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麗塔尚能保持一點清醒的意識,她很清楚上古真狼的強悍實力,事到關頭只有一拼了,怎麼樣都是一死,爲什麼不放手一搏呢?洛麗塔雙手極其靈巧的從包包中拿出一張符紙,三兩下就疊成一個小傘,迅速咬破手指,手指上的血滴不慌不忙在小紙傘上畫了一個符咒,洛麗塔右手輕晃了一下手中紙傘,紙傘之上的符咒紅光閃現,陡然間變成一個大傘。

洛麗塔先做好充足的防禦準備,然後再想辦法對付上古真龍,洛麗塔對身旁的柳冰蟬說道:“你想不想救活貝利!”

柳冰蟬想都沒想立刻說道:“當然想了!”洛麗塔一邊看向上古真龍一邊對柳冰蟬說道:“想的話那麼只要打敗上古真龍就可以讓貝利活過來,我們能不能走出森羅殿都要血戰一場,所以,我們一定要儘自己最大的努力消滅上古真龍!”

柳冰蟬眼角還掛着淚滴,但是雙眼卻是奇蹟般的變得堅定起來,望向黑色旋風中的上古真龍也沒有覺得那麼可怕了,想起貝利對自己的好,柳冰蟬幼小的心靈受憤怒的驅使,變得勇敢無比。

柳冰蟬利用精神之力召喚出雲母獸,幼小的柳冰蟬想到多一個人就多一個幫手,洛麗塔暫時也沒有別的辦法,只好也仿效柳冰蟬,最簡單的辦法就是人多力量大,於是洛麗塔拿出幾張紙符,口中念着不知名的咒文。

右手一揮,五六張符紙脫手而出,在洛麗塔手指舞動的作用下,這五六張紙符竟然變作五六個紙人伸手極其敏捷的向着上古真狼攻了過去。

雲母獸則不斷用自己頭上的角放射出一道一道的閃電向着上古真狼攻去,柳冰蟬不斷髮出風刃對上古真狼進行攻擊,面對這些攻擊上古真狼露出十分不屑的眼神,所有的攻擊對他來說好像只不過是在撓癢癢而已。

“洛姐姐,怎麼辦?上古真狼好像根本就不怕我們的攻擊!”柳冰蟬一臉焦急的對着洛麗塔說道,洛麗塔面對強大的上古真狼也是無計可施,對方太強大了,根本就不是她們所能對付的,要放棄嗎?可是心中卻又有強烈的不甘心。

五六個紙人和上古真狼纏鬥在一起,上古真狼可能也是對這些紙人感到無比的厭煩,仰首長嘯一聲:“懶得和你們玩了!”說完,上古真狼的黑色巨大狼頭散發出強大的黑色光波,黑色光波掃過五六個紙人,紙人們當場被黑色光波轟成無數紙屑。

被黑色旋風所包裹的巨大狼頭呼嘯着如同一道狂風一般向着洛麗塔和柳冰蟬席捲而來,風勢之猛,颳得洛麗塔和柳冰蟬的衣服裙襬隨狂風猛烈搖曳,長長的秀髮幾欲遮住眼睛,柳冰蟬感覺自己就快要不能呼吸了。

洛麗塔對着柳冰蟬說道:“柳妹妹,緊緊抓住我的手!”洛麗塔一邊緊緊抓住柳冰蟬,一邊撐起寫滿符咒的紙傘頂住呼嘯而來的上古真狼所攜帶的颶風。

奈何颶風太猛烈了,符咒紙傘被颶風颳走,消失在天際,眼看上古真狼張開巨大的嘴巴,露出森寒無比的獠牙向着洛麗塔和柳冰蟬狂襲而來。

洛麗塔毅然把柳冰蟬柔弱的身體護在了自己的身後,毅然用自己的身體抵擋上古真狼的襲擊,柳冰蟬見洛麗塔竟然不顧生死將自己護在了身後,心裏一陣莫名的感動油然而生,眼中更是蘊滿了感激的淚水:“姐姐,不要啊!我不要姐姐死!”

