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沈木也是酒館的客戶之一,“老闆,來一杯酒。”

這幾天見慣了各種血腥殘忍的場面,沈木也早已習慣了飲酒,隨身總要帶上兩壺。

老闆是個長相魁梧的漢子,此時遞上一杯酒,說道:“呵呵,怎麼,還在找那個劍魔呢。你小子膽子可真大,別人都在這裏躲避了,你卻每天都出去尋她。”

“老闆,這你就別管了,這是我的事,再給我打包兩壺酒吧!”沈木帶着面罩,拿出元牌支付積分。

“哈哈,好嘞!”遞上酒後又說道,“今早這邊我聽有人說,北面的森林處出現了那隻妖獸的蹤跡,依舊沒人看到她作案現場,有人趕過去的時候還是一地的屍體。全是一劍斃命!”

沈木又瞭解了一些情報後拿起酒壺直接告辭。

“這曉梅現在怕是已經高階武師了吧,哎,不過修爲可不是她的最大依仗啊,其他人都不知道她的樣貌只知道是個女孩,也不知道現在碰到她有幾分勝算!”沈木現在唯一的依仗就是他的光元素,這是剋制戾氣攻擊的最有效手段。

離開廢墟市場後,沈木直奔背面森林而去,竟然曉梅上午在那邊出現過,想必也不會跑太遠,沈木自信能在比較遠的距離就能發現她的蹤跡,就和她能發現自己一樣!


內選比賽已經過去了四天,程煙月等人離開後沈木自然就成了白兔站隊的隊長了,他的元牌現在也可以查看榜單了,目前來說,一開始五十多支隊伍現在只剩下了二十來支了,大部分隊伍也已經停滯在了廢墟市場裏面,其中就有目前排名第一的使徒戰隊,積分三萬一千分。使徒戰隊的五人目前的競爭對手是猛虎戰隊,兩萬三千分。排名第二的戰隊不可謂不尷尬,冒險出去獵妖,還要防備着被曉梅的攻擊。

“外界果然對此沒有任何反應啊,”沈木嘆着氣,這些學員應該都是學員中的精英了,就這麼白白損失豈不可惜,學院方面也沒人管嗎?其實沈木不知道,此時外界發生的大事遠比這裏要嚴重的多!

學員們試煉的這一片元界其實範圍並不大,除了傳送陣的廢墟以外其餘的全是森林,接近圓形的一個巨大島嶼,四周全是海洋,所以沈木纔不放棄尋找曉梅。此時沈木已經往北疾行了兩個小時了,時間也接近傍晚。

“有人在附近!”沈木仔細辨認之下,是五道高階武師的氣息,“難道是排名前五的隊伍?滿地亂找也不是辦法,不如守株待兔,”於是收斂起自己的氣息只用普通的跑步跟隨者這支隊伍。

這支隊伍的人果然都是好手,他們不像沈木那樣一路繞開妖獸,而是見到妖獸就殺,只是短短半小時的功夫,沿途的五隻妖獸都已經被擊殺完成。

“周圍完全沒有其他隊伍啊,要是曉梅在的話應該已經盯上他們了吧。”沈木此刻已經是一路把氣息收斂到了極致,他相信曉梅如果在附近的話應該也是這般做法,只有等到出手的一瞬間才能感覺到她的存在!

又跟隨了一個多小時,此刻時間已經進入黃昏,森林中的光線更加昏暗,但是五人小隊的膽子卻很大,明明感應到前方有六七隻成羣的妖獸羣但卻不退讓,只是略作停頓,安排了一下戰術就上了。這羣妖獸中間有一隻妖將,是一條紅色巨蟒。

激戰半小時後兩人負傷,在一旁休息,那羣蟒蛇也只剩下了一條光桿司令,但是那紅色巨蟒非常難對付,防禦力更是比起沈木之前見到的任何要將都要出衆。

剩餘三人久攻不下,一擊漸漸支撐不住,而那巨蟒顯然也不急着攻擊,和幾人僵持戰鬥着,血脈技能都不用。 “這蟒妖竟然這麼強。怕是不用曉梅出手那些人就頂不住了啊,那小隊長明顯已經鬥氣不足了。”沈木就潛伏在周圍,此刻蠢蠢欲動,想要上去幫手了。

