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裏追在她的耳邊嘰嘰喳喳的問個不停。

蘇千尋還是第一次碰到話這麼多的朋友,廢話簡直比她以前養的寵物還多。

掏掏耳朵,任她怎麼說她就不會。

然後就被她從校門口煩到了教室。

蘇千尋嘆了口氣,“好了好了,我說還不成嗎!”

“我和小…秦醫生是上週五認識,就我和韓弋陽退婚那次。”

“那次……才認識的?”

可她怎麼覺得他們之間看着完全不像是剛認識的,很熟稔的感覺。

至尊帝王 你確定自己沒忽悠我?”

蘇千尋送她一個白眼。

“我吃飽了撐得難受還是咋滴。”

難不成還讓她說,我們倆已經認識幾萬年了?!

估計別人會覺得她是因爲失戀所以精神不正常了。

不過好在,江裏沒有繼續追問了。

江裏很開心,因爲現在的蘇千尋又變成以前的阿尋了,雖然好像有點不太一樣了,但她可以從那件事裏走出來,沒有繼續被那兩人矇蔽,真的是太好了。

而且她覺得自家好有變得比以前愛學習了。

蘇千尋上一個小世界裏學的是醫科,成績雖然不錯,但她從來沒接觸過金融方面的課程,好在她底子不錯,不至於一問三不知。

原主之前是爲了韓弋陽學的金融,她自己原本是想學法律的,其實這也算是陰差陽錯了。

作爲蘇家唯一的繼承人,蘇千尋早晚都得接觸到。

蘇千尋之前想過,按照原主的性子,如果蘇家長輩不給她安排還,她同樣早晚會把整個蘇氏拱手讓人。

話說她還沒當過大總裁呢。

蘇正清這會兒根本不知道,自家寶貝閨女可算是盯上自家那塊大肥肉了。

姚靜雅這幾天過的有點難受,腳扭傷了,周圍還都是和自己有關的流言蜚語,背地裏一羣人喊自己小三,在學校裏,甚至是宿舍中,她彷彿已經被孤立了一般,誰也不願意跟她說話,彷彿她是毒瘤一樣。

這樣的日子不過幾日,她人都快瘋了。

她給弋陽打電話,連續幾天,她都沒見到他。

弋陽好像被韓家關起來了,還是因爲之前退婚的事情。

姚靜雅臉色有點不好。

無論如何,她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弋陽是她的,韓家少奶奶的身份也是她的,只可以屬於她一個人!

邊上,其他同學看她臉色這麼差,一個個下意識的就躲的她遠遠的。

這會兒是下課時間,一羣人各自爲營,誰也不和他說一句話。

有時候必須要說嘛,態度也不會好到哪去。

姚靜雅一直忍着,還用那可憐兮兮的眼神去看看他們,一些男生稍微會心軟一點,但女生基本都噁心她。

她們都是有男朋友的,如果跟她走太近了,男朋友也被挖走怎麼辦?

到時候他們可以找誰哭去。

不如直接遠離她一點。

有這種想法的不止同班的女生,全校的女生都這麼想。

蘇千尋聽着耳邊的各種輿論,心情不錯。

雖然對原主的有些行爲看不下去,但並不影響他對付渣男渣女。

不過一個月的時間,書上的內容她已經基本掌握。

至於那兩位,但是有點如膠似漆的。

蘇千尋暫時並不想分心對付他們。

“在看什麼?”

旁邊突然多出一個人,一身清爽的白大褂,眸色溫潤。

蘇千尋側眸看他一眼。


“來了,坐。”

不遠處的籃球場,少年們揮灑汗水,女孩們在邊上加油吶喊。

當然,如果沒有那兩位的話,她覺得這個畫面還是相當可以的。

一場籃球結束,韓弋陽從球場走出來,走到姚靜雅面前,彎下腰要讓她給自己擦臉,接過她手上已經擰開的水,笑得一臉寵溺。

這一個月的時間看他們秀恩愛,倒還真讓他們多了不少的cp粉。

當然,大多數人還是鄙視的,還有個別的人反倒覺得蘇千尋自己沒用,連自己的未婚夫都看不住,活該被別人搶走。

蘇千尋聽了,基本都是一笑而過。

“看到這樣的場景,有什麼感想?”

他問她。

蘇千尋:“就感覺,這個世界都被污染了,我覺得如果他摔一跤,那我就開心了。”

話音落下,就見到韓弋陽轉身往回走的一瞬,突然就被自己絆倒了,下巴磕在地上,頓時就見血了。

“哇哦!”蘇千尋一陣驚歎。

“血光之災啊。”

秦然失笑,擡眸看了眼空中,上面空無一物,只有那涼風習習的吹着,彷彿吹散了什麼一般。

至於是什麼,誰知道呢!

就算知道,也不干他的事了。

“弋陽。”

見他摔倒了,姚靜雅頓時驚呼的跑過去扶起人。

“弋陽,你沒事吧?”

怎麼會突然就摔了呢?

“我沒事。”韓弋陽一開口,嘴角就有血往外流,看的姚靜雅別提多心疼了,趕緊抓起自己袖子就去給他抹嘴角,差點給人薰暈過去。

“好臭!你離我遠點。”

韓弋陽一臉嫌棄。

姚靜雅聽了頓時一臉受傷。


“弋陽你怎麼能這麼說我呢。”她身上,哪裏……好臭啊!

手腕的地方剛纔可能按到鳥屎了,簡直臭的要命。


韓弋陽一想到剛纔她還用手腕擦自己嘴角,差簡直都快吐出來了。

下意識後退兩步。

姚靜雅這會兒也不敢靠他太近了。

“那……那我先送你去醫務室吧,然後我再去……”

“不用了。”韓弋陽臉色不太好的拒絕了,“你還是先回去換衣服吧,好好洗洗。”

剛纔那一摔讓他丟了老大的臉,韓弋陽這會兒的心情可真不咋好。

婚內婚外:偷心前任 那……那好吧。”

“那你在醫務室等我,我很快就過來。”

姚靜雅說完之後轉身就跑了。

她離開之後, 邊上的女生立馬就湊了過來。

“韓弋陽,我們送你去醫務室好不好?”

韓弋陽沒有說話,轉身離開,女生趕緊追過去,小心翼翼的扶着一瘸一瘸的他,他並沒有推開。 “所以說,有的人,本性就在那裏,即使他對一個人再心動,依舊不會去拒絕身邊的鶯鶯燕燕。”

蘇千尋笑的諷刺。

“說句實話,如果我是之前的原主,別說原諒他大圓滿結局了,我在知道一切的時候直接就能讓他不能人道,然後再踹了他。”

所以,是小哥哥不香還是弟弟不美,要在這麼一顆樹上把自己熬死。

反正她是無法理解她們口中所謂的愛。

說到這裏的時候,她還回頭看了秦然一眼。

秦然:“……”有點懊惱。

“不許想那些有的沒的!”

蘇千尋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

“我家小金烏這是怕了?”

他伸手彈了一下她的腦門,“不許皮。”

蘇千尋捂住腦門,瞪他,惹來他低低一笑。

經歷了兩個小世界,他的小姑娘,好像比以前多了幾分人氣,也跟可愛了。

熱鬧看完,蘇千尋拍拍屁股起身,“沒熱鬧看了,走咯。”

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秦然無奈,起身跟上。

兩人一前一後走着,遠遠看去,竟顯得異常和諧。

江裏站在樓道上,看着自家阿尋,還有她身後的秦醫生,雙手捧臉。

“媽呀,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般配的人呢!”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