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南差點兒暈倒,秋詩音卻在吃吃地笑着,陳嫣嫣都開始爲楚南難堪了,既然替他難堪,那就讓花陽的話少點吧,陳嫣嫣再一次出手。

陳嫣嫣本想問問花陽的門派,但是心想,他說的話也未必可信。再說即使他身在什麼門派,阻擋自己,自己都得動手,那乾脆不問了,靠實力說話吧,武林本來就是如此!

陳嫣嫣這次出手,一出手就用了十成的真氣,一對二,只能速戰速決,不然自己會吃虧。

再說這兒距離噬月洞也就半天的路程了,後山雖然沒有通訊設備,但是說不定秋詩音以特殊的方法已經通知她師傅來接應了。

神龍回首!

神龍無悔!

神龍睥睨!

依然是這三招,但是此刻陳嫣嫣卻用十成的真氣攻出,攻勢只凌厲卻不可同日而語。

楚南和花陽~根本沒了說話的機會,陳嫣嫣令人窒息的真氣排山倒海而來,他們也只能全力出擊。

剛纔陳嫣嫣和楚南的打鬥,如果說只是點到即止的比試,這時卻成了生死的較量,在全力而出的時候,生死只能在一線之間。

就在千鈞一髮的時刻,秋詩音驚喜地大叫了一聲“師傅!”

陳嫣嫣心頭一震,真氣稍微鬆散,高手對決,豈容你半點慌亂或馬虎。

“蹭蹭蹭”的一聲,三人在接觸的一瞬間,陳嫣嫣急退三大步,秀臉蒼白,口角已經有了絲絲血跡。

陳嫣嫣再回頭一看,哪裏有什麼人影,原來自己上了秋詩音的當!

失去了功力的小魔女,在最最緊要的關頭,還能幫楚南他們一把,當然也是幫了她自己一把,此刻心智和眼力的確不容小覷!

“嫣嫣老師,你怎麼樣?”楚南關切之情溢於言表。

“你們贏了!”陳嫣嫣冷冷地說,然後又語重心長地跟楚南說了句,“此舍利子的確關係到武林,乃至全國甚至全球的的一場浩劫,希望你能好自爲之,我走了!”

陳嫣嫣說完,飛身飄落山崖,瞬間即逝。

楚南怔怔站在那裏,心緒久久不能平息,自己爲了20萬的酬勞,竟然打傷了關愛自己的老師,竟然……用老師的話來說,就是置於武林浩劫於不顧,這樣做到底是對,還是錯呢?

但願這個舍利子,真的如風大哥說的一樣,是假的! 已經是正午時分,但是落月坡上依然霧氣裊繞。

陳嫣嫣走後,本該高興的氣氛卻變得尷尬起來,楚南除了說了句“謝謝”就不知道說什麼了,秋詩音卻故意不說話。


而花陽美~目頻頻放射着光彩看着楚南,似乎很欣賞他的窘態。然後他才掩嘴一笑,說:“除了說了一聲謝謝就沒有其他的表示了嗎?”

去!要錢可以商量,要菊~花沒有!我也不要什麼菊~花……

這次能夠勝出陳嫣嫣,花陽的確功不可沒,沒有他的相助,憑秋詩音再機智也是枉然。

“秋老闆,該你表示的時候了!”楚南聳聳肩對秋詩音說。

“不!我不要酬勞,我雖然不富裕但是在我的觀念中,錢夠花就成,賺太多了反而成爲累贅。就如我表演堂戲,其實也是一種愛好而已,跟錢沒有直接的關係。”秋詩音還未開口,花陽先急忙道出了心聲。

“那你需要什麼呢?”楚南暗暗叫苦,只能無奈地問。

“你只要答應我一件事情就成!”花陽徐徐說出。

臥~槽,該來的終於來了,楚南瞥了一眼秋詩音,想用眼神向她求救,可是她卻故意望向別處,似乎在欣賞。


這……老闆怎麼當的,竟然一點都不體恤下屬,看來我們是最後一次合作了。楚南暗暗道。

“花兄,請說!”先聽聽他怎麼說,只要不涉及到菊~花,其他都是可以商量的。

“我……我還未想到,等想到再告訴你吧!總之不會違揹你心中的俠義之道的。”花陽沉吟一會,媚媚一笑。

“不!”楚南一陣激動,“除了不違背俠義之道,也不能倫理主義!”

