淒厲的慘叫不似人聲,陸一發身體猛地弓成蝦米狀,身體就跟被凍住一般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陸川,你好大的膽子!”

陸一發痛的說不出話來,旁邊的二夫人見狀,趕緊蹦了出來。

“當着家主、二爺、三爺的面竟然如此肆無忌憚,真以爲有那個小婊.子在背後撐腰,陸家沒人管得了你了嘛?”

二夫人的話剛一出口,陸家三兄弟的臉色瞬間狂變。

作爲長輩,可以對陸川打罵,這個誰也說不得什麼。

可那個化神期的女孩不一樣!

要是二夫人的話傳進她的耳朵裏面,整個陸家恐怕除了陸川之外全都得死。

化神期與煉氣期的區別,宛若仙凡之隔。

別說只是區區一個陸家,就算是整個熾雪城被抹殺,也沒有人敢出頭。


陸家三兄弟知道這一點,因此在聽到二夫人的話之後才臉色狂變。

“臭娘們,你找死!”

聽到二夫人的話,陸川頓時大怒。

雖然只見了一次面,但那可是自己內定的媳婦。

二夫人這個老婊.子竟然敢出言侮辱,不把她千刀萬剮怎解心頭之恨。

啪!

縱身來到二夫人面前,陸川狠狠一巴掌就抽了過去。

見狀,二爺陸天辰瞳孔一縮,卻是緊緊的閉上了眼睛。

眼下的情況,已經不是他能夠左右的了,甚至已經不是陸家能夠左右的了。

化神期修士的尊嚴不容褻瀆!

如果單單他們三兄弟自己談論也就罷了,但別忘了陸川也聽到了。

兩年以來遭受的苦難他們都看在眼裏,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不可能不怨恨。

這樣的情況下,二夫人當衆辱罵他的未婚妻,他的救星,一個十六歲的化神期強者,陸川不生氣才奇怪。

此時此刻,整個陸家的生死都在陸川的手裏。

如果把陸川殺了,倒是能夠暫時保住二夫人,但陸家必定要承受化神期修士的怒火。

因此,唯有犧牲掉二夫人,纔有機會獲取陸川的妥協。

狠狠一巴掌落在臉上,直接把二夫人抽懵了。

“陸川,你敢打我!”

二夫人捂着血紅的半邊臉,痦子都腫起來了。

啪!啪!啪!

連着三巴掌打下去,直接把二夫人打成了球。

“打的就是你這個婊.子!”

陸川冷哼一聲,直接抽出精鐵劍。

到了這個時候,二夫人終於怕了。

陸川的憤怒,陸家三兄弟的默不作聲,三夫人的驚恐,全都映入眼底。

“天辰,天辰,救救我!”

三夫人連滾帶爬,死死地抱住陸天辰的大腿。

“陸川……”

畢竟一日夫妻百日恩,看着陸川舉起長劍想要殺人,二爺陸天辰終於還是忍不住了。

“饒她一命……”

“饒她一命?呵呵!”

陸川輕笑一聲,沒有跟陸天辰說廢話,而是扭頭看向陸天明。

這個陸家終究還是陸天明說了算的,二夫人的死活拿捏在陸川手裏,同時也拿捏在家主陸天明手裏。

此時此刻,已經沒有人去想陸川爲什麼來這裏了,更沒人去搭理陸一發和陸管。

本來是想辦法針對陸川的,可因爲二夫人的愚蠢,直接讓陸川反客爲主,由被動變主動。

“大哥!救救我!救救我!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二夫人看着家主陸天明,滿臉都是乞求。

陸川也看着陸天明,不過他是等陸天明做出決斷。

二夫人是死是活,陸家何去何從,全看陸天明這個家主舍不捨得大出血了。

“饒她一命,陸家府庫的鑰匙給你!”

陸天明看着陸川,立刻就做出了決定。

“可以,但死罪能免,活罪難饒。我要二夫人從此再也說不出話,再也無法離開陸家半步。”

陸川恨極了二夫人,要不是現在的情況太複雜,他早就把二夫人千刀萬剮了。

不過跟資源相比,二夫人的死活又顯得十分微不足道。

一個陰險狠毒的婦人而已,有的是時間慢慢算賬。

“好!”

聽到陸川的話,二爺陸天辰當機立斷,接連兩縷勁風射出,將二夫人的膝蓋打斷。

“啊!”

