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歐陽瑤笑道。“我除了知道是在北方的一家孤兒院被認領的以外,其他的還真不知道,呵呵,沒準還真是親戚呢。”

她是被認領的,不過是被國家認領的而已。

“是不是叫華新孤兒院。”陳美媛突然說道,語氣也變的激動了起來。

“你……你怎麼知道?”歐陽瑤也愣住了。

陳美媛說的沒錯,自己確實是在華新孤兒院被帶走的。秦少傑也有些納悶,怎麼對方會知道歐陽瑤是在哪家孤兒院長大呢?就連自己都不知道呢。

“美媛,怎麼了?”歐陽璞也有些納悶,拉住陳美媛有些顫抖的手問道。

“沒,沒事。”陳美媛意識到車裏還有這麼多人,知道自己失態了,連忙笑了笑,解釋道。


“我就是有些激動,我說怎麼看着歐陽小姐這麼眼熟呢,原來我早已經見過她。”

“哦?你見過歐陽小姐?”歐陽璞詫異的問道。

“是啊。”陳美媛笑道。“你還記得二十年前嗎?”

“記得,那時候有了小錦,你說爲了感謝老天的眷顧,要多做善事,就經常往孤兒院跑。”歐陽璞想了想說道。

“是啊。”陳美媛表情複雜的看了一眼歐陽瑤,很快的就掩飾了過去,但這一眼,還是沒逃脫過秦少傑的眼睛。

奇怪了,這女人究竟是怎麼回事?

“歐陽小姐當時就是我常去的那家華新孤兒院的一個孩子,當時我經常看到她領着一羣男孩子到出跑,呵呵,都成了那羣男孩子的頭了,所以,我就記住了她。”

“雖然二十年過去了,歐陽小姐都長成這麼大的姑娘了,但我還是記得她。”陳美媛感嘆的說道。“這還真是緣分啊。”


“哦?還有這事?”歐陽璞驚訝的問道。他也覺得這緣分實在是大了,對方不僅姓歐陽,而且自己的老婆二十年前還真的見過她。

“是啊。”陳美媛說道。“所以,我在秦董家裏見到她的時候,才因爲驚訝,不小心打破了茶杯。秦董,實在是抱歉。”

“哈哈,沒事。”秦少傑也笑了起來。“我也沒想道,大家居然這麼有緣分。”

“是啊,要不是小錦惹出來這事,美媛也見不到歐陽小姐呢,還真是緣分。”歐陽璞也有些感嘆的說道。

“歐陽小姐,你還記得我嗎?”陳美媛跟秦少傑換了個位置,坐到歐陽瑤身邊拉起歐陽瑤的手問道。

“我……”歐陽瑤也有些愣神,她也沒想道,竟然還有人記得她。

“我有些記不清楚了。”

“呵呵,是啊,那個時候你還很小,好像才只有四歲吧。”陳美媛的表情有一瞬間的失落,但很快又笑了起來。

“我也沒想到還能見到你。孤兒院在八年前就已經關了,那些孩子也都不知道去了哪裏。”

“不如這樣。”陳美媛突然說道。“既然你也姓歐陽,不如就做我的乾女兒,怎麼樣?”說完,陳美媛還看了看歐陽璞。

“嗯,我覺得可以。”歐陽璞也點了點頭,“緣分這東西可不常有,不過,不知道歐陽小姐同意不同意呢。”

“好啊。”歐陽瑤很痛快的就答應了,然後甜甜的叫了一聲“乾爹,乾媽。”

歐陽璞跟陳美媛笑着答應了下來,而陳美媛還從手上摘下那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的玉鐲子給歐陽瑤戴在了手腕上,說是也沒帶什麼東西,就暫時當見面禮了。

“我也沒帶什麼東西,呵呵,事情也有些突然,不過沒關係,回頭我也準備上一份。”歐陽璞也附和着說道。

秦少傑有些好笑。覺得這事也太離譜太狗血了。這第一天見面,就認了個乾親。

歐陽錦心裏也笑開花了,乾妹妹啊,嘿嘿,乾妹妹——-

說話間,車子已經開到了一家五星級酒店大門口。

“秦董,咱們就在這吧,今天也算是喜事臨門,等下先讓小錦正式給你道個歉,然後咱們再來個認乾親的儀式如何?”歐陽璞笑着說道。

“我沒問題。”秦少傑聳了聳肩,笑道。“反正又不是我結賬,只管放開肚子吃就行了。”

“哈哈,秦董,你還真是直接。”歐陽璞聽了秦少傑的話,大笑了起來。“我就喜歡跟你這樣的人打交道,有什麼說什麼,不虛。”

