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水不斷的滴在了擂台之上,不過很快便幹了起來,地表的溫度實在是太高了。

在陽光的映照之下,路白玉的長劍發出了刺眼的光芒,所掠之處,一陣白光泛過。

「傻子,一時的大意讓你竟然逞了威風,還真是我的過錯!」

路白玉的聲音很大,他要向眾人訴說的就是,剛才他只不過一時的大意,現在的他真正要開始對付葉川了。

「哼,一個地武境之人,竟然對付我這個真武境八重的人還需要動用靈器,臉果然是有些大!」

要說諷刺人,誰不會?只不過很多時候葉川的忍讓是為了生存。

可是今天,只要路白玉挖苦諷刺自己,葉川絕對是不會放過他的。

反正是生死擂台,誰管誰的死活呢?即便是真的不是路白玉的對手,至少在嘴皮子上他也不可能做出任何的讓步的。

「哼,就讓你嘗嘗地武境下品靈器的滋味,恐怕你還沒有見識過地武境靈器的威力吧?」

手中長劍在路白玉的右手,負劍而立,此刻路白玉的左手雖然看上去蹭破了皮,不過也並無大礙了。

葉川心道:「他娘的,之前來的時候鎖雲劍被人給弄斷了,還沒有來得及補充新的靈器呢。不過華服少宗主的那個儲物戒指裡面倒是有一些,等一下只有找機會尋一把出來了。」

「嘶……地武境靈器!」

場下的觀眾都是一副震驚的模樣,要知道在整個天河宗,也拿不出幾把地武境的靈器,那都是那些宗門大佬們才能夠用到的靈器。

一下子出現在了路白玉的手中,竟然還拿出來對付葉川,這個顯得就有些小題大做了。

「這個路白玉,當真是有些不要臉了啊,實力比人高就算了,用的東西竟然也比葉川好。這要在戰勝不了葉川的話,我看他都可以去吃屎了。」

「就是呢,宗主也太不夠意思了,我還以為葉川打不過路白玉也就算了,至少那些靈器啊丹藥啊什麼的比路白玉要好一些。現在看來不但沒有好,反而好像差了不少。」

「你們這些人,先看看情況再說,葉川都還沒有拿出靈器的樣子呢,這個葉川到底隱藏了多少的實力啊?」

外門甚至是內門的一些人都開始不斷的聊起了天,比斗開始了一會,不過基本上都是打打停停,當然了,精彩程度絕對也是非常的不錯的。

很多人都在學習著經驗,這可是天河宗高手之間的較量,戰鬥經驗並不是只有實戰才可以體現出來的。

擂台之上,陸天行的臉色很是難看,他才想起來之前葉川說了他的鎖雲劍丟了,可是因為天武丹和鳳翔劍法的事情,他倒是把這個事給忘記了。

現在葉川手中還有沒有靈器?陸天行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擔憂之色。

「陸宗主,果然好手筆啊,一個剛剛突破地武境之人,竟然就有地武境的靈器在手,嘖嘖,天河宗比我想象的要強大不少啊!」

雖然地武境的靈器對於徐剛來說並不算什麼,但是出現在了路白玉的手中,不過當年他在天武宗的時候,攤入地武境也不過用的真武境上品的靈器。

「讓特使見笑了……」

陸天行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能夠謹小慎微的回答著,要是真的讓徐剛認為天河宗富得流油的話,恐怕到時候的孝敬還真的少不了。

「枯木劍法第一式枯木逢春!」

擂台之中,路白玉壓根也不等葉川反應,直接一招刺向了葉川。

一時間天空劍影漫天,相對於路白玉的拳法來說,他的劍技實在是不怎麼滴。

瞬息鬼步!

葉川使用著自己的瞬息鬼步,他發現了一個有趣的事情,那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的瞬息鬼步倒是能夠進步的很快。

實戰永遠是要比自己練習要進步的快的多。

劍光飛舞,人影疊疊!