“可惡,這次失算了,服用血劑和回氣丹!”那小隊長一聲令下,,其餘四人紛紛從衣兜裏拿出兩瓶丹藥,往口中一送。

五人的氣勢沒過一分鐘又強盛了起來。

“那就是恢復的丹藥嗎?果然是好東西,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沈木心裏想着,繼續看着眼前之人的戰鬥。

那妖蟒見五人恢復鬥志,立刻暴怒了起來,其實它在僵持階段也一直在受傷,此時五人服用了丹藥,此消彼長之下,戰鬥形式瞬間逆轉。

妖蟒仰天嘶叫一聲,發動了血脈技能,周身紅光大作,竟然像霧氣一般逐漸散開。

“不好,恐怕是毒霧,該死的,這毒霧簡直無敵了,就算我們拼死擊殺了它,也會因爲鬥氣消耗過大壓制不住毒氣而暴斃的。”那小隊長說道,只是思考了一瞬,立刻又喊道:“我們撤!”

這三個字喊出後幾人都是嘆息,但是又沒辦法。

“咻咻。”毫無預兆的兩道鬥氣斬直接劈中了最先撤退的兩人。兩人直接慘叫一身跌坐在地,其中一人竟然一條腿上血肉模糊,要不是仗着修爲高怕是當場就要被砍斷了,另一人反應極快,回手一刀竟然架住了這一擊!正是那小隊長。

“顏侯,誰人在攻擊我們!”小隊長身後一人立刻做出防禦姿態,查看四周後問道。

那小隊長就是顏侯,“攻擊時從另一邊過來的,李寶,待着露娜走!”

露娜的腿已經受傷,此刻正被其他二人左右架着,行動極爲不便,“顏侯,我沒事,你們快跑,估計是那劍魔來了,快跑,現在的狀態我們不是她的對手,何況還有蟒妖在後!”

“露娜姐,你不走我也不走,顏少,你們快走!”另一人喊道。

“嘻嘻,你們好呀!”一道倩影伴隨着俏皮的語調從一旁的樹上跳了下來,“呼呼,今天運氣不錯呢,排名第三的雷霆戰隊吧。你們不用謙讓了,一個都走不掉哦!”

來人正是曉梅,把玩着手裏的落梅劍,另一隻手指輕點紅脣,眨了眨美目。要不是此刻的環境下,還真是一個惹人愛的小妖精模樣。

“你就是劍魔!”小隊長顏侯一點也不放鬆,一把長劍直指曉梅。

“什麼劍魔啊,人家叫曉梅啦,嘻嘻。哥哥你有些緊張哦,別擔心哦,很快就結束啦!”曉梅依舊笑顏如花兒,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亭亭玉立的站在衆人面前。

“你這個魔鬼!”腳受傷的露娜在兩人攙扶下狠狠的咒罵着曉梅。

“這位姐姐很沒有禮貌啊,看來是不太喜歡曉梅呢!嘻嘻。”

這時,後方的蟒妖攜帶着周身劇毒往這邊衝殺了過來,一路碾壓而至。

“哼,區區妖獸也敢如此猖狂!”曉梅嬌喝一聲,直接原地跳起,直接朝着那蟒妖撲去。“死吧,醜傢伙!化梅!”

沈木在一旁看得真切,曉梅只是兩劍!那蛇蟒妖碩大的軀體直接爆碎開來,成了真的一團血霧。

顏侯四人看的目瞪口呆,李寶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驚呼魔鬼!

“她的戾氣很剋制這裏的妖獸啊,似乎落梅劍能輕易化解掉妖獸戾氣的攻擊,而落梅劍的鋒利更是直接斬碎了蟒妖的防禦。化解戾氣?應該是吸收了戾氣吧!”沈木思考的時候曉梅已經重新回到了顏侯五人身邊。

“小哥哥,你怎麼啦?嘻嘻,不好意思呢,剛纔把衣服弄髒了,那怪大蛇,血也太多了吧,真噁心。”曉梅每一句話都靠近五人一步,那五人被壓力壓迫之下,竟然有兩人已經癱坐在了地上!

“混蛋,李寶,給我站起來,就這麼等死嘛!劍魔,想要傷我兄弟先過了我這關!”顏侯大吼一聲似乎是給自己提升氣勢,手中長劍鬥氣加持之下晶瑩剔透,可見也不是什麼凡品。

“上路吧!”曉梅笑顏一邊,瞳孔立刻被紅茫佔據,手中落梅劍劍花舞到一半直接朝前刺了過去,“落梅.橫嵐!”

