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陪我去趟衛生間吧!”阿娥忽然開口說道。

“走吧!”桃子點了點頭,相比站在這乾等,還不如去趟廁所讓自己輕鬆一下,畢竟剛剛她喝不少果酒。

於是, 隱婚試愛:寵妻365式


衛生間位於酒吧左側盡頭,裝修很豪華也很大,走進是一個大洗手池,左邊是男廁,女廁在右邊。

桃子和阿娥走進女廁便鑽進隔間小解……

“啊~~~”忽然一聲驚叫從最裏面一格隔間炸響,僅僅一秒後就沒了聲音。

桃子和阿娥兩人紛紛被這驚叫聲給嚇了一跳,雖然一聲之後沒了動靜,但阿娥還是有些害怕,小解也不是很順暢,總感覺有什麼潛在威脅似的,位於隔壁的桃子同樣如此,心裏有些發慌!

“咯吱”一聲,最裏面隔間的門打開了,是一個風度翩翩的外國友人,亦是先前在後巷咬人的吸血鬼,名布魯赫•羅萊。

布魯赫家族和愛德華家族同爲血族,亦是血族之中最強的兩個家族,愛德華家族向善,從不咬人食血,因爲根本不需要咬人食血,現在世界各地都有人捐血獻血,有錢就能得到血緣,無需害人。

雖說如此,但布魯赫家族,還是喜歡食生人血,因爲這樣的血液最新鮮,亦是最美味的血,大多數布魯赫家族的吸血鬼都喜歡圈養血奴,用以提供新鮮血源。

像布魯赫•羅萊這樣到處咬人食血的吸血鬼很少,一次兩次還行,如果多次的就會引起注意,會引起教廷的憤怒。

可能因爲這是在華夏,沒有教廷勢力,布魯赫•羅萊纔會這麼猖狂,不到半小時連害兩人……不,可能會更多,因爲布魯赫從隔間出來並沒有直接離開,而是慢步來到阿娥所在隔間門口。

只見,布魯赫•羅萊慢慢蹲下,當他看到隔間內的一雙雪白美腿時,眼神之中露出興奮之色。


“嘭~~”的一聲,阿娥所在隔間的門被布魯赫•羅萊一腳踢開,緊接着是阿娥高亢的驚叫聲。

“嘖嘖~~”布魯赫•羅萊一手撐在門框上,一手擦了擦嘴角的鮮/血。

此時,羅萊還沒有收回嘴角的兩顆獠牙,白皙的獠牙上沾着絲絲血液,異常恐怖,阿娥此時已經嚇呆了,顫顫巍巍的說不出話來。

另一邊的桃子,在阿娥發出大叫時,立馬把剛剛編輯的求救短信發送到葉東手機上,號碼是先前桃子厚臉向葉東要的,卻不想,她剛纔的厚臉向男人要號碼,能夠救她一命……

桃子看到短信發送成功,拿着馬桶刷便衝出隔間,準備去救阿娥。

可當桃子衝出隔間,見到羅萊的樣子,嚇得兩腿一軟,剛剛聽到阿娥的叫聲,她以爲阿娥遇到變態色魔,可沒想到居然是長獠牙的吸血鬼,頓時把她嚇得六魂無主,小肚子直哆嗦。

“又來一位大美人,我真是豔福不淺啊!”布魯赫•羅萊邪笑一聲,暫時放過阿娥,信步走向桃子陰笑道;“嘖嘖,看着白裏透紅的肌膚,想必你的血一定很美味……” “你、你不要過來,我會武功,小心我打你喲!”

桃子一步步的後退,眼神之中充滿恐懼,吸血鬼羅萊其實並不恐懼,只是多了兩顆獠牙,但獠牙上和嘴角都有血,這就挺恐怖的,外加上吸血鬼屬於黑暗種族,這種隱於時間的東西,忽然咋現出來,就算只有一點點恐怖,也會被放大無數倍。

“打我,我讓你打,快過來打我呀!”吸血鬼羅萊被桃子給逗笑了,威脅人都說的那麼可愛,還真是一個天真的女人!