“歐陽董事長也是啊。”什麼說道。“你這樣的身份,能親自來見我,也是個拿的起放的下的人啊。”

“客氣客氣。秦董年輕有爲啊。”

“哪裏哪裏,歐陽董事長老當益壯啊。”

倆人就這麼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拍着馬屁,隨着服務員的引導來到了歐陽璞早已經提前訂好的雅間。

PS:同學們,你們的章不給力啊,今天網站免費送一個章呢,快蓋啊,不然過期作廢了。 星級酒店的上菜速度是堪稱一絕,據說每一個貴賓包廂都有好幾個專門的廚師,而且廚師的數量還根據你點菜的數量可以增加,也就是說,每一道菜都由一個不同的廚師來烹飪,那速度可就是相當快了。在別的地方要半個小時才能上全的菜,人家五分鐘就搞定了。

不過價錢也是貴的離譜,就拿桌上的一道韭菜炒豆芽來說,這麼簡單的一個菜,連塊肉也沒有,經過那據說是特級大廚的烹飪後,在外面只賣十塊錢一盤的菜,在這裏就要賣到三百多塊,而且還有一個好聽的名字—–金鉤挖銀條。

秦少傑覺得,自己有必要開個酒吧,然後**白開水,五十塊一杯,然後也取個好聽的名字,就叫心碎的感覺。

想想倒也是符合意境。任誰花五十塊買一杯白開水喝,那絕對都是心碎的感覺。

……

“秦董,話我也不多說了,一切的誤會都是我兒子的惹出來的,我先替他說聲抱歉。”酒水上齊,歐陽璞先給自己倒上了滿滿一杯茅臺,站起來看着秦少傑說道。

“既然是誤會,也不用說太多,現在不已經解決了嗎?呵呵。”歐陽璞主動敬酒,秦少傑不得不站起來,也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白酒,雖然他不喝酒,但要是喝的話也是喝不醉的。

“好,那我先乾爲敬。”歐陽璞一擡手,一仰脖子,慢慢的一杯白酒就這麼喝下去了。喝完還對着秦少傑亮了亮杯底。

秦少傑也有樣學樣的一口喝掉了杯裏的白酒,不過很快就被真元蒸發的一乾二淨。

“小錦,還不給秦董道歉?這事都是你惹出來的。”歐陽璞放下酒杯,對着歐陽錦嚴厲的說道。

“我,我。”歐陽錦還有些不情願,猶豫着就是不端起酒杯。

猶豫半天,歐陽錦最終還是妥協了,沒辦法,誰叫自己的經濟大權都被收回去了呢,現在不好好表現,估計回去自己連那四千塊一個月的薪水也拿不上了。

“對不起。”歐陽錦嘟囔了一句,然後端起酒杯一飲而盡,結果被嗆的直咳嗽。

他平時總是喝高檔的紅酒,雖然說茅臺也是高檔貨,但白酒跟紅酒可不是一個性質,這一下乾掉一杯,足足有三兩多。咳嗽了半天才緩過勁來。

“原諒你了。”秦少傑也不在乎歐陽錦道不道歉,跟歐陽璞來的目只是爲了給他面子。

шшш. тTkan. ¢〇

“好,既然秦董也不追究了,那咱們就說說另外一件事吧。”歐陽璞說道。“今天也算是緣分,把咱們聚在一起,另外呢,我們夫妻倆還認了歐陽瑤爲乾女兒,這也是一個值得慶祝的事情。”

“由於事情有點突然,我們兩口子也沒準備什麼禮物,這樣,我這裏有一張五百萬的支票,權當是給乾女兒的禮物了,想買點什麼就買點什麼。”

“這……”歐陽瑤反倒是猶豫了,眼神瞥向了秦少傑。五百萬,靠,聽着就是那麼誘人。

“瑤瑤。”陳美媛說道。“我就叫你瑤瑤吧。”

“你就拿着吧,你乾爹給你的,自己想買點什麼就買點什麼。我們也知道,秦董不缺錢,這只是一點心意而已。”

當愛已成往事 可,我……”歐陽瑤恨啊,想讓秦少傑幫她拿個主意,可秦少傑偏偏腦袋一歪,裝作沒看到。

“那,好吧。”歐陽瑤還是答應了下來,把支票接了過來。

“哎,真乖。”陳美媛笑了起來。“來來,吃菜,等下就要涼了。”

說着,陳美媛先拿起筷子,不過不是給自己夾菜, 路過無限的世界

“瑤瑤,來嚐嚐這個香酥排骨,這個我也會做,有時間你要來看看我們,媽給你做。”

