連雷家、嚴家、謝家、三大家都不敢招惹……只有琉璃島和百魚島是我們漁民居住的地方,也只有這兩個島才是安全的。」

聽后,清靈皺起眉頭,原本以為接受領地是個肥差,可現在一聽才知道原來問題多多,怪不得在仙道學院太上長老賜予自己土地之後,其他長老神色各異,其中還有同情自己的人存在。原來收島也不是輕鬆的事情。

說不定就是仙道學院無瑕管理這邊,所以派出自己來清理障礙,自己平白無故的被當槍使了一回。土地既然可以被賜予,說收回的時候也是可以輕易被收回。

……………………………………………………………… 葉寒擰着兩大袋零食走回了別墅,林夕瑤看到葉寒手裏的零食的時候,頓時兩眼發光。

看到林夕瑤滿臉開心的樣子,葉寒笑了笑,只要她能夠開開心心的,自己付出再多,那又如何。

葉寒的家裏有一個3D家庭影院,是心語在一個空房間裏安裝的。

有錢,就是任性。

有一天葉寒回到家看到這個家庭影院的時候,真的是醉了,心語真的是萬能的,連這東西都會裝。

“夕瑤啊,這些零食夠吃沒,不夠我再出去買。”葉寒放下零食,對着林夕瑤說道。

林夕瑤搖着頭,臉上有一絲內疚,“哥哥,都怪我,大半夜的還要你出去給我買零食。”

葉寒笑了笑,捏了捏林夕瑤的小臉,說道:“傻瓜,瞎說什麼呢,爲了你,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願意,別說出去買零食那麼簡單了。”

“哥哥,你對我的好,我這輩子都還不完。”林夕瑤撲進葉寒的懷裏,語氣中帶着哭腔。

葉寒摸了摸林夕瑤的頭,笑道:“傻瓜,還不完的應該是我,你等了我十三年,這十三年你幾乎沒怎麼跟別的男生說話,初中,高中,你都是校花,追求你的人可以排好幾公里長,但你依然在等,在等我回來,你對我不離不棄,我把你丟下,甚至再見也沒有說,你卻沒有一絲怨言,默默的等待着。”

“我虧欠你的太多,你對我的愛,我永遠都還不完,爲了你,我願意做任何事。”

“哥哥。”林夕瑤的眼淚從眼裏流了出來。

“傻瓜,你怎麼可以哭呢。”葉寒笑着伸出手, 稻草人的愛戀

心語默默的站在一旁,看着這對情侶,不知不覺,心語居然覺得自己在羨慕林夕瑤。


“哥哥,答應我一件事。”林夕瑤終於停止了流淚,擡起頭看着葉寒的眼睛。

“什麼事?”葉寒問道。

“哥哥你先答應我。”林夕瑤的臉上帶着一絲淡淡的微笑。

雖然感覺到一絲奇怪的感覺,但葉寒還是很痛快的點頭,“好,我答應。”

看到葉寒答應,林夕瑤臉上的笑容更濃了。

“哥哥,你把心語姐姐收了好不好。”林夕瑤笑道。

“噗”

葉寒頓時跪了。

心語:“……”

心語的臉上頓時冒起兩朵紅暈,然後默不作聲的走上樓。

“夕瑤啊,你開什麼玩笑呢。”葉寒哭笑不得的說道。

“哥哥你已經答應我了,你不能食言。”林夕瑤嘟起小嘴說道。

葉寒頓時冷汗直流,想不到被這小妮子陰了一把。

“可是…”葉寒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已經答應林夕瑤了,不能讓她失望啊,但心語,咳咳!

“哥哥,心語姐姐她其實是很喜歡你的啦,你看,平時你一覺得口渴,她馬上就遞上一杯溫度剛剛好的水,你肚子餓的時候,她總是會準備好你喜歡吃的東西,無論什麼事請,她都爲你着想,這一點,我真的好羨慕她啊。”

“如果我也能像心語姐姐那樣,察覺到哥哥在想什麼的話,我就可以照顧哥哥啦。”

“所以,心語姐姐這麼好的人,你一定不能放過她,把她收了好不好。”林夕瑤看着葉寒,滿臉期待的說道。

葉寒:“……”

