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晨感到前方的兩人身上散發出強大的迫人氣勢,特別是秦無明,一重的實力差距讓他全身不由自主地生出一副無力感,那是一種境界上的屈服。

不過楊晨內心裏桀驁的性格讓他不會向任何敵人低頭,他雖然感受到了那比自己強上數倍的靈力籠罩過來,但依然冷眼注視着前方。

“哼,想要擊殺我,你們還不一定有這個實力。”

秦無明見對方不過是一個區區虛靈境第七重的境界,還敢有如此大的口氣,不禁有些懷疑周圍是不是還有楚族的埋伏。

如果是有比眼前這人實力還要高的幫手存在的話,那他秦無明也只能認栽了,他凝起靈識向着周圍感應了一下,沒有發現其他人的存在,頓時放下心來。

“不自量力,以爲殺了我幾個不爭氣的手下就天下無敵了,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叫真正的高手。”

他渾身靈力全部爆發,顯然那淡定地面容之下隱藏的是無窮的怒火,帶了秦族一半的白銀侍衛精英出來,此時被一個虛靈境第七重的刺客給全部無聲無息地殺掉了,這叫他怎麼才能不怒火攻心。

一旁地白銀侍衛隊長見二少爺已經出手,也趕緊施展出了自己攻擊最強的招式朝着楊晨衝過來。

一時間兩大高手的攻擊像巨大的海嘯一般將他的身軀淹沒在其中。 楊晨面對着前方那衝過來欲將自己殺之而後快的兩人,不禁有些暗暗叫苦,自己剛剛靠着偷襲還用了兩招才殺死了一個白銀侍衛隊長,如果是正面一對一的話雖然結果還是一樣,但絕對需要花費不少功夫。

現在他面對的除了一個實力相當的侍衛隊長,還有一個在虛靈境第八重的秦無明,每一重的境界差距都是不是簡單的靈力強度的提升,還有對丹田內靈力的掌握熟練程度,對戰技的領悟程度。

每一點提升都足以在戰鬥中造成巨大的差別,最終的結果就是弱者身死,強者傲立。

此時秦無明身體內的靈力充沛程度是楊晨的數倍甚至十幾倍,再加上跟一個虛靈境第七重的白銀侍衛隊長,他們聯合起來的實際戰鬥力就算與一個白銀侍衛小隊比也不遑相讓,甚至猶有過之。

楊晨感受着秦族二少爺那排山倒海般衝過來的氣勢,趕緊凝結起龍神體的靈力戰甲,這套防禦戰技已經幫助他渡過了很多生死存亡的危機,也是他以一個修煉廢物的身份卻神奇地取得了一次又一次戰鬥的保證。

此時他控制身體丹田和經脈中靈力的流動已經到了爐火純青地步,楊晨此時已經打通了體內七個脈輪中的五個,他心念一起,靈力就迅速地在身體周圍凝結。

而其它未貫通經脈的部位也在眨眼之間被楊晨嫺熟的靈力流轉急速覆蓋,這些所有的過程都在一瞬間之內完成,此刻在黑夜之中,他全身被朦朧的靈光所籠罩,看起來有隱隱不可侵犯的感覺。

而這時衝將過來的秦無明也是微微一驚,他從小生於權貴之家,很早就接觸了各種豐富的修煉資源,在一些普通人看來遙不可及的攻擊、身法戰技在他看來都不過是觸手可得。

但是他還從來沒有見過這種詭異的戰技,能夠瞬間使用靈力戰甲覆蓋全身,而且這與修煉者常有的靈力保護層不一樣,後者不過是比普通肉體稍微強悍一點而已,而前者卻是猶如實質的鎧甲一般,堅固異常。

更爲特別的是,靈力戰甲的本質還是一種能量的集結,它是通過控制靈力在身體表面的不斷流動來維持這種視覺效果還有防禦功能。

毫不誇張的說,只要使用者丹田內的靈力沒有枯竭,體內的經脈沒有被封住,那防禦戰技的靈力戰甲就不會被擊碎,永遠不會消失。

秦無明雖然能夠認出來這是一種比較稀有的防禦戰技,但他的臉上很快就換上了一副冷冷的輕蔑笑容,彷彿此時楊晨的一些反抗在他看來都不過是垂死之前的掙扎。

“哼,你有這種強力的防禦戰技又能如何?在如此大的實力差距之下一切都是徒勞,就算你有玄階的戰技我今天也一定要讓你死在這裏!”

“六式貪天掌——垂天幕雲!”

