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就沒有時間更沒有那精力遊山玩水,雖然說偶爾也有過幾次野炊,但那可都是在附近的山頭的解決的。

就這樣,灰原誠和日暮隨意的走走,時而釣釣魚,烤魚吃,偶爾也會打獵做燒烤。

更多的時候,灰原誠會和日暮一起躺在一片平坦的草地之上仰望天空。

兩個人的話並不多,大多數都是灰原誠在那裡講,而日暮則是在一旁靜謐的微笑看著灰原誠,在那裡安靜的聽著灰原誠在說些什麼,兩人都很明白,他們像是這樣的日子並不多了。

灰原誠回到作為灰原誠存在的世界的那一天只有不到五天的時間了。 「能量吞噬!」

用心火包裹著金色骨頭,古休猛的催動能量吞噬。小說Www.23wX.COM

金色骨頭猛的震動,一縷縷金光飄起,卻不是湧入能量寶戒,而是匯入心火之中,當骨頭上的金光全部消失時,心火的體積已經增長了將近一倍。

以古休的估計,這塊骨頭中的金光足有四五點,而古休的精神能量卻只消耗了167點,效率比起剛才足足提升了幾十上百倍!

當然,這樣做的後果就是只能通過心火來領悟、催動真意,而能量寶戒上的諸多技能,再無法對真意產生效果。


不過這對現在的古休並沒有太大影響,畢竟能量寶戒上的技能,只開啟了一個。

一塊塊骨頭上的金光不斷的匯入心火之中,令心火飛速增長。

嗡!

當最後一塊骨頭中的金光也消失的乾乾淨淨時,一股猛烈如龍捲風的精神能量沖入古休腦海,將他的大腦衝擊的嗡嗡作響。

一副奇異的景象驀然映現在古休腦海。

一個身材高大,容貌奇偉,雙眸中流動著如夢似幻的奇異光彩的中年男子,雙手背負,置身於幽深寂靜的太空中,背後是一片繁星閃爍。

中年男子驟然望向古休,雙眸中的奇異光彩大亮,古休腦海轟然炸響,精神仿若陷入無邊輪迴,苦苦掙扎,怎麼掙脫也掙脫不掉。

古休心中一驚,猛然催動能量之心,將精神從無邊輪迴中拉出來。

中年男子似乎毫無察覺,聲音隆隆,在古休腦海響徹。

「很好,終於有人能夠傳承到我的意境了。我的仇恨,終可得報,我的靈魂,亦可解脫。」

「我本名甄歲野,生於野外,長於野外,天生地養,飢苦漂泊,整日與妖獸生死搏殺,頭半生歷盡苦難,但這苦難亦令我領悟武道真髓,於四十三歲凝聚幻之真意,成就真意境宗師。本來,我的後半生應是極盡輝煌,至少也能在谷陽星上拼出一片天地。」

說到這裡,中年男子突然一頓,雙眸中的奇異光彩居然再度盛放,似激動,似迷惘,似愛戀,似痛恨,諸般心情,居然直接投射到古休腦中,差點令古休再度**到無盡輪迴之中。

古休不得不全力催動能量之心,才穩住精神。

中年男子的聲音,再度響徹腦海:「但是……我認識了一個女人!她的修為雖然不高,卻仿若一抹清泉,流入我的心裡,我們一起環遊谷陽星,甚至進入其它星球歷險,足足十年!這段歷程令我真正的看清這方天地,芸芸眾生,對於武道的領悟,更甚以往,甚至足以令我奠定踏入煉神境的基礎,但我沒想到的是,當我向她求婚的那天晚上,她卻聯合了外人,用**將我毒倒,準備謀奪我的真意!」

中年男子的聲音里露出刻骨的恨意:「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她竟是如此**的女人,居然背著我在外面勾搭了姘頭,還不止一個!她藉助她的姘頭,和我無意的幫助,暗中發展了一個強大的組織!若非我向她求婚,令她意識到事情將有可能暴露,說不定她還要利用我幾十年!」

說道此處,中年男子已經癲狂似瘋:「哈哈哈哈……她以為自己做的萬無一失,卻低估了我的真意,被我拼著重傷,逃脫出來!」

「她自知大事不好,明面上解散了組織,並故意拋出誘餌讓我摧毀,暗地裡卻躲回家族,將組織的力量全部縮入家族勢力範圍內,暗中發展。」

「她自以為當初用的身份,是隨師父在山野修行的散修,十年來更沒有透漏過自己出身家族,現在躲入家族就足夠隱秘,卻想不到我憑藉血脈秘術,仍能找到她的家族。

「不過,我當時受創太重,所剩時日已經不多,加上為了摧毀她組建的勢力,逼她現身,又耽擱了療傷,實力大降,已經無力摧毀她的家族,更何況,就算真的摧毀她的家族、她的勢力,又能如何?難道還能令我忘卻這段仇恨?」