心語跟了自己這麼久了,自己無論想什麼,做什麼,她都會知道,可以說她是自己肚子裏的蛔蟲,想到這,葉寒笑了笑。

但感情這方面,其實葉寒和心語都在逃避,不展露出來。

在國外,因爲葉寒牽掛着林夕瑤,所以拒絕了所有女孩的感情,甚至把自己給封閉起來。

但現在,和林夕瑤重逢了,葉寒才發現,自己離不開心語,離不開她的照顧,甚至,如果某一天心語離開了,葉寒會不知所措,害怕,害怕自己口渴的時候,沒人再送上一杯溫度剛剛好的水,喝不到那美味的特質果汁。

雖然心語表面上冷冰冰,但對自己,真的是無微不至。

葉寒輕輕的吐了口氣,緩緩的閉上眼睛,腦海裏閃過自己和心語的點點滴滴。

“給我一些時間好嗎。”葉寒睜開眼睛,對着林夕瑤說道。

林夕瑤點了點頭,“嗯呢,哥哥你要加油哦。”

葉寒笑了笑,捏了捏林夕瑤的鼻子,笑道:“你啊,總是古靈精怪的,還把你哥哥我坑了。”

“不坑你,你怎麼會下定決心把心語姐姐收了啊,哼,人家也是良苦用心啦。”林夕瑤不滿的嘟起小嘴,對着葉寒做了個鬼臉。

“好啦好啦,我們去看電影吧。”葉寒摸了摸林夕瑤的頭,笑道。


“好啊,不過,哥哥你要把心語姐姐叫上,快去快去。”林夕瑤說道。

“爲什麼是我去啊,你去叫不行嗎。”葉寒摸了摸鼻子,畢竟這有點尷尬啊。

林夕瑤輕輕的拍了拍葉寒的胸口,說道:“人家要拿零食啦,哥哥你去。”

“好吧。”葉寒無奈的聳了聳肩,這小妮子又坑自己了。

回到房間的心語坐在牀邊,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喃喃道:“爲什麼,我的心會跳的那麼快。”

“爲什麼我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心語迷茫的看向窗外。

“咯吱。”葉寒推開門走了進來。

心語:“……”

“你又不敲門。”心語冷着臉說道。

“額!”葉寒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突然想起來自己每次找心語的時候都不會敲門,從而會導致各種尷尬。

最尷尬的就是上次在燕京的時候,把心語給看了個光。

“咳咳,下次注意,下次注意。”葉寒滿臉尷尬的說道。

心語:“……”

心語默不作聲的看着葉寒,等待着他的下文。

“那個。”被心語直視着,葉寒更尷尬了,畢竟剛纔林夕瑤可是當着心語的面說的。

“那個,咳咳,夕瑤她叫你陪她一起看電影。”葉寒撓了撓頭,說道。

心語點了點頭,站起身走出了房間,留下葉寒一個人默默的站在原地。

“呼…”

一陣風吹了進來,帶着兩片落葉。

葉寒撇了撇嘴,不滿的說道:“跟了我這麼多年了,依然這麼不給我面子,虧你還天天叫我主人呢。”

PS:咳咳,有一章明天補上! 「村長,前來的路上我們聽說海月島和附近的六座島嶼就要換領主的事情,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清靈試探的問,先把消息通傳下去,給島上的村民們一個警示,免得到時候說道收服領土,一時間太過倉促。

村長聽后,並沒有什麼異樣表情,只是淡淡的嘆息,「又要換領主了嗎?唉~~希望這次的領主可以整治好這片島嶼才好……」

「難道海月帶和周圍的六座島嶼換了很多領主?」紫櫻驚訝的問出,爺爺賜予清靈的土地不會是有問題吧?情急之下,她也忘了和自己說話那人只是一個平民普通人。

清靈側耳傾聽,至於風玄,什麼都不在乎,換不換領主跟他沒關係,他這次出來的目的是要和清靈加深感情。

「是啊,這片島嶼和海域不屬於任何國家,每隔幾十年總會有高人出現說是這片海域的新領主,但是能夠真正接收七座小島的人少之又少,這幾十年來再也沒有新領主來了,小島也成了無主之物,被三家霸主和一幫神秘人佔為己有。」

「謝謝村長的告知,不過照這樣說來如果有了新領主的到來,對村子反倒是一件好事了?」

在村長說道希望領主可以整治好這片島嶼時,臉上露出的嚮往表情,還真讓清靈有了這樣的一個猜測。這才試著一問。

村長張鐵牛的面色頓時激動的有些發紅,說話聲音也高調起來,「當然是件好事,雖然我們琉璃島和百魚島上的百姓過著漁民的生活,可是卻要每天給三大家無償的供給食物,隨著家家人口數量的增多,我們出去打漁也不一定都可以滿載而歸,三大家族帶給我們的重大負擔,讓很多村民都過不上好日子,如果真的有了新領主,或許這樣的日子會有轉變吧……」