“嘭!”的一聲,洛麗塔閉着的眼睛緩緩地掙了開來,難道我已經死了嗎?洛麗塔想到,可是身上爲什麼沒有一點的疼痛感覺呢?洛麗塔回身一看,原來,就在上古真狼眼看就要洛麗塔一口吞下的時候。

一個白色的身影毅然以自己渺小的身體,利用自己頭上半米多長的角與上古真狼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咔!”的一聲,雲母獸頭上的角應聲而斷,上古真狼也被突然狠狠撞來的雲母獸撞飛出去。


上古真狼尤爲氣憤,可惡的小傢伙,你想死嗎?竟然敢撞我,說完上古真狼眼中射出犀利的黑色光芒,充滿濃濃仇恨的看向了雲母獸。

雲母獸雙眼射出兇殘的目光,絲毫沒有因爲上古真狼的強大而示弱,尾巴高高豎起,上面白色的毛髮根根直挺,看來是憤怒到了極點。

從無比的驚慌中晃過神來的柳冰蟬從洛麗塔的保護之下慢慢探出頭來,看向對面對峙的上古真狼和雲母獸,原來剛纔是雲母獸救了她們。

柳冰蟬充滿無限感激的眼神看向雲母獸,她發覺雲母獸的眼神怎麼和平時不一樣,看向自己的眼神怎麼有些不捨,眼中似乎也萌生出一層淡淡的水霧,雲母獸這是怎麼啦?

雲母獸最後收回了駐留在柳冰蟬身上的視線,狠狠的瞪視着上古真狼,雲母獸小心謹慎的觀察着上古真狼的位置,並且不斷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動着自己的身體,他在尋找攻擊的最佳角度,勝與敗只看這一擊了。

雲母獸猜測着上古真狼的攻擊方式,結果和自己預想的一樣,上古真狼又像上次一樣呼嘯着張開大嘴向着雲母獸襲來,雲母獸抓住這千載難逢的絕佳機會,四肢在暗暗地用力,頭上的斷角亦發出刺眼的白光。

就是現在,雲母獸用盡全身的力氣身體如同天空劃過的一道驚雷一般閃電向着上古真狼衝刺過去,雲母獸白色閃光的身體竟然直接衝進了上古真狼怒張的嘴巴里。

上古真狼只感覺喉頭飛快的劃過一個東西,待仔細探查之下原來是那個白色的小傢伙竟然自己鑽進了自己的嘴巴里,然後上古真狼發出震天動地的狼吟,這個愚蠢的小傢伙,竟然自己鑽進了自己的肚子裏,真是可笑。

可是上古真狼的笑聲還浮現在臉上,表情立刻一僵,臉上立刻露出了極端痛苦的表情,怎麼會這樣,上古真狼忍受着身體內強烈的疼痛,不可能的。

當雲母獸鑽進上古真狼的肚子裏時,因爲上古真狼的胃液當中有強烈腐蝕的作用,所以只要進入他肚子裏的東西都會被強烈的腐蝕掉,所以他纔沒有擔心雲母獸,可是他不知道的事,雲母獸的肉體在進入他口中的那一刻就在慢慢的融化,可是他頭上的那隻斷角並沒有化。

雲母獸強忍着自己的身體被腐蝕掉的劇烈疼痛,把頭上的短角深深的扎進了上古真狼的身體。

雲母獸雖然犧牲了,可是他的角卻給上古真狼造成了致命的一擊,上古真狼發現自己的身體有一處已經在向外泄露自己的靈魂之力,臉上的表情痛苦的扭曲着,想不到自己在森羅殿呆了上萬年甚至是更長的時間,今天卻要永遠地消失了。

上古真狼的靈魂之力不斷的流出體外,強大無比的精神之力在暗黑色的天空中如同璀璨的銀河一般蜿蜒盤旋,而上古真狼的身體也在一點一點的縮小着,最後化爲一縷青煙消散在森羅殿的上空。

一聲追悔不已的狼吟響徹整個森羅殿,這時候貝利的靈魂可能是聽到了上古真狼最後的狼吟,激發了狼的本性,貝利完全甦醒過來,並且完全擁有了自己的意識,看到漫天的靈魂之力,貝利金黃色的身影縱身一躍跳到空中,瘋狂的吸食起上古真狼所留下的氣勢磅礡的靈魂之力。

