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萬貫?那只是一個賊子罷了,如果再讓本座看到他……呵呵……”老冥神冷笑了出來。

畢竟他現在可是封川期大佬,那是絕對的牛逼!

“哦?冥神尊者所言極是,具老弟我所知,江萬貫應該已經歸來了,哎,不然我那幽冥老哥也不能死的這麼慘。”江北拱手,搖着頭說道,一臉的唏噓之色。

“無他,任他歸來,我又何懼之有?”老冥神大手一揮,那叫一個淡定且從容,是的,就是這麼的自信!

“可是……冥神尊者,若我沒有記錯的話,那江萬貫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經是闢海境大圓滿了吧?”江北沉聲問道。

“咳,咳咳!”老冥神頓時咳嗽了起來,就如同被什麼東西給嗆到了一般。

擡起頭,滿是幽怨的看着江北。

別說了,幽冥老弟,你難道真的不知道那江萬貫是我一生的痛嗎?我這輩子做夢都想砍了他,我這好不容易纔晉級到了封川期,你這不是在我傷口上撒鹽嗎!

怒氣值+166

江北:“???”

這麼拉胯的?

都給你埋汰成這樣了,才特麼一百多?

外強中乾?身子虛?不應該啊……

這老冥神是出什麼毛病了,理解不了。

“冥神尊者,你覺得你現在和那江萬貫孰強孰弱?”江北再次開口問道。

來自冥神尊者的怒氣值+266

賊尼瑪,你還問!

老冥神嘴角抽了抽,隨後一臉淡漠的說道:“呵呵!只有見到了,才能知曉,就怕他不敢來!”

“那他要是敢來呢?”

怒氣值+366

“敢來,那我必斬他!”

“辣是真的牛批。”江北微微點了點頭,豎起一個大拇指。

你實力高,你說啥都對,你是大佬。

“啥?”老冥神不太理解。

“也不行,冥神老哥,三位老哥,我們上去坐坐。”江北臉上又勾勒出那憨憨的笑容,一臉真誠的說道。

這一前一後的轉變,當真是快!前腳還肚子裏滿是壞水的惦記着刷人家,後面趕緊奉承起來。

“也好也好。”一旁的永夜尊者又跑出來當和事老了。

江北也發現了,這小子要麼就不說話,說話就也沒啥用……

而且不知爲何,他好像還對這永夜尊者覺得很親切,畢竟這小子長得比較年輕,有幾分老哥江南的感覺。

一路無話。

一行四人便直接上了幽冥峯頂,至於通難?則是早就抽個機會跑路了,得去準備酒菜,中午的時候給這四個大佬頂上那麼一頂。

而且也沒什麼底氣在這四個大佬面前阿諛奉承,畢竟之前人家一言不合就釋放出一道威壓,然後他差點就爆了。

這年頭,伴君如伴虎。

能把幽冥尊者給舔明白了就行。

別人?算了,很容易死的!

山頂,幽冥殿!

三個大字就那麼明晃晃的在牌匾上刻着,黑底白字,異常惹眼。

殿內,五道灰煙瀰漫,一道,乃是從那大殿中央的爐鼎之中灼灼升起,似魔氣,卻非魔氣,對人有提神醒腦,延緩衰老之神奇功效!

另外四道灰煙,則是從這爐鼎兩側,四人對坐的嘴中飄出!

尤其是那一個身着黑袍,頭上無毛的清秀男子,更是嘴巴鼻子一起往外冒着煙,好生快樂!

四人都是露出了那享受的表情,雖然,那三大尊者也是感覺出手中這煙內的靈草有些不太好,但是,此時他們又沒什麼辦法。

不過你別說,這玩意是真的不錯。


“不知幽冥尊者,此煙名喚什麼?”一旁的永夜尊者一臉虔誠的問道。

“呵呵,此煙名喚紅塔山!”江北摸了摸大光頭,一臉淡然的說道。

“哦?不知這紅塔山是何山?有朝一日我該去拜會一番。”

“你見不着,這紅塔山就是個名而已,永夜兄臺,你着相了……無量壽佛!” 堂堂萬魔宗,現在的全部高層領導。

強橫到以前只能從老爹口中聽到他們傳說的四大族……咳咳,幽冥那傢伙除外,那活脫脫的就是個絕對的悲情人物。

再加上江北莫名其妙的攪和了幽冥一族,然後撿了個爛攤子當了個幽冥尊者,這就很尷尬。

但是!他踏馬可不想當個悲情人物啊!