“來,瑤瑤,再嚐嚐這個龍蝦。這個蛋白質高,多吃點。”

不一會,歐陽瑤的餐碟裏就已經堆滿了東西,看的歐陽瑤是哭笑不得。

這乾媽實在是太熱情了。

碟子裏都堆滿了,陳美媛那股熱情勁兒卻還沒減少,一邊催促着歐陽瑤快點吃,一邊還準備再給歐陽瑤夾菜,自己倒是一口還沒吃。

歐陽錦有些吃醋了,低着頭一頓猛吃。

看着陳美媛那架勢,歐陽錦很鬱悶。自己纔是她親兒子啊,幹嗎對認的女兒這麼熱情呢。再說了,自己上面還有三個姐姐呢,雖然是大媽二媽三媽生的,但也算是同父異母的姐弟,也沒看你對她們上心過。

“吃,我吃,乾媽,別再夾了,放不下了。”歐陽瑤也不矯情,筷子都不用,直接上手抓起龍蝦,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看着歐陽瑤吃了起來,陳美媛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容。

“孩子,這些年苦了你了。”看着歐陽瑤在那埋頭苦吃,陳美媛突然說道。

“孩子,是媽媽對不起你,媽媽不該把你送去孤兒院。”說着,陳美媛竟然哭了起來。

這一哭可不要緊,把一屋子的人全都給弄的愣住了。

這是又要搞哪出啊?秦少傑納悶的想道。

歐陽璞也同樣納悶,自己的老婆這是咋了?還有說的這些話又是什麼意思?什麼對不起啊,不該送孤兒院啊的?


“美媛,你這是怎麼了?說的什麼啊?”歐陽璞問道。

“我……”陳美媛淚眼婆娑的看了一眼歐陽璞,似乎是做了什麼決定一樣,眼神堅定的看着歐陽璞。

“歐陽,我……我對不起你,我不該騙你。”陳美媛一邊哭,一邊說道。

哦?難道是?秦少傑聽了半天,終於聽出一點端倪,但還是沒有說話,等着聽陳美媛繼續說下去。

“怎麼了?”歐陽璞也感覺到了一些事情,臉色變了一下,沉聲問道。

“我……歐陽,小錦,小錦他不是你的親兒子。”

我滴媽呀……秦少傑大驚,這可是個大八卦啊,歐陽家當家人寵了二十多年的兒子,竟然不是親的。雖然秦少傑也猜出一點端倪,但還是不如陳美媛親口說出來覺得震撼。

緊接着,另一個驚天八卦又從陳美媛的嘴裏脫口而出。

“我,我真的不想再隱瞞下去了,我對不起瑤瑤。”說着,看了一眼歐陽瑤。

“她,歐陽瑤,纔是你的親生女兒。” 無數的狗血電視劇裏的橋段現在真實的展現在眼前,讓秦少傑都有一瞬間的愣神。

按照慣例來說,歐陽瑤此時應該立刻站起來,一把將身後的椅子甩開,然後哭着撲進陳美媛懷裏,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喊着媽來訴說這麼多年的相思之苦。

可劇情卻沒按照秦少傑想想的那樣發展下去,歐陽瑤只是停下了手裏忙活的龍蝦,表情有些複雜的看着陳美媛,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整間貴賓廳的氣氛一瞬間有些尷尬,除了陳美媛的抽噎聲,再沒有一點聲音。

秦少傑是一臉唏噓,凌芳則是從上了車就沒說過話,歐陽瑤的表情有些複雜,而歐陽錦卻是傻了。

“美媛,你,你說什麼?”歐陽璞也是被陳美媛的話給驚呆了,好一會,纔不可置信的問道。

陳美媛的話代表着秦少傑,歐陽心裏最清楚。

一直以來,陳美媛只有一個孩子,現在她竟然說秦少傑的女人歐陽瑤是他的女兒,那也就是說,自己嬌慣了二十三年的兒子,竟然不是自己親生的?

“歐陽,我,我對不起你,我騙了你。”陳美媛又哭了起來。“我想忍住,可是,可是我再也忍不了了。當我看到瑤瑤的時候,我就知道她是我們的女兒,我……我欠她的太多了。”

“究竟是怎麼回事。”歐陽璞沉聲問道。

他相信,即便歐陽錦不是他的親生兒子,也不會是陳美媛給他帶的一頂綠帽子。

“歐陽,我對不起你。”陳美媛哭着說道。

“我跟你在一起,並不是爲了爲了你的錢。而是真的愛上了你。後來,我知道你已經有了三個老婆跟三個女兒,我也沒有離開你,因爲我愛你,愛到我願意爲你付出一切,甚至生命。”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