一陣劍鳴之聲,伴隨著人影踏著地面的聲音,從擂台之下往上看,倒是一番唯美的景色。

不過路白玉的劍技雖然不行,但是他的實力卻要比葉川強上一些。

雖然葉川有瞬息鬼步的幫助,不過卻也只是勉強的躲閃,時不時的長劍就會觸碰到自己的衣服。

「嘶!!!」

一陣衣服扯爛的聲音,葉川的胸前破開了一道口子,很快藍色的衣服前面漸漸的映紅。

「葉川流血了……」

台下一陣驚呼,原本還覺得葉川能夠戰勝路白玉的那些人,幾乎都是想法一下子又改變了。


葉川退出了戰鬥區,低下頭,一隻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前,長時間的戰鬥顯然路白玉的耐力要更高一籌。

畢竟他的實力要比葉川強出不少,而且戰鬥的經驗又如此的豐富,受傷,葉川覺得是很正常的事情。

剛才劃破自己衣服的那一瞬間,如果不是自己撤退的及時的話,恐怕就不止受這麼點傷了。

葉川盯著路白玉,此刻他的思維定格在了混元戒之中。

看到華服少年那一排排的兵器,葉川挑了一把劍,直接就拿了出來。

虛空一抓!

一把長劍已經出現在了葉川的手上,通體泛藍,配合著葉川的衣服,倒也是相得益彰。

只是葉川並不知道這把劍的名字,但是現在名字還重要麼?

「希望是一把不錯的靈器吧……」

葉川也只能夠祈禱,別真的一碰到路白玉的劍又碎掉了,那真的是鬱悶透頂了。

「飄雲……」一聲怒吼,葉川拿出泛藍寶劍的那一刻直接攻向了路白玉。

腳下伴隨著鬼步閃動,手中的長劍舞動,空氣中發出了一陣陣沉悶的嗚嗚的聲音,瞬間,空中出現了一排劍影,直接沖向了路白玉。

頓時,只見擂台之上,劍影漫漫,葉川手中那猶如大海一般深藍的長劍,好似形成了一個漫天巨網,仿若海浪奔襲,一波接著一波,帶著鋪天蓋地的氣勢直奔路白玉而去。

天武境中級功法《落雲劍法》第一式:飄雲斬。

這麼長時間的苦練,這一刻真正的化為了實戰的力量,之前一直是自己在練習,並未與人實戰。

而且瀑布後面的山洞實際上空間要狹小很多,根本沒有內門擂台如此的寬廣空曠。

「好強的劍法!」

場下的人一陣驚呼,顯然沒有想到葉川突然發力,竟然將路白玉一下子給*到了死角。

單單從氣勢上來講,這一招飄雲斬,已經完勝剛才路白玉所謂的枯木逢春。

無論從賣相上,還是從實力上,還是從觀賞性上都是完爆路白玉。

原本以為有了地武境初級靈器的路白玉,會引來一陣陣的驚呼,可是等葉川這一招落雲劍法第一式使出的時候,幾乎所有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

葉川又一次的給了人們一次意外的驚喜,不單單是人家實力強,劍技竟然也是如此的洒脫飄逸。

此刻葉川的粉絲一下子多了起來,甚至當即就有人要參加風盟。

風盟一下子立馬就火爆了起來,此刻場下最高興的話,莫過於萬中勝等三人了。

心情的潮起潮落,當真是讓人感覺有些人生無常。

之前的徐明和孫甜甜兩個人幾乎一致都是緊握著雙手看著這一場比賽的,當他們看到路白玉掏出那一把地武境的靈器的時候,他們兩個人幾乎臉色煞白。

以為葉川即將要完蛋了,卻沒有想到峰迴路轉,自己的老大竟然能夠將路白玉*入絕境。

「這傢伙……原來實力這麼強!」

陸紫萱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不過內心卻是震驚無比,她撇撇嘴,原本以為自己很天才,可是現在她才發現,這個葉川短短一年的功夫,竟然能夠讓路白玉落魄如斯。

「嘖嘖,這小子,原來他這一年是如此的用功……」

劍法不同於其他,這個是需要刻苦練習的,沒有長時間那種磨練,絕對不可能有現在葉川這種程度。

陸天行看著下面的葉川,心中忍不住讚歎了起來,照著這個勢頭髮展下去的話,恐怕到時候自己這個徒弟當真是了不得啊。

一瞬間,陸天行的內心就有了決斷,十大宗門交流大賽,葉川絕對是要佔據一個名額的。

底下的觀眾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葉川的每一次逆襲,都代表著一種心聲。

路白玉彷彿代表著那些高高在上的高手,而葉川則是代表著更多的在場下呆著,成天被那些內門眾人甚至是真傳弟子欺負的外門弟子們。

葉川向路白玉發出的挑戰,更像是那種底層之人向成天高高在上之人發出的一種怒吼。

這一刻,這種怒吼得到了放肆的宣洩,即便是葉川輸了又如何?