本來計劃還只是攪和了幽冥一族之後換個別的族再攪和的……

很悲哀,沒機會了。


所以,眼下這情況就尼瑪讓人覺得離譜!

堂堂的萬魔宗四大族,現在跑到一起抽菸來了?

WTF?

還特麼津津有味的研究着紅塔山這玩意爲什麼這麼好抽?

一根菸畢。

四人就跟古時候那些抽大煙的一樣,一個個的東倒西歪,終於爬起來了……

沒辦法,作爲真正的高端人士,他們不需要顧慮那麼多,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隨心隨性,這大概就是魔門的吸引人的優勢所在吧。

“那個……煙也抽完了,茶水也沒少喝,三位哥哥,你們大早上的跑我這幽冥峯所爲何事啊……”江北站了起來,搓着手,一臉笑意的問道。

“呵呵,不急不急,幽冥弟弟,來,再點上一根紅塔山。”坐在他身邊的老冥神瞬間開口了。

又一根菸畢。

再一根菸畢……

江北頭皮發麻,再這麼發展下去,這特麼紅塔山都沒了。

“哎,其實啊,幽冥弟弟……”老冥神晃了晃,站了起來,一臉唏噓的說着。

肉眼可見,江北的嘴角狠狠抽了兩下,神尼瑪幽冥弟弟。

叫老弟不行嗎?

老冥神搖了搖頭,重新整理了一下語言,繼續說道:“幽冥弟弟啊,你知道,哥哥們不容易啊。”

“我特麼……”江北想罵娘了。

但是他得忍住,要是打起來了,這三個裏面隨便拎出來一個都能要了他的命。

“哎……幽冥弟弟啊,老魔主一走二十餘年了,到現在都不知道人在何方,其實這事兒誰都不知道,就我們三人知道,現在,你成了幽冥尊者,我們也只能親自來告訴你了。”老冥神仰頭四十五度,看着棚頂,一臉的難受。

對於這冥神尊者和萬魔宗老魔主的關係,江北是知道的,很親近,不然也不可能他出關之後就直接代理宗門事務。

這就像是江北和通難小兄弟之間的關係一樣……

(嗯,我沒說這老冥神也是狗腿子,別亂想。)

是的,老冥神很悲哀。

一個位置坐的久了,還沒有什麼晉升的空間,這人啊,會墮落的。

至於篡位?他不敢。

沒人敢,上面的老魔主威勢太大!

“話說……冥神尊者,據我瞭解,老魔主膝下可是有兒女的吧?”江北突然擡頭,生硬的轉移了話題。

這纔是他這次的真正目的!他得打探清楚他那沒見過面的母親,到底在哪!

是真的被關押在了那所謂的天魔園中,還是被關押在了其他的地方!

自從進入萬魔宗以來,江北那血脈的悸動感……更是夜以繼日的刺激着他的心神!

而聽聞此話,老冥神明顯的愣了一下,隨後,微微搖了搖頭,繼續開口。

“幽冥尊者,你有所不知啊,那還是二十年前的事,那時候江萬貫霍亂修煉界,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我萬魔宗,更是以身作則,彰顯我老牌魔門的威勢!”

“然後你沒打過人家?後來老幽冥尊者也涼他身上了?”江北突然插嘴。

“咳咳咳!”那老冥神連聲咳嗽了起來。


怒氣值+250

賊尼瑪。

這說的還是我人話了?這也太讓人受傷了吧!

但是……

“是的,那賊人江萬貫天賦異稟,僅三十歲不到,便已經達到闢海五階,而那時的我,惜敗一招於他。”老冥神喃喃的開口。

陷入了回憶之中。

只是江北卻看到,當他說這些話的時候,他的拳頭是攥緊了的。

看得出來,他恨啊!

當初的落敗,給他的心裏造成了很大的打擊!

“惜敗一招……冥神老哥,那你們一共動了幾招?”

“動了兩招……”

老冥神現在很難受,異常難受。

“哦,當年的幽冥尊者也告訴我,說你敗的有些難堪了,後來更是讓實力稍強一些的他,親自去追殺,哎,可惜啊。”江北微微搖了搖頭,突然站了起來。

“不知三位哥哥,現在可知那江萬貫在哪裏!”江北開口問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