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赫羽也趕了過來:“看來大家都解決了。”

“你也解決,那就剩聖小天還在激鬥了。”大家看着遠處,聖小天正在費力地對付着魂禁師老十。

這老十跟老九是一對兄弟,老十的實力確實很深,雖然在違言隊排在第五,可是

實力絕對不在第五,看着聖小天的應付有些艱難。

“可惡!”聖小天被老十鎖魂陣控制在裏面看着老十不斷地偷襲發招,聖小天只能夠慢慢的應付。

“雷暴符!”

老十又放出了幾十張了雷暴符,那些爆炸的勢力一波接一波。聖小天用風盾符,去製造一個又一個的防禦,不過因爲這些雷暴符似乎加了特殊的東西,讓聖小天很難以去應付。

“投降吧,老十,你看看你的隊長和其他幾個小隊長都死了。”聖小天開始打心理戰。

老十也知道周圍的人全都被擊殺,但是他一點也沒有在乎,唯一讓他憤怒的就是老九居然也讓人殺死了!不過老九臨死前還是把一件特別的東西交給了自己,這一件事大家都不知道。

“你以爲他們能夠和我比嗎?”老十陰笑道,就連黑風隊長的半頂級魂禁術,老十也是不放在眼裏的。

“現再得局勢是我們希望之軍正在擊潰你們的違言隊,你的勝算是沒有的!”聖小天說道。

“那你錯了,就讓你們見識我的最後的殺招!”

“黑暗魂陣!”

沒想到這個老十深藏不露,早就將黑風的黑暗魂陣學會了,但是老十笑道:“其實黑風的黑暗魂陣根本不是真正的黑暗魂陣,甚至爲什麼他的黑暗神之術只能夠發出半頂級的力量,那是因爲真正的黑暗神之術是我們修羅家世代傳承的!我們纔是真正的黑暗神之家!我的真正的名字是修羅十封”

“黑暗神之術!”

原來老十原名是修羅十封,而修羅家是赫赫有名的家族,已經有幾千年的歷史。沒想到今天居然真的出現在這裏。

“黑風當年進的那個洞府,只是一個躲在修羅家偷藝的賊人,而那賊人偷走的只是半部黑暗神之術的使用方法,沒想到被黑風學了去,可惜是半頂級力量,你們還沒見識頂級力量是什麼樣子,今天聖羽城都要爲你們陪葬。因爲你們居然殺死了我的哥哥。”修羅家兩個兄弟本來來到聖羽城就是爲了探尋黑風到底是能夠發揮多大的黑暗神之術纔在這裏。沒想到黑風從來不輕易顯露力量,今天他們總算知道黑風原來只是學習了半部。剛纔想要撤出戰鬥,沒想到老九一個不注意被林赫羽給秒殺了,這也是他輕敵的下場。

修羅十封徹底憤怒了,老九臨死前把解封令交給了他。那是真正黑暗神之術的解封令,黑暗神的破壞力非常強大,甚至會因爲控制不住而導致自身都受到傷害。所以修羅家從小就在每一個魂禁術身上下咒,那是封印之咒。而每一次的解封都需要一塊解封令,那是世代家族的力量。解開這個禁制的力量。這就是頂級魂禁術是蘊含着可怕的力量。而且是黑暗神降臨的話,那麼勢必會讓着這一座主城變成一座廢墟,因爲黑暗神再遠古是主宰破壞的神!

“不好,我感覺到一股可別可怕的力量,與剛纔黑風使用的黑暗神之術是一樣的,可是這股子力量比剛纔的還要強上幾百倍。”神白塵眉頭皺了起來。

“不好,那個老十好像發動什麼特別巨大的陣法!我們趕緊過去,聖小天要支持不住了。”林赫羽凝重地說道,大家全都趕了過去,看着修羅十封發生變化!

“沒想到是黑暗神!原來黑風使的黑暗神我就知道是假貨,這次出現的是真貨,好,本來違言隊也處了下風,這下子事情更有趣了,那幫人的力量也不能小看。這一次正好打個兩敗俱傷。我們坐收漁翁之利。”那名白衣男子一直注視着戰鬥。

“黑暗神,如果真的那麼厲害,那麼很有可能這個主城會被摧毀的!”旁邊的一個黑袍人淡淡說道。

“不礙事,主城不可能被摧毀。黑暗神再強大,也只是人召喚出來的假身,要知道,萬年的吞噬王可不會輕易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着頂級魂禁術還真是強大,看這天空的異象。”白衣男子說道。

此時的天空那真的是變幻莫測,一個又一個的魔頭猙獰地咆哮着顯現又消失,消失又顯現出來。電閃雷鳴,地面也炸裂開了來,滾燙的岩漿快要將這裏融化。

只見一個巨手帶着暴戾之氣從裂開的地底扒了上來,一聲咆哮響徹天地!