“我、我我……”

正在桃子不知所措時,一名身穿紫色襯衫的女子走進女廁。

當這麼女子看到吸血鬼羅萊時,立即嚇得驚慌失措大叫一聲,便撒腿往外跑去。

羅萊眼神一凝,快步追了過去,要是讓紫衣女子跑出女廁,肯定會造成人羣騷動,會惹起不必要的麻煩。

羅萊速度奇快,紫衣女子還沒跑動三步,便被羅萊所擒,羅萊抓住紫衣女衣張嘴便咬住她的脖子,把兩顆獠牙刺進紫衣女子的大動脈,吸食鮮/血。

這時,驚魂未定的阿娥,立即跑到桃子身邊,拉着她就往門外跑去,想要離開這個恐怖之地。

可當兩人跑到門口之時,身形嘎然而止,就像卡帶一般,一動不動。

當然,不是她們不想動,而是動不了,吸血鬼羅萊正趴在地上抓住兩人腳腕,她們根本就抽不開腳。

“想跑,給我回來吧!”吸血鬼羅萊使勁一拉,然後縱身站起,頓時桃子和阿娥兩女就失去平衡,重重的撲倒在地,摔兩女的胸/脯生痛生痛的。

緊接着,桃子和阿娥兩人又被羅萊給提了起來,兩女就像木偶一般,被羅萊死死止住不能動彈。

羅萊看了看桃子又看了看阿娥,忽然張開大嘴往阿娥脖子咬去……

就在這時,葉東和麗思一同出現在女廁,葉東見到阿娥正被吸血鬼咬住,腳步一點飛身而起,猛然間一腳踢向吸血鬼羅萊的頭部。

“嘭!”一聲巨響,吸血鬼羅萊被葉東踢飛撞破窗口掉了下去。

這裏是五樓,約有二十多米高,葉東想也沒想就追了出來,吸血鬼來到華夏殘害國人,葉東肯定不能就這麼放過他。

“東哥……”桃子,見葉東就這麼跳下樓,心下一慌,便跑向窗臺。

麗思用複雜的眼神看了一眼被咬的奄奄一息的阿娥,隨即身形一閃,也從窗口跳出去。

此刻,桃子已經目瞪口呆,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只見,葉東和麗思跳出窗口,就像蜘蛛俠或是蝙蝠俠一樣,兩棟之間來回跳躍,先前被葉東踢出窗口的羅萊亦是如此。

不過,此時的羅萊已不是先前只有獠牙的羅萊,嘴角的兩顆獠牙變得更長,背部還生出兩個一米長的肉翼,看起來就像黑暗天使一樣。

變身後的羅萊速度快上數倍,以葉東凝丹初期的實力,亦要全力才能追上羅萊。

後面的麗思可能實力較高一直跟着葉東身後,並且距離越來越近,葉東也在漸漸拉開和羅萊的距離。

三人在樓層間追逐,眨眼間便消失在桃子眼中……

外面依舊是爆炸式的金屬樂,導致女廁內發生這麼多事,也無人知曉,要不是先前桃子有先見之明,發了個信息給葉東,現在她可能和阿娥一起被羅萊咬死。

當桃子扶着奄奄一息的阿娥走出女廁,遠處嘈雜的酒吧漸漸平靜下來,緊接着又是一陣慌亂騷動,因爲阿娥失血過多死了!

這時,阿木叔侄和小藍應聲走了過來,當小藍看到沒有氣息倒在地上的阿娥時,嚇得後退兩步差點倒下去,幸好阿木眼疾手快把小藍給扶住。

阿木叔見到阿娥脖子傷口處兩個血洞,臉上瞬間佈滿怒容,這麼一個聰明伶俐的小姑娘,眨眼間就被吸血鬼給殘害致死,他如何能不發怒!