「不!我要的不僅僅是摧毀她的家族、勢力,更要讓她嘗嘗被人利用,被人背叛的痛苦!」

「哈哈哈……她怎麼都想不到,我換了一個身份,進入她的家族,然後拼著最後的力量,為她解決了家族的一次危機,更憑此得到一枚令牌,讓我的後人可以憑此令牌對他們提出一個要求!」

「得我傳承者,無論男女,一定要用此令牌,與她的家族聯姻,打入她的家族、組織內部,然後從內部摧毀她的家族、組織!最後再用盡手段,將她折磨致死!我要讓她臨死前,感受到心血全部化為泡影的痛苦!」

說到此處,中年男子臉上的癲狂之色退去少許,望著古休沉聲道:「你不要以為可以白白得到我的真意,而不用為我復仇,我已經在你身上種下輪迴轉世咒,此咒將在三十年後第一次發作,令你感受輪迴轉世之苦,此後每過十年、五年、兩年零六個月……,輪迴轉世咒將逐次發作,每次發作間隔的時間都會減半,直至時時刻刻都墮入輪迴,不得解脫。」

「要解此咒,唯一的辦法,就是用那個賤女人的神魂,那時,你不僅可以解除輪迴轉世咒,更能憑藉輪迴轉世咒的錘鍊,讓靈魂更上一層,修為大漲。」

「另外,我還有一套絕世功法傳於你,這套功法名為《寂滅換體**》,此法相傳為一名魔道仙師所修鍊的功法,兇險異常,修鍊者十之**丟了性命,剩下的一成,則有九成的人變成殘廢,修為全廢,能夠安然無恙的,僅有百分之一二。」


「而這些安然無恙的修鍊者,能夠真正修鍊成功者,也百不足一,據說仙歷上萬年來,能夠練成這一套功法的,亦不足十人!但修鍊成功者卻無一例外成為名聲赫赫的大能,最弱的修為都有金丹境,甚至有人修鍊到第九重,成為道胎境仙修。」

「當初我自知時日無多,又不甘放棄,才於此地潛修《寂滅換體**》。唉,真正修鍊時,才發現此法之兇險艱難,遠超我之預料,不僅未能令我恢復,反倒耗掉我最後一絲生機。」

「傳授此功法於你,非是讓你立即修鍊,而是預防萬一,如果你確實實力不足,無法為我復仇,那就可以轉修此法,如果神功大成,再替我復仇,如果失敗,那自然一切休談。」

「最後,我告訴你那個女人的身份,她就是宛明市石家家主最小的女兒,石詠薇!她暗中發展的勢力,叫做飛盜團!」 就在灰原誠和日暮繼續遊山玩水的時候。卻是忽然遇見了一場戰鬥。

灰原誠感受著那一道熟悉的氣息。他知道這是他的侄子犬夜叉,因此灰原誠帶著日暮走向了這個產生交戰的地點。

重生毒後:王爺有種別跑! 。而是一起在旁邊看著,像是在考量犬夜叉的水平一般。

而事實上。犬夜叉在灰原誠與日暮靠近的時候就立馬察覺到了對方的到來。因此看著眼前已經收集到十幾片四魂之玉的雞頭大妖怪,當下也停止了繼續玩鬧的心思,直接動用著法訣將之碾壓,只不過是一招,就讓這雞頭妖怪徹底趴在地面上,而動彈不得。

更不可思議的事情就是這雞頭大妖怪。卻是變成了一個大美人。

不過灰原誠對此卻也不怎麼在意,雖然心裡也感覺頗為驚奇,但是無論怎麼說日暮就在自己的身邊,自己還是少動點心思為妙。

不過灰原誠看著眼前由雞頭大妖怪變成的大美女,灰原誠不由得咳嗽了一聲。而後對著這個不懂得憐香惜玉的犬夜叉指責道:

「咳咳!犬夜叉,你這是做什麼?你的母親和的你的舅媽們教你的本領,就是讓你欺負女孩子的么?」

「!舅舅!你怎麼可以憑空捏造無中生有污我清白呢?我這是欺負么?我這……好吧!我錯了,是我欺負她了。可是我也不知這妖怪是母的啊!冤枉啊,還望舅舅明鑒。」原本犬夜叉還想說自己並沒有欺負這個母妖怪,但是轉頭一想,他發現他剛剛還真就是在欺負這妖怪,畢竟現在的犬夜叉在這個世界幾乎就已經無敵了,要不然也不會在灰原誠和日暮到來的時候就一招秒殺這個妖怪、

所以無奈之下他也只好承認了,不過有些事情他還是要辯解一二的,那就是他並不是故意欺負女孩子的。

如果這件事情,讓母親知道了,少不得又是一頓說教,要知道母上大人可是每天都念叨著,讓自己帶一個媳婦回家,她想抱孫子了。

而且還老說自己都一百多歲了,居然連女孩子的手都沒有摸到過,真是笨死了。還讓自己學學殺生丸哥哥。

雖然說犬夜叉很想反駁,比如說他就摸過蛇骨姐姐的手!還和蛇骨姐姐一起洗過澡呢!