隱世,光明族。

“天明,我感受到了黑暗之力又在波動了,光明族世代爲光明神而守護世間,在聖羽城,你去看一下,如果黑暗神出現,一定要阻止他!”堂上一個白衣老者對着下面一個白髮青年說道。

“是,族長!”那名白髮青年一下子消失在原地。 那一身厚重的鎧甲,憤怒的眼神掃射這這裏所有的一切。黑暗神怒吼道:“你們這些螻蟻!竟然召喚我!”

黑暗神虎軀一震,巨大的氣浪襲來。這股氣浪是帶着神一般的威力,在場的控元師魂禁師都用力抵擋,可是很多不敵的人已經被吹飛了,甚至被吹得爆炸死了。

“好強大的力量,這種力量我們能夠地方嗎?”聖小天驚道,看着神白塵等人,似乎預示這場戰鬥將要失敗。

“沒想到居然是修羅家的人,現在的戰鬥棘手了,這個黑暗神的力量太過強大,我們必須聯手起來,不過打贏的機率很小吧。”倏風凝重地說道。

“黑暗神是我把你召喚出來,去給我殺了那些人!”修羅十封看着黑暗神叫道,把手指向了神白塵等人。

“你是什麼東西!”黑暗神藐視了看了他一眼。

“修羅家族,我們是您的血脈啊!黑暗神!”修羅十封一驚!

“修羅家?莫非是我被封印前創造的那個修羅人創立的?”黑暗神問道。

“是啊,黑暗神,我們就是你創造的,不然怎麼又能力能夠召喚您啊!”修羅十封說道。

“好吧,你召喚我有什麼事情?”

“把這裏全部人都殺了!他們殺了我們修羅家的一個人,我要他們陪葬!我們都是遵從您的人,請你一定要爲我們做主啊!”修羅十封憤怒地說道。

“這些螻蟻!好,不過小子我的威力太強大,你給我離開這裏,回到你的家族去,告訴你家族的人,幾萬年了,當初我創造你們的時候的目的在不實現,下一次我要親手滅了你們!” 黑暗神揮起一掌,將修羅十封直接轟出了聖羽城,不知道飛到了何方!可見這一擊,也是非常憤怒的。但其實這也是有陰謀的,因爲黑暗神是被禁術召喚出來的,所以真正能夠傷害到黑暗神的就是召喚人的力量,黑暗神這一擊,把後顧之憂都消除了,也就是隻要召喚的人不死,他就不會消失,也不會失去力量。雖然只是分身,但是黑暗神感到這裏的力量並沒有那麼強大,他也想多逗留在這裏。

“現在,在場的所有人全都得死!”黑暗神轉過來看着這些人輕蔑地說道。


“好可怕的魂禁術,這就是頂級魂禁術,連古老的大神都能夠召喚出來。”林赫羽嘆道,比起那些只能靠靈力控制的力量,這尊黑暗神就不同了,雖然召喚出來的只是一個分身,但在遠古時期,那些能夠被叫的上神的人,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們是很多古老家族的創始人,擁有着毀天滅地般的力量,那時的戰鬥記載非常的可怕,整個世界因爲那些神的爭鬥都快要毀滅,不過後來不知道因爲什麼原因,所有的神都被封印或者被殺死了。

命運是棋子一般,被佈局的時候誰也不知道,輝煌一時,卻被無數次的掩埋。當站在頂端的時候,總要爲忍受的磨難發出怒吼的聲音,可當無力挽回時,是否也是孤寂。

黑暗神出手了,一擊下來帶着風沙龍捲的威力。神白塵揮動龍舞防禦,劍碰撞上那巨大的拳頭。擦出的風力在空氣裏撕裂,摩擦出火焰。這種力量可見多麼令人驚訝。

“輪迴,轉生之陣!”

蓮花從天空罩了下來,將黑暗神巨大的身影全都收在裏面,符文流轉,那些古老文字散發的力量制止着黑暗神的行動。可是黑暗神哪裏不懂得這些古老文字的意義,這不過是個禁制的陣法,他一念咒文,陣法反而消失了。

“萬千飛刃”

倏風趁着這間隙已經發動了龍捲一樣的風刃,猛烈地撞擊着黑暗神。顏眉幽緊隨其後,風刺飛刃合上倏風的攻勢,巨大的力量碰撞到黑暗神,卻被他用力震散了。

“聖羽禁令!”