貝利金黃色的身影不斷在如同銀河一般快速流轉的靈魂之力吸食着,隨着貝利的不斷吸食,貝利金黃色的身體更是爆出一陣更似一陣刺眼的金色光芒。

洛麗塔和柳冰蟬相互攙扶着,看向天空中不斷吸食靈魂之力的貝利,柳冰蟬更是淚眼婆娑,眼淚止不住的留下來,一雙小手當中緊緊握着雲母獸留給自己的最後紀念——那半截雲母獸的角。

柳冰蟬深深地感動,從和雲母獸的素未平生,到親密無間,雲母獸一直是柳冰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不論是柳冰蟬快樂時還是落寞時雲母獸都陪在她身邊,不離不棄。

雲母獸是她最大的安慰,柳冰蟬小聲地說道:“雲母獸你爲什麼對我這麼好,又爲什麼突然離開我,我想我這一輩子都戒不掉對你的想念,雲母獸,你一路走好,你的角我會保留一輩子的!” 從森羅殿出來以後,貝利的靈魂回到了體內,洛麗塔,柳冰蟬,馬雷古,水靈獸,朱雀,玄武以及一衆獸類都是翹首企盼,希望貝利能夠恢復正常。

在兩個女子和衆獸的期盼下,貝利的手指輕微的動了一下。衆人皆是露出了欣喜地表情,他們懸着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接下來的日子洛麗塔便和柳冰蟬一左一右悉心照料貝利,貝利的身體也一點一點好了起來,在這一段時間裏,貝利給朱雀玄武以及衆獸講解了貝利在人界的心酸經歷,雖然有許多的艱難險阻,但是貝利仍是僥倖的走了過來。

貝利發現自己再次醒轉過來時,自己的修爲竟然已經神奇的達到了獸尊的境界,貝利感覺自己渾身激盪着一股雄渾的力量,看來是自己的靈魂吞噬了大量的上古真狼的靈魂之力。

上古真狼經過幾萬年不斷吞噬靈魂之力,靈魂之力相當的豐沛,現在貝利的體內還存在好多暫時還無法吸收的靈魂之力,看來要等到以後慢慢的吸收了。

貝利從異度空間中召喚出了青龍以及青龍所訓練的一萬獸兵,現在青龍所訓練的獸兵每一個都達到了魔獸級別,可以說憑藉這一萬獸兵完全可以獨當一面了。

至此上古四大神獸都已經聚齊,朱雀,玄武,青龍(玄蛟),白虎(馬雷古),貝利利用這段時間仔細觀察了一下獸神世界四處的地形,對一些疏於防守的重要地形都加派了人手,偵察獸兵更是遍佈了獸神世界的五個大陸。

而現在獸神世界五個大陸都加強了防範措施,就算有外界的人攻入,也可以有條不紊的進行反擊,這一日,貝利剛喝下洛麗塔爲自己熬得蓮子粥,突然獸神殿外有一名獸兵行色匆匆的來到獸神大殿。

一副汗流浹背的狼狽摸樣,氣喘吁吁地對貝利說道:“啓稟獸神大人,不知道您還記不記得當年幽冥魔龍作亂之時,您的好朋友英招爲了方便您進入幽冥界斬殺幽冥魔龍,所以私自利用天生神力在獸神世界地面打開了一道通往幽冥界的通道。”

“而當時事情比較繁多,可能神獸大人您也忘記了這個地道,可是不知爲何,現在幽冥界的許多生物都通過這個地道侵擾獸神世界,以致現在獸神世界已經有許多獸類慘死在幽冥生物強大的攻擊之下!”

貝利臉色大驚:“竟有此事?”貝利猛地拍了拍腦門,哎,都怪當時事情太多了,一時之間竟然忘記把英招所打開的通往幽冥界的地道封印起來,真是一時疏忽變鑄成大錯,也罷!

貝利立刻穿上獸神甲帶領四大神獸之一的青龍,白虎(馬雷古),向着英招所打開的巨大的地底裂縫行去,貝利想一舉殲滅幽冥界所有的魔獸,也正好可以藉此歷練一下自己,使自己變得更強大,貝利相信在蜀山逃走的假掌門和在獸神世界的死去的假獸神一定是有所關聯的。

雖然之前的假掌門不是針對自己而來,可是這次的假獸神已經很明顯是朝着自己而來的,究竟這兩個人是受何人指使,寓意爲何,貝利始終也想不明白,但是可以確定的是他們的背後的指使人不是一般的強大,所以貝利要捉住一切歷練的機會讓自己變得足夠的強大,纔可以面對更爲嚴峻的考驗,更爲強大的敵人!