此刻風盟的人數曾幾何倍數的不斷的增長著,葉川,已經成為了新一代天河宗的天之驕子。

如若葉川能夠斬殺路白玉,那葉川必將成為整個天河宗無可爭議的年青一代的代表。 看着手中的斷劍,張天這個醞釀多時的火山再也不能壓制,一股滔天之怒從張天天靈蓋沖天而起。

這一次狂暴的氣勢完全如同世界末日,將周身的樹葉完全撕成碎片,就連合身的白衣此時也是漲開,彷彿裏面被打上了氣。

握着手中半截劍身,張天身上的疼痛猶如消失一空。毫不做作,只是一道流星劃過,張天在狂嘯紫獅驚異的目光中已經將他手中的半柄劍完全沒入狂嘯紫獅的右眼。

嗷,嗷···

接着一陣讓人驚心的慘叫和怨恨的驚吼直接響徹方圓幾十裏。狂嘯紫獅瘋狂的將頭部晃動起來,兩條前腿也是胡亂的不斷狠狠拍打着張天可能出現的地方。

張天在狂嘯紫獅瘋狂的同時,一個輕挑,在狂嘯紫獅沒感到的情況下直接躍上了它那寬大的脊背。

一個坐身,張天雙腿直接狠狠抵在狂嘯紫獅的脖子上。

狂嘯紫獅立刻感到張天這個小螞蟻爬上了它高貴的頭部,瘋狂的上下左右甩起來。

張天雙腿緊扣不動分毫,無劍的雙手也是死死摟住狂嘯紫獅粗壯的脖子。

在狂嘯紫獅的拼命地反抗下,張天如同八十歲的老太太坐着過山車,一陣頭暈目眩,身體內不知都是些什麼東西翻滾不已,身體猶如散了架。

不過張天此時卻是紅着眼,粗着脖子,臉上青筋暴起,不過盤繞在狂嘯紫獅身上的四肢卻是沒有一點放鬆。

半個小時過去了,狂嘯紫獅也是體力消耗太多感到累了,瘋狂的掙扎慢了下來。它身上的張天也是臉色蒼白無比,豆大的汗珠不斷的落下。

張天眼睛一動,臉上一片堅定。右手仍然死死摟在狂嘯紫獅的脖子,左手擡起碩大的拳頭,對着狂嘯紫獅的左眼死死地揮動着拳頭。


張天那至少比擬八重天的實力也就是近三千斤的力氣,雖然此時單手使出,但是也是有着千斤之力。

此時張天連星力都沒有用上,因爲的星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就這樣一隻肉拳瘋狂朝着狂嘯紫獅的左眼揮去。

就那幾秒鐘之間張天就揮出去了幾十拳,拳拳實在,張天此時就如同人形機器,瘋狂摧毀者敵人的肉體。

那一隻漂亮大眼睛立刻被張天直接打成稀巴爛,就連一些腦中的器官也流出不少。

此時的狂嘯紫獅左眼成了白花花的泥漿,右眼插着一柄劍不斷流着鮮血。半個小時的時間裏在狂嘯紫獅瘋狂抖動下,方圓半里內都是血跡,狂嘯紫獅的紫色毛髮更是被染成了紅色。

就連張天全身都是那狂嘯紫獅的鮮血,從頭上到腳上都是宣示着戰鬥的血腥,空氣中瀰漫着濃濃的鮮血味道。

狂嘯紫獅悽慘絕緣的叫聲再一次響起,這一次它的聲音中充滿了嘶啞,沒有之前的嘹亮。

就在下一秒後,狂嘯紫獅的龐大身軀突然冒出一圈幾釐米的火焰。


那火焰升起的瞬間,纏在狂嘯紫獅脖子上的張天立刻猶如小奶牛做電飯煲,

隨着“啊”的一聲慘叫,騰地一聲沖天而起,纏在狂嘯紫獅身上的手腳沒有一絲停留。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