聖小天已經做好了準備,這是聖羽城的最強魂禁術,是城之威,只見巨大的紫光乍起。迸發出耀眼的光芒,黑暗神的眼睛被閃了一下子,只感覺有鎖鏈流動,光芒落下,身上已經被巨大的鐵鏈鎖住,這些鐵鏈泛着紫光。黑暗神一掙脫,居然沒有掙脫開來,他驚訝地看着這個少年。

“終於制止住了嗎!”聖小天剛說完。那黑暗神大喝一聲,就掙脫了出來。

“螻蟻就是螻蟻,你們永遠不可能戰勝神的力量,我可是神!戰鬥之神,沒有人能夠阻擋我的戰鬥!”黑暗神叫囂道。在遠古的時候,黑暗神是代表着戰鬥,擁有的力量是無限的破壞之力。能夠摧毀一切,毀滅一切。可是上天卻那麼公平,創造了這破壞之力,也創造了重生之力。那就是光明神,那個一直在他後面一次又一次將他破壞的事物全都恢復原樣。光明神那就是重生之神,擁有着復活一切,重生一切的力量。黑暗神想到,那個處處與他作對的人十分惱火,不過現在兩人都被封印,誰也阻止不了誰!

“黑暗神威!”黑暗神只是一個眼神,神白塵等人立刻就被擊傷飛了出去!

“可惡,一點勝算都沒有!”聖小天嘆道,“我們輸了!”

“不要放棄,會有辦法的!”倏風笑道。

神白塵站了起來,揮起龍舞就衝了上去。

“邪龍波光斬!”

當龍吟聲響徹天地,巨大的不死邪龍的身影帶着咆哮聲從劍裏出來。

“不死邪龍?”黑暗神笑道:“當年被我作爲寵物一樣蹂躪的東西,也敢出來造次?”

那不死邪龍看着黑暗神,他知道這個人,非常的憤恨地朝他咆哮!發出了地獄之火!

“就這點力量嗎?”黑暗神輕蔑地笑着。

“你在小看誰?”神白塵冷冷地哼道,龍舞紅光一閃,劍氣流動。巨大的威力直接朝着黑暗神斬下去。

“好巨大的威力!”黑暗神微微驚訝:“螻蟻居然也有這樣的力量?”

“轟!”那一擊下來,居然讓黑暗神身體晃動了一下。“可是你的實力卻還是不夠我看的!”黑暗神一拳打過去,神白塵一劍擋住,趁勢而入,順着黑暗神的手臂朝着他的胸口又是一劍刺了進去!可是黑暗神的身體如同鋼筋打造一樣,根本就沒有辦法傷一分一毫。

兩人僵持着,黑暗神絲毫沒有費力氣,現在還饒有興致的去消耗起神白塵的妖力。

“再快一點,你的力量太差勁了,一點都傷不了我!”黑暗神邊擋住邊嘲笑。完全沒有把神白塵放在眼裏,而且這只是黑暗神的分身,還不是真正的本體作戰就已經強到這個地步,神白塵也驚訝了,今天的戰局已經非常的不利。

“再不快點,我就要殺了你們!”黑暗神哼道。


“怎麼辦,林赫羽,你有沒有解決的方法!”倏風問道,林赫羽只是搖頭,黑暗神的記載本來就不多,誰也沒有想到現在還能夠重新出現在這個世界上,所以這一場戰鬥根本要沒有希望了。

黑暗神已經不想玩下去了,他一擊將神白塵擊飛了出去。

這時候一股力量正在劇烈的波動着,黑暗神感受到遠處一個身影正凶狠地走過來,他笑道:“終於來了一個不錯的傢伙!”衆人一看,原來是沐雪兒又被妖靈珠的力量激化了。

“對不起大家,我沒看好沐雪兒,她突然間就變成了這樣,制止不住啊”看着林雲飛面上被砸出了好幾個傷口,還在流血也趕了過來。

“殺!”沐雪兒盯着黑暗神,飛血之爪一擊就擊中黑暗神的胸口,力量巨大一下子將黑暗神擊倒了。

“好可怕,沒想到這妖靈珠的力量居然能夠擊倒黑暗神!”林赫羽驚道。

“哈哈,不錯。”黑暗神立刻起來,衝拳一擊,沐雪兒還迎而上,巨大的拳頭對抗着沐雪兒,可是絲毫沒有把沐雪兒擊飛。

沐雪兒大吼一聲,竟然逼的黑暗神連連後退。她跳起來,一擊帶着拳勁力氣,打了下去,直接命中黑暗神的臉。將他又一次打到了。

“殺!”沐雪兒根本感受不到快樂,此刻的她只想着殺戮,只有不停地去殺戮!她站在黑暗神的胸口上,一拳下去!砸的地面震了好幾層下去。

黑暗神嘆道:“找死!居然把我傷了!”他一拳打在沐雪兒身上,這一次是爆發了全力,沐雪兒沒有躲開,被打飛了出去。可是下一秒她又返回來,繼續一拳接着一拳打在黑暗神的身上!