爆~菊~花在楚南的心中不算違背俠義之道,卻違背了倫理主義。

可是又有一個問題又來了,在花陽的心中爆~菊~花算不算違背倫理主義呢?

“我懂了,楚兄放心吧!”花陽呆了呆,然後大有深意地望了望楚南。

花陽抱拳準備告辭,這個時候秋詩音開口了:“花兄,已經正午了,不留下來吃午餐嗎,我們帶了很多幹糧呢!”

去!小魔女什麼情況,早不開口晚不開口,偏偏在花陽即將離開的時候開口,是不是故意跟我擡槓啊!楚南心中暗罵。

“不了,我隨身也有帶乾糧,有點事先走了。”花陽說完,然後轉向楚南,有點慼慼然地說,“楚兄,後會有期!珍重。”

“後會有期!”楚南也抱拳說,心裏卻在大叫,但願後會無期!

花陽一走,楚南頓覺四周的氧氣充足了,恢復了活力。

“小魔女啊,你知道人世間最痛苦的是什麼嗎?”楚南笑笑說。

“關於這個問題,泰戈爾早就說過了,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秋詩音望着楚南深情款款地說。

去!這是哪跟哪啊。

楚南正容說:“剛開始,也是這麼認爲的,可是出門這兩天我終於頓悟了,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一個男人長得太有魅力,不但美女們都喜歡,而且連男人都忍不住要下手!”

“傻~瓜,你就別臭美了!他可沒你想象得那麼簡單。”秋詩音認真說,“從他剛纔露的兩手,我幾乎可以判斷他的來歷。”

“什麼來歷?”楚南驚愕問。

“他應該是移花宮的傳人!”秋詩音一字一頓地說。

啊!移花宮?……花無缺,花陽?古大師筆下的人物也來當今武林湊熱鬧了!

楚南頭腦中亂成了一片,有點分不清現實和武俠小說的世界了。

“可是他明明說過,他最喜歡的是東方不敗啊,我還以爲他是東方不敗的後人呢?”楚南怔怔地說。

秋詩音噗嗤一笑,笑罵道“我看你跟你老師跳舞跳混了頭了,東方不敗能有後人嗎?”

臥~槽,楚南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真是傻了!

“可是……與其說他像花無缺,倒不如說他更像東方不敗,這又是爲什麼呢?”楚南憨憨問。

“基因突變啊!”秋詩音振振有詞地說。

楚南頭都大了,搖了搖頭,儘量讓自己清醒點,說:“管他什麼花無缺還是東方不敗,肚子餓了,填飽肚子纔是王道!”

秋詩音也覺得餓了,打開行囊,裏面一一俱全,方便麪,罐頭,火腿腸,加多寶……

楚南每一種都抓了一種,大口大口吃了起來,根本不顧什麼形象了,再說在小魔女面前還顧什麼形象呢?

秋詩音卻吃起了蘋果,紅彤彤的蘋果映襯着他白裏透紅的秀臉蛋,楚南邊吃邊欣賞起來。

正入迷間,他們的身後突然響起:

“你們已經被包圍了……”

什麼情況,難道進神農架後山也會被警察包圍嗎?

“你們已經被包圍了,趕緊放下舍利子,走人!你們或許還有一條活路可以走。”

哦,我還以爲是趕緊放開人質呢?原來對舍利子虎視眈眈的人又來了,冷血教的冷星來了又走了,少**當高徒來了又走了,連龍組的5A來了也走了,還會是什麼人敢在太爺頭上動土呢?

“你們的周圍已經佈滿了強弩,一發十箭,其速度和力量不亞於機關槍。爲了檢驗我們的話的真實性,我們先發一發試試,就一發而已,如果要同時發的話,我們共有二十架強弩,連續發起來,可謂如長江之水連綿不斷啊!”

別的不敢確定,起碼可以確定的是,這個搶匪的口才是不錯的!

楚南早已經站在秋詩音的身旁,看見山坡的四周密密麻麻布滿了二三十個蒙面人,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架搶匪手中的強弩。

搶匪說試驗就試驗,“嗤嗤嗤……”一發十箭,向楚南他們射來。

招蜂引蝶!