劇烈的痛苦讓二夫人忍不住慘叫,二爺右手如閃電般刺進二夫人口中,拔出來的時候兩指間夾着一條猩紅的舌頭。

“二伯大義!陸川佩服!最近一個月內,我會一直待在家族,那裏都不去。”

陸家三兄弟做出了妥協,陸川自然不可能蹬鼻子上臉。

眼下努力提升修爲纔是最主要的,其他旁枝末節都要放到一邊。

從家主陸天明手中接過府庫的鑰匙之後,陸川便離開了。

他要趕緊去搜刮一番,沒工夫看着一幫臭臉。

“嗚嗚嗚!”

被斷了舌頭和雙腿的二夫人癱在地上,劇烈的痛苦讓她無法控制的抽搐,而心中的怨恨早已經衝破理智。

不過有陸家三兄弟在上面壓着,註定了她不可能再借助陸家的力量胡作非爲,甚至都不可能離開陸家。

“大哥,他們怎麼辦?”

一直沒有說話的三爺陸天星皺着眉頭,雙眼盯着陸一發和陸管。

這些破事說因他們而起也不爲過,如果不是陸管沒事找事,陸川也不會被叫過來問話,二夫人也不會被氣的發瘋,從而說出那句蠢話。

“殺了吧!”

陸天明大手一揮,直接給陸一發和陸管父子判了死刑。

“不!不要!老爺,我是無辜的啊!我是無……”

淒厲的慘叫聲戛然而止,自始至終都沒有人在乎他們的死活。 陸家府庫前面,陸川興奮的差點仰天長嘯。

熾雪城第一家族十幾年的積累,想想就感覺幸福。

拿着家主陸天明的鑰匙進去,陸家的府庫沒有讓陸川失望。

黃金白銀堆積如山,金票銀票幾十大捆,丹藥擺滿了貨架,各種物資琳琅滿目。


這裏的東西其實並不是陸家的全部,甚至連一半都沒有,但依舊讓陸川感到震撼。

陸川的前世是一個電子支付盛行的時代,就連紙幣都很難見到,更何況黃金白銀。

“瞧你這點出息,區區一些資源就高興成這樣?”

系統的聲音出現在腦海中,這傢伙間歇性抽風,不叫爸爸不回答問題也就算了,還經常冷不丁的蹦出來嘲諷幾句。

“你這麼牛逼,咋不直接給我弄幾件神器?”

陸川嗤笑一聲,之後開始瘋狂的將東西往空戒裏面裝。

陸家三兄弟之中,老大陸天明坐鎮家族,掌管所有事物。老二陸天辰,掌管家族的商業。老三陸天星,掌管家族的護衛隊。

在這其中,商業無疑是最賺錢的。

陸家家大業大,但超過五成的產業都是無法移動的商鋪、礦產、藥材,剩下的又有大半在二爺陸天辰手中作爲流動基金。

倉庫裏面東西雖然看起來非常多,但實際上只佔了陸家全部資產的兩成左右。

不過話是這麼說,陸家積攢了十幾年的資產也不是小數目,足夠陸川揮霍很長時間了。

丹藥、金票以及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全都裝起來,黃金,白銀被留在了最後。

他的空戒只有十個立方大小,要合理使用才行。

一邊往空戒裏面裝,一邊清點。

適合凝氣期修士使用的凝氣丹三十七瓶,適合煉髓期修士使用的煉髓丹一百九十二瓶,適合淬體期修士使用的淬體丹三百七十四瓶。


至於適合煉氣期修士使用的煉氣丹,一瓶都沒有。

陸川只拿了煉髓丹和凝氣丹,淬體丹他用不上。給陸家留下點,等陸天明三兄弟看到之後心裏面也好受一些。

說來也正常,煉氣期乃是熾雪城的巔峯戰力。陸家三兄弟最高煉氣三層的修爲就能將陸家帶到熾雪城第一家族的位置,煉氣丹的珍貴程度可想而知。

除了丹藥之外,金票總共三百一十八萬兩,銀票九千一百八十四萬兩。黃金十三萬兩,白銀六百多萬兩。

銀票和黃金、白銀陸川沒拿,只要了金票。

錢夠花就好,全拿走除了證明陸川貪婪之外一點用處都沒有。

畢竟黃金白銀這等凡俗之物也就在淬體期和煉髓期使用,等到了凝氣期和煉氣期的時候,大部分都是用靈石做交易了。

兵器看不上,防具沒用處。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