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胡康紅和陸小松都不禁流出激動的熱淚,處於生死危機之中的死黨突然化險為夷了。二人感覺就像是自己得救了一樣如釋重負。

「許濤你這個混蛋!真他媽會挑時間!嚇死老子們了。」

沒錯,這突然出現的黑影就是許濤!在馬坤最危急的時刻,他終於是及時趕到了!

「哦!許濤,你也趕到了。獨自一人闖蕩三荒蠻域感覺如何,跟我搶這個單人的資格,你貌似很得意吧!」見黑影是許濤,李欲卻是顯得欣喜起來,他隨即笑道。

可是,對於李欲的笑意,許濤只有怒氣。他再喝道:「少給我扯這些沒用的,你這般傷害同門修士,就不怕任主任的責罰嗎!」

「你還沒搞清楚狀況吧,大家都受傷躺在地上,可不是我乾的哦!」李欲又笑道。

忽即,在這片黑暗的山谷,響起了一道幽然的聲音……

「許濤,不用跟他廢話,讓我先降服他再說吧。你應該感知不出他的修為吧……」

隨著幽然的聲音響起,在眾人眼中,一位背負巨劍的少年毫無徵兆的出現,飛浮在許濤身後……

見來人,李欲眼中突即充滿了火熱。他興奮的說道:「是半玄之境的修士啊……」

(十分抱歉,昨晚是我失職了,竟然忘了更新,實在對不起。雖然看得人很少,但也請見諒。) 「李欲竟也是半玄之境的修士嗎!看他平時疏懶的樣子,沒想到也會如此厲害!」許濤凝視李欲,暗想道。

忽即,趙彌虹又閃身,來到許濤身前,與上空的李欲對持著。他雙手架在胸前,背負巨劍的他不禁給人以「這是位高手」的感覺。

上空的李欲,盯著趙彌虹,仔細端詳了趙彌虹身上纏繞著的鎖鏈和背負的巨劍,他隨即不禁呀然一驚。暗想道:「這傢伙的巨劍……貌似比他還有趣呢……」

李欲隨即笑道:「你想降服我,我沒意見,不過要看你有沒有那樣的本事!我要事先重申一點,大家都受傷躺在地上真不是我乾的,是許濤你的死黨馬坤乾的哦,我剛才可是作為正義的一方在『為民除害』!」

聽了李欲的話,青龍院眾人不禁都變得更加氣憤了,他的無恥,顯然也是超乎了眾人的想象……

忽即,胡康紅憤慨的道:「馬坤會傷害我們,還不都是拜你所賜!你現在竟想把責任都推脫出去,真是無恥!許濤,你別和他廢話,先揍他一頓,不會有錯的!」

聞言,許濤隨即思量了一會兒,而後才說道:「李欲,我想你不會無事生非吧。今天這般作為,到底有什麼目的?」

「呵呵,剛才也有人問我同樣的問題,我回答起來很傷腦筋啊!可不可以不回答!」李欲笑道。

「那你就束手就擒吧!」


許濤斷喝一聲,隨即右手握拳,其上燃起硃紅色的火焰,而後,許濤猛的一拳打出。炎沖拳,一條粗大的烈焰柱旋即朝上空的李欲當頭打去!

見許濤突然就攻擊過來,李欲不禁咂舌,隨即卻是無奈搖頭,不屑的道:「噢,算我求你了好嗎。別用這麼垃圾的法術攻擊我,很侮辱人的。」

說著,李欲隨即伸出中指,指向朝自己衝來的烈焰柱。斷喝一聲,破!旋即,在眾人的注視下,烈焰柱的前頭竟是開始崩潰開來,直到整條烈焰柱消失。

見狀,許濤不禁皺眉,暗想道:「這般實力……錯不了,李欲真是半玄之境的修士!」

忽即,趙彌虹平淡的對許濤說道:「許濤,你退開些,這傢伙,交給我來解決吧!跟你這一趟沒白來,我可是一直尋求著配和我全力一戰的對手!」

「我也是……」李欲對趙彌虹笑道。

看著趙彌虹的駭人的眼眸,李欲可是絲毫不懼的少有幾人之一。

「嗷!」

在許濤二人下邊地面掙扎的馬坤忽即怒吼一聲,打斷了三人的交談。

眾人隨即將注意力轉向馬坤,赫然發現,馬坤已經站立起來了。旋即,從他身上升冒起的黑色氣流又氣勢大漲,這時,黑色氣流開始朝他血肉模糊的右手匯聚而去。

黑色氣流匯聚起來,將馬坤右手的血色給完全掩蓋了去,同時,也將從其上淌出的血液給止住了。

見狀,眾人皆驚,難道黑暗屬性的元陽之力還有醫療功效不成!

不過,眼力獨到的許濤等人卻是看出了其中的端倪。黑色氣流只是依附上了馬坤的血肉,強行止住流血罷了。

這樣做雖然能暫時止住流血,可必會給馬坤的右手造成巨大傷害啊!而且,讓黑色氣流依附上自己的血肉,馬坤所要承受的疼痛也是常人無法想象的。但是,從馬坤眼神中並沒有流露出任何痛苦的神情,只有狂熱的戰意!