幽冥界

雖然自從幽冥魔龍死後,幽冥界暫時沒有統領之人,但是幽冥界的無數魔獸可也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對付的,幽冥界還是飄散着詭異異常的紫色霧氣,漫天的紫色霧氣不由得讓人心情沉悶。

這裏沒有光明,只有一眼望不到邊界的無盡黑暗,不知道這無盡的黑暗當中究竟隱藏了多少鮮爲人知的危險,此時的青龍,白虎都已化爲人形,青龍和白虎都已經達到了神獸級別,貝利把當初戰勝幽冥魔龍所獲得的金黃色巨斧給了馬雷古(就是白虎,以後不再解釋)。

而初化爲人形的青龍還沒有得到一把趁手的兵器,所以貝利和馬雷古就充當了急先鋒的角色,幽冥界魔物橫行,險象環生,兇險萬分,最先遇到的是大批的成羣結隊的地獄犬,他們黝黑的身體在幽冥界梭巡着,雙眼露出紅色的兇光。

貝利和馬雷古背對背靠在一起,共同對付瘋狂飛撲上來的大批地獄犬,青龍則化爲龍的形狀飄飛在天空中,不斷噴吐出龍之吐息對地獄犬進行空中攻擊。

貝利不斷揮舞金黃色的龍狼爪,飛撲上來的地獄犬被貝利的龍狼爪攔腰劃破肚皮,一時間血液橫飛,破碎的五臟六腑飛濺,場面一片血腥與狼藉。

馬雷古揮舞黃金巨斧招招狠毒,斧斧砍在地獄犬的頸部,一時間地獄犬的頭被馬雷古砍得滿地亂滾,血肉橫飛。

轉瞬間上千頭地獄犬就被貝利和馬雷古還有青龍消滅乾淨,上百米之內都是地獄犬殘破的屍體,大地整個被地獄犬的血液浸透,濃重的血腥氣息充斥在口鼻之間。

三人都是殺的一時興起,很久沒有這麼痛快的殺戮過了,三人此時是熱血沸騰,心潮澎湃,而就在此時,無數的雙頭巨人蜂擁而至,他們巨大粗壯的身體足有三米多高,成羣的走動之下,真是感覺如同地動山搖一般。

很顯然雙頭巨人是聞到了地獄犬濃重無比的血腥味才蜂擁而至的,當他們親眼看到地面之上遍地滿布地獄犬的屍體時,更是發出憤怒的咆哮,揮舞手中的巨大斧錘向着貝利三人揮砍而來。

雙頭巨人與地獄犬在幽冥界當中可謂是最爲要好的兩大種族,地獄犬爲雙頭巨人們看守部落,而外出打獵的雙頭巨人們就會把一小部分獵物作爲獎賞分給地獄犬們食用,所以經過長此以往的生活在一起,雙頭巨人和地獄犬有着相當深厚的感情。

大地在震動,上百名雙頭巨人如同潮水一般洶涌而至,貝利三人不敢掉以輕心,貝利依靠敏捷的速度快速的飛馳在雙頭巨人羣體當中,利用龍狼爪的尖銳犀利輕巧的劃破無數雙頭巨人的喉嚨。

雙頭巨人笨重的身體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就已經發出痛苦的嘶吼,被劃破的喉嚨飛濺出觸目驚心的鮮血,馬雷古也是不斷髮出一聲聲驚天的虎嘯聲,雙手握住巨大的黃金巨斧與雙頭巨人硬悍在一起,而馬雷古所使用的黃金巨斧不愧是盤古開天闢地所遺留下來的至寶,和雙頭巨人斧對斧的硬悍中,雙頭巨人的斧頭只要碰到馬雷古的黃金巨斧,立刻應聲而斷。

化爲無數碎石掉落地面,原來雙頭巨人所使用的巨斧不過是將一些鋒利的巨石綁縛在木樁之上,相當的粗糙笨拙,怎麼能跟被稱爲神器的黃金巨斧相媲美呢?