“砰砰!”幾聲巨響,玫紅色劍光和顏侯的武技碰撞在了一起,顏侯本就重傷,此刻硬拼之下更是直接吐血倒飛而出。

“顏侯!”剩餘三人見隊長被重傷,也是抽出武器上前拼命。

“找死!”曉梅面目猙獰,似乎對他們的表現非常不滿,闢出三道破風。

又是三聲悶響,三人也是倒飛而出。

曉梅的實力恐怖如斯!

“誰!”突然一道光劍從森林中飛出,速度極快,直指曉梅胸口。

曉梅一聲嬌喝,落梅身法飛轉,直接橫移數步,結果那光劍也是追趕而至。


“是光系中階法術光之劍!這種法術可甩不掉,必須硬擋了,該死的光元素!”曉梅學霸的本質並沒有改變,連續躲閃幾次無果後立刻認了出來。落梅劍脫手而出和光之劍撞擊在一起,白光爆炸之下週圍的夜色被驅散大半!

曉梅的落梅劍被爆炸吞噬後返回手裏,似乎也影響到了她自己,臉色立刻變得難看了起來。

“今日就先放過你們!”放下狠話之後消失在了夜色中。

沈木哪裏肯放過這次機會,給顏侯五人瞬間丟了治癒術後展開落雪身法急速追趕而去。此時曉梅正在用武技加持逃跑,身影根本無法逃過沈木的感知,落梅身法運轉到極致配合靈靴的加速效果,曉梅根本無處可逃。

“聖光彈!”沈木邊追邊釋放出法術干擾遠處的曉梅。

又是躲不開的法術!

“沈木,別以爲我怕了你,你再追我可不客氣了!”曉梅破風斬碎聖光彈後說道。

“裝什麼裝,就是一把破劍而已!今天你休想再跑!”沈木聖光彈這種低階法術釋放不停,像是螢火蟲般不停的攻向前方。

“可惡,落梅.橫嵐!”曉梅突然轉身,橫斬出一大片的劍氣。

“聖光化壁!”沈木不閃不避。直接抵擋。“嗯?人呢。”鬥氣散去,曉梅身影消失。

“落梅,狂瀾!”沈木身側突然一聲嬌喝,曉梅出現的瞬間這個霸道無比的武技毅然發動。


“呵呵,你以爲我不知道你在這邊!”沈木早有準備巖姬劍催動到極致竟然利用巖姬發動了聖光灼燒!

周圍一片區域立刻被白色火焰包圍,沈木還很不厚道的釋放了牢獄,更是把兩人捆綁在了這個白色火焰的空間之中。

曉梅被聖火焚身滋味必然不好受,可是狂瀾發動依舊不停。

“竟然不怕死!”沈木大吃一驚,他本以爲曉梅必然是要收招先跑出牢獄的,或是狂瀾直接撞向牢獄。但此刻曉梅孤注一擲,依舊全力攻向沈木。

“聖光化壁!”沈木釋放防禦法術在自己身前,卻依舊不敢大意,巖姬劍鬥氣光華暴閃,後招也是醞釀中。

落梅劍勢不可擋,聖光化壁直接被粉碎,“爆裂!”沈木巖姬和落梅碰撞在了一起,爆裂瞬間發動。

“什麼!”沈木被攻擊倒飛而出,直接撞在了自己的牢獄之上,體內氣血翻涌,趕緊給自己施加了治療術。

“高階武師!竟然有這麼強的能力。”沈木不禁誇讚道。

“呵呵,魔武雙修,你也很不賴啊,要不是我現在需要壓制身上的火焰,你剛纔那下已經死了!”曉梅語氣森然的說道。“但下一招,你必死無疑!”

曉梅頂着全身火焰發動這決勝一擊!“落梅.滅卻!”

沈木知道這招恐怕自己抵擋不住,直接從腰包裏一掏,一張小卷軸被他拿了出來,立刻注入鬥氣發動。“呵呵,那你也來嚐嚐我這招吧,雪影.漫天!”

滅卻幻化出無數把落梅劍直刺向沈木,可是曉梅萬萬想不到沈木竟然有技能卷軸,那個叫漫天的招式比她的滅卻似乎還要霸道幾分,不對,是製作卷軸的人的問題,這武技的顏色是藍色的,藍色鬥氣!琳雪!

