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義懶懶的看了那個女孩一眼。

真是無語了。

居然又是那個酒駕的女孩!

來的時候,她撞了一輛白色的跑車,然後不要了。

這又開出來一輛,又撞了!

聽到沈義的解釋,林雪也是一臉詫異。

怎麼感覺他好像跟那女孩很熟的樣子。

“算了,還是先報警吧。”

說着,林雪就是掏出了手機。

當交警隊的人出現的那一刻,對方都是無語了。

“怎麼又是你們?”

一個交警很是無奈的看着沈義和那個女孩。

沈義朝着那個女孩身邊靠了靠,“我車技不行,把這位林總的車撞了。”

“喂!”

林雪直接懵了,沈義怎麼站到那一邊了。

但是沈義卻是給了她一個示意的眼神。

林雪瞬間秒懂。

沈義這是在保護那個女孩呢!

畢竟酒駕!乃是違法行爲。

抓着可是要判刑的!

一時間,林雪心中竟然莫名升騰起了一股子醋味。

但是,也不知道這股子感覺從哪裏來。

等去交警隊做完筆錄,已經是後半夜。

女孩睡得呼嚕連天。

“這個姑娘我就交給你了。”先前那個送她回家的交警一臉埋怨的看向了沈義。

就好像是在心裏罵他神經病。

剛纔明明認識這個女孩,卻讓他送她回家。

“好的,謝謝。”沈義回了一聲,然後抱起那個女孩便是走出了交警隊。

林雪叫的四座跑車已經在門口等着了。

這一點沈義不得不服,這個時候的林雪還是很有錢的,豪車恐怕一點也不比自己懷裏的和這個女孩少。

“我們現在去哪?”

沈義將女孩丟到了跑車後座,然後拍拍手坐回到了副駕駛。

“你倆應該不認識吧?”

林雪兇着臉,一副警惕模樣。

沈義壞笑,“我確實跟她不認識。”

“那還是一起回我家吧!如果讓你把她帶走,我怕你做壞事。”林雪說着直接將車發動。

沈義:“….”

壞事。

自己做壞事跟她有什麼關係?

想到這裏,沈義笑了。

這個女人已經被自己迷住了。

衆所周知,女人都是護犢子的。

只要是她們的東西,就不允許別的人染指。

其中就包括男人!

隨後,汽車發動,林雪駕車三人直接來到了林雪的家。 林雪的家地處市區郊外,乃是一處別墅莊園。

外圈就有保鏢站崗。

內部更是燈火通明,停着四五輛頂級豪車。

不得不說,林雪在這個年級就已經有了這種成就,實在是常人難以企及。

“滴滴滴。”

沈義抱着那個女孩,直接二話不說的就按開了大樓的電子鎖密碼。

林雪直接看呆了。

不過這一切她都已經習慣了。


沈義今天帶給她的震撼已經太多太多。

若不是看在沈義身上沒有敵意,單單憑沈義對她的瞭解程度,就足以她槍斃沈義一百次了。

“你出去等我,我把她的衣服換了,酒味太大了。”

待沈義把女孩丟掉牀上,林雪說着便是就把沈義往外趕。

沈義也是沒有過多停留,自己還沒有齷齪到要偷窺的地步。

沈義閒着沒事就開始在這別墅裏亂轉。

不得不說,林雪的家真的很不錯。

但是比起以後她的家,那真是差太多了。

日後的她乃是玉城地下第一女皇帝,其日後的規模可要比現在大太多了。

轉膩了,沈義就坐在了客廳沙發上,無聊的打開了電視。

同時拿出了一張紙,擤了一下鼻涕,隨手就丟在了茶几上。

電視亮起的一瞬間,沈義直接傻眼了。

那個電視上居然放着那種片子!

“那個誰,我家裏沒有小號內衣,你去給她….”

林雪說着走下樓,突然看到客廳裏沈義打開電視的一幕,她直接呆了。

再看看,茶几上那一團凝固的紙。

林雪嘴角抽搐,“你,你剛纔在幹嘛?”

沈義直接傻眼了,“誤會!天大的誤會啊!”

沈義此刻真是無語了。

林雪家裏怎麼會放那種片子!


“可惡!肯定是小壯趁我不在家,偷偷看這種片子了!”

林雪惱羞成怒,氣的直接過去關上了電視機,然後一臉幽怨的望着沈義。

那個眼神,彷彿是在跟沈義說着什麼埋怨的話一樣。

沈義受不了林雪這個埋怨的眼神,然後馬上岔開話題,道:“還是說說正事兒吧。”

“你答應過我,我幫你把周少傑趕走,你就會重啓黑煞,幫我滅了南街。”沈義說着,便是給自己倒了一杯熱水。

林雪臉上仍舊很是不爽。

但是聽沈義這話後,也是回了過去,“我答應別人的事兒從來不會改變。”


“好吧,那說說你的計劃,你準備如何滅掉南街?”

….

此時此刻,玉城人民醫院。

病牀前已經圍了一圈人。

“虎哥,虎哥!你可要幫兄弟這一把啊!兄弟的跨讓那小子摘了!兄弟廢了啊!”

白鼠躺在牀上,連哭帶嚎的看着病牀前坐着的那個男人。

男人體大腰圓,一身恐怖的腱子肉。


最具特徵的是他左臂上紋着的那條劍齒虎!

猙獰恐怖,氣勢洶涌。

若是這紋身刻在其他人身上,着實有些鎮不住的感覺。

但是用在趙虎身上,卻顯得極爲合適。

“到底怎麼回事?”


趙虎面目猙獰的氣喘吁吁。

旁邊的小黃毛都嚇傻了,連忙把事情經過和趙虎敘說了一遍。

“網咖的老闆?就是那個帝國網絡的老闆?”

趙虎疑惑的詢問。

小黃毛連連點頭回應,“就是他!他不僅把我們兄弟打了,我找白哥去給我們找理,他還把白哥給打了!虎哥,他簡直就是不把您放在眼裏啊。”

小黃毛添油加醋的把事情從頭到尾複述了一遍,惹得趙虎勃然大怒。

“好啊!敢打我的人!在南街,還沒有人敢動我的兄弟!”

一聽這話,周圍人都嚇得瑟瑟發抖。

誰都知道,虎哥一怒,要死人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