“阿木,你在這幫桃子她們處理後事,我去幫東子,東子現在肯定和吸血鬼對上了。”

阿木叔說完,不待阿木回話,便往女廁走去,留下阿木來幫桃子和小藍處理阿娥的身後事。

很快,就有一隊警員趕到現場,在錄完口供,便把阿娥以及女廁內另一具女屍給帶走,隨行的還有桃子、小藍和阿木。

……

另一邊,天海娛樂城后街一條小巷之中,葉東和麗思於羅萊對勢着。

此時,羅萊身上已經佈滿傷痕,兩隻肉翼被葉東斬下一隻,飛不起來了,逃也逃不走,因爲少了只肉翼,他的速度驟降,根本跑不出葉東的手心。

“麗思,你居然幫着外人對付我,只要我逃過這劫,我一定告訴血族族長,你就給我等着受罰吧!”羅萊吐了口鮮血,想要以血族族長來壓麗思,讓她不要插手這事,這樣他纔有機會逃,因爲他還有保命之法,只要同爲血族的麗思不插手,他有着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從葉東手裏逃走。

“哼……少拿族長來壓我,來之前,族長就有交代,要我們無論如何都不能吸食華夏人的血,你居然不聽,這是你咎由自取!”麗思說着一口流利的國語,並且還引用成語,可謂是非常精通華夏語。

這一切都要歸功於血族的特殊本事,只要吸食過他國人的血,就能學會他國的語言,這是一項天賦,算是上天賜予血族的一項能力吧!

當然,麗思學會華夏語可不是咬人吸血,而是從醫院血庫拿的血包,她小時候就喝過華夏人的血,所以非常精通華夏語。

“麗思,我想在問你一句,你有沒有害過人。”

葉東剛纔在舞池就已經和麗思談過,當時麗思說沒有,但現在看到羅萊害人,葉東又再次問了出來。

“葉東,我真的沒有,不止我沒有,我真個愛德華家族都不會咬人吸血,我和你說過,我們有血源,絕不害人。”麗思保證道。

“那他呢?”葉東追問道。

“血族是由好幾個吸血鬼家族組成,羅萊不是愛德華家族,他是布魯赫家族,和愛德華家族無關,他今天既然有害人,你要爲國人報仇,我絕不插手,但我也不會幫你,不管怎麼說羅萊和我一樣是血族的人。”

麗思像是下定決心似的,說完便退到葉東後面,擺出一副旁觀者架勢。

“我也沒指望你能幫我。”

葉東一開始就沒指望麗思會幫他,只要麗思不背後偷襲,葉東就該阿彌陀佛了,畢竟麗思可也是吸血鬼,所以不得不防。

羅萊見麗思不插手,臉上一喜,麗思不插手他就有十足把握逃走,當然付出的代價會比較慘重,但總好過沒命。

葉東手握一柄散發寒光的大刀,朝着羅萊步步逼近,這不是葉東的靈寶,只是一柄普通靈器,是在逍遙子洞府裏得到的,當時這柄大刀放在一截木樁上,應該是當年逍遙子用來劈柴的傢伙。


羅萊一步步後退,一點反抗的念頭都沒有,因爲他根本就不是葉東對手,這點他很有自知之明。

吸血鬼也是有等級的,分別是子爵——男爵——侯爵——公爵——親王;布魯赫•羅萊是子爵,實力相當於築基期修者,變身前實力在築基初期,變身後在築基後期,男爵吸血鬼的實力在凝丹期,道理也是一樣,變身前實力在凝丹初期,變身後在凝丹後期,侯爵則相當於金丹期修者,公爵相當元嬰期,親王級的吸血鬼,其實力則無法劃分,強的能和渡劫期修者一拼高下,弱的或許連出竅期修者都打不過。

當然,親王級吸血鬼相當稀少,甚至可能沒有,所以這個暫且可以不談……

視線轉回死巷。

當羅萊退無可退時,葉東眼神一凝,像看死屍一樣的看着羅萊,隨即雙手緊握大刀,雙腳往地上使勁一蹬,頓時葉東飛身而已,手中的大刀指着羅萊。

“受死吧!”

葉東的身影在羅萊瞳孔之中不斷放大,而羅萊至始至終保持着平靜,彷彿葉東劈的不是他是別人。

可當葉東手中大刀接觸到羅萊頭頂的一霎那……“嘭”的一聲,羅萊整個人忽然化爲一團血霧,以近乎光速的速度消失的無影無蹤。

“擦,這就是傳送中的血遁嗎?”