曉梅想到此處完全沒有再停留下去的意思了,滅卻的發動已經耗費了她所有的鬥氣了,要知道這一招是要等到她武尊級別才能施展的,此刻在落梅的控制下已經是強行使用了。

沈木藉助聖光化壁和順發聖光屏障不停的抵擋這滅卻的攻擊,要不是光元素剋制滅卻,此刻沈木早已死了幾次了。

持續了足足三十秒,等沈木處理完滅卻的攻擊後曉梅早已消失不見,“可惡,竟然又被她跑了嗎?看來想再找到她估計難了。而且她這個武技好生霸道,再碰到她的話恐怕我已經不是她的對手了吧!”沈木原地盤膝坐下,開始調息傷勢。

另一邊曉梅,此刻的曉梅狼狽異常,漫天的攻擊她足足一人吃下大半,整個身子現在都是血窟窿,正在用修爲強行壓制着血液的流出。


“可惡的沈木,看來這裏不能再待下去了,這傢伙一直在找我,下次碰到他估計會直接對我發動強大的技能卷軸吧,那我可招架不住了。這次好歹拼死躲過一劫,戾氣也收集的差不多了,該回小島突破了!我看誰還找得到我!哈哈哈!”

兩人想法各異,互相忌憚着對方。 沈木調息恢復只花了十幾分鍾,周圍大戰過後妖獸四散,也沒什麼可擔心的了。

“這酒可真烈!呼呼。”沈木灌了口酒,準備往回趕路了,卻發現有人靠近!

顏侯五人在治癒術的恢復下傷勢好得很快,露娜更是腿傷都已經好完全了,此時五人正向這邊趕來。

“呵呵,這幾人蠻實在的麼,也不怕死,又來了,也罷也罷,救了他們一命也該有些回報。”沈木想着也就沒打算離開了。

一分鐘左右,五道身影出現在了沈木面前。

“這位兄弟,多謝剛纔出手相救了,”顏侯看了身邊幾人一眼後邁步上前,拱手說道。

“呵呵,你們還真不怕死啊,過來做什麼。”沈木斜靠在一棵樹幹上,挑着眉說道。

“兄弟哪裏的話,劍魔殺人無數,我等也是尋她許久,除惡義不容辭!”說完環顧四周滿地蒼夷,又說道,“劍魔死了?”

“哪有這麼容易啊,又被她跑了!”沈木也是嘆了口氣,說道。

“又?莫非兄弟之前就與其交戰過?”

“嗯,不過那時候她還沒這麼強,不說了,我走了。”沈木作勢要走。

“兄弟且慢,兄弟是光系靈師?據我所知光系靈師根本不可能正面戰鬥的吧,但我看兄弟你揹着劍,身法又如此了得,莫非還會一些劍法不成?”

沈木知道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想到魔武雙修這種事情,只當是學習劍法的靈師而已,“嗯,如你所見,好了,你們沒事的話我真要走了,我可還要去尋她的蹤跡!”

“兄弟大恩不言謝,可否留下名號待我等將來報答,對了,這些回氣丹和血劑想必兄弟用得到,一點心意,務必收下!”顏侯上前地上了一個小包袱,裏面放了不少東西。

沈木也不客氣,點點頭後用劍一挑掛在了身後,“也不用你們報答了,我只是順手而已,要是你們有心的話以後報答暮雪傭兵團吧,我叫沐蜃!”

沈木乾脆留下了沐蜃的名號,直接離開了。

那五人也不想討沒趣,就沒有追趕,只是合圍在一起,交流討論着什麼。這就不得而知了。

沈木離開的藉口是繼續尋找曉梅,其實這也確實是他的本意,如今曉梅被光系法術重傷,一天半日根本不可能恢復好,正是找出她的最佳時機。可是這元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根本無從找起啊。

“無從找起也要找,否則我出去怎麼和大家交代!死了這麼多人總要讓落梅付出代價才行!”沈木暗下決心,收斂氣息後吃了點肉乾,重新上路。

三天過去,曉梅的消息一點都沒有,劍魔的傳說似乎也因爲一個名叫沐蜃的人的出現而消失,如今的沐蜃倒成了所有人的話題,一個會劍法的光系靈師!暮雪傭兵團的沐蜃!

沐蜃如此出色,但顯然只是一個化名而已,因爲內院的學生中並沒有叫這個名字的,也沒有光系靈師,這個男人的神祕一時間也是熱門話題。

沈木混在人羣裏確實有些無語,摘了面罩的他雖然有些小帥氣,但是這並不是一個看臉的世界,中階武師的修爲在這羣人中泯然衆人而已。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