雙頭巨人笨拙巨大的身體不斷倒下,而一向以靈敏著稱的貝利應對起笨拙遲鈍的雙頭巨人則顯得遊刃有餘,戰鬥起來是無比的輕鬆自如。

貝利三人以爲戰鬥馬上就要結束之時,豈料地面一陣劇烈的震動,轟隆隆發出震天價響,貝利三人定睛一看,我的天呀!只見從僅剩的爲數不多的雙頭巨人羣中緩緩地走出一個高約六米,體態無比龐大,有三個頭六個手臂的巨人出現在貝利三人眼前。

貝利三人一看這下都是愣了一下,這,難道就是雙頭巨人的酋長不成?看這塊頭足足有普通的雙頭巨人七八個大小,威武的身軀每走一步,身體之上的肥肉就不斷顫動,三個腦袋左顧右盼,可見度極高,視野廣闊。

而且他的六條手臂不斷揮舞着,一看之下就知道相當敏捷,看來要接近這雙頭巨人進行物理攻擊肯定不易,因爲人家可是有六條手臂,而且都相當的靈活,力道更是毋庸多疑。

三頭六臂的雙頭巨人酋長越衆而出,一副兇狠彪悍的模樣,似乎要看一看是何方神聖竟然把幽冥界攪得雞犬不寧,他一定要爲雙頭巨人一族出一出這口惡氣。

雙頭巨人酋長看到貝利三個矮小的人類身體,不由得發出撼動天地的狂笑聲,似乎在嘲笑眼前的三個如同螻蟻一般的存在。

貝利想試探一下這個無比粗壯的雙頭巨人酋長到底有沒有真本事,於是暗暗催動一隻玄冰箭向着雙頭巨人酋長攻了過去。

“當!”的一聲,雙頭巨人酋長六條手臂當中的一個持斧的手臂硬生生將迅捷而至的玄冰箭彈飛了出去,貝利暗自心驚,原以爲極爲笨重的身軀反應會相當遲鈍,可是自認迅捷無比的玄冰箭還是被雙頭巨人酋長輕巧的擋開。

看來想打倒這個死胖子似乎需要一些時間,馬雷古無比衝動的性格沒有貝利那麼聰明的頭腦,管他三七二十一,揮動手中黃金巨斧低頭就衝了過去。

雙頭巨人酋長看到一個極其粗野的還算健壯的人揮動手中金黃巨斧衝了過來,身體開始慢慢的移動,調整面對馬雷古的角度。

“當!”的一聲雙頭巨人酋長用兩條最前端的手臂揮舞一把刀一把劍交叉着擋下了馬雷古猛烈地一擊。

而馬雷古竟然被雙頭巨人酋長的刀劍交叉用力,硬生生將馬雷古彈飛了出去,馬雷古登時一個趔趄,身體在地面之上滾了幾滾才匆忙站起。 馬雷古難掩狼狽之態,氣呼呼的一陣虎嘯聲響起,惱怒的望向三頭六臂的雙頭巨人酋長,自言自語道:你虎爺爺我使用兵器沒多久,不過拿你練練手而已。

貝利此時一枚碧水箭應運而生,旋轉的水之漩渦飄飄灑灑向着雙頭巨人酋長洶涌而去,雙頭巨人酋長看到飛速旋轉的碧水箭,六隻手臂一同快速的旋轉起來,速度竟然比碧水箭旋轉的速度還要快。

六條手臂竟然也舞動出一個巨大的漩渦,碧水箭與雙頭巨人酋長六條手臂所幻化出的漩渦甫一接觸,碧水箭竟然被六條手臂所形成的巨大漩渦整個侵吞,碧水箭的旋轉速度明顯在慢慢的下降着,最後只當給雙頭巨人酋長洗了個涼水澡。

這個雙頭巨人酋長果然強悍,貝利想到看來水系對他絲毫不起任何作用,於是貝利飛速催動玄火箭,向着雙頭巨人酋長攻去,面對燃燒的羽箭向着自己飛了過來,雙頭巨人酋長果然面露慌張之色,貝利心想原來你是怕火的。