被黑色氣流完全包了個遍,眾人看到,馬坤的右手短頓時變得纖細了許多。完成這一切,馬坤隨即便又怒吼一聲,凝視上空的李欲!

見狀,李欲不禁無奈搖頭,他說道:「還真是堅持呢,不過,請你滾一邊去吧,我現在不想理你了!」

語罷,李欲隨即快速結印,完成了一個法術!

「御土神極!」

旋即,從馬坤腳踏的碎石上,悄然冒出一雙岩石手臂,將他的雙腳都給抓住了。而後,在馬坤猝不及防之下,他腳下的碎石竟是猛然高速移動起來,帶著馬坤朝山谷的右邊衝去!

眨眼間,馬坤就消失在黑暗中,不在眾人的視線之內。

見狀,許濤不禁大驚,隨即怒斥李欲道:「混蛋,你把馬坤弄哪去了!」

李欲笑道:「山谷的另一邊,我可不想他打攪到我和這位『對手』的戰鬥!你要是想他,就趕緊去找他吧。我同樣不希望你在這裡礙事!」

隨即,趙彌虹也說道:「許濤,他說得沒錯。你最好趕緊趕去阻止你的朋友繼續發狂!他的身體,怕是會被自己發狂的舉止毀掉吧,從剛他用黑氣止血就可以看出……」

聞言,許濤不甘的咬咬牙,隨即卻是點頭了,他說道:「打倒這傢伙,等我回來處置!」

「你還不放心我嗎?」趙彌虹笑道。

隨即,許濤最後怒瞪了李欲一眼,而後便就朝碎石帶著馬坤離開的山谷的右邊疾掠而去!

許濤離開,趙彌虹隨即飛升而起,來到與李欲平齊的位置!

「現在會礙手礙腳的傢伙都走光了,你能全力施展吧!」李欲笑道。

趙彌虹隨即輕笑一聲,這是在他臉上很少出現的興奮的笑容。他說道:「完全沒問題,只是你剛才好像和許濤的朋友較勁過,會不會影響你呀!」

「你說剛才的戰鬥啊,跟逗蛐蛐玩一樣,陶冶情操罷了!」

遠處,朱英潔眾人皆是抬頭,仰望上空的兩人。眼中充滿火熱之情,說實在的,他們很期待趙彌虹和李欲的戰鬥。

儘管趙彌虹到此地至現在,都沒有出手過,但朱英潔眾人都明白,他絕對也是一位半玄之境的強者!

現在,除了胡康紅和陸小松等少數幾人會牽挂遠離此處的許濤和馬坤外,其他人皆是將所有精力都投注到了上空趙彌虹二人身上……

泯滅之谷黑暗的山谷中,許濤保持在半空中飛行,疾速飛掠,才一會兒的時間就已遠離趙彌虹等人千米距離。

可是,已經這麼遠了,許濤還是沒有遇到馬坤。不過,後者的氣息卻是在許濤感知之內的。

飛行著,許濤的臉卻是陰沉著的,在他腦海中,忽即響起了自己與炎無雙的一次談話……

「老師,我記得前幾天您在藏經閣跟佳佳說有能讓他一下子超越朱英潔的增幅法術,是什麼呀?」許濤疑惑的問道。

炎無雙的表情忽即變得嚴肅起來,他說道:「和我想讓你修習的那個法術一樣,需要百萬元晶的修習費。不過,現在應該也是被神王宮法術庫的人給取走了。」


許濤驚奇的問道:「是嘛。它有什麼增幅效果呢,竟也要百萬元晶的修習費。」

炎無雙解釋道:「它是一門暗岩系的增幅法術,能夠將暗岩系修士體內暗岩屬性元陽之力中存在的一絲暗氣發揮到極致,使修士的元陽之力暫時進化為黑暗屬性!同時,也能在短時間內大幅提升修士的修為。此術名曰『偽暗』!」

「進化為黑暗屬性啊,這麼厲害。那『偽暗』能將修士的修為增幅多少呢?」許濤再問道。

炎無雙答道:「若是華成低級修士使用的話……應該能增幅到華成巔峰修士的程度吧!」

「天哪!比您讓我修習的法術還要厲害!」

許濤無比吃驚,炎無雙見他這樣卻是有些不悅,他接著道:「聽我說完。『偽暗』這個增幅法術有極高的失敗率,從華成低級增幅到華成巔峰,是在使用失敗的情況下才出現的狀況。」

許濤插嘴道:「使用失敗了都這麼厲害,那要是成功了,豈不是直接讓修士提升到玄陽法師的境界!」

炎無雙搖搖頭,道:「使用成功的增幅效果不如使用失敗的,使用成功了,不過是能得到較少的修為增幅,但卻是能暫時使用黑暗屬性的元陽之力。而使用失敗,雖然能得到大幅的修為提升,但使用者卻是會被『黑暗意識』所控,失去自主意識,成為一個兇殘的暴徒!」

聞言,許濤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吃驚的道:「『偽暗』使用失敗了的情況,和您讓我修習的法術的『入魔』狀態還真像啊。」

「可以說如出一轍吧!」

「那使用『偽暗』失敗的修士這麼才能逃脫『黑暗意識』的控制呢?」許濤又問道。

許濤才問出,炎無雙的面色不禁變得更加嚴肅了。顯然,這個問題相當嚴重呢…… 飛掠在黑暗山谷的半空,許濤遠眺前方,忽即,在他視線中里的黑暗中,一個人影猛然朝他這邊衝來!