楚南正版破箭式隨意而出,瞬間接過了即將射~到他們身上的十發飛弩。

搶匪們一陣寂靜,顯然暗暗爲楚南的身手喝彩!

但是楚南也是有苦自己知啊,這特製的強弩發出十箭的威力的確不亞於子彈!

他感到自己每接一箭,手臂都微微發麻一下,如果是200支同時發來的話,接肯定是接不過來的,即使要躲,最多自己勉強可以躲開。

而秋詩音呢?可以想象一下,登時會變成一隻滿身是飛弩的刺蝟,母刺蝟! “你儘量拖拖時間吧,我早上就通過特殊的方法通知我的三位師姐,讓她們來落月坡接我們,她們差不多要到了。”秋詩音臉不改色,輕聲說。

拖延時間的辦法挺多的,就不知道行不行,先試試吧。

“你們有種出來跟我單挑,以多欺寡算什麼英雄好漢啊!”楚南往前踏出一步,大義凜然說。

蒙面人中立即有人出來回答:“我們本來就不是什麼英雄好漢,我們只是來奪舍利子,不是來和你比試武功的!”

看來他們都是些爲達目的不擇手段之匪徒,對於這些人,是沒有什麼江湖道義可以講的,更不會給你單挑的機會。

這樣的人一般都是有幕後老闆的,幹完一票,收錢走人。

想到這裏,楚南又馬上朗聲說:“這次行動你們的酬勞是多少,我們秋老闆給你們雙倍!”

這句話果然有效,他們幾個蒙面人,應該都是他們的高層人物,低聲商議了一會,然後又有一個站出來說:“幹~我們這行也有我們這行的規矩,總該有個先來後到吧。別拖延時間了,再給你一分鐘考慮的時間,不然萬弩齊發,別怪我們不客氣啊。”

“你知道這位秋老闆是誰嗎?”楚南大聲詢問。

“我們不管她是誰,只要等會我們拿到舍利子,再來一個死無對證,嘿嘿……”依然還是那個蒙面人說,“就剩下30秒了!你們要不趕緊放下舍利子走人,要不就等着成死刺蝟吧!”

這個時候,楚南反而有點懷念花陽了,早知道留他吃午餐,兩個人在的話,一個防守一個出擊,應該可以搞定這批亡命之徒。



剛纔秋詩音已經開口留他了,只要自己再開口的話,花陽肯定會留下來的,不過……這豈不是讓自己犧牲色相嘛!

“10,9,8,7,6……”一蒙面人朗聲叫着。

秋詩音緩緩拿出舍利子,依然面不改色,關鍵時刻她比楚南更冷靜。這種心理素質不但跟她見過不少風浪有關,而且跟她從小就接受嚴格的訓練也密切相關。

“5,4,3,2,……”那蒙面人越喊越高聲,他周圍的二十個強弩手,已經隨時待命,這些都是經過特別訓練的強弩手,個個給人一種冷靜剛毅的神情。

“你們再發一箭,我們只能玉石俱焚了!”秋詩音開口了,冷冷地說,然後單手舉起舍利子,準備往石頭上面砸。

這……不是騙小孩嗎?此舍利子堅硬無比,子彈都打不破,何況只是往石頭上面砸。

楚南內心暗暗道。

可是這些蒙面人卻呆了,他們不知道秋詩音說的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玉石俱焚時,他們不但犯下了殺人罪,而且還拿不到酬勞。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誰想殺人呢!


當然也有可能對方嚇唬人的,但是這些蒙面人不敢冒這個險啊,萬一賭錯了呢?

舍利子到底是傻鳥蛋呢?!這些蒙面人顯然都不懂。

雙方僵持了一會,但只是一會而已,蒙面人似乎收到的什麼指示,馬上哈哈大笑,說:“我們老闆說了,你要砸儘管砸吧,即使砸碎了,他依然付我們酬勞!”

僱他們的老闆應該就在附近,卻是一個武林高手,剛纔是用傳音入密的方法告訴蒙面人,舍利子不怕砸!

這個武林高手會是誰呢,爲什麼不親自出手呢,難道是和自己認識的人?

楚南腦海呈現出無數個問題,可是這些問題都沒有時間思考了,只要爲首的那個蒙面人一揮手,二十架特製強弩手馬上就要萬箭齊射了。

楚南齊腰抱起秋詩音,準備往外衝,這是下策,也是現今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預備!”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