楊晨臉色微微一變,秦族的六式貪天掌再現,他又感受到了那次與秦無異打鬥之時那種天穹坍塌下來的壓迫感,當時也是靠着龍神體才硬生生抗了下來。


不過這次他可以明顯感覺到秦無明的貪天掌威力要遠遠的超過了秦無異,他隨意發出的第一式都有那種驚天裂地之威,楊晨只覺得自己就如身處於狂風暴雨一般,隨時都有可能被那強大的氣勢給掀翻。

雖然同時衝過來的那個白銀侍衛隊長武器之上也是凝聚着高濃度的靈力,劍刃在黑夜當中閃爍着令人森然的寒意,不過與秦無明的貪天掌一比,就立即要遜色不少。

楊晨在巨大的危機時刻反正鎮定了下來,他雖然還有龍叔這樣一張強力底牌,不過不到生死關頭他不想借用別人的力量,那樣只會對他的修煉之途造成阻礙,依賴別人的人永遠都不會成長。

人只有在瀕死之刻才能爆發出自己想象不到的潛力。

“今天誰會死在這裏還不一定呢!”

話音剛落,楊晨的雙手就同時閃起不一樣的光華,面對秦無明的右手光芒暴漲,其中像是有一條巨龍在急速涌動,彷彿隨時都可能衝將出去,直上雲霄。

而面對白銀侍衛的左手靈光聚成小小的一點,但裏面包含的能量濃度確是右手的數十倍,攻擊力與之相比只強不弱。

右手氣勢磅礴,升龍出天,左手威力精妙,貫穿天地,此時周圍的空氣與樹葉都在這極致變化的壓力之下不停地旋轉,像是要把一切都捲入其中。

“升龍破空之擊!”

“齊天指!”

秦無明與白銀侍衛隊長同時大呼:“什麼!怎麼可能?”

但在這電光火石之間所有反應都是已經來不及了,三人的強勁攻擊之勢已經完全地撞擊在一起,一時間這小小空間之內的能量爆炸直令風雲變色,天地失威。

周圍那被強大的波動力量掀起的落葉、灰塵將場中的三人完全的包裹在了一起,讓人難以看清戰鬥的實際情況。

只聽到一聲清脆的響聲,白銀侍衛的佩劍在齊天指那凝於一點的強大力量洞擊之下如樹枝一般被折斷,前頭一段在靈力波動中被彈了老遠,穩穩地插在數十米之外的一棵巨木之上,而抓在手中的一段還在不停地顫抖,那聲音就像是一頭野獸被遭受了重擊之後在低低沉鳴。

而白銀侍衛的雙手虎口被這恐怖力量震得滿是鮮血,但他還是勉強地將劍身緊緊地抓在了手裏,現在是在他的主人面前,稍微一個怯力都會給他招來殺生之禍,更可怕的是會殃及家裏的親人。

對面的楊晨此時更是不好過,他雖然勉強擊退了白銀侍衛那凝聚了強大靈力的武器,但是右手的升龍破空之擊與秦無明的六式貪天掌撞擊在一起,一下子讓他的右胳膊劇痛無比,同時表面的龍神體戰甲也在巨大的衝擊之下消散潰退,半天都無法再凝聚起來。

三人第一輪攻擊過後,場中的局勢已經十分清楚,雖然秦族的白銀侍衛隊長武器斷裂,雙手鮮血直流,但是根本沒有受到多嚴重的傷,而秦無明雖然被擊退,更是一點波及也沒有受到。

但秦族二少爺還是抑制不住此時內心巨大的震驚心情,他已經不知道此時面對的究竟是不是楚族的人。

楊晨在他看來不僅身負極其稀有的防禦戰技,還同時擁有楚族的齊天指,任族的升龍擊,而且控制靈力的熟練程度簡直是妙到顛毫,將三種戰技運用的如行雲流水一般嫺熟。

但令他感到詫異的是,楊晨的實力才僅僅是虛靈境第七重,這簡直就相當於一個骨瘦如柴的少年手中握了一把削鐵如泥的絕世靈器,如何能不讓他覺得驚訝、詫異?

楊晨在受到如此強大的重擊之後再也維持不住紫雲幻獸的變形,漸漸的紫色霧氣散去,露出了他的真實面容,此刻他嘴角含血,右臂直直垂下,同時呼吸甚爲急促,顯然是受了不小的傷勢。

紫雲幻獸也是感受到了主人的劣勢局面,一雙紫色眼睛瞪得大大的,怒視着前方的兩個敵人。不過這小傢伙前幾日受到了黑鐵侍衛的追捕,幾乎到了絕地,它小小身體的傷勢還沒有完全復原,楊晨不會讓它參與到戰鬥中來。

天色雖然已經盡黑,但是周圍的火把把帳篷的區域照耀地亮如白晝。

白銀侍衛隊長指着場中的少年大聲叫道:“他……他是楊晨!”