這一刻,葉東驚呆了,活生生的一個人,居然瞬間化爲血霧遠遁而走,這個術能太牛逼了。

“咦……葉東,你也聽說過血遁啊!”麗思發出一聲驚歎,血遁可是她們血族特有的保命之法,一般人很少知道,沒想到葉東居然聽說過。

“只是聽說過而已,沒想到今晚居然親眼見到,一個活生生居然‘嘭’的一聲化爲血霧,我真很好奇,他很能恢復過來嗎?”葉東好奇問道。

“這個,當然可以,只不過給自身帶來的傷害會非常嚴重,至少這幾個月內羅萊絕對不能下牀走路。”麗思之所以不插手,讓羅萊逃走的原因就是因爲這個,使用血遁之後非常虛弱,全身猶如刀絞會非常難受,這種痛楚不到完全恢復絕不會消失,在麗思看來這也算是對羅萊的懲罰吧!

“哼……才幾個月不能下牀,真是便宜他了,別讓我在遇到他,不然再次他就沒這麼好運了!”

葉東知道血遁會帶來傷害,但沒想只是幾個月不能下牀走路而已,這在葉東看來,根本算不了什麼。 “葉東,這個你放心,如果還有下次,不用你動手,我自會出手收拾他,就算我不收拾羅萊,血族族長知道了,也會派人來收拾他,你就安心吧!”

麗思走到葉東身邊,咧嘴一笑,有些獻媚的態度,她來華夏可不是來玩的,正需要葉東這種有一定身手的東方修者幫忙,這樣事情才能夠更加順利。

“這樣最好,沒事我先走了。”

葉東不想和麗思走的太近,如果沒有羅萊咬人的事,那麼和麗思交個朋友也沒啥,但現在不同,親眼見到麗思的同族咬死自己同胞,不對付麗思,已經是葉東最大的涵養了。

“等等……”麗思見葉東轉身離開,立即出言喊道。

“還有事?”葉東回頭問道。

“能留個聯繫方式嗎?我一個女孩子在這人生地不熟,遇到什麼事也能有人幫忙一下。”麗思做出一副柔弱小女生的姿態,想要魅惑葉東。

“呵呵,你就算是掉進狼窩,估計也沒人能把你怎樣,這樣吧,如果有緣下次還能遇見,那麼我在給你聯繫方式如何?”葉東早已不是情場初哥,麗思做出的嬌態的確迷人,但卻迷惑不了葉東,要是這樣就能迷惑葉東,那他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好,一言爲定,只要到時你別耍賴就行。”麗思眼中露出一絲狡詐,但很快就被隱藏了起來。

“一言爲定。”

葉東笑了笑,看到麗思眼中的狡詐,隨即加了句;“可別想着跟蹤我,然後在我家門口徘徊假裝偶遇,這樣的話,你永遠也別想到得我的幫助。”

“你怎麼知道我有事要找你幫忙?”麗思心裏一驚,隨口就問了出來。

“別把男人都當作傻瓜,我可不相信自己有那麼大魅力,可以讓一個沒見過的女人想方設法的接近,雖然你們外國妞都比較開放,但你的眼神卻出賣了你,我走了,有緣再見吧!”

葉東高深莫測的說了句,然後大搖大擺向走出巷子。

正好,阿木叔也趕了過來,和葉東撞個正着。

“東子,怎麼樣有沒有殺死吸血鬼,替阿娥報仇。”阿木叔問道。

“沒有,讓他給逃了。”葉東嘆了聲氣,然後問道:“阿木叔,你見多識廣,不知道你有什麼方法制止吸血鬼使用血遁逃走啊?”

“血遁,這個聽說過,這是血族的特殊技能,只有子爵以上的吸血鬼才能使用,但不到萬不得已,吸血鬼是不會使用,因爲很傷身,血遁一次,會把全身血液瞬間耗空,如果短時間內得不到充足血液滋養,還是難逃一死……”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