原來院長所說的肥差收稅其實也是一條行不通的路?漁民們只能供給清靈魚而已,至於錢財恐怕是沒有的。看來自己這次還真的是被太上長老給坑了,說是給了一塊土地,實則是給了她一個爛攤子。而且這個爛攤子她還必須負責下去,因為這裡已經成為了她的領地。


「村長別擔心,相信不久之後這裡會有一位好的領主來臨的。」清靈沒有公開身份,以免他們知道她就是新到來的領主會引起騷動,她要做的是先收服海月島,再去剷平那所謂的三大家族,最後是那幫神秘人。她的領土不允許任何人亂來!

………………

次日,清靈一早便告別了村長,說是要和朋友們在島上走走,領略島嶼上的美景,實則已經能夠和風玄、紫櫻兩人向著被海獸佔領的海月島御劍飛去。

海月島位於六座島嶼的中間,被六個小島呈半圓形所環繞,這座島嶼也是七座小島中面積最大,離海邊最遠的小島。

清靈、風玄和紫櫻的修為在修真者中本就不俗,在凡間更是出類拔萃,御劍隱匿身形,瞞過了所有人悄悄的落入海月島上。

落在海島上,大片群鳥呼呼的飛起,被三人的到來給驚得飛上大海。海島中間是一座崎嶇的小山,山林間的野獸們似乎也感應到了三人的到來,一時間咆哮聲不斷。

「這裡就是海獸所生存的地方了,到底是什麼樣的海獸,一直以來都沒有被人驅走,連三大家族和神秘組織都不能動他們分毫?」不僅是清靈好奇,就連紫櫻也好奇。而風玄似乎發現了什麼,沉默不語。

「上島看看吧。」三人並肩腳踩海灘上的碎沙,向著不遠處的密林走去。這座海島的自然原生態保護的很好,除了海灘之外,到處是密林植物密林。

沙灘鬆軟,還沒走出幾步,清靈腳下穿的布鞋就進滿了沙子。忽然,紫櫻「哎呀——」的一聲驚叫,只聽『咔——』的一聲,一股腥香的味到被清風吹動所傳入清靈和風玄的鼻息之間。

「怎麼了?」兩人同時回頭去看紫櫻,之見她一隻腳陷入了鬆軟的沙灘之中,皺著眉頭,一臉厭色。

「好像踩破了什麼東西。」紫櫻說著,把自己的交從沙堆中抽出,粉紫色的布鞋上帶出了一片片黏黏的黃白色東西,如破殼的雞蛋一般,但是明顯,紫櫻踩碎的那東西絕對是要比雞蛋大的多的蛋。

「嗚……真噁心,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紫櫻不耐的把自己的腳在乾淨的沙堆里踢了兩下,企圖把腳上的粘稠蛋清給驅除掉。

…………………………………………………………………… 葉寒和林夕瑤有時候就像個小孩子(因爲他們本來就不大),特別是林夕瑤,壓根還只是個小孩,十七歲,還未成年呢。

葉寒來到自己的3D家庭影院裏,林夕瑤已經坐在沙發上吃着零食了。

這個家庭影院的配置甚至比電影院的還要好,葉寒聽說,這是死神殿從國外搞回來的裝備,後來被心語拿來裝到自己家裏了,葉寒那個感動啊。

影院裏沒有座椅,但有一個沙發,軟軟的,靠着看電影,說不出的享受。

“哥哥,快來快來,我會怎麼操作,你來搞吧,我要看《咒怨》最新的一部。”林夕瑤對着葉寒揮舞着小手。

葉寒笑了笑,“好,夕瑤你先戴上眼睛,我馬上給你放。”

緩緩的走到電腦前,葉寒開始操作起來。

心語則端着切好的水果和果汁走了進來,葉寒的眼睛瞄了心語一眼,不得不說,她真的太細心了,雖然是冰冷了一點,但絕對是當老婆的最好人選啊,樣樣都做到完美。

“哇,心語姐姐你實在是太好了,還給我們準備了好喝的果汁。”林夕瑤對着心語笑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