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因為如此秦凡方才能夠在此肆無忌憚的打量著他們幾人,

「咦……」秦凡的目光掃過火海上方,突然間驚咦了一聲,

因為,秦凡發現那位駕著白色仙鶴而來的陳紫茹,竟然未曾在此處,

秦凡的心中滿是疑問,暗忖道:「難道,她也是順利的闖過了這火焰大陣,」

秦凡想到此處,眼神變幻,他是有著帝老的指點,這才輕鬆的破解這大陣,

可是,那女子若是憑藉自己之力便是通過了此陣,那未免也太強橫了一點吧,

畢竟,強如何三兒等人,也是被困在了這裡,

……

秦凡的面色變幻間,那前方的火海中,突然出現了一扇虛掩的門戶,

秦凡望著門戶那虛掩的模樣,心頭微微一沉,他沒想到果然還是被人捷足先登了,

若是,秦凡所料不差的話,應該便是那駕著白色仙鶴而來的陳紫茹無疑了,


「唉,」秦凡心中嘆息道:「既然都闖到這裡了,說什麼都是得去看看……」


秦凡在那虛掩的門戶前,遲疑了一會兒,終於還是不甘心就此離去,

旋即,秦凡的身形一閃,便是順著那虛掩之處,鑽了進去,

虛掩門戶之內,是一個遼闊的空間,

首先,出現在秦凡面前的是一尊足足有二十多丈高的巨型雕像,

而且,真正讓秦凡呆立當場的原因是,這一尊高大的雕像乃是純晶石打造,晶瑩剔透,突兀的亮光一閃,

其容貌和身上的重甲,還有手中的武器,竟然與剛才在精銅大門之上出現的影像一模一樣,

這尊雕像此時正朝著精銅大門這邊,氣勢不凡,威風凜凜,

而且,那股淡淡的威壓似是真實存在,讓人差點透不過氣來,

因為,剛才那影像讓秦凡差點靈魂消散,平靜的心也被暫時打破,


如今,秦凡還是心有餘悸,看見這尊神秘的雕像心中也有了陰影,

所以,一時之間秦凡呆立在原地,不敢向前走去,

帝老看見秦凡這副不對勁的模樣,這時才不禁開口問道:「秦凡徒兒,剛才你究竟怎麼了,」

因為,帝老剛才是藏身在靜宇戒指之中,所以只是看到那精銅大門上亮光一閃,

然而,帝老卻是不知道秦凡的靈魂也差點被那影像劈散的事情,

「呼,」秦凡聽見帝老的聲音在耳畔中響起,稍微恢復了一點平靜,深吸了一口氣,

秦凡這才緩緩地開口說道:「老師,就在我打開這扇大門的時候,好像是裡面這尊雕像透過這大門直接攻擊到我的靈魂,」

「而且,剛才我整個人都沒有了知覺,如果不是我的精神識海經過在沼澤之地那一劫后,變得更為凝實,剛才這一下子我可能就沒命了,」

「總而言之,剛才我算是從鬼門關回來了,所以我覺得這尊雕像很有問題,」

帝老聽見秦凡這麼說,眉頭微微一皺,向裡面看了一下,

然後,帝老沉吟道:「嗯,看來這裡真的是九重巔峰煉聖武者的陵墓了,為了不讓人隨便打擾到,所以這尊雕像上殘留著其當年的一縷意志,」

「估計,剛才的你應該就是被這尊雕像主人的精神意志直接攻擊到了,」

聞言,秦凡喃語道:「嗯,這陵墓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僅僅是殘留的精神意志還這麼強大,」

「唉……」

緊接著,帝老長聲嘆息道:「這陵墓的主人不愧是煉聖九重巔峰的強者,實力即便是現在的初級煉神境武者,都無法與之相提並論,」

說完,帝老繼續開口說道:「秦凡徒兒,進去吧,不過,我想應該不會有第二次了,剛才那一擊算是對你的考驗,既然你已經通過了,」

「估計,這陵墓的主人也不會再考驗你了,」

隨即,帝老又開口說道:「當然,還要小心其它的東西,」

聞言,秦凡驚疑道:「呃,這其它的東西是指什麼意思,」

秦凡臉上不禁抽了抽,如今他對於這個無名的煉聖墓府算是發自心底的本能畏懼它了,

帝老的聲音慎重地開口說道:「這,我不知道,不過,這樣一個遠古大人物的墓府,就算那大人物本身讓你通過了,可是,他的隨從也不會隨便讓你亂闖的,總之,你小心一些就是了,」

突然間,秦凡感覺到那股氣息再次傳來強烈的波動,

秦凡心中不由得嘀咕道:「嗯,那股氣息竟然在這樣一個地方,」

然而,當秦凡聽到帝老這麼說,他也只好小心翼翼地往著裡面走去,

緊接著,秦凡踏進這陵墓之中,發現在裡面到處都放著不少碩大的夜明珠,

可是,在裡面的夜明珠卻是不知為何沒有像門外那些那般蒙塵,

因此,這裡面倒是顯得十分的光亮,把那中間的巨型雕像映得光芒閃閃,很是耀眼,讓人有點不敢直視,

秦凡心中微沉,

緊接著,秦凡緩步走到那雕像的面前,恭敬地彎腰作了個揖,口中喃呢道:「前輩,小子迫不得已前來打擾,請前輩莫怪,莫怪,」

帝老看見秦凡這個樣子,這時候不由得哈哈一笑,開口說道:「哈哈,秦凡徒兒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墨跡的,」