真正的激鬥開始了,可是這一次卻是黑暗神佔了下風,一直被沐雪兒猛烈的攻擊壓制在下面,黑暗神都開始變得惱火了起來,一直想要制服眼前這個可怕的人。

“現在怎麼辦,沐雪兒已經被妖靈珠控制,雖然現在壓制住了黑暗神,可是沐雪兒這次的能力卻非常兇狠,我們必須商量等下如何制止她了!”倏風微笑地說道,忽然間的戰局變化,讓他們也措手不及,不過總比被黑暗神殺死好,這一次妖靈珠的發作也算是救了大家一把。

越來越大的戰鬥越打的毀滅一般,隨着妖靈珠使用的力量越來越大的消耗,而黑暗神的妖力是無窮無盡的來自於本體,所以這個分身根本感覺不到疲憊。

“哈哈!快支持不住了吧!”黑暗神一拳反擊,沐雪兒被打得滿身傷痕,但是渴望殺戮的身體根本感覺不到疼痛,她一直向前衝,只要把對方打倒。

“再這樣下去沐雪兒要毀了,看她的身體!”林赫羽驚道,沐雪兒根本不知道傷痛。神白塵也看了出來,雖然身體經過了慘痛的傷害,但是現在也得到恢復,他立刻衝過去制止沐雪兒。

“別在這樣子下去了。”神白塵緊張地說道,看着沐雪兒眼神裏的血紅根本沒有認清的樣子。

“殺!殺!”沐雪兒暴怒的聲音越來越巨大,妖靈珠也爆發了最大的力量,彷彿身體的渴望讓妖靈珠都興奮了一般,紫色的光芒大現,這一擊震開了神白塵,這一次的目標是黑暗神,沐雪兒直接衝向黑暗神。

“什麼東西,居然隱藏這麼強大的力量!”黑暗神凝重的說道,也開始了準備全力一擊的戰鬥!

猛烈的碰撞,就是用力量與力量的對搏,紫氣與黑氣相互纏繞。“你是抵不過我的,原來你這身體只是半成品!”黑暗神笑道,猛烈一擊下去,沐雪兒被用力一頂掉落了下來,妖靈珠的力量也被收了回去,沐雪兒恢復了正常,神白塵趕緊接住沐雪兒。

“現在還有誰能夠抵擋我!”黑暗神發出了王者的咆哮的聲音,響徹聖羽城。

聖羽堂


“是不是該動手了?”黑袍男子問白衣男子說道。

“不,還有一個正主該出來了,隱藏的另一個世家光明族。黑暗神的對頭,我們必須等,等待時機是很重要的。”白衣男子笑了笑。

遠方光明族第一大弟子天明趕了過來,擋住了黑暗神的一擊。

“小子你是誰?又跳出來想要對抗我嗎?你的實力還是不夠的!”黑暗神笑道,沒想到又跳出一個來。

“黑暗神沒想到真的是你,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光明族的人!”天明淡淡回答道。


“光明神!”黑暗神憤怒道,“沒想到你居然也在這世界留下了後路!”

“光明族世代只爲守護這個世界,因爲這個世界有你這樣的黑暗之力,纔會變得邪惡,變得充滿野心殺戮!”天明狠狠地怒道。

“光明神之術!”

天明開始祭出召喚魂陣,當天際烏雲被退散,陽光熱烈的灑了下來。天空上的白光聖潔沐浴這座城,那剛被殺戮過的生命經過了光芒的洗禮都復活了過來。

黑風醒了過來,驚道:“我們都怎麼回事,居然復活了!”很多人和黑風一樣驚歎,沒想到在本來已經到了地獄居然被召回了回來。

“可是我的靈力!”黑風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了,只變成了一個普通的人。

“我的元力也沒有了,現在就只是普通的人!”大家都非常的驚訝。

“人類,你們的殺戮心太重了,光明神懷着仁義將你們復活,但是今後你們只能做一歌普通的人,讓你們知道擁有能力卻不好好的保護身邊的人,反而利用力量爲自己的權力貪婪地前進!”天明淡淡地說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