秦無明聞言挑了挑眉,此時的局面已經盡在他的掌控之中,他用一種聽不出來情感的語氣說道:“哦?他就是楊晨?”

楊晨見自己的身形已經暴露,也是暗自嘆氣,這下擊傷秦無異的舊恨加上此次屠殺白銀和黑鐵侍衛的新仇加在一起,看來已經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秦無明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在聽到楊晨的名字之後瞬間氣勢提到了頂點,同時手掌之中的貪天之勢又凝聚了起來,顯然心中已是恨到極點。

“楊晨!哈哈哈,很好,這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不能怪我了!”


“六式貪天掌——青天瀉!”

秦無明沒有給楊晨絲毫放鬆的機會,他幾乎是在話中最後一個字剛落下就又衝了過來,同時攜帶着比之前更強大了幾分的力量,而一旁的白銀侍衛見主人如此憤怒,也是顧忌不了自己手上的傷勢,飛速地朝着楊晨攻擊。

此刻場中的少年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如此的弱小,以至於在敵人面前甚至都沒有還手之力,他剛剛施盡全力才同時用出了兩種黃階的攻擊戰技,就好像讓一個人在同一時刻一手畫圓,一手畫方,對於普通人來說根本是不可能的。

所以雖然施展出來的攻擊力在秦無明看來很是平常,但還是忍不住驚異萬分,這時他又看清了楊晨的真實身份,就更是又驚又怒。

一個十五歲的少年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自身的實力從虛靈境第二重提升到了虛靈境第七重,而且對於戰技的領悟甚至到達了妖孽的地步,如果再過幾年,那武陽城中還有誰是他的敵手?

秦無明想到這裏,攻擊之勢更強上幾分,他一次面對比自己弱小的對手卻用盡了全力,因爲他知道,楊晨必須要被斬殺,不然最後死的就不是他自己一個人了,而是整個秦族! 楊晨面對着再次衝過來的兩人,感受着那狂風暴雨般的恐怖力量,心中不禁沉沉地嘆了口氣,同時將意識轉移到識海當中,試探着喚醒似乎還在沉睡着的太武幻金龍。

“龍叔,要不您老出手幫幫忙吧?”

太武幻金龍聞言本來靜靜懸浮着的身體劇烈震動了一下,同時巨大的鼻孔當中重重地噴出一團白氣。


“嗯,這秦無明看樣子已經在虛靈境第八重後期了,與你整整一個半重的實力差距,而且他的戰技等級和對於戰技的領悟也不比你弱上多少,確實不是現在的你能夠對付的。”

楊晨其實早就看出來了這一點,只是不服輸、永不屈服的性格才讓他一直堅持到了現在,他本來還以爲龍叔又會諷刺挖苦自己的,沒想到卻說出了這樣的話,一下子他又感覺到自己已經疲軟受傷的身體又恢復了力量。

他重新在戰甲已經被擊碎的右胳膊上凝結起了靈力,聲音堅決地說道:“龍叔,你不用直接擊殺他們,只需要對他們造成一點點阻礙就可以,剩下的交給我。”

太武幻金龍欣慰地看着面前的少年,微笑着點了點頭,它看着楊晨一步一步走到了現在,當然知道他的性子。

它巨大的龍身急劇上下翻騰,渾身覆蓋的無數金色鱗片在周圍暴漲的光芒映射下發出奪人炫目的金光,這次它沒有調用楊晨丹田內的靈力,那裏的靈力還需要支持後續的戰鬥。

識海中的晶玉這幾日之內已經在這天靈地秀的蠻荒古林之中又自動吸納了不少元陽之力,在太武幻金龍的每一次騰飛之後,晶玉的黑色光芒都減弱了一分,最後直接變成了平時那普通暗淡的古樸色彩。

而太武幻金龍的力量卻是在靈力的滋養下升到了頂峯,金色的身體彷彿是重獲了新生一般,充滿着毀天滅地的威勢。

隨着它的動作慢慢放緩下來,尾巴處升騰起了一圈小小的波動,楊晨能感覺那是靈力集中到一定濃度而外泄的力量。

漸漸地那圈波動順着太武幻金龍長長的身體向上行進,而波動的大小也隨着前行在不斷地變強變快,它那麼數百米的龐大身軀也只是一瞬間就被這能量波圈環形了數週。

此時楊晨對面以鋪天蓋地之勢攻擊過來的秦族兩人已經離他只有數尺之遠,甚至臉上的皮膚都已經感受到了那如鋒利刀刃一般的疾風。

饒是他心力堅定,也忍不住地在識海中大叫了起來。

“龍叔,你再不出手我就快掛了!”