聞言,秦凡並沒有回答帝老的話,只是繼續行了一禮,

無論是誰,經過剛才的那一擊,也會對這雕像的主人心生敬畏的,

而且,這樣隨便行個禮尊重一下死者,也不花多少時間,算是求得個心安禮德,

行禮,完畢,

秦凡這才開始打量這陵墓四周的狀況,

可以這麼說,這陵墓裡面十分之大,甚至比蠻虛帝國的帝都還要寬廣許多,

而且,這陵墓之中有著許多侍衛模樣的精銅雕像,和他在精銅大門外遇到的一般無二,都是身披重甲,手執武器,

栩栩如生,威風凜凜,

這樣的侍衛雕像到處都是,秦凡約莫估計了一下,大概有數千雕像,

雖然這每一尊的雕像的裝扮都是一般無二,但是面容卻都不同,

秦凡看見這個情形,不由得開口說道:「嗯,這墓府的主人生前應該是一個帝王吧,」

聞言,帝老丹丹地說道:「這名號比你想象中還要威風多,」

這時候,帝老卻是指著墓府中間的一個巨型石碑,開口說道:「秦凡徒兒,你看看那裡,」

「槍帝墓府,」

秦凡看著上面龍飛鳳舞的四個大字,似是感覺到有一股滔天的槍意,

帝老這時候開口說道:「這墓府主人的名字雖然還不知道,但是能夠稱在上古時候槍中稱帝,肯定是在槍這一道上有過人的造詣和成就啊,」

說完,帝老突然再次指著不遠處的一座精銅巨門,開口說道:「秦凡徒兒,進去吧,那扇門后恐怕有什麼好東西,我感覺到了強烈的波動……」

聞言,秦凡立即應聲答道:「好的,老師,」

旋即,秦凡的身形也暴掠過去,

隨著,秦凡鑽進精銅巨門,犀利的槍芒,也是盡數消散,

一座安靜的府殿,出現在了秦凡的視線之中,

這府殿中並沒有太過奢華的布置,反而顯得格外的簡單,空蕩蕩的,也並沒有太多的擺設,

秦凡的目光,在府殿中掃瞄了一圈,

然後,秦凡的目光便是凝在了府殿的中心處,

因為,在那裡有著一礅沒有蓋子的晶石棺柩,而且在那棺柩的上方處,匯聚著一團散發著勃勃生機的光芒, 秦凡的雙眸微眯著,眸光聚集在那團光芒上,

然後,秦凡便是隱約的見到,在那光團中,一顆彷彿由璀璨能量所凝聚而成的青色胎盤,輕輕的顫抖著,像是在孕育一個新的生命,

而且,隨著那顆青色胎盤的跳動,府殿內的天地靈力,彷彿也是在隨之震動,

「煉聖胎盤,」

帝老帶著許些驚嘆的聲音,緩緩的在秦凡的心中響起,

聞聲,秦凡心中滿是震驚,喃語道:「這就是那傳說中的煉聖胎盤么,」

秦凡的目光,也是凝聚在那光團中,眼中有著許些震撼之色,

緊接著,秦凡的腳步緩緩踏出,之前他得到的煉尊源丹雖然珍貴,但是於這個煉聖胎盤相比就差的太遠太遠啊,

「難道,這就是煉聖墓府的至寶,」

秦凡盯著這煉聖胎盤,眼睛也微微充血,

帝老見秦凡痴迷的樣子,開口解釋道:「秦凡徒兒,別亂猜了,這只是初級煉聖武者的胎盤,這幕府的主人實力應該在煉聖九重巔峰之境,這估計是他的僕人之類的……」

然而,就在秦凡腳步剛剛踏出的時候,一道透著悅耳氣息的淡淡聲音,突兀的在這安靜石殿中響起,

「嗯哼,想要麼,可惜它是我的了……」

聞聲,秦凡的腳步嘎然而止,

旋即,秦凡緩緩的抬起頭,眼瞳微縮的望著精銅巨門的側面,

因為,在那裡有一道美妙的倩影,正用一對清澈得不帶絲毫波動的眸子,微笑著凝視著自己,

秦凡近距離的望著這陳紫茹,方才領略到她的那種驚艷之美,

清眸之中,仿若是一潭靜靜幽水,青色素裙,襯著那近乎完美般的身材,

這等女子,就宛如那從從仙境落入凡塵的仙女一般,擁有著驚艷世人的美麗,

可以這麼說,那種美,美得心驚動魄,美得不帶人間煙火,

與此同時,也讓人感覺到一種遙不可及,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可是,這裡面還夾雜著一絲魅惑之意,更加的吸引人,

秦凡的目光,在這位神秘女子身上掃了掃,眼中的驚艷之色持續了好一會兒,方才緩緩散去,

緊接著,秦凡用意念問道:「老師,我和墨貂聯手,能擊敗她么,」

聞言,帝老那凝重的聲音也是在秦凡心中悄然響起:「難,非常難,這女娃子,看上去年齡不大,但是實力卻是格外恐怖,恐怕絲毫不弱於那些九重煉尊之境的武者,即便你和墨貂聯手,也是勝少敗多,而且你使出那上等屍體傀儡聖屍傀也不行,因為,她體內隱藏著一股龐大異常的能量,」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