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逆行看着那邊歐陽俊的辦公室,腦海裏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啪!

大門突然就打開了,歐陽俊突然從裏面跑了出來,走到了江逆行面前。

“江叔,我等不及了!我要滅了林家,我要滅了林陽,同時我要讓許君柔跪在我面前!!你能幫我嗎?”

江逆行一愣,隨後鬼神時差得點了點頭,看着歐陽俊自信的面容,他感覺到有一些不對勁。

怎麼突然就想滅掉林家了?

入夜,林陽靠在雷擊木之上,看着天空。

“樹啊,我感覺我要成功了,我終於可以報仇了!你不知道我等了多久!我要毀了歐陽俊,我要將他的一切都奪走,我要將所有踐踏過我林家的人,血債血償!”

雷擊木的葉子微微抖了抖,一言不發。

林陽直接靠在樹邊閉上了眼睛,睡了過去。

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可以打破自己內心桎梏的人在哪裏。

秦宇楊坐在街邊把玩着匕首,看了眼時間,隨後笑了笑,轉過頭看着後面金碧輝煌的別墅。

這是趙子行所居住之地,不過令秦宇楊詫異得是,爲什麼這裏一個守衛都沒有,難道說這趙子行這麼有自信?

不過這倒是省了秦宇楊不少事,戴上口罩,看着前方的鐵柵欄,微微一笑,往後推了兩步,隨後一陣助跑縱身一躍,直接從上面躍了進去。

隨後他直接大搖大擺得走進了別墅,看着裏面昏暗的大廳,微微笑了笑,跳起來抓住了二樓的邊緣一翻,接着他看着面前的房間居然是沒有鎖的,秦宇楊冷笑了一聲,握緊了手中的匕首,輕輕走了進去。

“別動。”

一個冰冷的物體頂在了秦宇楊的頭頂,秦宇楊微微一笑轉過頭看着這人。

正是趙子行。

“你是什麼人!爲什麼闖入我的別墅!”

他看着秦宇楊臉上的笑容感覺到了一絲危險,下一秒秦宇楊對着他咧嘴一笑,隨後整個人猶如泥鰍一般,緊貼在趙子行的肩膀,滑到了他的背後。

趙子行此時已經愣住了,可是下一秒他就感覺到自己重重摔在了地上。

秦宇楊已經給他來了一個過肩摔。

wωw ✿тt kдn ✿¢ ○

隨後秦宇楊坐在了他的身上,拿起了匕首對準了他的脖頸。

“晚安。”

趙子行聽聞冷笑了一下,隨後不知不覺左右也出現了一把匕首,對準了秦宇楊的後心,猛地刺了下去。

秦宇楊此時也感覺到了,皺着眉看着下面的趙子行,隨後連忙就地一滾,躲過了這致命的一擊。

他大可以做點趙子行,但是這樣的話,他也會跟着陪葬。

這樣的人不值得他豁出性命!

趙子行此時也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衣袖。

“柔術,不錯。”

秦宇楊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趙子行。

他居然知道柔術?

這時候趙子行呵呵笑了笑,擺出了一個異常奇怪的姿勢,看着秦宇楊。


“那就讓我會會你!”

秦宇楊冷着臉,拿起了匕首踮起腳尖,蹭蹭蹭在地上點來點去,衝到了趙子行面前,拿着匕首揮了過去。

只見趙子行以一個極其不規則的姿勢躲過了這一匕首,隨後蹲下身一隻手貼在了秦宇楊的身體,另一隻手貼在了他的後背。

咣!

直接將秦宇楊整個人都直接被打倒在地上,噗嗤一下吐出了一口鮮血。

他感覺到自己後背的骨骼都要碎了一般。

“格鬥術!!”

趙子行聽聞微微一笑。

“你居然還知道格鬥術,這個林陽找的幫手不簡單啊。”

隨後趙子行舉起拳頭,走到了秦宇楊面前,對準了他的身體。

️“你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秦宇楊此時呵呵笑了,趙子行突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妙,接着他突然擡起頭。

“不可能!”