於是更加瘋狂地催動玄火箭,頃刻間一片巨大的箭雨傾盆而至,漫天火光映紅了雙頭巨人的臉龐,雙頭巨人一陣大驚,慌亂的閃躲着,但是雖然他們僥倖躲過了玄火箭,但是不要忘記玄火箭還有爆炸功能,無數玄火箭一落地便發出接二連三的爆炸。

雙頭巨人陣營中傳出一陣陣慘叫聲,無數雙頭巨人被炸的支離破碎,血濺當場,雙頭巨人酋長臉色血管暴漲,青筋隱現,顯然是憤怒到了極點,看向還在不斷髮動玄火箭的貝利,發出一聲震天吼聲。

隨着這聲吼聲結束,雙頭巨人酋長竟然會動手中的六把武器向着貝利衝了過來,貝利不斷對雙頭巨人酋長利用玄火箭攻擊,可都是被雙頭巨人酋長利用極度靈活的六條手臂擋了開來。

貝利看到越來越逼近的雙頭巨人酋長,看來已經是避無可避,揮動手中兩把金黃色的龍狼爪,耀眼的金光中貝利屏息以待,雙頭巨人酋長六條手臂輪番一一向貝利攻過來,貝利感覺雙頭巨人酋長的攻擊猶如浩瀚洶涌的浪潮一般一浪接着一浪向着自己呼嘯席捲而來。

大有淹沒侵吞自己的強大勢頭,貝利也不示弱,兩隻龍狼爪舞動的金光漫天,勢頭強勁,竟然與雙頭巨人酋長的六條手臂酣暢的戰在一起。

但是很快貝利的雙爪就難以抵擋住雙頭巨人酋長六條手臂的凜冽攻擊,漸漸顯露頹敗之勢,防多攻少,到最後只能做到不讓對方傷害到自己。

貝利知道現在自己已經是強弩之末,再硬撐下去恐怕有危險,雙頭巨人酋長果然夠強悍,與他硬拼並不是明智之選。

貝利立刻虛晃一招,身影已經躍至十多米外,到底要用什麼辦法纔可以有效地對付雙頭巨人酋長呢?就在貝利冥思苦想之際,馬雷古已經再次對雙頭巨人酋長髮動攻擊,馬雷古一貫的攻擊方式都是用一對虎爪。

初化人形的他把虎爪換成了黃金巨斧,多少有些不習慣,,但是面對大敵當前,他由不得多想,竟然將奔雷虎族的拿手絕技嗜血之爪巧妙的融入到了黃金巨斧當中,大吼一聲,森氣凜然:“嗜血之斧!”

只見黃金巨斧暴起一層血液般的猩紅,配合黃金巨斧寬闊的鋒利的斧刃,這一招完全由嗜血之爪演變而成的嗜血之斧以無比血腥無比勁爆的方式向雙頭巨人酋長狂掃而去,黃金巨斧所帶動的剛猛勁風吹動四周的草木搖曳不定。


呈現猩紅的斧芒直逼雙頭巨人酋長,雙頭巨人酋長感覺到這一擊當中蘊含了無比強大的能量,飛速揮舞着六條手臂,每隻手臂上都握着一樣武器,飛速揮砍下,雙頭巨人酋長如同千手觀音一般兇悍勇猛。

面對來勢洶洶的閃電一擊,雙頭巨人酋長揮動六條手臂毅然與黃金巨斧撞擊在一起,一陣鏗鏘之聲伴隨的是刺耳的金鐵交鳴之音,馬雷古的身體受到巨大的反彈之力,身體向後仰倒飛出,雙頭巨人酋長則是向後退去,幾個趔趄,幾欲要倒。

可最後還是穩住了身形沒有倒下去,馬雷古身形仰倒狠狠的摔在地上,黃金巨斧也跌落一邊,喉頭一甜,一口鮮血噴涌而出,青龍見狀,惱怒不已,迅速化身龍形,盤旋於九天之上,傲然龍吟聲似乎要把天捅個大窟窿。

龍睛怒視下方雙頭巨人酋長,看到那三個人中最爲瘦小的那個人竟然飛昇成龍,雙頭巨人酋長也是面露驚駭之色,訝然看着天空中足有二十多米長的青色巨龍,青龍先是從嘴裏吐出龍之吐息,迷惑住雙頭巨人酋長。