說時遲那時快,太武幻金龍就在耳邊大吼剛落下的同時龍嘴也張了開來,楊晨感覺那靈力一次次的波動所聚集而來的能量此刻都在龍叔巨大的喉嚨裏涌動。

他這一刻甚至都已經忘了自己正遭受着足以致命的攻擊,完全震驚於龍叔這龐大的力量,而且這力量此時竟然全部彙集在喉嚨裏。

太武幻金龍那閃着寒光的鋒利龍牙在這即將蓬勃而發的恐怖力量面前好像都顯得不是那麼堅不可摧了,雖然龍叔的所有攻擊都在識海中的晶玉完成,但楊晨還是不由自主地產生了一種想要找地方躲避的感覺。

一種真正讓人感到心悸的感覺,灰飛煙滅!

“金龍之吼!”

突然,太武幻金龍那凝聚的強大力量全部都爆發出來,伴隨它叫出的金龍之吼,楊晨只感到這股能量好像是從自己的識海中突然泄出,以千軍萬馬之勢朝着已經近在咫尺的秦族兩人奔騰了過去。

秦無明本來帶着笑容的自信滿滿神色瞬間變得蒼白,他只感到自己那摧枯拉朽的一擊似乎在楊晨的臉前遇到了一個無法逾越的阻礙,他不知道對面這個少年突然之間發生了什麼,只知道好像是突然變換了一個人。

全身的氣勢變得瞬間強大了數十倍,就好像濤濤江河與涓涓細流的差別!

他不甘心原本已經盡在掌握的形勢突然完全調轉了,像是困獸猶鬥一般的又接連使出六式貪天掌的餘下幾招。

“黃天盡!”

“玄天立!”

“蒼天負!”

“無天無極!”

秦無明將他還沒有完全掌握的貪天掌最後一招無天無極都施展了出來,這已經是他所掌握的攻擊戰技裏最強的一招了。

此時他強行使出來有同歸於盡的風險,因爲這貪天掌有借天地之力的威名,稍有一個不慎就有可能引火燒身。

但秦無明這時候已經不在乎了,他從楊晨那淡定從容的眼神中看出了一點可怕的感覺,很有可能他今天在這裏要失敗了。

那是什麼樣的目光?

明明就是強者看向螻蟻的憐憫不屑的目光。

楊晨雖然身處於強大風暴的中心,但是自己卻並沒有感受到過多的干擾,太武幻金龍這威力驚人的一吼完全是向着前方,向着秦族的兩個人。

隨着金龍之吼的力量集聚到頂點,他的眼睛都泛着淡淡的金光,在這黑暗的夜晚裏顯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金龍之吼!”

這次是楊晨自己吼叫出來,隨着他還略顯稚嫩的聲帶發出如此渾厚磅礴的聲響,這股勢不可擋的氣勢瞬間就將秦無明以及白銀侍衛的攻擊衝擊得粉碎。

但隨後衝擊的勢頭卻絲毫不減,以楊晨爲中心向着周圍急速擴散,頓時周圍樹木連根拔起,飛沙走石,灰塵蓋天。

這個少年的聲音都被這股氣勢給帶地飛出好遠,飛到了蠻荒古林每一個動物的耳朵裏。

那些周圍存在的靈獸就如見到了魔王一般四處逃竄,雖然隨着距離的變長,金龍之吼的波動已經變得微弱異常,甚至連小草都無法折斷,但是它們還是感覺到了遠方這驚天徹底的戰鬥,嗅到了其中那種不尋常的力量!


這是一種至尊的氣勢,甚至有一些弱小的動物已經趴在地上匍匐,不停地顫抖,腿腳完全站不起來。

而此時秦無明和白銀侍衛隊長直接面對着這恐怖到非人的力量,他們心中的震驚駭然之情更是升級到無以復加,無法相信這股強大的靈力波動是眼前這個剛剛已經閉目待死的少年發出來的。

待氣勢散盡之後,周圍所有的火把都已經在剛剛的衝擊之上翻滾在地上,瞬間熄滅,周圍變得跟蠻荒古林的其它地方一樣寒冷陰暗。

⊙ тTk Λn⊙ C○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