一把匕首直接從天花板上射在了趙子行的頭顱之中。

他瞪大了眼睛,腦中慢慢流出了鮮血,接着倒在了地上,一臉死不瞑目。

秦宇楊也爬起身,對準了他的屍體吐了一口痰,隨後捂着自己的後背。

他感覺自己的肋骨都要斷了。

“你媽沒告訴過你,要小心頭頂嗎。” 隨後秦宇楊剛走兩步又癱坐在了地上,後背上傳來的疼痛令他實在有些難忍。

其實就在剛剛他就地一滾的時候,就將匕首拋上了天花板,直接卡在了上面。

而趙子行完全被秦宇楊給吸引,根本沒注意他做的這些。

其實秦宇楊也是故意給趙子行摔倒的,不然的話自己若是跑了,那麼他就沒有辦法除掉趙子行了。


幸好時間計算的不錯,匕首終於直直落了下來,插在了趙子行的頭頂。

可憐他到最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過了好一會,秦宇楊終於站起了身,走出了大門,走到門口的時候,他笑了。

“有意思。”

隨後秦宇楊眼前一黑,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一旁黑暗中,走出了一個戴着面具的男子,正是一開始和許雲龍在酒吧交談的那個人。

只見他扛起了秦宇楊的身體,在這片夜色之中,像一隻四處竄動的厲鬼,不一會就沒有蹤影。

而林陽則坐在家中,看着手中的小藥丸哈哈大笑。

“天澤火靈丸!哈哈哈!”

天澤火靈丸,低等呈中的一種丹藥,可以小幅度增強人身體的各種感官,但是這小幅度,足矣令人日行千里,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雖然林陽在修真界最看不起這種丹藥,因爲等級太低,並且對於他陽尊來說是一點用處也沒有。

不過如今不同了,他可以將這種丹藥送給秦宇楊和江逆行。

但是這種丹藥所需的原料實在是特殊,並且需要他陽尊體內的不死鳳凰火淬鍊,所以可以煉造的實在太少太少。

索性他只煉造了兩顆,打算送給秦宇楊和江逆行兩人。

而他自己則用不上這些,因爲他自己就是一個超級大bug。

就在這時許君柔拿着從門外走了進來,看到面前的林陽,手上拿着一個紅彤彤的小藥丸有一些愣神,但是她很聰明沒有多說。

“小弟,有人找你。”

林陽接過了電話。

“喂?”

電話對面沉默了一會,隨後一陣喘息聲從裏面傳了出來,林陽根據聲音聽出來了,這個人是秦宇楊。

“宇揚?你怎麼了?你在哪?”


“他在我這裏,你想救他,自己來這裏。”

接着電話裏面那人說了一個地址,林陽聽聞皺了皺眉,掛斷了電話。

隨後他笑了笑,拿起了兩顆大力丸一顆回春丹,以及這天澤火靈丹,走出了家門。

“小弟,注意安全啊!”

身後許君柔擺了擺手,林陽笑了笑點了點頭。

自己的姐姐雖然從來都不說,但是她也不傻,什麼都懂。

林陽來到了電話裏那人說的地方,這是一片荒郊野外,周圍一片的雜草樹木,更別提現在已經是黃昏,這個地方現在可以說是陰森至極。

接着前面的灌木叢裏面,走出了一個人,手上推着一個輪椅,而輪椅上面坐着一個血肉模糊的人,正是秦宇楊。

林陽見狀皺了皺眉,看着面前的這個人,戴着一副惡魔面具,那獠牙就好像真的一樣。

“你想做什麼?”

“沒什麼,就是想和你聊幾句。”

林陽聽這人說完皺了皺眉,因爲他在這四周感覺到了好幾股殺氣。

對面這人也不掩飾自己身上的殺氣,拿出了一把匕首對準了一旁秦宇楊的手臂,猛地插了下去。

秦宇楊啊的一聲大吼,隨後咬着牙死死瞪着一旁的男子。


這男子發出了一道陰冷得笑聲,在面具下顯得格外慎人。


“想不想知道爲什麼我們韓家這麼針對你?”

林陽聽聞眯着眼了,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可是哪裏不對勁他也說不出來。

“其實你只是我們的韓家的跳板,本想借你勾結上歐陽世家,但是後來沒辦法啊,後面的人看上你了,所以我們想拉攏你,可是你已經和我們結下了不共戴天仇。”

“而同時後面的人又說了,如果不能拉攏,那就毀滅,所以我們纔會是現在的這樣,本來我們可以成爲朋友的,呵呵呵。”

林陽聽聞冷笑了一聲,其實就算他們想和林陽成爲朋友,林陽也不會接受的。

這種人他討厭!

“我們別廢話了,怎麼樣,你才能將秦宇楊還給我!”

這男子聽聞看了眼手錶,隨後叼起了一個煙。

“再等一等,很快就好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