不過他決定自己如果說出來,說不得會被母親大人轟出陰影之庭。至於讓他向殺生丸哥哥學習。拜託!

如果可以,他當然也想啊!

可是殺生丸哥哥雖然說現在都已經打不過自己了,可是他出場自帶bug啊!

而且長的還那麼成熟英俊瀟洒帥氣!走到哪,哪都有女人,倒貼迷戀上殺生丸哥哥。

前不久他就聽說西邊有幾個小國的公主看見殺生丸哥哥在天空飛過,她們就叫囂著此生非殺生丸哥哥不嫁!

真是一見生丸誤終生啊!

這樣的本事可真真就是讓犬夜叉羨慕個半死!

然而偏偏那殺生丸哥哥是一個榆木腦袋,每天就想著變強,俗,真俗!俗不可耐呀!

帶著羨慕嫉妒的情感,犬夜叉一邊滿是憤恨的對著殺生丸哥哥既是欽佩又是羨慕啊。

「你!怎麼好意思說出這樣的話!明明,你就對人家全身上下全都摸遍了!你怎麼敢,當著我的面,說著這樣的話!」一邊的雞頭妖怪變化成的美人帶著不敢置信的眼神看著犬夜叉質問道!

看上去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好像犬夜叉真的就對著她做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一般。

然而,事實上,在她眼裡,犬夜叉的確是對她做了難以令人接受的事情,因為犬夜叉在灰原誠還沒有到來之前,對於這妖雞,本著逗趣的態度玩弄著。時而就是摸摸頭,摸摸翅膀啥的。還拔下了幾根雞屁股邊上的羽毛。

這自然是讓阿毘姬極其羞愧。

然而做錯事而無一所知的犬夜叉看著這妖雞變成的小美人瞪大了眼神,可謂是怒目圓睜,對著阿毘姬說道:

「不!我不是!我沒有!你別胡說!乾坤朗朗青天白日你這麼好看一姑娘怎麼能睜著眼睛說瞎話呢?」犬夜叉簡直不敢相信,這個女人怎麼敢說出這樣不曾發生過的話語,他剛剛頂多就是摸了幾下雞頭啊?怎麼就變成摸遍全身了?

再說了,雞有什麼好摸的?殺掉做成烤雞在撒點香料它不香嗎?

「你!你這人!怎麼敢做不敢當,你還是個男人嗎!哼!」阿毘姬看到犬夜叉否認,單下就有些生氣的別過頭哼了一聲,看上去好像真的是被氣炸了的樣子。

灰原誠見狀,心裡也不由得嘀咕起來。這個侄子咋回事啊?

畢竟在灰原誠剛剛過來的時候,在灰原誠眼中所見到的就犬夜叉還是極為溫柔的對待著阿毘姬,在配合著現在阿毘姬說的這些話,灰原誠就想著,剛剛是不是兩口子鬧彆扭在吵架。想到這個點上的灰原誠看著越想越有可能,尤其是此時犬夜叉一臉苦惱的樣子,可不就是現代人早戀被家長們發現,而連忙掩飾的樣子。

而且這個女孩子此時好像還受到了天大委屈的樣子,一臉被犬夜叉欺負辜負的樣子,這更是讓灰原誠相信這個判斷。

只不過灰原誠想到這犬夜叉剛剛在他過來的時候,給這女孩兒狠狠來了一下,那一下就算是灰原誠看到了也感覺到了劇痛。

當下灰原誠的臉色就立刻陰沉了下來,想著這犬夜叉這個侄兒該不會是有暴力傾向吧?以後難不成還要家暴?這可不行,必須要提前制止他。作為舅舅,灰原誠自認為自己有責任不能讓犬夜叉走入這歧路。因此灰原誠帶著斥責的語氣對著犬夜叉責備道:

「犬夜叉,你閉嘴!一邊呆著去。」

而後不顧犬夜叉翹起小嘴滿臉委屈的樣子,對著那妖雞說道:

「不好意思啊,這位小姐,我家侄兒居然敢對你做出這樣的事情!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他對你負責的。對了,話說回來,我好像還沒有做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做七夜,是犬夜叉的舅舅,至於我身邊的這一位,是陰影之庭之主,日暮。還不知道姑娘芳名?」

「這位大人,您不必多禮,奴家叫做阿毘姬,是鳥妖一族的公主,族人一般稱呼我為御鳥公主。」御鳥公主看著眼前這個氣息超級強大,甚至要強過她母親千萬倍的男子,心知此人絕對是一個無敵的人物,同時又對著那個叫做犬夜叉的小子感覺跟加不爽了,沒想到這個傢伙還有著如此背景,心想今日被這個混小子羞辱的這個仇是報不了。


不過看著眼前的絕世強者如此有禮貌,她也不得不放下心中的怒氣,對著灰原誠回應道。

灰原誠看著眼前頗為有禮的御鳥公主,心裡覺得這個女孩還不錯,長的也很漂亮。而且又想到之前和十六夜重逢的時候,似乎就對著他抱怨最多的就是,犬夜叉找不到媳婦來著。

眼下看來,這犬夜叉看來並不像他所聽說的那樣老實啊,而且看他們之前的那個樣子,說不得犬夜叉還是一個花花公子,在外面都是吃干抹凈的,而回家就是像剛才那樣的辯解說我不是,我沒有。唉,這個樣子作為他灰原誠的侄兒怎麼可以做這樣的渣男呢?

因此灰原誠打定主意了要讓犬夜叉對著眼前這個漂亮的女孩負起一個男人該負起的責任來。

而且那鳥妖一族,他也是知曉的,畢竟當年的那些妖怪都快被宮本清帶入給剿滅光了。而鳥妖一族飛的快也非的高,這才讓它們得以倖存了下來。

「嗯,御鳥公主放心,我一定會讓那個混小子負起他應該負的責任。這樣吧,姑娘現在願不願意跟我去一趟陰影之庭,我這就叫那混小子的母親給你做主。你看如何?」灰原誠想著現在離他離開這個世界也就只有不到五天的時間,因此,灰原誠卻是決得有必要在回一次陰影之庭和十六夜她在打一聲招呼。

而且,這一次自己就帶著日暮出來,想來十六夜應該也有一些不滿了,現在給她帶一個兒媳婦回去,應該就會讓她不快鬱悶的心情得到一些緩解吧。

而這也是灰原誠想帶御鳥公主回一趟陰影之庭。其實吧,他也不是一個傻瓜,看著這兩人的舉動,自然就會看的出二人不是戀人關係,但是這重要麼?

他說是就得是!

要不然他怎麼回去見十六夜?

因此,灰原誠已經打定了主意,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唉?陰影之庭?那是在哪裡?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御鳥公主原本聽見陰影之庭之主的時候就想著陰影之庭那個地方是在哪兒啊?為什麼她從來沒有聽說過,而現在又聽見灰原誠說是要帶她去陰影之庭看一看,還能讓這個混蛋的母親教訓他!

這可真是太棒了!

她並不擔心,眼前的這個人會對她不利,更不覺得眼前的人是想要利用她對付她們鳥妖一族。畢竟眼前的這個人和其身旁被稱作陰影之庭之主的日暮更是強的一塌糊塗好么?

她絲毫不懷疑眼前的這兩個人只要動一動手指就能讓鳥妖一族灰飛煙滅。

雖然說御鳥公主公主就沒有見過這兩個人出過手,但是她卻是能夠感覺的到眼前的兩人那無敵的氣息,或者這就是女人的第六感加直覺吧。

……

「哦,陰影之庭啊,你不知道的嗎?嗯,也是,這樣吧,日暮打開門讓她見識一下吧!」

灰原誠看著眼前十分好奇以及迫不及待的想要見識一下的御鳥公主,對著日暮說道。看來這件事情已經成了。至於這御鳥公主會不會答應做犬夜叉的媳婦,那跟他有關係嗎?

如果事情成了,在十六夜看來那就是自己幹了一件好事,如果沒成,那也只是讓十六夜覺得這個兒子犬夜叉可真是沒有用,連一個女孩子都搞不定。

怎麼說他都是血賺的么?

「嗯。」日暮點了點頭,就用手指對著天空一劃,直接就畫出了一道冥道。裡面向著御鳥公主展現出了另一個世界。

而御鳥公主感受著眼前這熟悉的力量,看著眼前熟悉的冥道,臉色大變,作為鳥妖一族的公主,她接觸過這個東西,她的母親甚至能夠用她的血打開通往這個世界的門。

而那個世界,正是死靈所通往的世界啊!傻子才去!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