然後盤旋交錯,飛至與地面幾乎相接近的高度,用盡全身力氣猛地一甩巨大的龍尾,雙頭巨人酋長也是無法抵擋龍尾的突然襲擊,應聲倒地,“轟!”的一聲,大地傳來一聲劇烈的震顫,貝利和馬雷古哪能錯過這千載難逢的絕佳機會。

兩個人早就隱藏在龍之吐息濃濃的白色霧氣中等待這一時機的到來,待到青龍用尾巴將雙頭巨人酋長掃倒後,藉助龍之吐息濃濃的白色霧氣的遮擋二人痛下殺手,二人通力合作下成功將倒在地上沒有一絲防備的雙頭巨人酋長斬殺。

貝利的兩隻龍狼爪齊齊揮下,將倒在地上的雙頭巨人酋長的六條手臂完全斬斷,一時之間血涌如潮,馬雷古則揮動黃金巨斧狠狠的砍下了雙頭巨人酋長的三個頭顱,噴涌而出的血液濺了馬雷古一身一臉。


剩餘的一小部分雙頭巨人則在貝利和馬雷古左揮右砍之下消滅殆盡,雖然地獄犬和雙頭巨人都解決掉了,可是前面的兇險可想而知,,這時候天色已晚,貝利命令馬雷古和青龍去附近找一些枯樹枝,貝利則撿了幾隻殘破不堪的地獄犬的屍體,把地獄犬身上黑色的皮毛剝掉,露出裏面鮮嫩之極的肉。

準備等馬雷古和青龍找來枯樹枝以後,烤點野味來吃,畢竟與地獄犬和雙頭巨人的戰鬥消耗了太多的體力,需要好好的補充一下,這些都是貝利當初在人界的時候和李逍遙學的,他想馬雷古和青龍肯定沒有吃過烤肉,而且到時候再把儲藏在異度空間中的美酒拿出來,嘿嘿!

貝利光是想到這裏已經垂涎三尺了,見青龍和馬雷古抱了不少的枯樹枝回來,貝利立刻拿出火摺子點燃了一節枯樹枝,然後把一堆的枯樹枝都引着了,漆黑的夜色中,火光忽明忽暗的溫暖人心。

貝利把用龍狼爪片下來的地獄犬的肉塊串在木棍上,在火堆上不斷的翻滾烘烤着,不一會兒,誘人的香味兒就飄了出來,清香撲鼻,肉塊上時不時的滴下幾滴油,掉進火堆裏,傳來“茲茲啦啦!”的美妙響聲,火堆亦暴閃出巨大的火花。

李逍遙交給了貝利很多東西,現在的貝利已經是一個烤肉高手,他從異度空間中拿來一點食鹽分別撒在肉塊之上,然後把考好的肉塊交給青龍和馬雷古,馬雷古看着考的焦黃酥脆的肉塊十分懷疑的對貝利說道:“你確定這烤出來的肉要比新鮮的肉好吃嗎?”

“我可是從小到現在都吃的獵食到的肉,這烤肉倒是從來不曾吃過!”這邊馬雷古還沒有說完,青龍那邊已經開口了:“嗯!不錯,味道好極了,外焦裏嫩的,很有嚼口,不像鮮肉那麼腥氣,真是越吃越好吃呀!”

馬雷古聽到青龍不斷大口啃食着烤肉還在不住的讚美,更加的對烤肉產生了濃烈的興趣,虎口大張,一大口烤肉就咬了下去,香飄四溢,入口香滑,外皮還有脆脆的鹹香,馬雷古發誓,這是這輩子他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了,想不到人界都是這麼吃肉的。

怪不得人類的身體是修行的最佳身體,人家吃個肉的方法都是如此的特別,看來貝利是對的,以後要跟人類多學習學習,貝利自己的肉也考好了,他迅速從異度空間中拿出了三罈好酒,分別分給青龍和馬雷古一人一罈。

兩個人拿着酒罈問貝利:“貝利,這是什麼呀!”貝利笑嘻嘻的說道:“吃烤肉的時候必須喝這個!”而此時性格魯莽的馬雷古已經先開了酒封,美酒的香醇立刻在周圍飄散,馬雷古看着這透明的液體除了有香醇的味道外和水也沒什麼兩樣。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