許濤定睛看去,那人影赫然就是馬坤。

見馬坤泛紅的眼眸里毫無感**彩,只是一片怒意和茫然,許濤不禁暗暗心疼,雙眉緊緊的皺到了一起。

許濤暗想道:「自己擺脫了李欲『御土神極』的控制嗎。『偽暗』使用失敗后的增幅真是恐怖啊!」

被「黑暗意識」所控的馬坤隨即也看到了飛在半空中的許濤,他不禁興奮一吼,接著便就想向許濤發動攻擊!

只見馬坤猛然躍起,跳到與許濤平齊的高度。隨即,他奮力打出沒有受傷的左拳,從他拳頭上,旋即就沖射出一個黑氣組成的拳頭,朝許濤打去。

見狀,許濤不禁一驚,想道:「馬坤真的一點自主意識都沒有了。見到我竟然都會毫不遲疑的攻擊。看來,偽暗的『黑暗意識』的束縛力很強啊!」

這麼想著,許濤卻是沒打算和失控的馬坤客氣。許濤可是從炎無雙那裡聽說過『偽暗』的厲害,自也明白對付因『偽暗』失控的人不能大意!

「只能先制服他了,不然是沒法讓他停手的……」

許濤隨即平伸出右手,攤掌。旋即,便就悄然浮現紅色的氣流,飄蕩在他右手周圍。

很快,這些紅色氣流又忽的匯聚到許濤右手掌前,凝成了一朵紅色的火蓮。火蓮栩栩如生,其上繚繞著奔放的焰氣,儀態萬千。

「火蓮炎裂!」

許濤斷然一喝,隨即便就托著火蓮,猛然對著馬坤打來的黑氣拳頭打去!

彭!

火蓮和黑氣拳頭在許濤掌前相碰,眨眼間,黑氣拳頭就被擊潰開來,黑氣潰散。但火蓮同樣也是潰散了的。

這次交鋒,二人可謂是勢均力敵!

黑氣拳頭被毀后,潰散的黑氣隨即竟是向許濤撲來。見狀,許濤不禁大驚,當即趕緊倒飛而出,將之避開了去。


飛到遠處,許濤才鬆了一口氣,他暗想道:「可不能讓黑氣侵蝕到我,不然也會像朱英潔他們那樣,因元陽之力凌亂,而無法施展法術的……」

一擊未果,馬坤隨即又再次暴起!他也飛行起來,朝許濤攻來!只見他隨即又握緊左拳,其上很快便凝聚了大彭黑色氣流。


見狀,許濤也不懼他,狠一咬牙,許濤隨即握緊了右拳。旋即,在其上悄然燃起一團硃紅色的火焰!接著,許濤便衝擊而出,迎上馬坤!

許濤這般舉措,像是炎沖拳的前奏。可這次,他並沒有將手中的朱紅火焰打出,反讓起持續燃燒在手上。

許濤和馬坤很快就要在空中相碰,這時,兩人同時揮動拳頭,互相打來!

彭!轟鳴響起,從他們兩人拳頭碰撞處,旋即潰散開來黑氣和焰氣。夾雜在其中的,還有一股強大的勁氣。

「哇啊!」

碰撞之後,許濤突即慘叫一聲,而後,他的身體竟就被馬坤的拳頭硬打飛出去。飛出的速度很快,宛如離弦的箭矢。


要知道,馬坤的拳擊可是能與李欲召喚出的超獸「巨力凶王」相抗衡。許濤方才標準華成巔峰的力量,怎麼可能敵得過馬坤!

在飛出過程中,許濤便感覺不妙,體內一陣氣血翻騰,他竟是不忍吐出一口逆血。

重重砸落在地,許濤竟然是把岩石地面都給砸裂了去。許濤辛苦站定,他隨即抬起右手來看,發現右手已被馬坤的黑暗屬性元陽之力侵蝕,其上正有一層模糊的黑氣瀰漫!

而且,更為嚴重的是,這層模糊的黑氣,竟在朝許濤身上蔓延過來……

見狀,許濤不禁大驚,要是讓這模糊黑氣蔓延全身的話,他便就不能施展法術了。那樣,許濤在馬坤面前,可是毫無反擊之力。

忽即,許濤靈機一動,趕忙在體內運起一縷元陽之力,越過七經八脈,來到丹田一處。接著,他便控制著這縷元陽之力,猛然朝丹田處的橙紅火丹灌注過去!

「黑暗屬性是絕對凌駕於火光屬性之上的厲害屬性。若我用自己的元陽之力抵抗它的侵蝕,一定徒勞無功!希望道明聖火能將之驅散吧!」許濤暗想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